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诅咒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养心殿外,五皇子百里叶青带着一众人等紧紧把守着,那气势仿佛连养心殿里的苍蝇都不肯放过。
  喊了又喊,养心殿里面别说是人了,连个蚊子都没飞出来过。
  百里叶青为数不多的耐心已经全然耗尽,将手上的长剑往身旁的小厮手上一扔,整个人扑上去用拳头狠狠的去砸养心殿的大门!
  涂着红漆的楠木大门瞬间就响起“咚咚咚”的闷响,门上的青铜门环也随着他拳头的敲起下落发出“稀里哗啦”的脆响,惊得殿檐上的飞雀惊叫一声,扑棱棱的窜上了天空。
  百里叶青嘴里的话也由大声叫嚷变成了高声谩骂,口口声声都在讨伐戎修囚禁百里瑛,挟天子以令诸侯。
  眼见越说越离谱,越说他身后的人群越加激动,颜小茴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道,该来的终于来了。
  本来以为自己会很害怕很忐忑的,可是等到这一刻真的出现了,颜小茴才惊奇的发现,自己居然出奇的淡定。
  而她身旁静静站着的戎修,全程冷眼旁观百里叶青的所作所为,脸色连变都没有变一下,可是颜小茴却还是敏锐的发现他眼底的冷意更加深沉了,这是他典型生气的表现。
  也许是心情使然,此刻的戎修身着一身戎装,站在这样冬日里的清晨,整个人愈发显得丰神俊朗,气势迫人。
  长腿一迈,整个人从容不迫的向那群人的方向走去。
  也许是他气场过于强大,人群中有一个两个人迅速察觉到他的到来,有心想要扭头通知身后胡乱敲门的百里叶青,可是目光悄然一转,就对上戎修那双看不出什么情绪却莫名觉得慑人的漆黑的眸子。
  那几个人人就这样怔愣的看着戎修,张大了嘴哑口无言。
  这时候若是无意中飞过来一个苍蝇,恐怕也会被他们无意中吃进肚子里去。
  仅仅百步之遥的距离,百里叶青还在那里张口大喊:“戎修,你给本殿下出来?怎么,有胆子挟持我父皇没胆子出来了?哼,本殿下告诉你,你拖时间也没用!别以为文武百官不知道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你以为你围在父皇身边就能篡改遗诏了?哼,当我们这些人都是傻子?”
  见养心殿里面还是没有回音,他不满的扭过头来对身后的人招手:“你们这群人是看热闹的啊,没看见这个戎修现在仗着自己手里的戎家军已经全然不把皇权放在眼里了吗?还不帮本殿下砸开这道门,把那个兔崽子给本殿下揪出来!再晚这百里氏的天下就要改姓戎了!父皇死也不会瞑目的!”
  他这一回头,目光越过众人的头顶,一下子就落在了徐徐走来的戎修身上,见他面色不慌不忙,英气逼人,与生俱来的贵气威严全然将他也比了下去。他不知怎么,就觉得自己矮了戎修一大截。
  可是,这种念头紧紧在他脑海里打了个转儿,就被他从心底涌上来的火气陡然间冲散掉,他像是一只草原上的野豹子,凌厉的爪牙拨开面前拥挤的人群,像是一支离弦的弓箭一般,霍然冲了过来,气势汹汹。
  可是走到一半的时候,他的视线触及到戎修的目光,不知怎么的,脚步就停了下来,一双眉毛紧拧,气急败坏:“戎修,叫了你半天,你钻到老鼠洞里了,这么久才出来?还是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见我们这些人都来了,在忙着掩盖罪行啊?”
  颜小茴见他一副轻佻的样子,怒气冲冲的质问戎修,话里话外也都是讽刺之意,言外之余,就是想将挟持百里瑛的大帽子扣在戎修的头上。
  千般万般都可以忍,可是这种骑在他们头上的行为,颜小茴真是忍不住了。
  此刻所有人都在这里,她怀中揣着百里瑛临终前托付的诏书,而戎修作为百里瑛信任的人,居然被一个居心叵测的人这样栽赃陷害,她真是忍无可忍了。
  而且,种种迹象已经证明这个百里叶青就是这一系列事件的幕后之人,在戎修将王公公被抓的风声放出去之后,这个百里叶青就迫不及待的领来一群人打算先下手为强,已经充分将自己的属性暴露的很明显了。
  既然他不仁,也就不要怪他们不义。
  颜小茴此刻也不怕得罪这个人在宫里受暗算了,反正现在已经撕破脸皮,她总不能太软弱,让人觉得她和戎修好欺负!
  颜小茴瞥了眼因为激动而明显一脸潮红的百里叶青,曼声开口:“五殿下带着这么多人前来养心殿所谓何事啊?”
