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虽然颜小茴所住的偏殿距离正殿只有很短的一段距离,走过去也就半柱香的时间。可是,那偏殿所在之处却是房屋和房屋相连,一幢连着一幢,皆是模样相同的房间,纵使是白天还要靠门上的记号寻找,此刻绣灯的烛火熄灭了,单凭感觉实在是很难找到。
  虽说她在这明宇殿呆了已经有几天了,可是知道她存在的毕竟是少数。如果没有绣灯误打误撞,一旦惊扰到了别人,必定是个不小的麻烦。她虽然觉得这是件小事,然而无奈宫中禁忌一向众多,凡事不得不多个心眼儿。
  于是,她赶紧伸手在衣襟上摸了摸,却忽然间想起火折子并没有带在身上。
  这下可真是有些为难。
  正琢磨着是要折回去厚着脸皮悄悄找海茗帮个忙呢,还是就这样摸黑摩挲回去,不远处忽然响起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虽然隔得远,周围又昏暗,可是以颜小茴的眼力还是依稀分辨出那人正是一身黑衣的海茗。
  自从明确拒绝百里叶肃以后,两个人见面总是有些尴尬,让她下意识想要疏远两人的距离,本来她还担心折回明宇殿会遇到百里叶肃,不过,这下可好了,既然在外面遇见了海茗,她就不用担心会碰见百里叶肃了。
  眼见海茗身形一转马上就要走远,她连忙背好药箱提起裙摆跟了上去。
  然而,海茗毕竟是习武之人,又身形好大,腿长胳膊长的,他走的又急,颜小茴从后面磕磕绊绊小跑了几步刚要张口叫住他,却发现他长腿一迈整个人已经闪身走进了明宇殿。
  朱红老漆的楠木殿门正正好好在她几步之遥处沉沉合上,像是一道界限将她隔在了外面。
  没有绣灯,自己就难以摸索到住处,可是,进去就会遇到百里叶肃。她呆呆的站在门口,盯着殿门上的青铜把手看了一小会儿,终是摇摇头。
  罢了,还是不要去讨扰他们了。
  最近这几日百里叶肃身上的伤渐好,蛊毒也没有复发的迹象,再呆个一两天,她就可以出宫回府了。既然已经决定彻底斩断两人之间不该有的情愫,那就不要再去打扰两人之间好不容易形成的平衡。
  她轻叹了一声,打算转身摸黑走回去。
  谁知她脚下刚刚一动,就听见明宇殿内海茗和百里叶肃说话的声音。
  只听海茗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颜姑娘回去了?”
  百里叶肃默了一瞬,才轻声说道:“不回去难道还留在这里?朕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她说已经可以不用天天换药了。”
  海茗仿佛受了百里叶肃的影响,也跟着默了一会儿,声音有些发沉:“皇上,您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你现在是九五至尊,是咱们堂堂百里国的主宰,您喜欢颜姑娘,直接用皇上的口吻强硬的把她留在身边就行了,下官就不信她难道还能反抗皇上的命令不成?先把她强行留下,时间一长,以皇上对颜姑娘的深情,下官就不信她不动心!就是一块石头还能捂热了呢,何况是一个大活人!”
  百里叶肃重重的叹了口气:“你不了解她,她跟一般的女人不同,朕若是如你所说的那般对待他,只会将她推的更远。将她逼的急了,万一做出什么傻事来,那结果只能是鸡飞蛋打。朕现在依着她的小脾气沉默着,并不代表就真的放弃了。养精蓄锐才能打出致胜的一击,懂吗?”
  海茗连忙恭敬的说道:“是,还是皇上英明,只是,海茗愚钝,还是不知道皇上这步棋打算怎么下!”
  这时,里面传出一声椅子的动响,大概是百里叶肃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只听他缓缓的说道:“之前朕还是九皇子的时候,五皇兄想要逼宫,当时你也在,你也看到了,五皇兄想要对戎修下手,但是没有成功,反而被戎修捉住了把柄,搞的身败名裂。”
  海茗不知道百里叶肃为什么会突然间提起这个,一瞬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虽然百里叶青在立场上是百里叶肃的对手,可是纵使百里叶青落败了,终究是百里家的人,不是他一众侍卫能够随便议论的。
  短暂沉默之后,他对百里叶肃躬了躬身子,垂手侍立,等待他接着说下去。
  好在,百里叶肃也并没有等着他发表评论,顿了顿接着说道:“虽然五皇兄做的事不可取,但是他想法却很对。戎家人跟着老祖宗打下了百里江山,立下了卓越的功劳不假,可是,近些年来,随着战事稀少,周边安定,我们百里的文官已经彻底多过了武将,原来的各支重要队伍已经只剩下了戎家军这一支而已。而且,随着几代的发展,戎家已经当之无愧成了掌握咱们百里国唯一一支精锐的人。”
  他嘴角淡淡的扯了扯:“这意味着什么?”
