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三章 主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颜小茴随戎修走到宫外,那里早有辆马车静静候着。
  也许是等了太久的时间,黑色的骏马明显有些焦躁,不停的打着响鼻,两只前蹄也焦躁不安的来回挪动。
  戎修回头看了眼高耸的宫墙,抬手揉了揉颜小茴的头发,轻声说道:“未来几天忙着跟踪房宣恩,许多事恐怕要顾不上。房宣恩此行南下八成是投奔南海国,而南海国早就对咱们百里心存异端,皇上的打算是最好趁此次事件将小小的南海国一举拿下,所以,前方一有消息,我恐怕随时都要出征。”
  他伸手拉了她的小手,细长白皙的手腕上那抹血红的镯子看起来格外刺眼。
  他修长的手指下意识紧捏了她的手腕,微微叹息带着些缱绻的味道:“你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等我回来。”
  他眼睛里的深情肆意流泻,仿佛满溢的下一秒就要喷涌出来。
  颜小茴仰着脸迎上他深邃的目光,漆黑的双眸里面倒影着自己小小的面孔,心脏一下子就紧紧收缩了起来,一股暖流瞬间从心田上汩汩流淌。
  经过了这么多事,她内心里早就已经离不开这个看起来有些戏谑,关键时候却异常沉稳的男人。
  如果说莫名来到这个世界是她人生中最大的冲击,那么,在这里遇到他,却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想到这么长时间以来,每每都是他追着自己跑,自己永远是那个接受的人,而他则永远是那个无条件付出的人。
  颜小茴甜蜜之余,心底也不禁涌起了深深的歉意。
  想到这儿,她抬起脚对着戎修微翘的嘴角准确无误的轻啄了一下。
  戎修没想到她居然会这般主动,被她这样突然间“袭击”了一下,本来一颗沉稳的心陡然间漏掉了一拍,整个人呼吸瞬间紊乱,漆黑的瞳孔也暮然睁大,一脸的不可置信。
  聪明如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几回,只一瞬,他就飞快的收起诧异的神色,大掌按住她小小的脑袋瓜儿,轻巧的阻止了她想要结束后退的想法,缓慢而有力的轻按她的后脑勺,身子向前一俯,自然而然的加深了这个吻。
  湿润的嘴唇点燃了一簇簇的小火苗,颜小茴无力的攀附在他健壮的臂膀里,心跳如鼓,耳边是两个人纷乱的呼吸声,熟悉又陌生,甜蜜又沉沦。
  蓦地,不远处响起“铛铛”地钟声,响彻耳际,也顺带着将颜小茴惊醒。
  她忽然间想起这是在宫门口,身后就是整齐守卫的禁卫军,朱红色的宫门前还有来往的臣子和路过的百姓。
  白皙的脸颊陡然间就涌上一层红霞,她娇嗔的敲了敲戎修的臂膀:“快放开我,好些人都看见了,丢死人啦!”
  戎修轻笑一声,震得胸腔空空作响:“现在知道害羞了,刚才是谁冲上来主动亲我的?”他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在他自己嘴上点了一点,笑意更浓:“主动就主动呗,还莽莽撞撞的,看看我的嘴唇被你咬的,现在还疼呢!”
  什么叫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个人现在就是!明明自己只是浅啄了下,是他按住自己的头的,到头来他居然倒打一把!
  看见他一副似笑非笑的得意样子,颜小茴本来就红彤彤的脸颊更加发烫,几乎恼羞成怒的抬腿就踢了他一脚:“你这个坏人,看我还理不理你,回你的军营当你的和尚去吧!”
  然而她这小心思哪里是戎修这个练家子的对手,之间他轻巧的抬了抬腿,整个人向后一闪,就堪堪躲过了颜小茴的“无影脚”。
  脸上笑意更甚,一双勾人的桃花眼还直勾勾的盯着她,也不说话。
  颜小茴被他看得发毛,索性一转身就奔马车走去。
  谁知刚转身,就对上了一个硬邦邦的胸膛。
  熟悉的气息喷薄在她的身上,颜小茴不用抬头也知道是谁!
  她扁了扁嘴用小性子掩饰自己心中浓浓的羞涩:“让开,我要回府了!”
  戎修轻笑一声,俯下身歪头看她气呼呼的小脸儿:“不让,再亲我一下,不然今天就不让你回去了!”
