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 从实招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百里叶青眼底算计的火焰太过明显,颜小茴稍微只消稍微瞄一瞄就看了个真真切切,然而,她却并不觉得害怕。甚至微微偏过头,面露鄙夷的看着他,故意说道:“五殿下怎么不说话了?栽赃也要有理有据!你口口声声说你的线人看见戎修暗害皇上又篡改了诏书,那么,臣女就要问一问了,那线人是谁,何时潜伏进了养心殿?又是如何看见戎修做的这些事?当时戎修身穿了什么衣服,戴了怎样的冠帽?是避开了所有人谋杀的皇上篡改了诏书,还是有什么同伙?”
  她声音不大,但却像是连珠炮一样一块儿列举了数个问题,百里叶青没料到她突然的发问,一时间茫然四顾,顿觉哑口无言。
  颜小茴见他语塞,不禁轻声一笑:“五殿下您倒是说话啊!”
  她眼底讽刺的笑意丝毫不避讳,百里叶青恼怒的瞪了瞪眼,气急败坏的伸手指着颜小茴的鼻尖儿,平日里的皇家礼数此刻荡然无存:“又不是本殿下亲眼所见的,是本殿派去的线人所见,本殿如何知道具体细节!”
  他话里的漏洞一下子被颜小茴抓到,她眸色一闪,声音微微一扬:“哦?那依五殿下刚才所说,您之前根本就没有跟您派去的眼线确认细节,就茫茫然的将朝中各位大臣领过来治我们戎修的罪了?您做事这么马马虎虎未免太草菅人命了些吧?”
  她的话,一下子激怒了百里叶青,他伸手将手里的长剑一挥,整个人冲了上来:“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跟本殿下这样说话?你们谋杀了皇上,还敢跟本殿叫板,本殿看你们是不想活了!”
  说着,他大掌一把抓住一个禁卫军的后领,将人大力往旁边一扯,接着整个人气势汹汹的杀进被禁卫军包围着的戎修和颜小茴身边,凌厉的剑锋直逼向颜小茴。
  颜小茴直觉眼前寒光一闪,剑身在日光反射之下泛起刺眼的白光,一股杀气扑面而来。
  她还来不及做反应,身旁的戎修早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掌捏住了百里叶青的手腕,只见他手腕儿一翻,只听耳边传来百里叶青的一声闷吭,再定睛一看的时候,百里叶青手中的长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戎修的手中。
  他修长的手指握着剑柄,锋利的剑锋正逼着百里叶青的喉咙!
  他眼神冰冷,带着迫人的英气:“对一个无辜的女孩子下手,五殿下真是好样儿的!”
  百里叶青大怒:“你一个乱臣贼子有什么资格跟本殿说话!谋杀皇上可是要诛九族的大罪,本殿不光要杀她,还要杀你!替我我父皇报仇!”
  说着,他侧头瞥了下四周的禁卫军,大怒:“你们还在等什么?没看见本殿被这个贼子用剑逼着喉咙吗?还不快把他们两个拿下!”
  他几乎气急败坏,可是他说出来的话却像是掉入到大海里的一滴水滴一般,连个涟漪都没能溅起来。
  见周围的禁卫军一动不动,他本就铁青的脸色更加漆黑:“怎么,本殿说话不好使了?你们这群狗崽子怎么还不动手,难道要眼睁睁看着这个姓戎的杀了我父皇还要杀了本殿吗?”
  他说话当然要牵动脖子,戎修眸色一冷,手中的剑握得更紧了一些:“五殿下,刀剑无情,你最好不要乱动!”
  “还有”,他嘴角轻扯了下:“五殿下你好像还不知道,你亲自带来的这些禁卫军,其实是我的人!”
  他话音一落,百里叶青一愣,未及他反应过来,四周一阵骚动,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禁卫军手里的长枪已经方向一转,齐齐指着他的身体!
  百里叶青眉头紧拧,一双眼睛仿佛要瞪出来一般:“你们这是干什么?居然听这个乱臣贼子的话对付起本殿来?难道你们也要跟他同流合污了?咱们百里的文武大臣可都在一旁看着呢,你们莫非是想要造.反?”
  然而,无论他说什么,身旁的禁卫军长枪还是直直逼着他的身体,一点儿动摇都没有。
  他们身后的文武大臣也傻眼了,不知道这眨眼间的惊天之变究竟是怎么回事!一个个面面相觑,想说些什么可是谁也不敢冒然开口,生怕一不小心乱说话,小命就没了。
  眼见身旁自己亲自带来的人一个个都“众叛亲离”,百里叶青大怒,也不管自己多是势单力薄了,冲上来就要跟戎修肉搏。
  然而他纵使会些武艺,有哪里是戎修的对手。身旁围着的禁卫军更像是一窝蜜蜂一般,瞬间就将他整个人围住,禁锢的动弹不得。
  百里叶青破口大骂:“你们这群狗崽子,反了你了,等本殿当了皇上,一定要通通治你们的罪!把你们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颜小茴嗤笑一声:“打入十八层地狱?五殿下你以为自己是阎罗王?”
