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 摄政王与傀儡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身明黄色龙袍的百里叶肃,站在萧萧北风之下,衣诀翻飞,俯瞰楼宇之下一览无余的百里江山,食指一下一下轻叩着拇指上的青玉扳指。从头到脚每一处细节都彰显着他此刻的身份,已然不再是当初在轻云山的监牢里初见的那个落魄之人。
  他淡淡的眸子盯着远方的地平线,不回头的问道:“他们已经被处理好了?”
  戎修一身锦衣负手站在他背后:“京中但凡与百里叶青和房宣恩之间有牵连的人都已经被关进了天牢听候发落,王公公的尸首在菜市口暴尸也已经五日,京中虽然乱了一阵,但是这几日已然稳定了下来。”
  “再有”,他目光越过百里叶肃的肩头,灼灼的目光也望向远方:“如咱们事先所计划的那般,那日派人捉拿房宣恩一行之前臣等已经悄悄放出了消息。房宣恩那老狐狸听到要捉拿他的风声当即就乔装打扮火速离了京,临走时还不忘将这些年藏在老宅的证据都一一销赃。不过皇上你大可放心,现在潘束正带着人暗中尾随在他身后,他老宅里的证物也被臣事先安置的人手一一保留了下来。”
  百里叶肃微微颔首:“好”,他嘴角扯了扯:“朕早就知道房宣恩那个老狐狸做了那么多努力是不可能替他人做嫁衣的,想当年他辅佐父皇时就曾倾吞巨额税银,被朕暗中查出之后竟然派杀手在南岭埋伏,刺杀了朕,在朕身上下了蛊毒。他千算万算,却没有想到同时盯上朕的还有轻云山的土匪,那些人将朕带回了轻云山,虽然也是看中朕的身份,想加以利用,但是不得不说,却是阴差阳错救了朕的一条命!”
  他长长地呼了口气,目光熠熠:“被囚禁在轻云山那么多年,朕受尽了皮肉之苦和精神折磨,每每都咬牙坚持了下来。呵,房宣恩大概是不会想到,朕百里叶肃有一天会活着回来!”
  戎修静静站在他身边,仿佛是一株青松一般:“当年房宣恩之所以让房羽灵与二殿下结亲不过是看上了二殿下当时的太子身份,后来二殿下在先皇身前失了宠之后,他就开始寻找新的替代品,所以才选择了有一些政绩但是却没什么心机空有一身野心的五殿下。为的就是助五殿下夺取皇位,自己做这百里的摄政王,将五殿下变成一个傀儡!”
  “只不过”,他嘴角讽刺一扯:“房宣恩纵使再狡猾,却也没想到五殿下并不想要当一个任人操纵的傀儡。而且,他已经等不及按照房宣恩的安排按部就班来做了,他早就想一下子将皇位收入囊中,不受他人摆布,这才有了刺杀先皇收买王公公并栽赃臣等的一系列事情。说到底,房宣恩和五殿下本就是互相利用,互相猜忌的关系。只不过五殿下始终改不掉他身上致命的弱点,这才导致如今自己身陷囹圄,来带着将房宣恩的事情也败露的下场。”
  百里叶肃拳头紧紧一捏,目光沉沉:“朕一定要抓住房宣恩,为朕自己也为父皇报仇!”
  他倏而回头:“潘束他们现在跟踪到了哪里?”
  戎修抿了下唇:“今早接到消息的时候,已经到了隆中,再过一两天就到到南海边上了。从事先截获的房宣恩与南海国的书信来看,他十有八.九是按照咱们的预想一般投奔了南海国。”
  百里叶肃伸手握拳,轻咳了一声:“嗯,密切注意行动,一有消息立刻来报!”
  戎修郑重的点了点头。
  始终站在二人身后的颜小茴,听了他们两个的对话,这才终于捋顺了这期间的关系!
  原来当初百里叶肃之所以在南岭遇害,罪魁祸首竟然就是房宣恩!
  后从轻云山获救归来,他和戎修就一直暗中调查房宣恩,顺藤摸瓜从风笛渊李浅歌等少女失踪的案子摸到了倾城,顺着倾城又牵出了百里叶青和房宣恩。
  正待他们准备将房宣恩和百里叶青的罪证呈递到百里瑛的面前的时候,百里瑛却意外遇刺!
  戎修和百里叶肃这才惊觉不能再拖下去了!
  于是表面上装作毫不知情,暗中早已将所有证物都集中到了一起,一举击倒了百里叶青,并故意放走了房宣恩,放长线钓更大的鱼!
  难怪当时在天牢审问颜海月的时候,戎修曾说即使没有她的口供,他一样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因为,他早就搜集了众多有用的证物了!差一个颜海月也不折损什么,多一个她的口供,也只能算是锦上添花。
  戎修回过头,见颜小茴脸色不怎么好,伸出大手揉了揉她的额发:“怎么了?有些事不得不一直瞒着你,生气了?”
