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一章 一片狼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听到“薛仁风”这个名字从颜小茴的嘴里说出来,刘氏一时间仿佛见了鬼一般,脸上的血色骤然褪尽,不可置信的看着颜小茴,整个人仿佛受了巨大的冲击一般,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是呆愣愣的看着对面的颜小茴。
  见到她这个样子,颜小茴的身子往椅背上靠了靠,坐的更舒服了一些。
  跟刘氏此刻内心的震惊形成对比,她显然更加从容淡定。
  “怎么,从我嘴里说出这个名字,你觉得很奇怪?还是,你觉得你们掩藏的很好,我不应该发现?”
  刘氏怔了一会儿,陡然间回过神来,眉头一拧,语气尖利:“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快放了我,你有什么权利让人抓着我!我犯了什么罪什么法吗?不如我们让大家来评评理,你有什么资格让你的人抓着我不放?”
  颜小茴抿了抿唇,不怒反笑:“大夫人,我看你现在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样子。我是没有资格抓你,也可以马上就放了你。不过,本应该被诛九族的人,现在居然活着,该怎么办呢?”
  “哦,对了”,颜小茴勾唇浅笑,伸手轻轻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我差点儿忘了,那个叫薛仁风的如何,跟大夫人你并没有什么关系,所以,怎么处置他,我再想想。现在,你可以走了!”
  说着,她对一直用手掌禁锢着刘氏的龙骨和小白挥了挥手:“放了大夫人!”
  龙骨看了看刘氏,又看了看颜小茴,有些犹豫:“姑娘,要放了她?那些人可是她雇来杀姑娘的,这种人要是放了,万一又兴风作浪怎么办?”
  颜小茴托了托腮,状似思考了一小下,随意果断的摇摇头:“虽然她是想杀我,可是她的阴谋已经被我识破了,所以并没有造成什么威胁。如果一定要定罪的话,也就是蓄意谋杀未遂,又判不了几年。还是算了吧!”
  龙骨听了,这才和小白一起松了手。
  谁知,他俩的大掌才离开刘氏的肩膀和胳膊,刘氏的身子忽然越过半个桌面儿,伸手握住桌上茶壶的壶嘴儿往桌沿儿狠狠砸去!
  “哐”的一声,青瓷茶壶瞬间四分五裂,只剩刘氏手中握着的半个壶嘴儿,分裂成锋利的尖角。
  她整个人的动作仿佛早就经过预想一般,极为顺畅熟练,执着那锋利的尖角朝颜小茴就扑了过去!
  然而,她整个人还没离开椅子,就被身后的龙骨和小白合力制住。
  龙骨将她的手臂轻轻向后一折,只听“嘎巴”一声骨头的脆响,刘氏手里的“凶器”就掉在了桌子上。
  整个过程从她摔碎茶壶到此刻比重新制住,不过一眨眼的瞬间。
  龙骨恶狠狠的钳制住刘氏:“姑娘说放了你,是给你机会,你不识好歹就罢了,还对姑娘动手!告诉你,如果不是姑娘拦着,你早就死几个来回了!”
  另一边,被龙骨和小白两个人一起制住的刘氏却赤红着双眼,根本就听不进去这话,仇恨的看着对面的颜小茴,仿佛随时要扑上来将颜小茴撕碎一般。
  倒是颜小茴好整以暇的看着刘氏,刚刚这一番不小的骚动却仿佛一点儿也没惊扰到她一般,甚至连眼皮都没眨一下。
  看着刘氏的这副模样,颜小茴有些好笑的翘了翘嘴角:“既然大夫人你说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那么肯定是跟薛仁风没有关系了。可是,我放大夫人你走,你却不走……”
  她状似不解的摇了摇头:“你这是什么意思,小茴就不了解了!”
  说着,她无辜的眨了眨双眼。
  刘氏看到她这般模样,一时间气血更加上涌,音调陡然拔高:“颜小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不就是想逼我承认吗?是,没错!宋大夫就是薛仁风,是我的青梅竹马,怎么样?你以为只有你爹可以左拥右抱,我就不能有别的男人?凭什么!”
  她牙齿紧紧咬合,声音像是从牙缝儿里挤出来一般:“可是,虽然是这样,可是他在颜家这么多年,并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你凭什么抓他!就凭那个什么狗屁的蔑视天家的大罪?都过了这么多年了,连皇上都死了,你一个黄毛丫头凭什么追究?”
  她眼睛危险的眯了眯:“我警告你,赶紧把他放了,如果你真的把他交给衙门,那我可就真的对你不客气了!上回雇的那帮废物没有本事,如果我想动手,你一个黄毛丫头还能活过明天?”
