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七章 病痛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颜小茴将小刀放在油灯的火焰上炙烤消毒,刮去他肩胛骨处溃烂的伤口,用力逼去残留在皮肤里面的毒素,又敷上消炎清毒的草药,这才帮他重新包扎好。
  许是肩胛骨上的清凉解毒的药发挥了作用,配合着擦在皮肤上迅速挥发的白酒,百里叶肃身上凝结不散的热气终于渐渐消散,整个人相较之前安稳了不少,可还是痛苦的拧着眉,身上各处青筋暴起,像有什么东西在血管经络里不停的流窜,整个人也昏昏沉沉。
  海茗未曾见过百里叶肃这个样子,见他迟迟不醒,忐忑不安的将手里浸润了白酒的帕子紧紧攥在手中,担忧的问道:“颜姑娘,皇上不要紧吧?怎么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那边颜小茴正按照上回在轻云山上那阿婆交代的方子,用小刀在自己手心儿上划了一刀,用自己的血液做药引,将菖蒲、雄黄、蒜子放在火炉上用小火煎煮。听到海茗的话,连忙放下手中的蒲扇走到百里叶肃身边探了探他的额头,又掀了掀他的眼皮。
  先前他情况那般严重,颜小茴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不过如今看来,他之所以那般情形,应该是身上的伤处带着炎症,加剧了身上蛊毒的作用。现在,伤处已经处理好,她又熬了些红糖姜水帮他暖胃,现在整个人虽然仍是昏迷不醒,但是脸上的气色已经有了些许好转。
  颜小茴抿了下唇:“他现在身上已经没有其他病症,完全是蛊毒作祟,你帮我把火炉上煨着的药炉端下来,盛到碗里。”
  海茗听了,连忙走到外间,复又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碗浓稠的汤药。这下,不用颜小茴吩咐,他已经将昏迷不醒的百里叶肃扶起来。颜小茴接过药碗,一边吹凉,一边扶他喝下。
  片刻之后,药效发作,百里叶肃整个人忽然大幅度的动弹了起来,额头上的青筋蹦起,眼睑下的眼珠不自觉的旋转着,仿佛陷入到了什么恐怖的梦境一般。
  不光是他,甚至连看着这副情形的颜小茴和海茗也被他加剧的反应心神紧绷。
  海茗慌乱的不知所措,只能将所有期望都求助在颜小茴的身上:“颜姑娘,刚才还好好的,这突然间是怎么了?”
  颜小茴双手按住百里叶肃胡乱耸动的肩膀,一边用力一边扭头说道:“他药效发作了,现在他喝下去的药正跟体内的蛊毒作斗争,你抓好他的身体,不要让他乱动!我需要你帮忙!”
  海茗听了,连忙学着她的样子,整个人像是八爪鱼一样扑在百里叶肃身上,仿佛一个人形大网一样,把潜意识胡乱挣扎的百里叶肃禁锢的不能乱动。
  那边,颜小茴趁着这个功夫,将手中的小刀用蘸了白酒的帕子仔细擦拭,放在烛火上炙烤,然后对准百里叶肃的两只手腕浅浅的划了一刀。
  霎那间,黑紫色的血水从他的手腕流了下来,空气里都是刺鼻的血腥之气,令人胆战心惊。
  总是海茗这个见惯了血腥的人,远远一瞟也几欲作呕。
  然而,颜小茴整个人却不为所动,两只手捏住百里叶肃的手腕,聚精会神。待他手腕处留下来的血重新变得鲜红,她连忙用草药将他的伤口捏住,用布条仔仔细细的包扎好。
  短短的一刻钟时间,却仿佛有百年那么长。
  躺在床榻上的百里叶肃不在乱动,身上的经络血液也都各自安好,仿佛刚刚那般混乱的情形只是错觉。
  他长长的睫毛低垂着,在淡淡的烛火下仿佛两排细密的小刷子一般。也许是经历了病痛蛊毒太长时间的折磨,他的脸色依然苍白憔悴,带着浓浓的倦意,整个人沉沉的睡着了。
  此刻的他,仿佛不是坐在高堂之上的九五至尊,只是一个单纯的需要人关怀照顾的大男孩。
  颜小茴默默的为他盖好了身上的被子,对海茗说道:“他身上的蛊毒我刚刚已经解了,短时间内醒来应该就没什么大碍了。”
  说着,她伸手指了指地上的木桶:“这里装着刚刚从他身体里排出来的脏东西,你一定要亲自拿去,找一个偏僻无人的地方连着木桶一起烧的干干净净,以免那些脏东西卷土重来。”
  海茗伸手接过木桶,伸手将上面死死盖住的盖子一掀,好奇的往里面扫了一眼,然而只一眼,就差点儿让他魂飞魄散!
