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心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颜小茴觉得自己此刻仿佛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急的团团转。
  随着时间的流逝,百里叶肃的病症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愈加严重了起来。饶是他有再强的意志力,也经受不住这样的折磨,不自觉的呻吟出声。
  百里叶肃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冰窖里一般,浑身发冷,他的双腿双脚即使被布条紧紧捆住,还是止不住的哆嗦颤抖起来。
  痛苦的声音从他口中溢出,传到颜小茴的耳朵里,更加加剧了她内心的焦急!
  怎么办,怎么办?
  她不能肯定百里叶肃现在是单纯的蛊毒发作还是连带着有什么别的疾病,因此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如果只是单纯的蛊毒发作,那为什么这一次比上一次还要严重?如果不单是蛊毒,还有别的原因,就更复杂了!
  这两种情况无论是哪一种,都足以让她伤透了脑筋!
  她觉得,自己的头都要大了!
  不行,越是这个时候,越要沉着冷静才行。倘若自己先乱了阵脚,那事情就更糟糕了。
  这蛊毒发作可不是小事,万一耽误了时机,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想到这儿,她连忙手脚并用,费劲全力挪动到一旁的榻上。她的手无意中触碰到他手上的皮肤,发现他整个人好似一团火焰一般,浑身发烫,她碰到他的指尖几乎也要被他身上的热气灼伤!
  这么热,难道是发烧了?
  她将她的手放在百里叶肃的额头,果然,他的额头滚烫滚烫的!
  难怪,他一直在抖。
  她用手指拨开他的两片薄唇,看了看他的舌苔,又将手指覆在他手腕上,勉强排除血液经络里蛊毒的干扰,仔细的切了脉。
  那边,海茗好不容易将那屏风桌椅蔓延开的明火扑灭,连喘口气歇一会儿的功夫都没有,连忙跑到颜小茴身边焦急的问道:“颜姑娘,皇上什么样了?”
  颜小茴抿了抿唇:“他发烧了,身上滚烫滚烫的。再加上最近过于劳累,他有些营养不良,气滞血瘀,这次蛊毒发作又来势汹汹,所以反应才这么大。”
  “只是”,她眉头蹙了蹙:“好好的怎么会发烧?我看了一下,觉得他并不是受了风寒所以发热,更像是因为哪里的伤口感染发炎而发热!”
  说道这儿,她不解的问道:“皇上哪里受伤了么?”
  海茗听了这话,心头一紧,想要张口说话,然而不知为什么却有些犹犹豫豫。
  颜小茴见他一个大男人吞吞吐吐,不禁眉头紧拧:“海茗,你一向不是婆婆妈妈的人,这是怎么了?”
  海茗有些为难的抿了抿唇,见颜小茴的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稍微沉吟了一会儿,终于说道:“其实,皇上确实受伤了。”
  见颜小茴的眼睛蓦然睁大,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重重的呼了口气。
  “那天五皇子派人到养心殿逼宫,戎将军带着一系列人证物证质问五皇子的时候,五皇子事先埋伏在养心殿屋顶上的杀手拉了弓箭要对戎小将军和你下手。那些杀手一行十六人,潜伏在屋顶的各个角落,被下官带着人一一剿灭了。只是,百密一疏,其中一个杀手在下官将他拿下之时,对着不远处的人群拉了弓,射出了垂死挣扎的一箭。”
  说到这儿,他抬眼看了看颜小茴,不放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变化。
  “那支箭不偏不倚,正射向了姑娘你!”
  这事简直闻所未闻,如果不是此刻听海茗提起,颜小茴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的发生!
  不,应该说是,即使现在她听他说起了这件事,她还是难以置信!
  这么说,那天,在自己不知情的时候,自己其实曾被杀手当成了人肉靶子?
  光是想想,就一阵后怕,后背不禁冷汗直流。
  “可是”,她不解的皱了皱眉:“我并没有受伤啊”那杀手的箭,并没有射到她啊!
  海茗的眉头动了动,缓缓说道:“是啊,那是因为,当时皇上发现了那支箭,用身子替姑娘挡了一下。那支箭,箭势极强,用手根本就抓不住,想叫姑娘你躲开,也根本不可能。皇上当机立断,闪身替姑娘挨了那一箭,箭身从后面没进了皇上的肩胛骨!”
  百里叶肃那天就站在自己对面不足五步的距离,以两人身高的差距,如果说那支箭没进了他的肩胛骨,那么,以自己的身高,如果没有他挡的那一下,那支箭十有八.九是要正中心脏的。
  如果真的是那样,以杀手的手劲儿力道,可能她早已当场毙命!
