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六章 不怀好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小丫鬟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是大夫人,大夫人让我过来找姑娘你的,让我过来骂你!我若是不来,她就不给我饭吃,还要打我!”
  看着小丫鬟身上的上,颜小茴眉头紧皱:“你身上的这些伤都是大夫人打的?”
  一提起这个,小丫鬟的身子明显瑟缩了起来,她匍匐着身子,抱住颜小茴的脚不松手,不停的呜咽:“呜呜,求求你了,姑娘,不要放我回去!我刚刚说的那些都是大夫人教我的,不是我自己心里想的。求求你留下我吧,我不想回去!庵里根本就不是人呆的地方,大夫人心情好了,赏我点儿饭吃。心情不好,无缘无故就拿藤条抽我,还不给我饭吃!我真的不想再回去了!”
  说着,她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忙忙叨叨的松开了颜小茴的腿,两手一扎,轮番就往自己脸上呼!
  “啪啪”的清脆的响声传来,她脸上一边印了一个红红的掌印儿。
  一边打还一边忏悔般的哭道:“姑娘我错了,我刚刚都是有口无心,您千万别当真!”
  颜小茴和崖香一边一个按住她的手,把她整个人扶了起来。
  颜小茴抽出自己身上随身带的帕子替她擦了擦脸:“行了,别哭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怎么样了呢,我说留下你就是留下你了,你再哭我才有可能反悔。”
  此言一出,小丫鬟嘴巴一扁,却是不敢再哭了,生怕又回到那炼狱般的地方。
  颜小茴微微叹了口气,带着她来到就近的一间偏房,命她脱了身上的衣裳检查了下她身上各处的伤情。
  瘦骨嶙峋的脊背上,鞭痕密密麻麻,新的老的交错而生,有的仿佛就像是刚才发生的一般,还带着浓浓的血丝和中衣粘连在一起,有的却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伤口已经结痂,留下黑棕色的痕迹。
  不止是后背,她的双臂和小腿上,也都是鞭痕。
  还有些地方,像是被什么东西烫的一般,一个圆点儿一个圆点儿,看起来格外揪心。
  颜小茴一边涂药,一边问道:“这些圆点儿是怎么来的?”
  小丫鬟眨了眨眼,抿了抿唇,像是下了好大的决心才说出来一般:“是大夫人拿点燃的香烛烫的!”
  颜小茴定睛一看,可不就是香烛的形状么。
  心下登时就跟着紧了一下。
  那刘氏口口声声说去庵里思过,实际上却用这些个残忍的受罚折磨一个无辜的小丫头,简直是令人发指!
  就连起先跟这小丫鬟吵了一架的菱香也看不过去了,在一旁鼓了鼓腮帮子:“你傻呀,她这么对你,你就不会逃跑?”
  小丫鬟摇了摇头,眼神瞬间就没了光彩:“不行,大夫人手里捏着我的奴籍呢!再说,我娘病了,我们家还指着我每个月的月俸帮娘抓药呢!我要是逃跑了,我娘怎么办?”
  想不到这个小丫头,居然这么不容易!
  一瞬间几个人的心都像是被陈年老醋泡过了一样,又酸又软。
  崖香找了件干净衣服替小丫鬟换上,并带她到后院儿养伤去了。
  菱香看了看俩人的背影,对一旁的颜小茴问道:“姑娘,怎么办?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老爷?”
  颜小茴摇摇头:“不要了,爹现在身子骨不好,正是需要休息的时候,还是不要拿些事烦他了。”
  菱香咬了咬唇,欲言又止。
  “可、可是,那小丫鬟不说奴籍还在大夫人手里吗?咱们不把它拿回来,那小丫鬟恐怕还要回去吃苦。”
  颜小茴思考了一瞬,默默地点点头:“所以,我决定一会儿去庵里看看。”
  此言一出,立刻遭到了菱香的反对:“姑娘,你去那里干嘛?没听见那小丫头刚才说的吗?她今天弄的这一出就是受大夫人指使的,你这么一去,不是请等着送上门吗?大夫人口口声声说的是去庵里思过,可是你看看她背地里干的这些事儿,哪有个思过的样子!我看她多半是心里一直不服,连带着最近大姑娘出事儿,所以想要找你发邪火!”
  “所以,姑娘”,菱香一把抓住她的袖子:“你可千万别去,那尼姑庵虽然离咱们颜府不远,可是到底是荒山野岭的,万一真出点儿什么事儿,想求救都难。”
  颜小茴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缓慢而坚定的摇摇头:“不行,就像你说的,大夫人派这小丫头来做给我看,肯定是想把我引到庵里,我若是不去,她肯定不会罢休的,少不得还要想别的招儿。今天你也看见了,明里暗里想看咱们笑话和热闹的人有多少,不一次性解决了她,少不得以后还要接着闹,倒时候可要丢大人了。”
  说着,她站起来,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抬腿就往出走:“她不是要我去吗?那我就去会会她!我看她到底要做什么!”