  百里叶青快速的眨了下眼,右眼明显比左眼快了那么半拍,虽然动作一闪而逝,却还是被颜小茴精准的看在了眼里。
  “当然是来探望我父皇,这个戎修一直以我父皇身体虚弱为由,禁止我们前来探望。以本殿来看,他根本就是怀着狼子野心!”
  说到这儿,他忽然一顿,脸色陡然一青,微微扬起了头,轻蔑的看了眼颜小茴:“你算是哪根葱啊,居然敢跟本殿下这么说话,活腻味了你!”
  颜小茴听了,扯了扯一边的嘴角:“五殿下真是孝顺至极啊,居然将朝中的文武大臣都请了过来,哦,皇后娘娘居然也请来了。”
  百里叶青本来怪她主动张口说话以下犯上,然而听见颜小茴这么一说,刚刚铁青的脸色倏地悄然转晴:“做儿臣的探望父皇,这不是应该的么?”
  颜小茴了然的点点头:“确实应该,带着这么多人一起来,还带着这么多抄家伙的禁卫军,整个养心殿的前院儿,已经挤满了人。知道的是五殿下前来探望,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五殿下带着人来砸养心殿了呢!”
  百里叶青脸上本来还有点儿得意之色,不料听到最后,陡然间反应过来,颜小茴哪里是在夸他,分明就是在嘲讽她!
  百里叶青脸色一片青黑,语气万般不爽,甚至想要扑上来把她撕碎:“你是个什么东西,居然胆敢这样跟本殿下说话!你知不知道你这是以下犯上,本殿下只要挥一挥手,立刻就会把你关进天牢,永世不得超生!”
  颜小茴听了,不禁没有害怕,反而轻轻一笑,嘴角微微映出两只小梨涡。
  只是,她笑的越是甜美,百里叶青的脸色越黑。
  颜小茴看着百里叶青气的直磨牙,笑的越发开心,更是不怕死的回嘴:“我当然相信五殿下有这个能力,五殿下直接或者是间接送到天牢里的人,恐怕不止一个两个了吧?”
  百里叶青扬手一挥,“刺啦”一声脆响,他已然一把抽出了小厮手里捧着的长剑,剑身闪耀着乌青的寒光。
  “你活腻味了是不是,你以为本殿不敢杀你?”
  他死死盯着颜小茴,怒气冲冲的扑上来。
  然而整个人才迈出几步,就迎头对上一个高大的身影。
  戎修面部表情的瞥了眼他手里的长剑,波澜不惊的说道:“五殿下,我的女人,你还动不起!”
  他的音调一点儿没变,但是在场所有的人都听出了他话语里的不快。
  百里叶青冷笑一声,动了动握剑的手指:“戎修,我叫了你半天,你也不敢出来,你以为我会怕你这个缩头乌龟的威胁吗?”
  颜小茴听着他居然这样侮辱戎修,气的牙齿咬的咯咯直响。
  戎修却仿佛浑不在意一般,甚至还勾唇轻笑了下:“五殿下带了这么多人来养心殿,缘由是探望皇上,可是,戎修来的时候,却是看见你在用力的砸养心殿的门,仿佛要把整个养心殿拆卸掉一样。五殿下,你就是这么探病的?”
  “还有”,他嘴角那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瞬间一敛:“五殿下你刚刚说戎某什么来着?”他拧了拧眉,既像是在苦恼,又像是在回忆。
  只一刹那,他仿佛脑中叮铃一响,眉头倏地一展:“哦,对了,五殿下你说戎某篡改遗诏,还说皇上死都不会瞑目的。”
  说着,他目光陡然凌厉的一扫,像是无数把小刀子一样,嗖嗖嗖的朝百里叶青身上射去。
  他语气一沉:“遗诏,只有皇上驾崩,留下的诏书才会被称为遗诏!五殿下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你是在诅咒皇上么?”
  话音一落,百里叶青带来的那群大臣陡然间炸开了锅,一个个小声嘀咕了起来。
  虽然每个人的声音都不大,可是聚集在一起嗡嗡声就不绝于耳,登时乱作一团。
  百里叶青听了,脸色陡然一白,然而他很快镇定下来,手上的长剑凌厉的朝前一挥:“戎修,你这是栽赃!呵,本来本殿下不想说的,想念在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份儿上留你一条生路,可是,你居然胆敢这样栽赃诬陷本殿,那也就别怪本殿不客气了!”
  说着,他视线在周围文武百官面上一扫而过,声音高高扬起,力图确保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听得见他的声音。
  只见他一边的嘴角微微一翘:“本殿接到线报,说你暗害了我父皇,还篡改了诏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