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五章 鱼儿上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戎修将目光从远处的朝霞中收回,伸手握拳放在嘴边轻咳一声,咳声刚落就见青白从角落里闪身走了出来,站在他和颜小茴身后垂手侍立。
  戎修偏了下头,眉峰暗蹙,自言自语般的低低说道:“应该差不多了。”
  他并没有回头,话却明显是对着身后的青白在说:“消息放出去了吗?”
  青白毫不迟疑的点点头:“将军你放心吧,我已经派人在宫女太监之中传言,把王公公被咱们抓获的消息放出去了,想必,不久之后就会有动作了。”
  青白青松般的身子站的笔直,身上仿佛沾染着些许露水一般,看样子在外面呆了很久。可是,颜小茴居然丝毫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更不知道戎修是什么时候对他下的命令,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然而只一瞬,她就想通了,看了看郑重其事的青白,又看了看一副随时等鱼儿上钩模样的戎修,压低了嗓音问道:“你是想要把王公公被抓的消息放出去,然后以他作为诱饵等那幕后之人自己上钩吗?”
  戎修听了,看向颜小茴的眼神里有明显的暗赞:“没错,虽说王公公是为那幕后之人卖命的,但是估计那人也不敢打包票王公公就一定不会出卖他。我们不如用离间计,逼那人现出真身!”
  虽然已经预想到了戎修的做法,可是当这个小计划真的从戎修口中说出来的时候,颜小茴还是一阵紧张。
  “那人如果真的出现了,那我们该怎么办?”颜小茴现在非常担心,那人都可以利用王公公和颜海月去谋杀百里瑛,那么,还有什么事儿做不出来?
  而且,王公公的那间别院早在六年前就买下来赠予王公公了,怀宁的土地也是,有些年头了,从这些不是证据的证据来看,那人至少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蠢蠢欲动了。暗中筹划了这么久,必然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
  颜小茴甚至想到之前在南岭的那个神秘山庄以及散布在整个百里国全国各地的眼线,是不是其实也是在为这个人做事?
  上次抓倾城的时候,在她所住的宅子里面发现了原本属于三皇子的东西。
  当时,颜小茴还曾怀疑三皇子百里叶臣,可是现在看来,包括王公公和颜海月所做的事,都提及了三皇子,就好像是有人故意露出马脚来有意栽赃一样。当所有的怀疑目标都指向了三皇子,那么三皇子的身份反而没有那么可疑了。十有八.九是那幕后黑手觉得三皇子威胁到了自己的地位,所以打算用这种方法来除掉他。
  颜小茴当时在回京路上的时候,有一天晚上她曾在投诉的客栈里面听见三皇子和颜海月讲话。两人的样子哪有即将成亲的甜蜜,反而带着些勾心斗角。
  她记得那时候三皇子曾对颜海月说过:“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你最好老实一点儿,不然我若是将所有的事情都和盘托出,你也脱不了干系。”
  当时,她还以为颜海月是被三皇子百里叶臣逼迫着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可是现在看来,极有可能能是颜海月故意接近三皇子的意图被他发现了,从而从旁警告。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颜小茴虽然觉得三皇子那个人看起来云淡风轻,实则心机难测,可是,她在他身上却嗅不到任何一点儿危险的气息。
  也就是说,在她的潜意识里觉得这个人很安全,甚至还有那么一点儿熟悉。这个认知,令她自己也很迷惑,这种没道理的直觉也令她感到奇怪,可是,她却莫名的愿意去相信百里叶臣,虽然,她知道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可是,现在很多事情摆在面前,她不得不设想多种可能。
  想到这些,颜小茴不禁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戎修。
  戎修听罢,微微沉吟了一下,接着说道:“南岭神秘组织一事,肯定跟咱们朝廷上的人脱不了干系。他们派出去的眼线都是在百里朝各个要地,一看就是有目的地,奔着皇权去的。普通老百姓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胆子做这些事,即使有,也筹措不到培养那么多眼线的财力。极有能力有财力,还想夺取皇位的,整个百里朝也找不出几个来。即使跟谋杀皇上的人不是一伙儿的,也绝脱不了干系!”
  “不过”,话音一转,他陡然间沉着起来:“光是猜想是抓不了人的,还是要讲证据才行。现在我们就看看王公公被抓这个风声放出去以后,那人究竟上不上钩儿吧!”