  居然得寸进尺,颜小茴抬脚就要踢他,然而戎修故技重施,比刚才更快一步躲闪开来,顺道身子一转,大掌直接就扣上了她的腰肢。
  即使隔着厚厚的衣衫,掌心的温热还是源源不断的传递过来,这下,不禁是脸颊和耳朵发烫了,颜小茴觉得自己这个人都要烧起来了。
  她一个激灵推开他的手,然而戎修一只手被她打掉,另一只手就重新粘了上来,脸上还带着浓浓的戏谑好整以暇的欣赏着早就乱了阵脚的颜小茴。
  颜小茴被他闹的头疼,手腕一翻企图挣脱他的钳制,然而她才从他怀里退出来,脚下忽然一歪,整个人就栽倒了一边。
  戎修立马停止了嬉笑玩闹,从一旁撑起双臂将她稳稳接住,然后第一时间俯下身关切的去撩她的裙子。
  一不留神狠狠崴了一下,钻心的疼痛从脚踝处传上来。被戎修半拥半揽着,见他长臂一伸还要掀自己的裙子,颜小茴忍着痛急忙伸手阻止:“你干嘛呀!”
  戎修霸道的按住她作乱的小脑袋,少有的轻斥:“别乱动,让我看看你的脚!”他不由分说的撩起她的裙角,大掌准确的找到她受伤的脚踝轻轻一捏。
  颜小茴一时不防,轻轻抽了口气。
  戎修轻叹一声,拧着眉将手穿过她的腿弯,霍地一下将她整个人横抱了起来。
  本来两个人之前多多少少就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这下子他这番大胆的举动一出,更多的人停下来指指点点。
  颜小茴眼尖的看见宫门口戍守的几名禁卫军正朝着这个方向探头探脑,她陡然就涨红了脸,伸出两根手指去推他的胸膛。
  轻道:“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戎修连看都不看她,自顾自的往前走,威胁般的说道:“老实呆着别乱动,不然一会儿掉下去摔破相了小心我不要你了!”
  颜小茴不满的扁了扁嘴,还要争辩,好在戎修三步两步径直走到马车边,腾出一只手掀开车帘,弯腰低头小心翼翼的将颜小茴抱上了马车,接着放下车帘自己也矮身坐了下来。
  也许是空间一下子狭窄起来,空气都跟着暧昧了起来。
  颜小茴还没缓过神来,就看见他俯下身,伸手去捉自己的脚。
  虽然拥抱过,牵手过,甚至刚刚还亲吻过。可是,像脚这样私.密的地方,她还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袒.露过。
  虽然前一世她曾穿着吊带短裙脚踩人字拖在海边连跑带跳,可是不知是到了这里以后受风气的变化而改变了,还是怎么回事,她突然间就保守了起来。
  光是他伸出手来,还没碰到她的脚,她就已经害羞的惊呼了起来,小心翼翼的躲闪。
  戎修见她的脚动来动去,抬眸不满的横了她一眼,不由分说的抓住她的脚,快速的将她的鞋袜一除。
  颜小茴惊叫一声:“你干什么!”
  还没等回过神来,自己的一只小脚就被他握在了手心儿。
  他的手掌很大,自己本来就小巧的脚相比之下仿佛更小了一些。温热从他干燥而有些薄茧的手掌传来,带着一丝奇异的感觉,令人羞涩的仿佛连脚趾都想蜷缩起来。
  另一边,戎修也是心神一荡。
  眼瞅着一只白皙盈盈的小脚就这样被自己握在手里,秀气的脚趾晶莹透亮仿佛一个个小小的珍珠,他当下就喉头一紧,思绪不可抑止的朝某一个方向蔓延了开来。
  然而,视线顺着她的小脚往上看,落在那已经红得发肿的脚踝上,他登时就什么旖旎的心思都没了。
  他敛了敛心神,抬手握住她红肿的脚踝轻轻捏了捏,不出意料听见她的呼吸有些发沉。
  跟着,他的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
  “你这丫头,平时挺机灵的,怎么有些时候就这么傻!我那是跟你闹着玩儿你看不出来吗?瞎跑什么,我还能真对你下手啊!看看这脚腕儿肿的,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
  说着,他伸手在她脚腕上有力道有节奏的揉捏开来。
  颜小茴“嘶”了一声,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戎修。
  此刻他微微低垂了头,视线下移盯着自己的脚踝,长长的睫毛像是蝴蝶的翅膀,轻轻眨着,一脸认真,颜小茴的心骤然就是一暖。
  她轻轻吸了吸鼻子,故作不满的说道:“还不是你,非要拿我开心!哎呀,你轻点儿,我那可是脚,不是木头,再搓就要搓破皮了!”
  戎修抬头恶狠狠的看了她一眼:“还不是你先勾的火?我媳妇这么长时间终于主动一回,我这不是太开心了么!”
  看着她因为疼而下意识向后闪躲的脚,戎修不得不伸出一只手专门把着她的脚,另一只手在她的脚筋上一点一点儿的揉捏:“疼也要忍着点儿,你是大夫应该知道,筋要是不揉开明天会更疼,好在你没有崴断骨头,不然有你的罪受!”
  话虽然不中听,但是里面却是满满的心疼。
  只听他霸道无比的说道:“下回我若是不在的时候,你走路多注意点儿脚下,听见没!你若是敢让哪个除我之外的臭小子这样握着你的脚,看我不一剑弄死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