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虎符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里面海茗像是低声说了句什么,然而此刻站在明宇殿之外的颜小茴却在巨大的事实冲击下,仿佛全然失聪,脑袋里更像是被人掏空了一样,一片空白。她整个人茫然的站在那里,久久都难以回过神来!
  她无法想象前几日还跟她和戎修说说笑笑的人,还口口声声称是坚实同盟的人,居然在背地里做出这般阴险之事,刚刚无意中听到的一切仿若在一瞬间就倾倒了她所有的认知!
  原来,百里叶肃早就有了想除掉戎修的心!
  原来,之前的种种友好亲切的面貌,都是装出来的!
  他怎么能这样呢?如果不是戎修,他一个势力远远不及其他皇子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即位登基?纵使他就是百里瑛遗诏上合法的继承人,可是在当时其他皇子虎视眈眈的情况下,没有戎修的支撑,他又怎么可能独善其身?
  现在他顺理成章登上了皇位就想过河拆桥,这皇宫里的人情,难道还不如一张纸?怎么薄的稍微一戳就破碎了呢!
  之前那个温润如玉,对任何事情都淡定平和的百里叶肃,仿佛在一瞬间之内就冷血足以令人胆战心惊!
  人怎么能在短短的几天内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如果自己不是刚巧听到他和海茗的这段话,是不是等他派人偷了戎修的虎符,调派了军队,还用结党营私、勾结南海国的罪名将戎修抓起来之后,她和戎修才会知晓他的这番计划?是不是像被人釜底抽薪一般,连最后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不行,她绝对不能让好端端的戎修落入这样的陷阱里去!她一定要想办法通知戎修,让他早作打算!
  这么想着的时候,明宇殿里面忽然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颜小茴连忙屏住呼吸,用最快的速度三步两步就拐到大殿另一边的墙角下,整个人身子一缩藏到足有膝盖那么高的灌木丛里。
  由于她所在的地方相对隐蔽,从明宇殿走出来的海茗显然没有发现她的存在。
  只见他信步走到门口,拇指和食指曲成一个圆圈放在嘴上,一声唿哨随之而来。
  稍微等了一会儿,偏门那边就闪出来一个黑色的人影。
  那人足尖轻点着,飞快的走到海茗身前,对他恭敬的一礼。
  海茗摆了摆手,并没有说话,只是将手中的一张字条交给他。
  那人自然而然的接过字条,丝毫不意外,更没有过多的言语,了然的对海茗点了点头,接着整个人转身快速消失在了来时的偏门里。
  而做完这些的海茗,也跟着回了明宇殿殿内。
  整个庭院里,只剩下了颜小茴。
  夜风很冷,吹拂在颜小茴的脸上,就像是有人伸手打在脸上一样,带着疼。
  然而,比起身体,此刻,她的心更冷。
  如果说早在今天傍晚之前,她还在为拒绝百里叶肃而心存愧疚,那么,如今知道了他背地里将要陷害戎修的事,足已经将那些愧疚从她的心头抹去。
  从刚刚百里叶肃和海茗的话语中来看,他们已经要对戎修下手了。而刚刚海茗用口哨叫来的那个黑衣人,很可能就是执行接下来命令的人。
  不管怎么样,她一定要想办法通知戎修才行,她绝不能看着戎修这样一个对百里家族忠心耿耿的人,被那种歹毒的阴谋陷害!
  她颜小茴,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戎修!
  见明宇殿许久再没有动静,窗口映出的微微烛火也被人从里面吹灭了,颜小茴料定百里叶肃已经睡了,这才小心翼翼从灌木丛里面站起来。
  她没有火折子,只能一点儿一点儿摸索回自己的房间。可是,现在如何回房间已经不是烦恼了,她真正烦恼的是该如何将百里叶肃马上要对戎修不利的消息传出去!
  由于那晚从颜府走的急,加之皇宫是个是非重地,她没有带上龙骨。现在,唯一能快速联系上戎修的办法,就是要想办法通知龙骨。
  可是,皇宫无论白天还是晚上,都有禁卫军把手巡逻。一旦她跟龙骨或者其他什么人接触,肯定是逃不过禁卫军的眼睛的。
  百里叶肃这个人心思很深,万一他发现自己跟龙骨接触,会不会识破自己的想法,今儿加快对戎修下手?
  如果真的是那样,搞不好龙骨的消息还没传送给戎修,百里叶肃的人就已经下手了!
  不行,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接触龙骨,否则一旦被百里叶肃发现苗头,再后悔就来不及了!
