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 表白心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他右侧的脸上还印着衣袖上的印纹,想必趴在这床榻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四目相对,气氛似乎有些凝滞。
  颜小茴被这个情形下了一跳,回过神来一下子抽出被他握在大掌里的手。谁知这一动,带起一阵难忍的酥麻,她忍了又忍,还是禁不住呻吟出声。
  百里叶肃只觉自己的掌心一空,一直与他紧紧相连的那只小手毫不留情的从他的掌心抽出,他脸色一暗,眼睑覆盖下的眸子闪过复杂的眸色。
  见颜小茴白着脸刻意躲避着他的目光,他心尖一涩。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停留在她身上的呢?
  也许是在轻云山上时,自己被囚禁了了几年,纯净如水的她突然间带着一脸澄澈从天而降,冲散了他周身的阴霾。
  也许是坠崖后,她对他不离不弃舍身照顾,成为了第一个主动接近他却不带任何目的人。
  也许是她太过善良美好,使得从小就见惯了勾心斗角的他,忍不住靠近。
  然而,这样美好的她,却不是他的!
  她的一颦一笑温暖了他冰冷的心房,即使在梦里,也带着温热,将他早就已经冰封的心一点点捂热。
  可是,午夜梦回,周身的黑暗冰冷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那只是个梦而已。她的笑是为了戎修,她的俏是对着戎修,她偶尔的小脾气,也是因为戎修……
  嫉妒,像是被春风吹过的蓬草一般,在他的心上疯长。
  看着她一心一意只对着戎修,他暗自重重一叹,罢了,就这样轻轻放下吧,何苦为难她,也苦了自己。
  所以,再见到她的时候,他故意不去看她,故意不跟她说话,故意将她从他身边推开,想着这样,就可以渐渐忘了她吧?
  可是,当她真的真真切切来到自己身边时,还没说话,只听脚步声,他就已经知道她来了,站在哪里。
  即使眼睛不看她,鼻间却也都是她身上淡淡的药香,甚至,他稍稍闭一闭眼,就能在脑中描绘出她当时的样子。
  为什么,努力了又努力……就是忘不了她呢?
  他逼迫自己不去想,不去看,不去喜欢她,可是,当身上的蛊毒再次发作,即使在沉沉的昏迷之中,他也依然能感受到她温热的小手抚在他的额头上。他甚至想,如果自己就这么死了,她会不会难过?
  如果他真的死了,她会难过就好了。
  这世界上的人怎么想他怎么看他,都无所谓,只要她心里有他就好了!
  这么想着,他忽然间发现,自己根本就忘不了她!
  她早已经像是一颗种子,不知不觉间轻飘飘的降落到自己的心田上,起初他不在意,放任她生根发芽,然而,等到他真正发觉时,却发现她早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
  如果硬要将她从他的心田里摘除,那么,只能连根拔起,拽的他血肉模糊,心口上,也会留着一道永远不会愈合的伤疤!
  想来想去,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他不能没有她!
  所以,醒来的第一时间,不顾海茗的劝阻,他固执的来到她所在的房间。看着她躺在那里,长长的睫毛像是蝴蝶的翅膀一样随着呼吸一眨一眨,脸上带着明显的倦意。一想到那是因为担心他留下的,他的心瞬间就绵软成一团棉花。
  他不想再等下去了,不想再这样折磨自己下去了,只要有一线希望,他就要把她锁在他身边!
  颜小茴不知道百里叶肃的心中所想,只觉得现在气氛怪异,他灼热的视线毫不避讳的锁住她,即使她再迟钝,也知道那目光里的含义。
  因为,戎修看着她的目光,就是这样的。
  然而,跟戎修的霸道热烈不同,他的目光很淡,可是,即使淡,却也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颜小茴心下打鼓,刚刚还躺在床榻上昏迷不醒的人,一睁眼居然趴在自己的床榻前,还握着自己的手,这里面是什么意思,已经不需要言明了!
  此刻两人之间弥漫的沉默,更是令她害怕。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百里叶肃自从做了皇上,有什么东西似乎被改变了。
  她轻咳了一声,连忙从床榻上起身。
  照理说,她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是最讨厌这里跪来跪去的繁文缛节的,可是,现在她敏锐的察觉到百里叶肃的心思,不得不故意用两人之间悬殊的身份来推开他。
  虽然,她知道这样对待他很残忍,可是,她心里已经有一个戎修,不可能再穿得下第二个人。
  将两人之间的距离及时划清,对谁都好。
  想到这儿,她双膝一弯顺势跪了下来。口中说道:“民女不知皇上在此,一时间逾矩怠慢,还请皇上赎罪。”
  百里叶肃神色淡了淡,被她甩开的手下意识收紧握拳,目光定定看着跪在面前的颜小茴,心里一片萧瑟。
  果然,她已经看出了他的心意。所以才故意用这种方式提醒自己与她之间的距离,难道,她就这样怕自己将所有的心事说出口?