  颜小茴轻笑一声:“没想到你还真的说出来了!”
  刘氏本来一双细长的眼睛此刻瞪得滚圆,一动不动的盯着她,咬牙切齿的等待颜小茴接下来的话。
  然而颜小茴却好整以暇的从已经是一片狼藉的桌子上重新拿起一只茶盏来。
  她垂眸往里面一看,可惜,上好的茶叶就这样糟蹋了。
  她将茶盏攥在手心儿,在两只手中转来转去。
  未几,倏而抬头,清亮的眸子直直射向对面的刘氏。
  语气带着几分冷意:“薛家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跟我颜小茴没有关系,我也不关心。可是,有一件事,却是我想知道的,也是你回避不了的。”
  她将茶盏往桌上重重一放,“砰”的一声,力道之大几乎将桌上的其他碎片都震了起来。
  只听她一字一句的质问道:“然而据我所知,我爹在建明二十五年的时候在株州做官,而你却在淮南老家。爹仅在建明二十六年正月初一那天回了南淮,第二天又匆匆回了株州述职。然而,颜海月却在建明二十六年八月初十出生,虽然你以早产为借口,可是,颜海月出生的时候却足有八斤二钱。一般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都没有这么健康,更何况是一个早产儿!”
  “而且”,她舔了下干涩的嘴唇,说出了最大的疑惑:“据说当时宋大夫,啊不,现在应该叫他薛仁风才对!据说薛仁风那时候就已经是咱们颜府的大夫了,而且,当时颜海月出生的时候,正是他接的生!”
  刘氏的嘴唇不着痕迹的抖了两下,颤抖着嗓子却依然故作镇定的说道:“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颜小茴嘴唇紧抿:“我是什么意思,大夫人你应该很清楚!”
  她眼神倏地冰冷刺骨,几乎要将对面的刘氏冻成冰坨:“给我爹戴了这么多年的绿帽子,还口口声声装作被害者的模样,装作很爱我爹的模样,大夫人,你好演技!几乎可以去唱戏了!”
  她扯了扯嘴角:“你这副模样,你的亲生女儿颜海月可知道?”
  刘氏陡然间尖叫起来,额头上的青筋尽显,仿佛随时爆裂开来!
  她激动的又想要扑过来,然而却被身后的龙骨和小白轻飘飘的重新制住。
  她动弹挣扎不得,只能毫无形象的大喊:“你胡说,你这是栽赃,诬陷!你胡编乱造这些乱七八糟的,到底是想干什么?你以为这样说了,你娘就不是狐狸媚子了么?不管怎么样,我是颜家的大夫人,她想拿我的东西,就得死!”
  说道最后,她几乎是咆哮着喊了出来。
  颜小茴被她尖利刺耳的声音震得下意识眯了眯眼:“真想拿盏镜子过来照照你现在的模样!你说你,究竟是为了什么?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太贪心是不行的。不光会伤害身边无辜的人,也会使自己受伤。”
  刘氏气的肺部呼呼作响:“用不着你教训我!快放了我,放了他!”
  颜小茴眨了下眼:“我还是那句话,我之所以做这些,都是你逼我的。你和薛什么究竟是怎么回事,之间是怎么个过往,都跟我没有关系。可是,倘若因为你让我们颜家蒙了羞受了难,那就是你的问题了!你杀了我娘,这笔账,我要收回来。倘若你还骗了我爹,那么,这两笔账今天就要一起算清楚!”
  她脸上寒气渐生,一改往日的柔弱模样,仿佛一个正义的审判者。
  “如果你不愿意说,那就让另一位当事人出来交代交代好了!”
  说着,她伸出双手在空中轻拍了两下。
  小店外间的门被人“吱呀”一推,影卫带着一个蒙着眼睛塞着嘴巴的男人走了进来。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的宋大夫,如今的薛仁风!
  影卫一个巴掌拍在薛仁风的身上,他看不见也说不了话,一个趔趄顺势就跪在了地上。
  等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的时候,身子已经被影卫从后面重重压住,动弹不得。
  刘氏在见到薛仁风的一刹那,整个人激动的几乎要把身后的龙骨和小白掀翻。
  可是,她到底是一个女人,就算是用劲儿,力气又能大到哪儿去?
  挣扎不得,她登时就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颜小茴,你这个小贱人!”
  颜小茴眸色骤冷,脸上波澜不惊。
  倒是跪在地上的薛仁风听见刘氏的声音,发出“呜呜呜”的声音来。
  颜小茴缓缓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漫步走到薛仁风身边。
  听见脚步声,薛仁风挣扎的力度变大,声音也更大了一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