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 怀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戎修不想,也不愿意颜小茴被牵扯到这些繁复的斗争中来。
  然而,事实却总是事与愿违,纵使他万般不情愿,颜小茴最终还是被卷了进来,因此,他知道,他必须要承担起保护她的责任,纵使周围环境再血雨腥风,也要为她撑起一片安宁的天空。
  在颜小茴的一再追问下,戎修终于开口:“我派人暗中探查了王公公,发现他除了在平时居住的西街官邸之外,在东南郊的宽窄巷子里面还有间别院。那间别院足有整个养心殿占地面积那么大,亭台楼阁青砖碧瓦,单是门口的石阶就是白玉的,单凭他一介内官是绝对不可能购置得起的。”
  颜小茴眉头一皱:“那这别院是哪儿来的呢?”忽而想到什么,将声音压的极低,试探性的问道:“难道他私挪了宫中的银两?”
  戎修摇摇头:“内官只是侍奉皇上的,并不怎么接触宫中钱财银两,他应该并没有什么机会私挪。何况,这般明显的事儿,他作为几朝元老,怎么可能犯那么浅显的错误。”
  他英气的眉峰微微峦起:“据探查,那间别院并不在他名下,而是一个永州商人在六年前所购。然而,这几年却是由王公公居住使用的。更奇怪的是,那永州商人自购置了这座别院之后,就再没在京中出现过,皇上每每赏赐的珍宝古玩也都被王公公放置在这间别院里,俨然是他自己的一个珍宝馆。所以,那永州商人究竟存不存在,很值得怀疑,也许,那人根本就是一个幌子。”
  颜小茴听了,忽然觉得有些不不对劲儿:“那王公公总去这间别院,就没有人觉得奇怪吗?你也说了,明明以他的那些俸禄是不可能购置下来的,难道就没人去查他这别院的来源吗?还有,那永州商人购置了这间别院以后去哪儿了,到底是个什么身份,难道都没有人觉得可疑吗?”
  戎修遥遥头:“王公公这人行事向来谨慎小心,每年去那间别院的次数有限,而且总是打着去郊外避暑山庄的旗号遮掩过去的,保密得极为彻底。如果不是我派去的人从他车夫身边下手,恐怕连我也查不出什么东西来。而且,他可算是皇上身边除了林丞相和我爹以外最红的人物了,就算是有人听见风声,起了疑心,谁又敢跟他过不去呢?”
  说到这儿,他眉头一拧,似乎有些无奈般的轻呼了口气:“再说那个永州商人,已经是六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还带着人在西南戍守,不在京城,所以并没有这个人的确切底细。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即使想查,也没有那么容易了。”
  颜小茴听了,不禁有些泄气,扁着嘴嘟囔道:“那这么说,所有的线索到这儿就断了吗?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接着查下去了吗?”到底在背后指使他的人是谁呢?
  戎修见她仿佛一颗水嫩的小白菜忽然间萎靡不振的样子,不禁轻笑一声,抬手揉了揉她的额发:“你忘了我之前说的话了?纵使没有证词,我也知道他们背后的人是谁!”
  听到这个,颜小茴这才像是枯木逢春一般一脸惊喜的跳到他面前,扳着他的胳膊急切的求问:“真的?这么说你还有其他发现,快告诉我!”
  看着颜小茴仰着头,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温热的身子也紧紧贴着自己。戎修忽然喉咙一紧,他连忙低下头敛了敛心神,挫败一笑。
  戎修啊戎修,你的抵抗力真是越来越弱了。她只不过是随便看了看你,既没撩拨也没调戏,你居然就如此心神不宁,真不知道原来那个淡定自若的人去了哪里。
  戎修一边腹诽自己,一边把这些现在要不得的乱七八糟的心事收起来。
  他清了清暗哑的嗓子:“咳,别院这处想要查出些有用的东西比较难,但是,我派去的人悄悄潜入了别院发现有一间暗室里面陈列的许多古董珍玩,除了皇上赏赐的之外,有一大部分都是皇上赏赐给五皇子百里叶青的。”
  颜小茴心里一惊:“真的?怎么能确定那东西就是五殿下的呢?”
