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平复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百里叶肃吃痛,身形一顿,趁着这个功夫颜小茴一把推开了他,右手在空中一挥,几乎想也没想就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随着“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两个人都跟着愣住了。
  颜小茴刚刚只是着急要推开他,脑子里还没来得及想,手掌下意识就已经完成了动作。
  隐隐作痛的手提醒着自己用了多大的力气,看着百里叶肃一瞬间受伤的瞳孔,她慌乱的不知所措。
  雪白的牙齿紧紧咬着下嘴唇:“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知道你对我好,为我做了很多,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救下我,可是,感情这种事是不能勉强的。我虽然感动,可是仅仅因为这个就答应跟你在一起,不止是背叛了戎修,也是对你感情的不尊重。”
  她抬眸小心的看了他一眼:“对不起……”
  百里叶肃心里仿佛翻到了五味瓶,酸涩、痛苦,这短短的一瞬间几乎所有的感情都一起涌上了心头。
  他强自压下心中的苦涩,尽力用平和的语气问道:“我究竟哪里比不上他?”
  颜小茴不愿去看他咄咄逼人的目光,下意识将眼神垂向一旁。
  “你什么都好,可是,再好却也不是他。”
  百里叶肃脚下有些虚浮,他身子不由自主的一晃,嗓子里像是有什么一大团堵在那里,连呼吸都疼的发紧。
  他动了动喉咙:“如果,你先遇到的人是我,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颜小茴倏地眨了下眼,心道,也许吧,如果真的先遇到这样一个专情深情的男子,她真的会沦陷。可是,世界上哪来那么多如果?事实就是,她先遇到的是戎修,喜欢上的也是戎修,非他不可的也是戎修。
  这个时候再去想什么“如果”,又有什么用呢?
  不想再说出这样的话去伤他的心,颜小茴嘴唇紧抿,没有作声。
  可是,百里叶肃却从她的表情变化看出了她心中所想。
  他颓然一笑,苍凉而萧索:“好吧,我知道了。”
  说着,不再看颜小茴一眼,脚下一晃从她身边擦肩而过。
  颜小茴低着头,只看见一片明黄色的衣角一晃而过。
  虽然她知道自己做的这切是对的,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戎修和百里叶肃的感情负责。可是,拒绝别人的滋味却并不好受。
  虽然没有看到他离开的背影,可是听着他沉重离开的脚步声,她已经很清楚,也许,这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她已经失去了一个朋友了。
  为什么感情,总是这么伤人呢?
  默默站了一会儿,稳了稳心神,她伸手推开门,却发现门外站着海茗。看他的样子,估计站了已经有一会儿了。
  联想到刚刚百里叶肃失魂落魄的样子,以及现在颜小茴苍白的脸色,海茗不自觉在心里重重一叹。
  他从小就跟百里叶肃一起长大,比谁都了解这么多年他是如何过来的。也知道,这样一个几乎对所有世事都看的很淡的人,一旦动了情,一定是覆水难收。所以,他比任何人都希望百里叶肃能遇到好女人,共度一生。
  可是,看到如今这个样子,他觉得自己的心都跟着百里叶肃一疼。
  颜小茴敏锐的察觉到海茗情绪的变化,知道她和百里叶肃的事情他多半是知道了,因此也不绕弯。走到对面直接说道:“我已经为皇上清了身上的蛊毒,宫里药材的质量比外面好的多,所以这次皇上的毒短期内应该不会再犯了。我一个外人住在宫中终是不便,被人知道了恐怕会生出什么口舌事端,所以,打算告辞了。皇上那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像今天这样去找我。”
  此言一出,海茗的眉头一下子就拧了起来。
  他身上本就穿着件藏青色官服,这眉头一皱,显得整个人更加清冷。
  “颜姑娘,你这就要走了?皇上现在是好好的,可是谁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这五蛊毒下官了解过一些,哪里是一次两次就能解清的?万一像刚才一样,头一刻好好的,下一刻突然就毒发了,下官去找你还来得及吗?颜姑娘,你若是有良心,就想一想皇上今天毒发这么严重究竟是为了谁!”
  一席话,像是一记猛拳,一下子捶到了颜小茴的心口。
  她当然知道他欠百里叶肃一条命,可是,如果她留下来,继续跟百里叶肃接触,两人之间的感情肯定像是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不如就这样狠狠心,一刀就将所有情愫斩断!
