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 抬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颜海月一个酿跄跌倒在地上的干草堆里,愣愣的保持着被推开的姿势一动不动,忽而扬头一笑,银铃般的笑声“咯咯咯”的从丹唇溢出来。可是,在这样的时间地点,听起来却格外突兀。
  戎修眉头一拧,张开臂膀,像一幅巨大的羽翼一样将身后的颜小茴紧紧护住,警惕的看着一旁的颜海月,防止她再做出什么突发行动伤害到颜小茴。
  这一幕保护者的深情,更加刺激的颜海月,她心碎的扯了扯嘴角:“戎修,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你知不知道我伪装成刺客的样子闯入养心殿,又被人当成刺客关在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她含情的目光载着浓浓的幽怨:“是三皇子,这一切都是他威胁我的。他无意间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你,就让以此来威胁我,让我替他办事,让我和他订亲,目的就是为了用你来牵制我,帮他做事。他想当皇上,他想要皇位,所以他让我到养心殿刺杀皇上,如果我不去,他就要派人暗杀你。皇家的人哪一个不是心狠手辣,他说要暗杀你,绝对不可能只是说说而已。你知道,我多害怕他真的对你下手吗?”
  颜海月哽咽了一下:“想到你会死,我觉得我好像也活不了了。所以,无论我多害怕,多不想来,可是为了能让他放过你,我还是来了。可是,我为你做了这一切,得到了什么?得到的是你对我冷言冷语,对我冷漠蔑视,得到的是你亲手把我送进了这监牢!但是,这些我都可以原谅。我唯一不能原谅的,是你……居然眼里连一点儿我的位置都没有!”
  她微微一眨眼,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噼里啪啦的顺着姣好的脸颊扑簌簌的流下。
  “我好伤心啊,好恨!恨你为何心里就是没有我,也恨我为何到这般地步却还是爱你!戎修,百里叶臣曾说我,说我是个不要脸的女人。是的,我就是不要脸了,在你面前,我可以没尊严没脸面,只要你能看我一眼,只要你能把我放进心里,哪怕一个小小的角落,我也满足了。”
  说着,她突然间半跪着,用双膝在地上来回走动,移到颜小茴的面前。
  然而戎修却像是一只豹子一般矫捷的移动了脚步,阻隔开她的触碰。
  颜海月伸着的手没能碰到颜小茴,然而却不死心的改为用目光死死盯着她:“小茴,我知道,之前姐姐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心里有疙瘩。可是,我却也都是因为太爱戎修了。你试想,如果你喜欢了几年的人突然间跟你妹妹在一起了,你会怎么想?我承认,因为这件事,我讨厌你,我想,如果你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就好了,所以,对你下了毒手。”
  “可是”,她话音一转:“经过了这么多事,我终于知道,我不是输给你,是输给了戎修。小茴,姐姐今天给你道歉了,你能不能原谅姐姐之前的所作所为?你若是能原谅,那姐姐我给你做牛做马都行,只要你给我个机会,能跟戎修在一起!”
  她又哭又闹,颜小茴被她这副样子弄的不知所措,更被她突然间的话语弄的哑口无言。
  颜海月见颜小茴不作声,扁着嘴唇,放低了姿态,可怜到了极致:“我不求什么名分,只要你能让我跟着戎修就行!你可以和戎修成亲,做他的娘子,我只要在一旁就好了。可是,求求你能给我一个机会跟他在一起!”
  她恳求的目光一眨不眨,不住的哀求:“好不好,妹妹,好不好?”
  自从颜小茴认识她开始,她就一直很强势,可是,如今见她为了戎修做了这么多,甚至不惜放低身段恳求她这个情敌,颜小茴的心情瞬间复杂到了极点。
  有可怜、有愧疚,有震撼、有无奈……还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交织在一起,不能言语。
  戎修见状,拧了眉,不由分说的带着颜小茴闪躲到了另一边:“颜海月,你这是在干什么?不能接受你的感情,是我的问题,你这样用亲情和小茴对你的同情,根本就是在绑架她的思想!”
  颜小茴心绪难宁,她觉得自己像是站在了一个泥泞不堪的十字路口上,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办,仿佛稍微走下一步,就会坠落到沼泽,泥泞满身。
  颜海月不看戎修,只是一心一意看着颜小茴:“小茴,姐姐再问你一次……好不好?”
