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章 咬牙切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倾城还未等说话,养心殿外突然传来一阵匆匆忙忙的脚步声,众人回头看时,却是太子殿下百里叶鸣、三皇子百里叶臣、九皇子百里叶肃等皇子听闻养心殿这边的骚动匆匆而来。
  本来偌大的养心殿挤了这么多人之后,突然变得狭窄起来。
  为首的百里叶鸣视线在群臣和禁卫军身上略微一扫,最终定格在地上跪着的几人身上,尤其是倾城身上,登时就瞪大了双眼,似有些不可置信:“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百里叶臣和百里叶肃也是一人一边,站在百里叶鸣的左右两旁,看着这情形也都是默默不语。
  倒是一旁一直没有开口的倾城瞥见百里叶鸣,勾唇一笑。
  她本就生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这样一笑,更加妩媚动人了。她身上还穿着那件从永济镇抓获那天穿着的素色衣裙,好些地方又脏又破,然而不知怎么的,却反衬的一张精美绝伦的脸更加脱俗了。
  一双美目直直盯着百里叶鸣,轻轻一笑,嘴角挑起完美的弧度:“太子殿下,好久不见啊!”
  百里叶鸣激动的上前走了一步,颇为惊讶:“倾城!你怎么在这里!你……你的脸,你的脸……”
  还未等他说完,倾城面色陡然一变,带着愤恨带着痛苦带着杀气:“怎么?我还活着,而且还跟原来一样貌美,你是不是很失望?”
  百里叶鸣激动的拧了拧眉:“倾城,你这是说的什么话!难道你还在怨恨本殿么?本殿知你不服气,但还不是因为你那时做错了事!当初本想着给你一点儿教训赶你出府,等到你悔改之后再把你接回来。纵使你容貌毁了,本殿也是不会在意的。谁想,你被赶出府以后就不知所踪,你可知道本殿派人在京城找了你多久?”
  倾城忽而扬头“咯咯咯”大笑起来,修长白皙的脖颈弯出了一个完美的弧度。
  然而,等她笑声停止复又看向百里叶鸣时,眼神却格外冰冷。
  “找我?太子殿下找我做什么?是想毁了我的容之后再砍断我的手筋脚筋?呵呵,真真好笑,我做错了事?到现在你还想护着那个臭女人?”
  她嘲讽一笑,然而,只一瞬就自言自语般的点了点头:“也对,我倾城是个风尘女子,什么都没有,没有身家,没有背.景,你从我这里能得到什么呢?而堂堂太子妃却有着强大的靠山,能助你顺理成章的登上皇位。如果我是你,我恐怕也会选择她的。”
  百里叶鸣眉头一拧:“倾城,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本殿何曾因为身家门第看轻你,如果真的是你想的那样,那本殿也不可能带你进府了。”
  倾城听罢,勾唇一笑:“过了这么久,太子殿下真是一点儿都没变啊,花言巧语说的还是这么好听。如果我还是当初那个傻傻的倾城,恐怕早就相信了呢!可是,如今已经时过境迁,你以为我还是那个凭你招招手就被你呼来唤去的傻瓜吗?”
  百里叶鸣眉头紧皱:“本殿本以为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你已经悔改了,想不到你还是如此执迷不悟!算是本殿看错你了!”
  他视线在她身后一扫,一脸失望:“刚刚有人来报,说你做了五弟的爪牙被抓起来了,本殿当时还不信。现在看来,你着实是变了许多,要怪就怪本殿当初看错了人!”
  倾城怒极反笑:“看错了人?呵,恐怕堂堂太子殿下看错的并不只有倾城一个吧?”
  她忽而妩媚一笑:“你还不知道吧?你的老丈人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在南岭建了个山庄,调教了数百位眼线撒网般投放在全百里国各个要害地点,专门窃取情报。然而,他老人家那么做,可不是为了助你登上皇位,他是看上了五殿下呢?就连你那可爱的太子妃,也是暗中挪用太子府的吃穿用度帮五殿下筹措银两呢!你以为的一家人,实际上暗中在帮别人做事,拿你当冤大头,你被卖了还替人家数钱呢!咯咯咯,是不是很好笑?”
  百里叶鸣听了,登时勃然大怒:“你胡说!你如何知道这些事?本殿看你是蓄意挑拨本殿和太子妃的关系,你是何居心!”
  倾城见他动怒,反而笑的更加开怀:“太子殿下,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如果你是装糊涂,那我倾城真是看不起你,如果你是真不知道,那更证明你这人胸无丘壑,根本就是个二傻子!”