  菱香低头想想,确实是这么个道理,遂咬了咬牙跟着走了上去。
  去往尼姑庵的山路有些崎岖,颜小茴带着菱香坐着马车行至半路上就怎么也走不了了,只能改为步行。
  走了一阵,两个人生生在大冬天累出了一身的汗。
  菱香抿了抿唇,一边搀扶颜小茴一边抬手擦汗,不禁有些抱怨:“姑娘,这山路也太难走了吧!听说大夫人在的地方在山顶上呢,咱们什么时候能爬到最上面啊!”
  颜小茴停下来张望了下,只见前方树林里似乎露出一座房屋的尖角,遂安慰道:“前面好像有个房屋可以歇脚,咱俩先到那儿休息一下吧。”
  两人又前行了几步,一个茅草房映入眼帘。
  菱香见了,仿佛将死之人终于得了救命水一样,撒丫子就往前跑,推门而入,哪有刚才气喘如牛筋疲力竭的样子。
  跟在后面的颜小茴轻笑着摇了摇头,也跟着走进了茅草房。
  谁知,迈进了门槛才发现这茅草房里居然还有别的人。
  那是几个身着藏青色衣服的男子,围在一起席地而坐。
  其中一个男子在她刚进门的时候,目光正对上了她的,颜小茴心里霎时就咯噔一声。
  虽然短短一瞥,可是颜小茴还是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同寻常。
  那几个男子虽然穿着朴素,围坐在一起,看样子像是个寻常歇脚的路人一般,可是细看之下,他们几乎每个人都肩宽体阔的,皮肤黝黑,大手都掩藏在宽大的袖口之下,显然不是普通人。
  而且,刚刚那与她对上眼的男子,眼神里藏着的杀机,她不会看错。
  他们现在所在的这个茅草房的位置已经在这座山靠近山顶的地方了,距离下面车马所行的道路已经非常远。
  据她所知,这山上除了一个尼姑庵以外,并没有其他的地方。如果说他们几个大男人是来尼姑庵,怎么看都有些奇怪。如果说他们几个仅仅是赶路的路人,临时来着茅草房歇脚的,他们又为何不选择山脚下那个凉亭,反而选择半山顶处的这个茅草房呢?
  如果她的直觉不错,那么这几个人一定有问题。想到这儿,她的心里顿时紧张了起来。
  那边,菱香见她处在门口不动弹,不禁对她招了招手:“姑娘,快过来啊,这儿我擦过了,快过来歇歇脚。”
  说着,指了指她身边的一处破旧的木头椅子。
  颜小茴不动声色的收回悄悄打量他们的目光,站在门口没动,保持平常的语气对菱香招了招手:“算了,我突然间想起来晚上还有事,咱们得快去快回。时间紧迫,咱们就先别休息了!”
  那边菱香没有想到她突然间变卦,一时间一愣,整个人呆了一呆。
  “为什么,不是说好进来坐坐再走的吗?姑娘,你不累?”
  她迷茫的眨了眨眼:“再说,晚上有什么事?”
  颜小茴不是十分明显的对她眨了下眼:“爹新换的药,我怕别人弄不好,想赶紧赶回去看着。你赶紧出来吧,别耽误了下山的时间。”
  菱香虽然心里奇怪,可是却准确无误的接收到了颜小茴的暗示,连忙拍拍屁股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口中答应着:“哦,哦,这么一想我们还真得快点儿!”
  她三步两步走到颜小茴身边,小手被颜小茴一把攥住。
  正在俩人想要出门的时候,突然,一个男子站了起来:“慢着!”
  颜小茴的心一提,暗道糟糕,该来的还是要来!
  菱香更是吓了一跳,怯怯的瞟了那人一眼。
  只见那人已经迈着吊儿郎当的步子走了过来!
  本就不大的茅草房,空气瞬间变得稀薄了起来。
  颜小茴悄悄顺了顺气,扬头毫不避讳的看着那名男子,伸手指了指自己:“这位大哥,您是在跟我们说话?”
  那男子嬉笑一声,不怀好意的说道:“是啊,就是叫你!小妹妹,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可是哥们儿几个的地盘儿!你借了哥儿几个的地方歇脚,就得给我们哥儿几个一些好处!不然,你们进来的容易,想走出去,可就难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