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揣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颜小茴皱着眉想了一会儿,半晌有些为难的点点头:“既然五殿下执意要进去看看,那就有请吧!只不过,皇上现在需要修养,五殿下可千万别让皇上他老人家劳神!”
  百里叶青连忙点点头:“颜姑娘你就放心吧,本殿心里有数。”
  然而,一旁的百里叶鸣却不干了,他伸手拦住几人的去路,对颜小茴歪了歪头,没有表情的笑道:“颜姑娘,做子女的心都是一样的,既然五弟能进去,那本殿也要进去探望探望父皇!这,你不会有意见吧?”话是对着颜小茴说,目光却一直看着百里叶青。仿佛是在说,如果只让五殿下进去,不让他进的话,他可绝对不会客气的。
  他的遣词造句虽然是在商量,然而语气却是不可置否的。
  颜小茴咬了咬唇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既然这样,那二位请随我来!”
  得知可以进入养心殿了,百里叶鸣示威似的斜眼瞥了下身旁的百里叶青,嘴角挂起一丝胜利的微笑,迈步走过百里叶青身边的时候甚至还状似无意,实则狠狠的撞了下百里叶青的肩膀。
  大殿的门“吱呀”一声被颜小茴伸手推开,入眼是有些昏暗的房间,只有一束光从天窗照射进来,斜斜的打在地上。
  偌大的大殿里静悄悄的,一个侍女也不看不见。
  里间华丽的床榻边垂下一层薄薄的床幔,影影绰绰躺着一个人。
  自从百里瑛遇刺负伤,这养心殿就不让任何人随便进出了。但是,百里叶鸣和百里叶青显然很了解这大殿的布局,准确的捕捉到床榻上的人影,急切的想要走过去。
  颜小茴不禁从旁提醒道:“太子殿下、五殿下,请小声一些,别惊扰了皇上。”
  百里叶鸣敷衍的点点头,大步一迈直接冲向了床榻,伸手就将床幔掀开。
  颜小茴见他脸色沉沉,不知怎么的,心下忽而一紧,连忙闪身走到床榻边,状似无意的盯着百里叶鸣的一举一动。
  好在,百里叶鸣只是看了看,并没有做出什么逾矩的行动。
  床榻上的百里瑛呼吸沉沉,仿佛陷入了香甜的梦境之中。百里叶鸣和百里叶青在旁边看了一会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眉毛渐渐紧拧起来。
  颜小茴见时候差不多了,不禁从旁提醒:“太子殿下、五殿下,如今你们也看到了,皇上正修养着,你们今儿看过了,也该放心了吧?”
  百里叶青对着颜小茴扯了扯嘴角,半真半假的说道:“既然看过了,父皇安好,那我们这些做儿臣的也就可以稍稍放心些了。那么,本殿和太子殿下就告辞了,今后这些日子还要麻烦颜姑娘照顾父皇了!”
  颜小茴连忙摆了摆手:“臣女只是尽自己的本分罢了,五殿下言重了。”
  百里叶青听了,也就不再与她做过多的客套,淡淡的瞥了百里叶鸣一眼,就提步向外走。
  正在颜小茴觉得此番太过顺利平静的时候,跟在后面的百里叶鸣脚底不知碰到了哪里绊倒了,大殿上放置的青瓷花瓶“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稀里哗啦”一下子摔了个稀碎。巨大的声响在本就有些空旷的养心殿里显得更加突兀,连外间守着的戎家军都惊动了。
  颜小茴的一颗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儿,连忙回头看向床榻。
  只见床幔稍微动了动,半晌传出来一声轻咳。接着,深沉而威严的男声从里面传出来:“谁在那里?”
  还没等颜小茴说话,那边百里叶鸣两步窜到了床榻边,“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话还没说眼泪先流了下来:“父皇,是孩儿!自从您遇刺,孩儿一直没能见到您的人,真是日日夜夜都提心吊胆,这才冒然进养心殿悄悄探望探望您老人家。不想刚刚动作大了些,一时间惊动了您。”
  他的眼泪鼻涕顺着鼻子往下流,狼狈极了,可是他仿佛浑不在意一般,连擦都不擦一下,一双如炬的眼睛直愣愣的盯着百里瑛。仿佛要在咫尺之内的百里瑛的脸上,戳出一个洞来。
  百里瑛微微颔了颔首,缓缓说道:“朕也没什么大事,你们几个只管放心好了。”他微微抬眼瞧了瞧百里叶鸣,问了些个朝堂上的事情,又简单说了下家常,就淡淡的挥了挥手,表示累了。
  百里叶鸣和百里叶青见状,只能告退。
  待二人走后,刚刚神色还矍铄的百里瑛,陡然间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他身体现在极度虚弱,不过是在消耗自己为数不多的精力罢了,刚刚强作精神说了那么多话,已经透支了太多的体力。现在见那兄弟俩离开,一时间努力隐藏着的病态终于爆发!
