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四章 君臣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颜小茴拥着被子屏息侧耳听了一小会儿,视线与崖香和菱香茫然不安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一时间几人都在猜测外面叩窗的人究竟是何人。
  经过了刘氏那场变故,颜小茴不得不对周围的人和事都警觉小心起来。
  也许是察觉到屋内人的不安,窗户上的黑影似乎动了动,就在颜小茴的心提到嗓子眼儿打算呼叫龙骨的时候,只听外面传来一个熟悉的男声。
  只听那人说道:“颜姑娘,抱歉冒昧来府上打搅了,我知道你已经醒了,能跟在下去宫里走一趟吗?”
  原来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百里叶肃的侍卫海茗!
  与往日那个冷冰冰恪尽职守的人不同,此刻他刻意压低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惶急,让听的人不自觉也跟着紧张忐忑了起来。
  一定是百里叶肃出什么大事来了,不然海茗是不可能深更半夜来颜府找她的。
  而且这事肯定还是不能张扬出声的事,一股不好的预感顿时从颜小茴的心底涌起。
  她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走到外面开了门。
  清冷的月光一下子从外面流泻,打到她的脸上,然而海茗的脸色却比月光还要冷上几分。
  见到她出来,他脸上急切惶急的表情没有放松的痕迹,反而愈加凝重了起来。
  他瞥了眼漆黑一片的沐风院,只见庭木深深,并没有什么不妥,这才压低了嗓音说道:“颜姑娘,不好了,皇上出大事了!”
  他脸上的焦急和担心绝不是骗人的,颜小茴的心跟着就咯噔一声,连忙问道:“怎么了?皇上他出了什么事?”
  海茗脸色一暗:“皇上这两天身子就不怎么好,昨天晚上用过晚膳之后突然间倒地抽搐了起来,一副又冷又难受的样子。我本想去找太医,可皇上拽着我说什么都不肯让我去,还让我不要声张。结果,今天晚上,就在我来找姑娘你之前,皇上突然间又发作了,这一次比昨天那一次还要严重,简直……”
  顿了顿,仿佛是回想起刚刚百里叶肃病发的情形,他哽咽了一下,没有继续说下去。
  微微闭了下眼,这才接着说道:“我看皇上实在是太难受了,连我在旁边看着都有种生不死的感觉,就别提皇上他自己来了。想着这么不下去不是办法,我横说竖说总算是劝动了皇上,可是他却坚持说不要太医,让我来找姑娘你,说你知道是怎么回事!”
  说着,他伸手摸了下有些湿润的眼角,哑着嗓子说道:“我这也是迫不得已,所以才找姑娘来了。”
  上次在宫里的时候,颜小茴就瞧着百里叶肃的脸色不大好,当时她只当是百里瑛过世对他打击过大,再加上刚接手宫中冗杂的事物操心操力,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因此匆匆别过就没有放在心上。
  如今海茗这么一说,她登时就想起上一次见他时他那青紫的嘴唇和苍白的脸色,想必那个时候就已经有征兆了,只是她并没有在意。
  就冲着一向修养很好的海茗居然就这样冒冒失失夜闯颜府来看,百里叶肃必定是出了什么大事。而且,百里叶肃很确信她能知道他究竟是怎么了……想到这儿她的一颗心陡然跳到了嗓子眼儿!
  一定是他中的蛊毒又发作了!
  那蛊毒一般人解不了,需用她的血做药引才行。而且他刚登基即位朝野上下虽然表面平静实则暗潮汹涌,再加上房宣恩那乱臣贼子还没有抓到,如果他身体有恙的消息从太医院或者宫里传出去,那么朝野上下又要人心惶惶,各方势力又该蠢蠢欲动了。难怪,他会让海茗悄悄来找自己!
  想到这儿,她立刻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二话不说安顿好了崖香和菱香,示意她们俩不要将海茗来过的事告诉任何人,这才匆匆忙忙跟着海茗跃上了颜府的院墙,匆匆出了府。
  外面,海茗早就准备了一辆低调的不能再低调的马车等候在一旁,临上车的时候,他忍不住跟颜小茴歉意的说道:“颜姑娘,皇上身体有恙这件事关系重大,实在不能声张,免得发成不可预测之事,所以只能委屈姑娘你了。”
  颜小茴连忙挥了挥手:“你说的是哪里话,我也是百里朝的子民,为皇上保守秘密也算是尽我作为百里子民的责任。”
  然而,不知道这话说的哪里不够得体,海茗的眉头倏地蹙了起来,可是见颜小茴这样无辜茫然的看着他,海茗终是重重一叹,生生将已经到了嗓子眼儿里的话咽了下去。
  他不说,颜小茴自然也就不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只是一门心思的担心着百里叶肃身上的蛊毒。
  上回在轻云山的时候,偶然间遇到的那位婆婆已经帮百里叶肃处理过了,虽然当时那婆婆曾说过余毒想要清尽还需要一段时日,但是,依她的说法,纵使日后发作了,也不会很严重。可是,刚刚她跟海茗简单询问了下百里叶肃这两次病发的症状,许多状况和当时并不完全相同。颜小茴的心里有些没底,生怕那蛊毒和他身体其他病症一起发作,如果真的是那样,凭着自己对蛊毒一知半解的程度,而且自己还是个被人施了蛊毒的人,真的能医好百里叶肃吗?