  想来想去,颜小茴却找不到一个好办法,一时间急的她口干舌燥,一股无名的火气陡然间就从心底窜了上来。
  好不容易摸索着回到房间,推开门,她前脚刚踏进门还没等站好,只闻一声凌厉的呼啸,一个人影飞快的从房梁上跳了下来!
  那人动作极其敏捷,仿佛一只豹子一般,冲着她就奔了过来。
  颜小茴本能的就想尖叫,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开口,那人已经一把将蒙在脸上的黑布扯了下来,急切而小声的说道:“颜姑娘,别怕,是我!”
  接着门缝外流泻进来的皎洁月光,颜小茴定睛一看,居然是龙骨!
  她一颗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儿,连忙回首将身后的门关紧,小心掩上,又快速而仔细的检查了下房间内所有的窗子,确定没有任何问题,这才将他拉到一个即使将窗纸捅破也看不见什么的角落里,焦急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忽而想到什么,她心脏倏地骤缩了一下,心口仿佛空了一下,不自觉的连声音都有些走调:“难道,戎修出事了?”
  龙骨稍微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她会有这么一问。稍微沉吟了一小会儿,抿了下唇,小声回道:“颜姑娘,你都知道了?”
  颜小茴觉得自己的双腿忽然间像是踩在了棉花上一样,有些站不稳。
  她颤抖着嗓音:“他……怎么了?”
  在这样黑暗的房间里,仅凭一点儿透过窗纸照射进来的月光,龙骨看不清颜小茴的脸色。然而,此刻她的焦急忐忑还是很明显的流露了出来。
  龙骨轻叹了口气,连忙安慰:“颜姑娘,你别着急,现在小将军还好好的,并没有出什么意外。只是,咱们的人从宫中接到线报,听说……皇上要对小将军下手了!”
  原来,他们也听说了!
  颜小茴连忙点点头,被冷汗浸湿了的双手不自觉的在裙摆上擦拭了两下,小声的说道:“这件事,我刚刚也无意间听说了。”
  她咬了咬唇,焦急的问道:“戎修呢?他知道这件事吗?”
  龙骨点了点头:“树大招风,小将军早就明白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罢了。线人已经将宫内的消息传到小将军那里了,相信不久之后,就要有一场大仗要打了!”
  颜小茴心头猛然间涌起不好的预感:“跟谁打仗,跟皇上吗?”
  龙骨重重的叹了口气:“皇上现在刚坐上皇位根基还不稳,然而上来就急切的对戎家下手,看来是对戎家不满已久。戎家这么多年,不光掌握着百里的军权,更掌握着百里许多不可多得的重要人脉。这两点无论是哪一点,都已经严重招致了皇上的不满。现在,恐怕已经不是戎家交出兵权这么简单就能解决的事情了。皇上更怕的是,戎家人比百里人更有势力更有人脉!所以,这场仗,纵使咱们戎家再不想打,恐怕也不能避免。戎家人想要活命,就不得不最后一搏!”
  事情,显然已经相当严重。
  她了解戎修,纵使他从小就驰骋疆场,可是,她却知道,他实际上是一个心系天下苍生,有着怜悯之心的人。
  这样一个有血有肉,对权势没有什么追求的人,如果不是把他逼到了一定的份儿上,他是绝不可能跟百里叶肃对着干的!
  这一场战斗,恐怕已经不可避免!
  颜小茴沉沉的呼了口气:“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龙骨低了下头,稍微思索了下。
  “据线人来报,朝中已经有几个大臣刚刚接到暗谕,要他们这几天参奏戎家,罪名无非是军权过大,威胁皇上权利和百里稳定之类的。这些奏本无一例外,肯定会在朝野之下带来很大的轰动!到时候,讨伐戎家必定势不可挡!所以,将军必须在这些舆论形成之前,就号令好戎家军,没了戎家军,皇上就是有再大的能耐,短时期也不可能筹措到足以跟戎家军抗衡的军队!所以,最后的赢家,不言而喻!”
  颜小茴抿了抿唇:“想要号令戎家军就要有虎符,没有虎符,不是即使是戎家人也不能调动任何一只军队吗?虎符现在在哪里?在戎修那儿吗?听说,百里叶肃已经暗中派了好些人去盗取虎符,你告诉戎修,一定要小心,保护好虎符才行!”
  龙骨嘴角扯出一丝嘲讽的笑意:“想要盗取虎符?呵,那他们也要先搞清楚虎符在哪儿才行!谁规定,能号令戎家军的虎符,急只能在戎家人身上的?”
  不在戎家人身上?
  “那虎符在哪儿?”
  颜小茴心里一刹,几乎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