  颜小茴看着她的眼睛,张着唇,想要说话,可是却不知道开说些什么。
  那边,戎修一直隐忍着的情绪陡然间爆发:“够了,颜海月,你不要再装可怜了欺骗世人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你说你这次进养心殿是三皇子用暗杀我作为威胁,逼你去的。可是,你如何能证明三皇子真的说了这样的话?三皇子身边什么样的人都有,他若是想刺杀皇上夺取皇位,为何不直接派杀手刺杀皇上,反而要派你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而且,这种机密的事情,你又怎么会轻而易举的就讲出来?”
  颜海月泪水一下子止住,定定看着戎修,拧眉问道:“你什么意思?”
  戎修双手抱肩:“我的意思很明显,你口口声声说是三皇子逼你做的,口口声声说你是为了我,可是,事实上你却跟王公公串通一气!”
  说着,他大手一挥,一直守在门口的黄怀德忽然进来,手里压着一个人,看样子也是被关在这天牢里的。只见那人身着一件暗红色的宫装,看样子像个十七八岁的小太监。他身子好像被人用了刑,暗红色的宫装七零八落的挂在身上。衣服的裂口下隐隐约约露出泛红的伤口,有的地方甚至能看见森然的白骨。
  那人战战兢兢,一进来双膝自然而然的弯倒,直接跪在了地上,瑟缩着身子颤抖着嗓音向戎修问道:“小福子见过戎小将军!”
  戎修对黄怀德挥了挥手,黄怀德押解小福子的手这才松开。
  虽然身上没有了钳制,可是小福子却还是一动也不敢乱动,依然规规矩矩的跪在那里,甚至连头都不敢乱抬,眼神都不敢乱飘一下。
  戎修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声音不怒自威,带着股英气:“抬头!”
  小福子稍微扭捏了下,这才战战兢兢的抬起了头。
  戎修对着颜海月的方向点了点下巴,对小福子说道:“说罢,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小福子瞥了颜海月一眼,恰好这时与颜海月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他立刻瑟缩了一下,颤抖着双唇不敢作声,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挪动,仿佛有多远就想跑多远。
  戎修眉头一拧,然而却并没有发火,目光一转,沉沉落在小福子身上,既像是鼓励又像是壮胆一样,对他说道:“不要怕,现在这天牢里都被我的人接手了,你知道些什么,只管说就是了,没人敢再动你!”
  小福子听了,赤红的眸子陡然含了一包泪,俯身不由分说的就给戎修磕了个头:“戎小将军,您可一定要为小的做主啊!”
  说着,他抬起头,目光低垂,丝毫不理会蓬乱的头发和脸上的污渍,哽咽着说道:“小的名叫小福子,入宫三年了,今年年初被分到养心殿侍弄花草。虽然薪俸不多,但是好在活计容易,一天到晚倒是挺开心的。直到前段时间皇上在园囿狩猎时遇刺,这养心殿的所有宫女儿和太监都被清理了出去,小的也被重新分配到敬事房了。”
  说道这儿,他拧了下眉,仿佛回忆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嘴唇控制不住的颤抖了一下:“敬事房的活计跟之前相比繁重的很,而且人多嘴杂,什么人都有。小的刚被分配到那儿的时候,就被大太监立了规矩,好几个月的薪俸都没了。晚上同屋的其他小太监还有偷东西的习惯,没用多久,小的好不容易攒下来的一点儿积蓄就都没了。这时候,小的突然间想起昔日在养心殿当值的时候,殿外有一处桃花林子很是僻静。经过皇上清理人事、封锁了之后,去养心殿的就更加没人了。”
  说着,他抬头悄悄看了眼戎修:“小的就想,既然没人,那不如把发下来的薪俸都放进盒子了埋在桃花林子里好了。既免得别人盘剥,也免得被偷。谁知,这个月薪俸发的有点儿晚,却恰好适逢老家出了点儿事儿,小的左等右等薪俸也不发,只好偷偷去桃花林子,打算把装银钱的盒子挖出来,先从积蓄里那点儿银子急用。谁知,在那里,无意中看见了王公公正鬼鬼祟祟的和一位姑娘说话。”
  说着,他忽然住了嘴,目光忐忑的在颜海月面上一扫,复又飞快的重新落在戎修身上。
  戎修眉头一挑,颔了颔首:“接着说下去!”
  小福子这才微微吸了口气,终于鼓起勇气将接下来的话吐了出来:“当时跟王公公说话的,就是现在倚在地上的这位姑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