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章 身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龙骨这一查,还真查到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那宋大夫平时就像是根长在颜府里的木头一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每日就是药房、药房、药房,这颜府里的人都说他是个药痴。说白了,就是除了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除了少部分时间到山里采药,其余时间一律是呆在颜府。而且,更没有看过他和亲戚朋友联络过,有心人原来也曾好奇问过他,但他只是淡淡的敷衍几句家人已经过世,就没有再说下去了。联想到他平日里孤僻的性格,没有朋友也没什么奇怪。所以这么多年,他这般行径竟没有一个人关心在意过。
  因此,龙骨一开始想从他身边的人探查起来,竟发现居然一点儿可疑之处都没有。
  这个宋大夫平时孤僻木讷到跟府里的人基本不说话,更没有熟识的人,别说破绽了,就连一丁点儿有用的消息都探查不出来。
  龙骨深深纳罕之际,更觉得这个人深不可测。
  要么,他是真的性格孤僻,老宅男一个。要么,他就是故意掩藏自己的行迹。如果是第一种情况,那么还好,还算是容易对付。倘若是第二种情况,一隐藏就隐藏了十几年,可谓老谋深算,让人不得不防。
  就在龙骨将毫无进展的事情经过简单汇报给颜小茴的时候,颜小茴却更觉这事情蹊跷。
  如果这宋大夫真的像龙骨探查的这般孤僻,那么他前段时间主动跟自己接触,必定大有问题!虽然聊的都是些跟医术草药有关的东西,可是,在颜小茴看来,似乎是他在借机观察自己这个人,企图寻找下手的机会。
  可是,直觉归直觉,没有证据,一切就只是猜想而已。
  直到有一天,龙骨派人跟踪出府的宋大夫,发现他居然和一个路边的马车车夫闲聊了一段时间。
  按理来说,宋大夫这个人的性格是不会轻易跟一个陌生人说话的。可是,龙骨却发现他跟那车夫好像很熟识的样子。
  等宋大夫走远了,龙骨才从暗处走了出来,给了那车夫几两银子,那车夫就交代了。
  原来,宋大夫曾经雇过这个人的马车去京郊灵宝山。
  且不说颜府的人出门放着颜府的马车不用,反而雇外面的马车出门这一点,但是去灵宝山这一点,就已经很蹊跷了。
  那灵宝山是什么地方,那可是著名的大墓园。除去家里有祠堂的,京城的人中十户有八户的祖坟是在大墓园,足见其规模。
  可是,宋大夫一个南方人,据说父母都在老家过世的,去那里做什么?
  龙骨将这事回复给颜小茴,颜小茴也觉得奇怪。
  当天下午,颜小茴就派龙骨去灵宝山跑了一趟。
  据那车夫讲,他当时把宋大夫送到龙骨山半山腰,由于山势险恶,马车就再也上不去了。
  宋大夫丢下马车,一个人带着祭祀的物品走了上去。
  车夫看着宋大夫渐渐远去,瞬间觉得灵宝山吹来阵阵阴风,忍不住跟着走了上去,心想着有个大活人,也不至于太害怕。因此,他也意外的知道了宋大夫祭奠的那封墓地在哪里。
  龙骨带着那车夫,找到了宋大夫去的那处墓地。
  那是个极为隐秘的地方,一个小小的山坳,周围都是参天大树。一株红松下面附近是一块看似还算规则的方形岩石。岩石旁边有一处隆起的小土包,不注意看,并没有什么奇怪。可是,周围散落的零星祭品,无不昭示着这是个墓地的事实。
  然而,奇怪的是,这墓地跟灵宝山上的其他墓地不同,连牌位都没有。如果不说,别人根本就不会发现。
  就在龙骨好奇这个无名之墓的主人的时候,一阵大风吹过,将树上的枯叶和落雪裹挟了下来,有一块雪堪堪落在了那方不方正不正的岩石上。
  这一个无意中的情形,却引起了龙骨的注意。
  他整个人蹲下去,抬手擦了擦那岩石上的雪。雪花遇到他温热的掌心,瞬间就融化成水,从他的手指缝儿里流淌了下来,像是眼泪一样滑落在岩石上。
  龙骨的清明的眼睛一眯,看向了那岩石。
  原本空无一物的石面上,细看之下多了几道有规律的划痕。
  龙骨嘴角一挑,干脆解下腰间的水壶,拔开瓶塞顺手一挥将整壶水都浇在了手上。接着,湿漉漉的手在那岩石石面上一抹,这才发现,那凹凸不平的石面上居然还浅浅的刻着几行字!
  虽然字迹很浅,可是上面的字却端端正正,显然刻字的人是用了心的。
  可是,宋大夫鬼鬼祟祟来看的这墓主人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连个名字都不敢轻易透露出来,还埋藏在这么奇怪的地方?