  “再说”,她眉头一挑:“谁说皇上.将皇位传给你了,既然皇位不是给你,难不成你还想篡位不成?”
  百里叶青咬牙切齿:“想要篡位的是你们!”他挣扎着高声对身后的文武大臣说话:“大家可千万别被他们两个骗了!你们还没看出来吗?本来是本殿带来的人,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开始被他们办事了!简直就是早有预谋!这样下去,咱们百里迟早有一天要改姓戎了,你们不为百里氏的江山想一想,也要为咱们百里国的黎民百姓想一想啊!”
  他话音一落,戎修眉头微扬,目光里仿佛要反射出寒冰一般:“到了这个时候五殿下你还想用黎民百姓做借口欺骗众人,以达到你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说着,他微微侧了下头,对身后某个方向大喝一声:“把人给我带上来!”
  话音一落,他身后原本紧闭的养心殿院门陡然间被人推开。
  在场众人见状,无不屏息的盯着那石门,心里猜测着那门后到底是谁!
  颜小茴也被这突如起来的情势直转弄的目不暇接,脑子也有些反应不过来。她静静的看了下戎修,又将目光快速移动到那石门上,只听“吱呀”一声,一直没有现身的潘束和青白一人手里提溜着两个人,在戎家军威严的气势之下昂首阔步的走了进来。
  才迈进门槛,他们二人就将手里押解着的人按在了地上。
  颜小茴定睛一看,潘束手里的是王公公和颜海月,青白手里的是倾城和绿袖。几个人都被绑成了人粽子的模样,此刻乖顺的跪在地上。
  他们几个的突然出现,引得在场的文武百官纷纷窃窃私语起来。纵使他们不认得颜海月、倾城和绿袖几人,却也都认得王公公。
  他可是百里朝几朝元老级内官,如今怎么会被戎修绑住了手脚。
  众人一时间又惊又疑,都眼巴巴的盯着戎修想要听他一个解释。
  戎修从容不迫的扫过面色各异的众人,眉峰一挑:“五殿下,你可认得地上跪着的这几个人?”
  百里叶青目光掠过那几个人,面色紧绷,咬了咬牙,半晌一句话也不说。
  戎修请轻挑了下嘴角:“五殿下现在知道惜字如金了?刚刚把罪名往我脑袋上扣的时候,您可是滔滔不绝呢!”
  “不过没关系”,他从容一笑:“五殿下不想说,那就由他们来交代好了!”
  说着,他侧头对身后的潘束挑了下眉。
  潘束得到暗示,连忙伸手推了下王公公的后背,虎目一瞪:“还不从实招来!”
  王公公的身体被绳子捆着,动弹不得,被他从后面这么一推,整个人就栽倒在了地上,想爬也爬不起来。
  他一张皱巴巴的脸瞬间就涌上了一丝血气,涨得通红。
  潘束见他像一条大虫一眼在地上动来动去,耐心耗尽,一把抓起他的后领,将王公公提溜了起来。
  一口气终于喘匀了,王公公眨了下眼,目光一转正好对上戎修没有什么情绪的黑色眸子,瞬间就打了个冷战,哆哆嗦嗦的说道:“是五殿下,老奴做的这一切都是五殿下指使的!”
  戎修微微颔首:“说仔细一些!”
  王公公胆怯的看了他一眼,飞速的垂下眼睛:“这宫里的人都知道老奴是三朝元老级内官,是皇上眼前的红人。可是,只要老奴自己知道,老奴只是个伺候人的奴才!动辄就要被皇上乱打带骂,一不小心就会丢了性命!”
  说着,他仿佛想到了什么回忆一般,眼底涌起一丝恨意:“这样的日子,老奴早就过够了,只是苦于没有脱身的机会!直到有一天……”
  他抬眼飞快的扫了下百里叶青,这才接着说道:“老奴又被皇上责罚了,一时间想不开借由出宫去赌坊玩儿了一圈儿,谁想,半年的薪俸就这样没了。在朝廷里,谁能没点儿梯己,纵使老奴这样皇上眼前儿的人,少不得也要打点旁人的。可是,那天带去的银子输了不说,还欠了人家一千两的银子!那店家也是个狠角色,根本就不拿老奴这个内官放在眼里,说若是不还钱,就要剁了老奴的一只手!”
  他花白的眉毛一动:“正在这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