  黑紫色的废血里面蠕动着数十条令人作呕的蛊虫,但是扫过一眼,就令他这个御前第一带刀侍卫头皮发麻。这下,他终于明白颜小茴之前为什么要嘱咐他一定要亲自去,而且还要找个偏僻的地方了。
  倘若这东西被什么有心人重新利用,那简直会是一场无法想象的灾难!而且,如果这东西在人群密集的地方扩散,不知道会有多少无辜的人因为这些歹毒的东西受牵累,光是想一想,他就已经头疼欲裂了。
  按照颜小茴的吩咐,他悄悄溜出明宇殿,足尖一点一路施展轻功来到后宫一处荒僻的角落,用长剑在地上挖了个深洞,把木桶放进去,又拢了一层厚厚的柴草,这才一把火点燃。
  等到木桶和柴草烧的渣都不剩,土洞里一点儿火星都没有了,他用树枝将之前挖出来的泥土重新填进洞里,怕人发现,又在上面堆了一层落雪,这才飞奔回明宇殿。
  一个时辰过去,百里叶肃纷乱的呼吸重新规律起来。颜小茴喂了几次红糖水之后,他原本苍白的脸色也有了些生气,泛白的嘴唇已经开始重新红润起来。
  看到这个样子,颜小茴和海茗一晚上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见颜小茴困得上眼皮和下眼皮已经打架了,海茗连忙走到一旁轻声说道:“颜姑娘,你今天受累了。皇上现在的情形还不稳定,你一时半伙估计也走不了,不如先去里间榻上休息休息吧!”
  颜小茴掩着口打了个哈欠儿,一晚上劳心劳力,精神高度紧张,现在情况好转起来,她一直紧绷的神经突然松懈下来,疲惫也排山倒海般的袭来。
  可是,听到海茗这么说,她还是本能拧了拧眉:“这里是皇上的地方,我一个外人休息太不合适。”
  海茗仿佛料到她会拒绝,想都没想的说道:“现在皇上是特殊时期,身上的蛊毒虽然解了,可是万一什么时候余毒又发作了,怎么办?下官也知道这样可能有损姑娘清誉,可是若是把你安排到别的地方,这皇宫这么大,殿与殿之间隔的远,姑娘跑来跑去不方便不说,更有可能耽误了皇上的病情。到时候真要耽搁了,那可是天下大乱的大事啊!颜姑娘,特殊时期,还请你通融通融。”
  颜小茴看了眼不远处榻上闭着眼沉睡的百里叶肃,直觉她不应该留在这里。
  从他的忽冷忽热,似乎能看出他内心的矛盾。同样,她虽然感激他舍身救她一命,可是,她的心终是戎修的。她不想,也不能做出对不起戎修的事。
  然而,她却也知道,百里叶肃这次身上的炎症和蛊毒并发,几乎要了他的命。这里面,也有她很大一部分责任。如果不是为了救她挡那一箭,他的身体也不可能脆弱到这种地步。
  所以,真要她撒手不管,也是不可能的。
  何况,当时在轻云山上的时候,就是用她身上的血做药引帮他清除蛊毒的,如果她撒手不管,万一蛊毒什么时候重新发作,除了她之外,别人根本不可能救他!
  作为一个医者,怎么可能明知道这种情形,还见死不救?
  综合考虑下来,颜小茴决定各退一步,她跟海茗要了一间明宇殿偏殿的小房间休息。
  那里不是明宇殿的内室,算不上逾矩,不会落人话柄。而且距离明宇殿还很近,万一情况紧急,赶过去也容易。
  海茗仿佛知道她心中所想,也就没有再为难她。
  偏殿的小房间里,颜小茴拖着疲倦的身体,和衣倒在床榻上,稍稍合上了双眼。打算稍微小睡一会儿,等醒来的时候再去看看百里叶肃怎么样了。
  然而,也许是太累了,她这一闭眼居然就沉睡了过去。
  不知多了多久,一道曙光从东边的纸窗悄然移到床榻上,正正好好照射在她的脸上。
  颜小茴直觉眼前突然闪过一道亮眼的白光,瞬间将她整个人惊醒。
  她微微动了动身子,发现自己的右手仿佛麻木了一般,整个手臂仿佛同时被数万支针同时扎着一样,刺痛难忍。
  她轻轻抽了抽气,动了动胳膊,谁知这一动,居然还牵动了另一只手!
  她茫然的目光幽幽转醒,随着胳膊上的触感落在身旁,然而,当她的目光落在趴在床榻前的那个白色的身影时,她整个人的灵魂仿佛被什么人抽掉了一般,脑中眼前一片空白!
  她愣愣的看着那个人,目光重新聚焦,却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的情形。
  然而,她这一动,右手早已牵动了和那人交握在一起的手。
  只见他细长的眼睛倏地睁开,眸色流转,用温存的语气轻道:“醒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