  他清冷的目光灼灼的落在海茗的身上,饶是正在谈论的这件事跟海茗没有一点儿关系,还是令他感觉到了沉沉的压迫。
  他虽然跟着百里叶肃多年,却也知道他向来是个深藏不露之人,不能轻易得罪。
  他垂了垂首,目不斜视,恭敬的回道:“下官一介侍卫,不敢斗胆揣测朝堂之事,下官只需尽心尽力保卫皇上即是职责所在。”
  百里叶肃目光针扎一般的射向他,看的他冷汗直流,就在他以为百里叶肃下一秒就要怪罪下来的时候,他却轻轻的挑了挑唇。
  “海茗啊,你跟着朕这么多年,难道也要因为身份改变就跟旁人一样开始故意的疏远朕吗?”
  海茗眉头一敛:“下官不敢。”
  百里叶肃轻抿了下唇:“那你就说说看!”
  海茗知道自己不可能再逃避了,只能硬着头皮说出自己的想法。
  “正如皇上所说,现在咱们百里的唯一一支强劲的军队完全掌握在戎家人的手中。虽则戎家人这么多年来与咱们百里人一直关系和睦,尽职尽忠恪尽职守,然而,万一戎家人某一天真的心存异己,那么,咱们即使拥有绝对的皇权也很难与之抗衡!”
  “所以”,他不安的眨了眨眼,小心翼翼的作出结论:“如果我们依然这样纵容戎家人,早晚有一天,我们百里会毁在他们的手上!”
  百里叶肃轻轻颔了颔首:“不错,就是这个样子。戎家人执掌我百里军队已经够久了,现在,是时候将我们百里的军队归还给百里人了!”
  他顿了顿,忽而问道:“派你去查的事怎么样了?”
  海茗连忙答道:“回皇上,戎修戎小将军一路跟踪房宣恩南下,如今房宣恩已经乔装打扮好正在我国与南海国一海之隔的小渔村邻水湾落脚。据眼线回报,这几日房宣恩与南海国的几个人接触频繁,恐怕这几日就要有结果了。戎修一路似乎已经搜集了不少证据,只要房宣恩跟南海国牵扯上,他一定会出手。”
  百里叶肃听了,眸光一闪:“好,朕派你去戎修那里盗取操控戎家军的虎符,有没有结果?”
  海茗摇了摇头:“这戎修精明的很,下官暗中派去了好几个人,可是无一例外都没能找到他的虎符。”
  顿了顿,他不解的问道:“皇上,您说这戎家军虎符,会不会不在戎修的手上,而在其他人的手上?”
  百里叶肃果断的摇了摇头,一口否决:“不可能,戎家几代人以来一直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虎符只能掌握在将军的手中,所以,虎符肯定在戎修的手中。你再去派人去找,一定要找到虎符拿过来!只要有了虎符,咱们就可以操控戎家军了,到那时,百里最精锐的部队就不再姓戎,只能姓百里了!没有了虎符和军队,看他们戎家还能猖狂到哪里去!”
  海茗抿了下唇,恍然大悟:“皇上,您的意思是,拿到了虎符就除掉戎家?”
  百里叶肃淡淡的眸子陡然间像是鹰眸一般锐利:“没错!一旦拿到虎符,就立刻派人除去戎修。他现在不是在查房宣恩和南海国勾结的案子吗?将他和房宣恩一并除掉,就说戎家和房宣恩勾结在一起投靠南海国,密谋篡夺我百里江山,到时候人被我们拿下了,怎么说不都是我们说了算?”
  顿了顿,他淡淡的说道:“这么多年,我们百里家已经给了戎家太多的荣誉和特权,现在,是时候到了全部收回来的时候了!”
  海茗听了,立刻说道:“皇上真是英明,这一招,简直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戎修以为他是去捉房宣恩的,可是实际上,最终他和房宣恩一样,都得被我们拿下!简直是一箭双雕!”
  说着,他嘴角一扯,挑起一丝笑意:“没有了戎修,到时候皇上拿下颜姑娘,不也是手到擒来?下官刚才说错了,这哪是一箭双雕,简直是一箭三雕啊!”
  百里叶肃似乎轻笑一声,声音明显比之前轻快不少。
  只听他沉声一喝:“既然这样,过几日赶快派几个朝中老臣新贵写几张奏折,参他戎家几本?朝野上下有了舆论,朕也好开始走下一步棋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