  这一刻,颜小茴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耳边狠狠敲了一下,她的双耳瞬间“嗡”的一声,有短暂的失聪。
  一种从未有过的后怕,使得她双腿发软,整个人仿佛踩在棉花团上。
  她无法想象那支箭如果真的射到自己身体里,她会怎样!她也无法想象那支箭如果射到百里叶肃身上其他要害位置,他若是真的替自己死了……自己会怎么样!
  她,不敢想!
  也许是见颜小茴脸色惨白,一副随时都要摔倒的样子,海茗连忙说道:“好在那支箭并没有射到心脏,不然,皇上他恐怕……”
  说道这儿,他停了下来,没有再说下去,而是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颜小茴,将话题一转:“当时正是质问五皇子令其认罪服法的时候,情况紧急。怕横生枝节,皇上连声都没吭一声,悄悄派人将箭拔了,一路咬着牙挺了下来。等到接了圣旨回到殿里,他后背已经血流如注,肩胛骨上的伤口跟衣服粘连在一起,扯都扯不下来。”
  他越说,颜小茴的连越是苍白,然而,有些事,必须得让她知道才行。不然,皇上这一番苦心,她根本就看不到。
  想到这儿,海茗接着说道:“而且,更糟糕的是,那箭上居然淬了毒。可是,那天皇上才刚登基,五皇子的人还没铲除干净,二皇子的人更是虎视眈眈,如果在那时候传出皇上中毒受伤的消息,恐怕比现在还严重,所以,根本就不能找太医,所以,只能由下官简单帮着处理了一下。”
  他轻声一叹:“估计就是那个时候处理的不得当,才耽误到了现在,加上近日朝中诸事繁杂,皇上劳心劳力,蛊毒又发作……皇上就算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住啊!”
  听到这里,颜小茴双手的手心儿里都是冷汗。
  她静静的看着那边痛苦万分,似乎昏睡过去了的百里叶肃,声音哽了一哽:“那你怎么没去找我,我好歹是大夫,一般的中毒还是会解的。”
  海茗抿了下唇:“下官何曾没有规劝过皇上,可是,皇上说,这是小事,不能让姑娘知道,免得姑娘心里有负担。皇上还说,姑娘是重感情的人,若是知道皇上为您挡了一箭,必定心里不好受,觉得欠了皇上的。皇上.将姑娘当成朋友,不愿意看着姑娘有负担,所以,一直叮嘱下官不要说出去。”
  百里叶肃从小就深谙皇宫里的都心斗角,因此,遇事每每保持着一种淡然抽离的态度。然而,他这样一个人,居然会在自己生命受到威胁的紧要关头不惜用自己的身体帮自己换取生命,不求任何回报,一时间,一种巨大的感动仿佛巨浪一般,震颤着她的内心。
  她一时间语塞,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说到底,她欠了他一条命!
  海茗见颜小茴愣愣的站在那里不说话,生怕自己这一番话将颜小茴吓到了,连忙从旁说道:“颜姑娘,这么长时间来,皇上对您什么样儿,下官可都看在眼里呢,想必,您心里也都有数。皇上他……从小受了不少苦,很难信任别人,可是,他却愿意这样对你,说明颜姑娘在皇上心里是极重要的一个人。所以,下官恳请姑娘,一定莫要辜负皇上的一片心意。”
  一席话,说的颜小茴眉头紧皱。
  如果说,此前,她对百里叶肃的心意只是朦朦胧胧,可是现在,有什么仿佛已经穿透层层雾霭,渐渐清晰了起来。
  可是,一直以来,她心里的那个人都是戎修,也认定了戎修,可是,突然间冒出一个为她做了这么多事的百里叶肃……
  她咬了咬唇,不愿意面对这样一个令她矛盾的事实。
  “唔”,一声潜意识的呼痛惊醒了颜小茴,她抿了下唇,对海茗说道:“有些事,等皇上身子好了,我会当面跟他说清楚的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治好他的身体。你去找几坛白酒,再多拿几床被子,另外,这里有草药吗?”
  见颜小茴似乎已经听清楚了他想说的话,海茗也就不再多嘴,毕竟,百里叶肃和她究竟会怎样,不是他一个下官可以多嘴的。
  听见颜小茴说话,他连忙点点头:“这些东西都有,下官马上去拿,颜姑娘,你稍微等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海茗去而复返。
  俩人合力将几床被子还在百里叶肃身上,将他不住颤抖的身体紧紧盖住,海茗又在颜小茴的吩咐下解了百里叶肃的衣服,用帕子蘸了白酒一点点擦拭他的身体,为他降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