  此言一出,不止百里叶肃,在场的人无一例外都被她这番话为之震惊。
  百里叶鸣更是气急,奈何在这文武百官群臣之中,不得不收敛起自己的脾气,以保持自己的皇家威仪。实际上,他早已经在心里将倾城碎尸万段了。
  顾及着众人的眼光,他微敛了下神色接着说道:“你休要胡说,本殿和羽灵情比金坚,你以为本殿会听信你几句危言耸听,就怀疑和她之间的感情吗?本殿知你心里一直嫉恨羽灵,可是却也不能这般造谣生事,还蓄意诬陷本殿的岳丈大人。本殿念及你已经作茧自缚被抓,就不跟你计较了,你好自为之。”
  倾城听了他的话,面色陡然恼怒起来,一张白皙光滑的面皮因为激动陡然间涨的通红:“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番话?当初分明是那死女人栽赃陷害我,把我赶出太子府,你连事实头不调查清楚就一门心思维护她,任凭她毁了我的容,将我赶出了太子府。你可知这么多年我有多恨你?“
  说着,她嘲讽一笑:“好一个情比金坚!倘若她真的和你情比金坚,她们房家岂会背着你搞小动作,在南岭建立神秘组织专门窃取百里各地的重要情报?倘若真的情比金坚,你的老丈人前丞相房宣恩岂会背着你勾结五皇子?”
  “呵”,她冷笑一声:“被人蒙在鼓里耍的团团转的滋味儿很美妙吧?被我冷水泼到头上还不愿意清醒呢!”
  百里叶鸣勃然大怒,冲上来作势就要抽她耳光!
  “你胡说!”
  倾城轻轻一笑:“我胡说?呵,太子殿下知道我如何会这般清楚你岳丈的事吗?那是因为,被你赶出太子府后,我就投靠了房宣恩的手下!帮他老人家打理南岭组织的事务,暗中与五殿下接洽!”
  百里叶鸣头上仿佛劈了一声巨雷,将他整个人轰炸的外焦里嫩。
  他瞪大了眼睛,脸上的血色顷刻间褪尽:“你说什么!你之前在为本殿的岳丈做事?”
  他断然的摇了摇头:“不可能!你那么嫉恨房羽灵,怎么可能到她爹手下做事!”
  倾城扬头咯咯一笑,眼中却寒光闪闪:“太子殿下啊太子殿下,枉你万花丛中过了,居然一点儿都不了解女人。我是嫉恨房羽灵,可是我更恨你!我受欺侮的时候,你在哪里?我被人毁容被人像狗一样赶出太子府的时候,你又在哪里?你一直都在房羽灵的身边,巴结她!像只哈巴狗一样巴结她和她爹,就为了将来的皇位!那时候,你亲眼看着下人拿着刀子一刀一刀划我的脸,居然都没有为我说句话,一个劲儿的呵护你的太子妃!”
  “你知不知道,当时我恨不得杀了你!”她咬牙切齿。
  “我一直以为我没机会跟你报仇了,然而,好巧不巧,后来机会居然来了。而且跟你作对的人还是你的岳丈,哈哈,多么的讽刺!可是,越讽刺我就越开心,我真想看看当你知道这一切的真相时,是个什么表情!就好比现在!”
  她微微眯了眯眼,银铃般的笑声仿佛魔音绕耳一般,从她的丹唇中溢出:“我可不管房宣恩养那么多眼线搜情报是为了谁!勾结五皇子也好,扳倒三皇子也罢!只要你做不成皇上,我就高兴,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百里叶鸣听了,气的浑身发抖,二话不说抄起腰间的长剑就逼了上来。
  然而,周围的禁卫军早就冲上来阻隔了二人,百里叶鸣根本就近不了她的身前。
  打又打不到,骂还不解恨,百里叶鸣有脾气没处发,转而开始找那些禁卫军的麻烦:“你们的狗眼长到哪儿去了?没看见这女人正造谣诬陷本殿的岳丈和太子妃吗?你们不找她算账,反而拦本殿,是怎么回事,瞎了你们的狗眼吗?”
  禁卫军听了,瞥了咫尺之外的戎修一眼,见他面色一点儿变化都没有,也没有发出指示,也都不作反应。
  百里叶青冷眼旁观这些禁卫军的眼神儿,这才发现他们均是听命于戎修,甚至根本没拿自己这个太子放在眼里,一时间怒气更甚。
  转而用居上临下的口吻对戎修发号施令:“戎修,这个女人蓄意辱没前丞相和太子妃,仗着自己的美貌净做些龌龊事,还不拖出去斩了?”
  戎修静静的看了看百里叶青,恭敬但是绝不谦卑的回道:“太子殿下,这倾城是谋篡皇位一案的重要嫌犯,需经由大理寺严查之后再做处置。”
  倾城听了,脸上的笑意仿佛千万梨花倏而绽放:“用不着大理寺严查,我自己来交代好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