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 指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王公公抬了头,视线偏向百里叶青,但是目光却并非看向他气急败坏的脸,反而微微偏移到下方,盯着他胸口刺绣的八爪金龙,那里只要再添上一爪,意义就大大的不同了。
  稍微晃了下神,他接着说道:“正在这时,有个人走上来替老奴付清了那一千两银子。直到走出赌坊,老奴才知道,原来那人正是五殿下的手下。”
  戎修轻哼了一声:“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你们两个开始勾结在了一起?”
  王公公听了,慌忙的摇了摇头:“没有,绝对不是!那个时候老奴是想等攒够了银子就把银两还给五殿下的,可是,东挪西凑好不容易攒够了之后,五殿下却说什么都不要。只是每每通过手下的人向老奴打探打探消息。”
  戎修瞥了眼百里叶青,对王公公微微颔了颔首:“嗯,都曾向你打探过什么消息?”
  此疑问一出,王公公明显瑟缩了下身子,有些犹豫。
  一旁在禁卫军押解之下的百里叶青更是高声大喝:“胡说!你这个老奴才简直就是胡说!你等着,等本殿取了姓戎的的人头,一定第二个取你的狗脑袋!”
  可能是被他的声势所迫,王公公明显有些退缩,颤抖着身子低着头不敢说话。
  见状,戎修微微挑了挑嘴角:“王公公,你可要想清楚了再交代!你的事情,我可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如果你不老实交代,我照样能定你的罪!另外,你也别害怕某些人的威胁,他现在已经自身难保,对你的威胁,根本就做不得数。倒是你,如若不老实交代,我可要把你按照包庇罪处置了!”
  此言一出,王公公连忙抬起脑袋,求饶的看着戎修:“老奴交代,老奴交代!”
  百里叶青气的口舌生烟,已经开始谩骂:“你这个狗东西!居然跟这个乱臣贼子同流合污了,算本殿看错你了!你等着的,等你栽到本殿手上,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然而,这一次的威胁并没有起到作用。
  王公公仿佛终于打定了主意将所有事情都说出来,他深深吸了口气,花白的胡须随着他的深呼吸微微颤动了几下。
  “刚开始,五殿下只是派人了解了解皇上的饮食,每日的作息。后来,渐渐发展成皇上每日所批的奏折都是什么。有时候甚至还让老奴在皇上批奏之前先送到他那里过目。不仅掌握所有朝中大臣奏折的内容,还将一些参奏他本人的奏折轻微篡改。即使参奏他本人的奏折呈给了皇上,时候五殿下也要想办法对付那写奏折的大臣!”
  百里叶青目眦欲裂,张口就要辩驳。
  然而,一名禁卫军早就在戎修的眼神示意之下用破布堵住了他的嘴。
  这下,百里叶青连话都说不了了,他瞪着一双怒眼,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挣扎抗议。
  戎修侧了侧头:“五殿下,不好意思,为了保证王公公不受你的威胁,将所有事情都原原本本的交代出来,你就老老实实听一会儿吧!”
  百里叶青听了,更加气愤了,胸膛激烈的起伏着,可是,此刻他被禁卫军押解着,丝毫都动弹不得,如今,更是连声儿都出不来了,只能独自怄气。
  见五殿下“变乖”了,戎修这才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王公公身上,开口发问:“这么说,你从那个时候开始就为五殿下做事了?”
  王公公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刚开始老奴只是想还五殿下的人情,可是时间久了,有意无意透漏给他的消息已经太多。老奴有心抽身,却被五殿下威胁,说如果老奴不干了,他就要将这些事说给皇上。老奴虽然不相信,却无奈他有权有势,生怕一不小心就丢了老命。这才不得已跟他合起伙来,到后来,渐渐变成老奴帮他做事,他就给老奴好处。”
  戎修听了,微微昂起头,视线在周围文武大臣面上一扫,复又接着问道:“那么,以前的事情交代了,现在你来说说吧,你是怎么谋杀皇上的!”
  话音一落,王公公的身子登时就抖得像筛糠一样。他下意识想要跪地求饶,然而一时间却忘了自己身上正捆住绳子,大头一栽身子直接就扣在了地上,拱了半天也起不来。
  潘束见状不耐烦的伸出一只脚将他的身子够了起来,虎目一瞪:“干什么呢!”