  颜小茴目光一沉:“既然他已经迫不及待到派王公公下手刺杀皇上了,恐怕,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这个人,必定是已经等不及了。我相信,他一定会迫不及待的上钩儿的!”
  她将身上的衣服拢了拢,视线朝东方看去。不知不觉间太阳已经跃上了地平线,周围映着一片火红的朝阳,新的一天已经开始了。
  忽然,站在俩人周围的望风的青白眸色一凛,脚步迅速一变,一个眨眼的功夫挡在二人身前,压低了嗓音说道:“有人来了!”
  戎修眸色也迅速一变,大手一伸就将颜小茴整个人护在身后,身体紧绷,防御之势尽显。凌厉的目光朝四周的树丛警戒的扫视,仿佛一头英武的大雕。
  颜小茴侧耳细听,果然听见有靴子踩在雪地上的声音,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接近他们所在的位置。
  她的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儿。
  他们在这里悄悄说话,什么人,居然找到了这里?又打算干些什么?
  正在她紧张忐忑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身旁一直紧绷着神色的戎修却陡然间放松了精神,肩膀上的肌肉明显松懈了下来。
  他回头安抚了下颜小茴,轻声说道:“别怕,是我们的人。”
  颜小茴顺着他的眼神朝林子外面看了过去,眯着眼看了半天也没看见半个人影。
  真是奇怪,他怎么就知道是自己人?
  仿佛印证他的猜测一般,不多时林子深处一个黑影正快速的闪身而来。即使隔得远,颜小茴也能看见这个人速度快的几乎脚不沾地,仿佛是一道在密林里穿梭的风。
  只一瞬就飘到了几人眼前,不是潘束是哪个?
  也许是她表情惊诧的太明显,戎修一脸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像是在为她解释一般的说道:“潘束手里的清风剑遇到风就会发出‘呜呜’的风声,你虽然听不见,但是我可是熟悉的很,因此一下就知道来的人是谁了。”
  颜小茴定睛一看,潘束的手里可不是拿着一柄剑么,左手一挥,凌厉的剑气就将前方遮挡他前行的杂木利落的斩断。
  她侧耳听了听,并没有听到什么所谓的剑气之声。估计,就像她这个大夫一样,对草药的味道总是很敏感一样,习武之人估计对这类剑气之声也很了如指掌的。对戎修来说,这些应该就像是特异功能一样,藏在他的身体里,需要的时候立刻就能激发出来。
  潘束快速走到几人面前,将手中的清风剑收回到剑鞘中,脸色一改平日里大大咧咧的样子,取而代之的是万分凝重。
  他这个样子,即使当初去往凤凰岛的路上,瑞香公主突然间不见了,也未曾出现过。
  颜小茴下意识就有些不好的预感,心也跟着提了起来,连忙问道:“潘大哥,出什么事了?”
  潘束对她微点了下头,眼中郑重不改,语气沉沉的对戎修说道:“鱼儿上钩了!五皇子带着皇后娘娘和一众朝廷大臣聚集在养心殿门外,口口声声要见皇上。我让人顶住了门,不让他们进门,就赶紧过来找你们了。”
  他虎目一沉:“小将军,现在怎么办?”
  戎修听了,连忙带着颜小茴快速走向养心殿。
  还没走到门口,远远就看见一群人将偌大的养心殿围了个水泄不通。
  以五皇子百里叶青为首的人正对养心殿叫叫嚷嚷:“戎修,你快来给本殿下开门!你凭什么把养心殿封守住了不让我们进去探望父皇?戎修,你有什么权利这么做!”
  他身后的一群人,颜小茴虽然认不太全,但是勉勉强强也算是能叫得出来几个。
  除了皇后娘娘之外,里面还有当朝文官之首林丞相,大理寺卿刘友明等一众老臣,身后还有一大批手持长枪的禁卫军。
  颜小茴不禁讽刺一笑,禁卫军果然是在替这个人办事。看来,五殿下已经不想隐藏自己了。
  她深深吸了口气,扭头看着身侧沉着的、用沉沉目光看向养心殿的戎修。
  此刻,他就像是一尊塑像一般,昂首挺胸,目光悠远,冬日的寒风将他的衣角吹得猎猎作响,仿佛是披上了件无形的战袍。
  她和他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是,她却清清楚楚的知道,无论怎样,她都会坚定不移的站在戎修的身旁。
  不论发生什么事,她都会像今天这样,像现在这一刻这样,站在他的身边,默默的支持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