  他头一歪,在帕子上吐了好几口黑紫色的血液,空气里立刻溢出浓浓的血腥之气。
  颜小茴虽然着急,如今却也是无计可施。
  百里瑛现在身体已经不能挽救,不过是靠着自己坚强的意志力强撑罢了。实际上,他的身体都已经承受不住补药了。任何一种补药,对他来说都药力过猛,搞不好就会当场殒命。
  颜小茴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被人同时绑住了手脚和大脑一样,无计可施。
  百里瑛咳了好一会儿,终于闭了闭眼,微微调息之后,将颜小茴悄悄叫到身边,轻声问道:“怎么样?”
  颜小茴抿了抿唇,虽然不忍,然而却只能实话实说:“太子殿下和五殿下虽然在外面一度对峙,然而刚刚我站在他们二人身边的时候,却明显的发现二人身上都有些微微的酒气。虽然很淡,但是却还是被我闻到了。”
  说着,她拧了拧眉:“虽然喝点儿酒很正常,然而,从两个人身上同时散发出醉花酿的味道,就有些值得研究了。”
  她小心翼翼的看着百里瑛:“臣女总觉得,太子殿下和五殿下似乎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般兵戈相向。”
  相反,她总觉得他们二人是以敌对的形势来混淆别人的视听。无论是他们身上相同的酒味儿,还是刚刚在前殿二人纠缠那么久,却只伤到小臂那么一点点,都让人觉得奇怪。
  而且,当他们两个从外面进入到这养心殿,两人之间那种兵戈相向的气氛倏地就收敛了起来。试想,如果二人真的为了皇位杀红了眼,想要争个你死我活,那种强烈的感情怎么会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收敛了起来?
  是二人情绪平复的太快,还是他们之间根本就是装作敌对给大家看的?
  更奇怪的是,二人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探望百里瑛所以才进来的,可是,颜小茴却明显感受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他们二人的目光一直在养心殿扫来扫去,似乎在研究什么。
  而且,探望完即将离开之时,百里叶鸣居然碰倒了在屏风旁边好好放置的花瓶。那花瓶又大又显眼,放置的位置也离人平常走路的地方很远。正常人从百里瑛的床榻边离开,需要绕个不明显的小弯才会碰到那个花瓶。
  然而,百里叶鸣却一下子就绊倒了,怎么看都像是要刻意弄出些动静出来。
  总结起来,这俩人给她的印象就是,似乎是在努力给人一个假象,就是他们两个不和。可是实际上,俩人除了在嘴上互相讽刺讽刺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勾心斗角。反而,两人进入到养心殿之后,注意力就一直集中在百里瑛身上。似乎是故意想见见百里瑛,以确定他的身体状况。
  想到这儿,她忽然间觉得心里有什么似乎通透了起来!
  百里瑛似乎跟她想到了一块儿,一时间脸上一片凝色。
  不知过了多久,太阳渐渐西斜,本就不怎么明亮的大殿陡然间昏暗起来。
  想到早上她入宫以后,就跟颜海月发生了口角,不知道她去了什么地方,连派了好几个小宫女儿在皇宫里找,可是直到现在还没有颜海月的音信,她不禁心里有些着急。
  这宫里如今情势复杂的很,颜海月虽然脾气顽劣,但是却是个没什么心眼儿的,她不禁有些担心,万一颜海月被坏人利用了,或者与坏人为舞,那就糟了。
  由于心里记挂着颜海月,她一颗心有些七上八下的。可是王公公说这皇宫里如今没有什么值得信赖的太医,让她从旁帮忙照看着些百里瑛。何况,她身上现在有百里瑛的诏书,颜小茴也只能呆在养心殿了。
  好在,戎修也在,她的心仿佛有了依靠一般,渐渐安定了不少。
  不知不觉,夜色渐深,外面梆子响了几声。
  颜小茴躺在偏殿的小榻上,打了个呵欠,朦朦胧胧的睡去。
  突然,一阵巨响,将她从梦中惊醒!她眯缝着一双朦胧的睡眼寻声望去,却见一个黑色瘦小的身影提着柄弯刀从那边破门而入,旋风一般,三步两步冲进了她所在的偏殿!
  那人足尖一点,利落的踩在桌案上,大有要冲破窗户翻身逃窜的意思!
  颜小茴的瞌睡一下子被吓醒了,几乎是想都没想,失声尖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