  如果医不好,那就只能另想办法。
  先不说上次那老婆婆还能不能找得到,就算是找到了,从京城到轻云山也需要一些时间。而时间对于一个病人来说太重要了,谁也不能保证这段时间里会发生什么事。
  更何况,这个病人还不是普通人,是整个百里国的一国之君!万一出了什么事,整个九州都要晃一晃的。
  光是这样想一想,她就已经开始觉得一股冷汗正从自己的后脊背流窜了上来,四肢手足也都开始发凉,这种紧张忐忑的心情,大概自从上辈子第一次随师父进手术室还是第一次。
  陌生又紧张,紧张到她甚至有些胡思乱想起来。
  不过好在就在她进一步胡思乱想的时候,她随着海茗已经到了皇宫。
  由于要掩人耳目,她事先已经换上了海茗事先帮她准备的小太监的衣服。
  也许是最近政权交叠宫里混乱,守门的人看管极严。不过,有海茗这个御前第一带刀侍卫领路,倒是轻轻松松就过了盘问。
  然而守门的小将的眼神还是令她这个“假太监”有些心虚。
  一路避开旁人的耳目辗转来到明宇殿,这里曾是百里瑛下朝之后召唤近臣商议事情临时歇脚的地方,相比常住的养心殿要小得多,也简朴的多。
  可是,因为百里叶肃想将养心殿留给过世的百里瑛,就移驾到这里来了。
  虽是离上朝的地方很近,方面办公,但是离后宫却远的很了。
  颜小茴虽然不是宫里的人,却也隐隐听说有不少大臣对他住在这里有意见,还有让他早早立妃立后的,不过最后都以政权交迭事务繁多给推掉了。
  一路心事重重走进这明宇殿,本来颜小茴以为他蛊毒发作,此刻必定正受着煎熬,因此一路拽着海茗急惊风一般的在宫里穿行。
  可是,等到进了明宇殿见到他本人的时候,却发现他身上披着件狐裘大衣,正坐在桌案前批注奏折,明亮的灯影的照射下,他微卷而翘的睫毛缓慢的一眨一眨。
  地上的影子也拖得好长,整个明宇殿只能听见他偶尔翻动奏折书册的声音。
  而颜小茴和海茗的到来,全然没有影响到他的专心致志,整个人沉浸在政务里,让人不敢打搅。
  面对这幅情形,有一瞬间,颜小茴差点忘了自己刚刚急急忙忙进宫究竟是为了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海茗率先打破了这种气氛。他几步走进殿内,对一直低着头专心致志的百里叶肃说道:“皇上,您怎么在处理事务?您的身体没事了?”
  说着,他回首看了下身后的颜小茴:“下属已将颜姑娘请来,快让她为您看看吧!”
  听见他的话,百里叶肃一直看着奏折的目光这才从桌面上移开,视线瞥向颜小茴。
  就在颜小茴纠结要跟他说“皇上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还是说其他什么的时候,他的目光就那样淡淡的收回,不带一点儿温度,甚至连眉头都没挑一下。
  “不必了,朕已经无事。麻烦颜姑娘了,海茗,你送她回去!”
  听着他冷漠的语气,看着他淡漠的表情,颜小茴禁不住皱了下眉。
  上一次见面的时候,戎修和她都在,那个时候他的身份就已经是皇上了,可是,跟她还有戎修说话的时候依然亲切友善,就像以往那般,是朋友之间应有的语气。
  可是,在这一刻,不光是颜小茴,就连海茗都深深感受到了百里叶肃态度的冷淡。、难道说当了皇上,身份变了,他和她之间就不再是朋友,只有君臣了么?
  海茗不知所措的看了下脸色突然间转变的百里叶肃,又看了眼门口站着的颜小茴,不死心的问道:“皇上,颜姑娘这么晚大老远的来了,您真不让她看看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