  这样干脆利索,无论是对他还是对自己都好。
  虽然,也许在外人看来有些过于冷血无情,不知恩图报,可是,这些却也是她不得已而为之,能想出的最大限度减小对他伤害的办法了。
  她默了一瞬,轻声说道:“不如这样,我将解蛊的方子写下来给你,然后从我的胳膊里抽取一些血液封存在罐子里,万一皇上突然发病,即使我不在,你也可以照着方子为皇上解蛊。”
  话音刚落,对面的海茗陡然间大怒,他倏地举起拳头,狠狠的就冲着颜小茴砸了下来。
  颜小茴直觉眼前一道掌风,一个黑影快速的拂了过来,她骇了一跳,下意识瑟缩了下身子,紧闭了双眼。
  她知道那是海茗的拳头,她也知道她的话惹怒了他。
  可是,如果他这一拳能够替百里叶肃出气的话,那她宁愿挨这一拳!
  对面的海茗看着她这个样子,咬了咬牙,两排牙齿紧紧咬合在一起,力道之大面部都有些扭曲。
  然而,他拳头一转,终是硬生生的停了下来,“哐当”一声砸向了旁边的门框。
  纵使结实的楠木,仍是被他的拳头从中砸断。
  这一声巨响在空旷的大殿里听起来格外刺耳,可想而知用了多大的力气。
  可是,海茗却像是个木头人一般,仿佛一点儿疼痛感都没有。
  对颜小茴的气愤,对百里叶肃的心疼,对自己的无能,各种感情一时间交织在一起,几乎冲昏了他的头脑。
  然而,理智却还是告诉他,不能动颜小茴,不然,百里叶肃会心疼。
  他赤红了一双眼睛,声音紧绷:“颜姑娘,你真要这样不近人情吗?下官充分理解你对戎公子的感情,可是,反过来讲,皇上又有哪点对不起你,值得你这样像是见了鬼似的划清界线?你可知道他为了你究竟付出了些什么?”
  他深深吸了口气:“好,就算这些个人感情不提,单作为百里国的黎民百姓,你是不是也有责任在皇上身体抱恙的时候尽一些义务呢?”
  他沉沉的目光紧紧盯着她:“海茗不求姑娘你跟皇上在一起,但至少现如今皇上身体欠安,在这个需要一个值得信任的大夫照顾之际,请你不要离开。”
  这个清冷的侍卫,语气第一次这般动容,听的颜小茴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沉吟了一会儿,终是点了点头。
  好吧,在百里叶肃身体还没复原之际,她就暂时留下来吧。
  海茗见她面色松动,知道已经说服了她,一直紧绷的神经也跟着松了一松。
  然而,颜小茴的心情却一点儿也不轻松。
  一方面她知道现在政权刚刚交迭,百里朝上上下下虽然一派祥和,但是背地里却暗潮汹涌。尤其是前丞相房宣恩还没有捉拿归案,这就好像埋下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的定时炸.弹一般,叫人丝毫不能松懈。所以,百里叶肃如今身上中着蛊毒这种事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不然传到有心人耳朵里,很可能就会酝酿一场风暴。所以,不管是出于对百里叶肃的情分还是出于一个百里子民的义务,她都有责任做好大夫这个本职,免去他的后顾之忧。
  另一方面,她也有些担心。
  如果现在继续留在这里,算不算是拖拖拉拉呢?说好将百里叶肃对她的感情干净利落的斩断的,可是,她却发现,想要彻底的划清界限是不容易的,至少在现在这个危急关头,是不可能的。
  然而,跟她的担心不同。接下来的几天里,百里叶肃仿佛一瞬间就调整好了对颜小茴的感情,每天两次例行的身体检查时,他并没有表现出对她格外的感情,甚至连看都不看她。
  仿佛之前那一番告白只是她的错觉。
  因此,起初面对他还存有的那些尴尬和愧疚之心,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平复了下来。
  两个人之间没有过多的交流,倒渐渐的没了心理负担。
  这一天,颜小茴帮百里叶肃换了药,又为他把了脉,确定他肩胛骨处的伤口炎症已经清除,蛊毒暂时没有发作的迹象之后,她照例拎了药箱跟百里叶肃告退。
  百里叶肃也依旧淡淡的坐在那里批阅奏折,对她的离开没有过多的言语。
  此时已是酉时,天色已然全暗。
  颜小茴急匆匆出了明宇殿正殿,打算回自己在偏殿的小屋。
  然而忽然一阵北风吹来,她绣灯里的烛火一下子就熄灭了,伴随着一股刺鼻的烛火味儿,周围顿时陷入一片昏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