  他轻轻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底已经一片清亮,仿佛什么都没有察觉一般。
  他嘴角勾了勾,甚至扯出一抹淡笑:“怎么,刚才对你态度冷淡了些,没让你看病,你生气了?自从做了皇上,身边的人一个个对着我跪来跪去,烦都烦死了,如今你也要这个样子吗?”
  他自称“我”,而不是“朕”,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在她面前,他已经放弃了皇上这个高高在上的身份!
  这良苦用心,颜小茴怎么会看不出来。
  然而,他越是这样,颜小茴越害怕。
  她怕事情越来越失去掌控,那样的话,她、戎修还有百里叶肃之间的关系,就会打破长久以来的平衡。
  如果打破了平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她不敢想象。
  想到这里,她抿了下唇,一脸严肃:“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本来就是作为臣子和子女应该恪守的,皇上如今身份不同,自然不能同日而语。”
  百里叶肃指尖紧扣手心:“你一定要这样吗?”
  颜小茴低了低头:“皇上息怒,民女只是按照自己的身份说话,并不觉得有何不妥。”
  百里叶肃定定看了她一眼,忍了又忍,终于控制不住自己,霍然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力道之大“哐啷”一声带翻了椅子。
  巨响将颜小茴的心震得一颤!
  只见他气势汹汹的大步走来,双薄唇抿成一条直线,苍白的俊脸紧绷,一双大手狠狠攫住她的双肩,硬是将她从地上提溜了起来。
  本以为他会陡然发怒,可是,仓惶之中,他手下却还是注意了力道,并没有真的弄伤她。
  纵使再气愤不甘,他终究是舍不得动她!
  然而,他的脸色依然铁青,一向淡然的眸子里第一次情绪外泄。
  “小茴,你知道我想说的是什么!我喜欢你,可能没有戎修早,但是绝不比他少!他能给你的我一样能给你,他不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你知道为什么群臣劝诫我纳妃立后,我却一直没有动作吗?因为,我心里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你!”
  颜小茴以为只要她不接话茬,他就没有说出口的机会。可是没想到,他竟然就这样什么都不顾的对她表明了心意!
  将她眼底的错愕看在眼里,百里叶肃不给她逃避的机会,接着说道:“你可能有过耳闻,我娘是个宫女,生下我之后就被皇后赐死了,我父皇恐怕连她是什么模样都想不起来了。所以,我从小就看淡了这宫里的是是非非勾心斗角。我也曾发誓,我百里叶肃这辈子绝不会像我父皇那样,坐拥无数妃子任其自相残杀,我百里叶肃,只消一个心上人就行了,所以,你的担忧你的顾虑,都不会发生!”
  他复杂的眼神将她紧紧锁住,容不得她有半点躲避:“所以,你不用想其他事,只需要看着我就好了。”
  他两只强壮的臂膀按住她的肩,将她整个人抵在后墙上,形成一个狭小的压迫空间。
  一直以来,他就是皇子身份,可是,面对她的时候,却都是内敛的,如同一个陈年老友。可是,如今他锋芒毕露,身上带着明显的气势,令人不敢直视。
  面对这样的表白,恐怕普天之下没有几个女孩子能够不被掳获。可是,这一刻,颜小茴却发现,现在她的心里、眼里,却全都是戎修的影子。
  不能对不起他!
  除了他之外,她不想接受任何人!
  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对戎修的感情已经这样深,深得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就已经侵入骨髓般深刻了。
  她眨了眨眼,鼓起勇气毫不避讳的回视百里叶肃的眼睛。
  “皇上,你这样说,我很感动。可是……”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眼前突然一暗,她的下巴被百里叶肃狠狠捏住,他身子前倾,整个人不由分说栖身上前,火热的吻一下子堵住了她的嘴。
  颜小茴的心一跳,反应过来时恼怒的去推他,可是,男女之间力量差距悬殊,她无论如何也推不动他。
  她心里一急,张口就咬了下去。
  浓烈的血腥之气,瞬间弥漫开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