  戎修眉峰像是两道起伏的山峦一般,嘴角也紧紧抿着:“之前西海国曾赠送皇上一颗西海夜明珠,可谓是整个九州之地现在发现中的夜明珠里最大的一颗。皇上得了以后,赏赐给五殿下嘉奖他那年筑堤防洪有功。那年是西海国的世子亲自来京城朝贺,还是我一路夹道护送的,所以印象很深。然而,派去的人回复说,那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现在却在王公公的别院里。而且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奇珍异宝,都是从五殿下手中流动过去的,这其中的迂回曲折,不得不让人起疑。”
  天色一点儿一点儿亮起来,东方开始出现一片片鱼鳞状的火红的朝霞,太阳,就快要从地平线上升起来了。
  时间一点点流逝,这宫里的危机就更加紧迫。
  戎修视线落在朝霞掩映之下的养心殿上,微微扬了扬眉:“我现在已经安排人手将整个别院暗中包围住了,一旦有确凿的证据,那么,那里面的东西都是呈堂证物。”
  说到这儿,忽然有什么东西扑棱棱从头顶飞了过来,颜小茴一时不防,被突然间出现的东西吓了一跳,她刚要张口惊叫忽然发现头顶那扑棱棱的小东西原来是只鸽子,正是戎修之前用来传递机密消息的信鸽。
  戎修熟练的解开鸽子脚上绑着的腿箍,将里面藏着的纸条拈在手里展开,匆匆一扫,他的脸色就凝重了起来。
  颜小茴看着他的脸色,就知道那上面写的东西肯定非常重要。
  见戎修抿着嘴角不说话,她不禁有些着急:“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戎修飞快放飞手中的鸽子,顺手从怀里摸出个火折子来将手中的字条瞬间烧成了灰烬销毁掉。
  看着手上的灰烬都随风飞洒在空气里,戎修这才开口说道:“之前派去的人又传来消息了,说王公公在怀宁的山里还有块土地。”
  颜小茴迷茫的眨了眨眼:“官宦之家哪个没点儿土地,这有什么奇怪的?”
  戎修扯了扯嘴角:“有钱人置办些土地收取地租并不奇怪,奇怪就奇怪在他这土地居然在怀宁。”
  怀宁?颜小茴努力从脑海里搜寻有关怀宁的信息,费了半天劲儿终于想起来曾在某本地理志上看到过有关怀宁这个地方的记载,由于怀宁是在百里朝西北一个极为偏远的小地方,极为鲜为人知,她这才好不容易想起它来。
  据说,这个怀宁是个方圆几百里的小城,周围都是连绵起伏的山丘,气候又干旱少雨,种粮食都不适合,因而可以算是整个百里朝最偏远穷困的几个地区之一。因此,想比百里朝其他地区,这里的人口也更加稀少,几乎整个小城只有几十户人家,可谓是天高皇帝远。
  这么一分析,颜小茴倒是真的觉得有点儿奇怪了。
  先不说王公公这购置土地的银钱从何而来,但是购置土地的地点,就让人觉得很奇怪了。
  第一,在百里朝多数官员或者商人都购置一些闲散土地再租给其他人耕种,每年靠收取地租赚取一些利银。可是,怀宁这个地方不管是粮食还是蔬菜都不适合种植,人口又少,王公公购置土地租不出去,又有什么用呢?
  第二,购置土地基本上都是想赚些银钱的,那么,王公公为何像朝中的其他大臣一样在京城附近购置土地,反而舍近求远跑到西北弄了一块那么贫瘠荒凉的土地呢?
  仅仅这两条,就让人觉得怀疑了。
  然而,戎修的下一句话,仿佛就给这个看似并不合理的事情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理由。
  “据探查,王公公在怀宁的那块地包括附近的几个山头,而最近有当地人在那附近的河流里发现了金子。”
  颜小茴大惊,一瞬间瞪大了双眼:“什么?那你的意思是,王公公其实是奔着怀宁的金矿去的?”
  戎修点点头:“很有可能是这样,而且,还有一点要紧的发现就是,怀宁所在的西北一带,刚好是五皇子所在的封地。所以,虽然现在并没有什么证据证明王公公实际上和五皇子暗中勾结,但是,这一切不是太巧了吗?如果说两人之间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很难说的过去。”
  颜小茴咬着嘴唇点了点头:“没错,我之前就一直在猜想,如今皇位的有力继承人除了太子、三皇子、五皇子之外,就是九皇子了。太子虽然在位那么多年,可是皇上却一直没有松口,加之近年来他屡屡失误,皇上其实已经放弃了他,也难怪诏书上不是他的名字。而王公公之前偷换诏书,诏书上写的是三皇子的名字,颜海月也一口一个三皇子指使她的,所以,很显然他们是想栽赃陷害三皇子。”
  她顿了一顿,沉了口气这才说道:“那么,让王公公如此卖命的人,就只有五皇子或者九皇子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