  想到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从旁着急上火,然而事实上戎修和百里叶肃早就已经有自己的打算了,她一时间觉得自己着实有些可笑。
  然而,失落也仅仅是一点点,她知道,他们两个的要做的事情有多么的复杂,不能让她知道,也是顾全着大局,因此果断的摇摇头。
  有些好奇的问道:“你们早就知道……先皇的诏书上写的是谁的名字?”
  戎修看了眼百里叶肃,见他没有阻止,轻轻点头:“没错,先皇遇刺以后,我曾多次入养心殿前去探望。他老人家当时可能已经觉得时日不多,有一日特意支开王公公之后在我面前写下了那封诏书。所以,继承咱们百里江山的人,那时候我就看到了。”
  “而且”,他目光落在百里叶肃身上,略带怀念的说道:“先皇言,‘九殿下宅心仁厚然而朝中根基尚浅,需戎家从旁保驾护航以助一臂之力’。”
  此言一出,百里叶肃明显有些怔忡。
  在这皇宫里,他的母妃仅仅是个被皇上随便宠幸的宫女儿而已,跟那些朝廷命官之女的相比,身份地位简直是千差万别。
  因为没有根基,所以他的母妃轻而易举就被人踩在了脚下,以勾.引之罪乱杖打死。
  他更是被当成煞神附体,小小年纪就被送到寺庙寄养,直至成年才被接回。
  这其中的辛酸苦辣,又有几个人能知晓?
  不是不恨,不是不怨,然而,事到如今恨和怨又能怎样?
  他只能握紧双手暗暗立誓,一定要把这一笔笔账,从头讨回来!看谁还看欺侮他百里叶肃!
  他要将自己母亲的名字堂堂正正的刻在百里氏的宗庙祠堂里,还她一个公公正正的地位!
  颜小茴从旁看着,一时间觉得百里瑛必定是从心里喜欢百里叶肃这个孩子的,不然当初听到百里叶肃在轻云山的消息,也不会亲自带人前去。
  把他从小送到寺庙里寄养,漠不关心,也许恰恰是对百里叶肃的一种变相的保护吧?
  只有漠视,才不会被有心人盯上,才能够在泥泞不堪的环境里健康的长大。
  可是,她忽然觉得有些奇怪:“既然先皇陛下早就已经写好诏书了,还将诏书的内容告诉你了,为什么又给了我?”
  戎修抿了抿唇:“先皇大概预感到了王公公的不忠,所以故意将诏书交付于你,引出王公公的老狐狸尾巴。”
  戎修沉沉一叹:“如果我能早发现王公公的不轨之心,先皇也就不会……”
  百里叶肃宽慰的拍了拍戎修的肩膀:“怎么可能怪你呢?父皇在园囿遇刺被送回养心殿的时候就已经是不治之身了,王公公虽然可恶,但却也只是在将死的骆驼身上压了最后一根稻草。真正的凶手,是百里叶青和房宣恩!”
  说着说着,他忽然伸手握拳放在唇上轻咳了几声。
  侍卫海茗见状,连忙从旁走了上来,关切的问道:“皇上,您怎么了?敢是这些天操劳累坏了身子?臣这就去请太医来吧?”
  百里叶肃又狠狠咳了几声,摆了摆手:“不用,朕刚登基没几天就爆出身体不适的话,恐怕朝野上下好不容易稳定的人心又会浮沉起来,朕略略休息一下,稍微静静就好了。”
  海茗见状,还想再劝:“皇上,您现在的身体已经不是一个人的了,不瞧太医哪行?您从轻云山回来,身子一直就很弱,若是累倒了,这百里才是真的乱了!”
  百里叶肃不难烦的摆了摆手:“好了,不要再说了!你说了算还是朕说了算?”
  海茗见状,虽有心再劝,然而终是不敢再妄自作声,只拿眼睛一直瞟颜小茴。
  颜小茴知海茗是想要自己帮忙求情,可是,如今百里叶肃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百里叶肃了,她不得不顾及着身份。
  想了想,她伸手抓了抓戎修的袖口下的大掌。
  戎修漆黑的眸子在她脸上略微一停,就察觉出了她的用意。
  “皇上,不如让小茴帮你瞧瞧吧?”
  百里叶肃垂眸,目光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上,心里一刺,淡淡的回绝:“不了,朕心里自有分寸。时候不早了,你们回去吧!”
  说着,他整个人已然转身,留给戎修和颜小茴一个孤傲的背影。
  待二人走后,海茗轻手轻脚的走到百里叶肃的身边,试探的叫了声“皇上”!
  然而,百里叶肃的身体却像雕塑一般一动不动,双手撑在栏杆上,像一只寂寞的大雕。
  海茗控制了又控制,终于没有忍住,几步走上前去,然而,他视线无意识落在百里叶肃放在栏杆上的手指,只见宽大修长的手掌,从指尖到掌根,一片青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