  王公公终于借力直起了身子,未及抬头,张口就求饶:“小将军,是五殿下,是他指使老奴的!”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大家的视线不可置信的在戎修、百里叶青和王公公身上扫来扫去,不明白半个时辰之前还指着别人鼻子骂人“乱臣贼子”的人怎么顷刻间就成了幕后黑手。
  百里叶青更是奋力挣扎,似乎随时准备挣脱禁卫军的钳制朝王公公扑上来。
  然而,他此刻势单力薄,哪里是那些禁卫军的对手。
  那厢,王公公扔了个平地惊雷之后,继续激动的说道:“老奴说的句句属实,绝无虚假!之前皇上去园囿狩猎的时候,五殿下就安排了刺客悄悄混进太监中伺机刺杀皇上。谁想当时太子殿下带着人发现及时,刺客并没有刺杀成功。等皇上被送回养心殿之后,五殿下拿他这么多年跟老奴的往来证据威胁老奴,让老奴给皇上最后一击,不然就是死也要拉上老奴做垫背。还说,他是皇后娘娘的嫡出,就是出事儿皇后娘娘也会一直罩着他的。老奴实在是没有办法,这才对皇上下了毒手。”
  说到这儿,他连忙曲着身子对戎修跪地求饶:“老奴是五殿下逼迫的,并非本意啊,求小将军开恩啊!念着老奴服侍咱们百里几代皇上的份儿上,就给老奴留一条命吧!”
  戎修眉头几不可寻的轻皱了下:“你的情况,想必大家已经很清楚了,但是,由于牵扯重大,是非功过并不是我戎某一个人说了算的,你就等着听候发落吧!”
  王公公听了,白花花的眉毛皱了一皱,眼底闪过深深的悔恨:“是老奴的错,是老奴糊涂,老奴对不起皇上啊!对不起百里氏!”
  潘束见状,将他整个人往后一提,厉声喝道:“行了,多说无用!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言罢,他大掌一挥,抽出颜海月嘴里的破布,高声说道:“老实交代!你又是怎么回事?”
  颜海月鄙夷的看着潘束,眼光复又落在戎修身上,嘲讽一笑:“还问什么?你们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是五殿下找到了我,说只要我同意帮他,把罪名栽赃给三殿下,事成之后他当了皇上就给我和戎修你赐婚。所以,我同意了。不过,皇上不是我动手杀的,我当时只是引开了别人的注意力罢了。”
  说罢,她复又看向颜小茴,目光冰冷:“我都招了,你满意了吗?”
  颜小茴毫不避讳的迎向她的目光,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做的这些事,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戎修,然而实际上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欲罢了。作为妹妹,我之前规劝过你,然而你并没有听。现在作为百里的一个百姓,就请你为你的所作所为承担后果。”
  颜海月冷冷一笑:“呵,说白了,我若是死,你很开心!”
  颜小茴深深的呼了口气,眉头舒展但是心已经皱起:“你怎么还不明白?造成你现在这个样子的,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你自己。”
  她将目光别向一旁,不去看她,淡淡的说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犯了罪,就要受到惩罚,不要永远将过错归结在他人头上!”她不想,也不可能再用姐妹亲情为由,继续无视她的无理取闹,继续纵容她的执迷不悟了。
  不管怎么样,王公公和颜海月两人交代的事情已经让在场的众人心中有了些数。舆论风向开始有了变化。
  一人轻悄悄的说道:“就是嘛,戎家掌握咱们百里朝的兵权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可能做这种谋篡皇位杀人灭口的事!”
  另一个附和道:“就是,别的不说,戎家人可是个个都忠贞无二,之前听五殿下说起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儿!”
  也有人对此表示怀疑,谨慎的说道:“这大家族的事儿谁能说的清楚?还是别这么早下定论了,接着看看再说。”
  戎修不动声色的将这些人的言论都听进心中,对青白点了点下巴。
  青白会意,连忙将倾城嘴里的布团拿出来,冷声一喝:“事到如今,你就是想瞒天过海也不可能了!快把你知道的事儿都交代出来!”
  倾城本是个绝色女子,自打被青白带进来的一瞬间就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
  然而这个时候,大家回过神来有些大臣才发现,眼前这个女子竟是太子殿下原来的宠姬!不少人前往太子府的时候曾有意无意的见过面的!
  这一惊可不小,既然涉及到了太子殿下和五殿下,众人这才觉得这件事是跟皇子之间的夺权争斗有关,戎家造.反的嫌疑,又洗清了一分。
  然而,这倒底是怎么回事呢?
  事情,貌似更加复杂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