  怀着这些疑虑和好奇,龙骨眯着眼看去。只见上面刻着的是慈父薛嵩明之墓,落款是孝子薛仁风。
  龙骨的眉头,跟着就是一皱!
  薛嵩明这个人的名字,对他这个影卫来说,简直是太熟了。
  不,不止是对他来说,恐怕对这百里所有为官的人来说都熟的很。
  然而,这却是个不能轻易从口中说出的名字!
  如果龙骨没有记错,这薛嵩明曾是建明五年的榜眼,曾一举得名。这个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可谓是才学满贯。当年百里瑛刚登基不久,正是需要大展宏图广纳贤才的时候,可想而知,这样一个品才兼优的人,是多么的受青睐。
  然而偏偏有时候才情好的人,都是疯子。这个人由于不满百里瑛动用库银修缮天家祠堂,接连上书百里瑛义正言辞的声讨百里瑛“荒淫无度”。
  百里瑛那时三十多岁,正是意气勃发的时候,哪里会受得了一个小小的官儿这般忤逆自己,忤逆天家威严,登时就将他贬为了平民。
  寒窗十年,被人一句话就贬庶成了平头百姓,薛嵩明哪里受得了,一时义愤填膺,竟然在离宫之前放火烧了宫里的祠堂。好在宫女儿太监发现的及时,才没有导致更大的灾难。然而,他这一番番举动已经拨弄了百里瑛的神经,一次又一次挑战了天家权威,百里瑛一气之下,将其捉拿处死,并薛家九族一并诛之。
  一时间,薛家老小也跟着一并落了难。
  由于这是百里瑛即位以来,最为狠厉的一次,所有百姓大臣都颇为忌惮,这薛嵩明也就成了不能被提起的名字。
  如今,这荒郊野岭居然出现了这样一个隐藏着的坟墓,龙骨下意识就觉得这墓主人,应该就是当年的那个薛嵩明。
  不然,普普通通的人的话,不可能这般神神秘秘。
  可是,如果这么推理的话,那为薛嵩明立碑的人就是他的儿子了。据说,当年薛家一家老小都惨死刀下,无一生还。可是,现在突然间出现了个“儿子”,那是不是说明,当初那薛家其实并没有全死?
  带着这个疑问,龙骨通知了将军府的人,派人去薛嵩明的老家淮南重新探查。
  然而,周围的邻里乡亲都一口咬定,那薛家是被诛了九族,一个也没剩。
  就在龙骨和颜小茴都觉得这件事卡在这里的时候,派去的人却跟一个老乡聊了起来,揭开了一段陈年往事。
  原来,当年薛家曾跟淮南有名的大户刘家订了亲。后来薛家遭难,这门亲事自然也不了了之,刘家小姐也另行许配了良人。
  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却是,那刘家小姐不是别人,正是刘氏!
  那老乡更是凭记忆画了当初薛家人的画像,样子跟现在的宋大夫如出一撤!
  一切,仿佛已经很明朗了!
  宋大夫的真身其实就是薛嵩明的儿子薛仁风,当年于刘氏订亲,然而时值薛家获罪,薛仁风不知怎么活着逃了出来,从此改名换姓成了宋大夫。
  也许是放不下刘氏,他进了颜府,一呆就是十几年!
  光是想一想,颜小茴就觉得浑身发冷。
  正在颜小茴准备想办法确认这个猜想的时候,某天晚上,龙骨发现宋大夫拿着包袱出了门,看样子是要偷偷离开颜府。
  那包蒙汗药他还没来得及用,就要离开颜府了?
  不知怎么的,颜小茴觉得,宋大夫这一去肯定不会再回来,肯定是出了什么事儿!如果她的直觉不错的话,很可能是他很快有更好的对自己下手的方法了,所以才会离开!
  如果是这样,那坚决不能让他就这么离开,颜小茴几乎下意识的吩咐龙骨派人严密跟踪宋大夫。
  好巧不巧,几乎在这件事的第二天,刘氏就派小丫鬟过来骂街,力图把她引到尼姑庵去。
  前一天晚上宋大夫离府,第二天早上刘氏就放了引线,显然是要把她引到山上图谋不轨!
  两人的这一番举动,如果说只是偶然,颜小茴绝对不信!
  所以,她才提前让龙骨他们在后面暗中保护。
  结果显示,她事先预想的没错。刘氏和宋大夫果然是一伙儿的,一个提前离开颜府,一个设圈套想要弄死她,然后约在这里见面,显然是准备一起坐船离开。
  颜小茴嘴角微微一翘,好整以暇的欣赏对面刘氏的气急败坏。
  她食指在桌上敲了敲,眼睛看着刘氏一动不动,半晌,歪了歪头:“大夫人,你想不想知道宋大夫为什么还没来?哦不,应该说,薛仁风为什么还没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