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二章 动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龙骨仿佛料到颜小茴会有此一问,目光不急不慌的微微下垂,落在她的脖颈处。
  他并不说话,只是这样定定的看着她。
  颜小茴起初还有些莫名其妙的茫然,然而在他眼神有意无意的暗示下,终于恍然大悟起来!
  她伸手在自己身上胡乱摸了几下:“难道,在我身上?”
  能号令整个百里百万大军的虎符,会在她身上?这话说出来,就是连颜小茴自己也不信。
  她刚提出了这个猜想,紧接着就想摇头否认。
  然而,龙骨却在她摇头之前缓慢而坚定的颔了颔首。
  “没错,小将军早在很久之前就将一块猛虎模样的白玉交给颜姑娘你保管了,那块白玉其实就是虎符。它不仅可以号令戎家军,更是戎家人的生命和分身。在戎家一直代代相传着这样一句话,‘虎符在人在,虎符亡人亡’。小将军将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姑娘你保管,这里面有着怎样的意义,其实已经不言而喻了。”
  这听起来轻飘飘的几句话,落在颜小茴的耳朵里,简直就像是一块巨石扔进了湖水里!
  之前她印象里的虎符都是猛虎样子的令牌,即使不是金的,也应该是青铜的,而且样子都不小。
  然而,此刻挂在她脖子上的,却只是块虎头形状的白玉。想当初,在轻云山上的时候,她身上一直带着八皇子百里叶臻送给她的那块白玉,心想着日后若是走投无路,凭着那块白玉还可以投奔他。
  然而,那块白玉却被戎修发现了。时至今日她还记得戎修怒气冲冲暴走的样子,当时她并不明白他为何要突然发那么大的脾气,只当他是无理取闹。不过现在想来,那家伙定然以为那白玉有什么深意,所以才发疯似的随手就将那白玉扔在了轻云山的茫茫夜色中。
  后来轻云山剿匪成功,返回京城的路上,戎修不知从哪摸出一块猛虎模样的白玉出来,红着一张脸欲语还休的塞到她怀里。只说是弄丢了她的玉,所以用他家祖传的一块白玉做赔礼来了。
  当时她虽然不知道那猛虎是什么意思,却也看出那玉的质地比之前被他扔掉的那块要好上不知几倍,因此怎么都不肯收。最后还是他又发怒了,她才勉强收下。
  这么长时间以来,她一直以为那只是块普通吊饰,谁承想居然是戎家军的虎符!
  这个戎修怎么能这样,难道他就不担心这么重要的东西给了她,若是弄丢了,或者被什么有心人拿走,该怎么办?
  光是想一想,她就已经后怕的冷汗直流!
  可是,伸手将脖颈上的这虎符取下,上面还带着她的体温。想着他居然将这么重要的东西随手放在她这里,她的心就像是被暖烘烘的炉火包围着,又像是被甜甜的蜂蜜浸泡着,有着难以言喻的感动。
  原来,早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把她当成了这般重要的,可以托付最宝贵东西的人了!
  如果不是龙骨今天找她要虎符,恐怕她至今还被他甜蜜的蒙在鼓里呢,真是个傻瓜!
  她将虎符紧紧捏在手里,有些犹豫。
  自从被戎修派到她身边,龙骨一直尽职尽责的保护她,他是个怎么样的人,颜小茴心里清楚,所以并不担心龙骨拿着这虎符做文章。可是,想来想去,她却还是有些不放心。
  “戎修现在危险吗?拿到虎符以后,他是打算立刻召集军队攻城吗?”
  她咬了咬嘴唇:“我不放心他,想去看看。”
  龙骨仿佛料到她会这样说,脸上一点儿意外的表情也没有。
  “没错,拿到虎符就攻城。小将军知道姑娘你会担心,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你若是去小将军身边会很危险。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小将军虽然要跟皇上打仗,但是,一时半晌,皇宫里却是最安全的。等外面稳定了,小将军会想办法把你救出去的。在此之前,只好委屈你一下了。”
  颜小茴沉吟了一下,想了想,终是点了点头。
  他说的没错,如果现在她离开皇宫,无论找什么借口,肯定都会引起百里叶肃的注意。他有心对付戎修,那么,跟戎修有关的一切人和事都会被列入关注的对象。
  一旦她有所动作,百里叶肃必定顺藤摸瓜找到戎修,到时候戎修的计划被发现,那就全完了。
  想来想去,她毫不迟疑的将虎符递给龙骨,并仔细的嘱咐他:“你一定要保证,虎符一定会送到戎修的手里。”
  龙骨郑重的接过虎符,点了点头:“颜姑娘,你放心吧,小将军派了青白跟我接头,我们两个从小就和小将军一起长大,就是我们死了,也绝不会背叛小将军的。”
  他清亮的眸子写满了忠诚,颜小茴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怕他在宫中时间过长被人发现,颜小茴和龙骨简单交代了几句,就看着他消失在了夜色中。
  接下来的几天里,虽然她还是照常每日去百里叶肃那里帮他治伤,可是,她的心情却已经跟之前天差地别。
  这个人之前还是她和戎修的朋友,可是时过境迁,他与他们已然站在了截然相反的对立面儿上。即使不愿意相信,却也不得不承认,往事再难回首!
  与此同时,一些风吹草动已经全然显现出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样子。
  这一日,她给百里叶肃看完伤,正提着药箱从明宇殿走出来。
  正低头闷走,忽而眼前出现了一双粉色的绣鞋。
  颜小茴不禁往旁边挪了挪脚,然而,那双鞋的主人却仿佛铁了心似的跟她较上了劲,也跟着示威似的往同方向挪了挪。
  虽然在宫里小住了十几天,可是,她跟宫里的人却一点儿也不熟络,甚至可以说是陌生。
  所以,当她抬起头看见对面仰着一张脸横着一双秀眉的小宫女儿时,也只是觉得眼熟,并没有想起她是谁来。
  然而,她不认识那人,不代表那人不认识她。
  只见小宫女儿嘴角扯出一丝嘲讽的笑意,阴阳怪气的说道:“呦,这不是大名鼎鼎的颜二姑娘么,一个未婚女子,不是宫女儿也不是宠姬的,在明宇殿住的可够久的!天天跑明宇殿,跑的比上茅房还勤,没名没分的,可不知道害臊!”
  这女子,虽然不知道是谁,但一看就是个找茬的。
  现在在皇宫里,总归是别人的地盘,而且在这种紧要关头,颜小茴不想惹是生非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因此只当她是秀存在感的小丫头,并不打算跟她计较,闪身向旁边迈出一步,打算绕开她走。
  然而,那宫女却不依不饶,径直用手来拽她的袖子。
  “喂,跟你说话呢,你聋了?哼,我告诉你,别以为皇上对你另眼相看,你就想着飞上枝头了!就算是皇上答应,底下的群臣百姓也不可能答应!一个跟其他男人有了婚约的不清白的女子,想做我大百里国的皇后,你还嫩的很呢!”
  饶是颜小茴不想跟这女子一般见识,听到这里心口也涌上了一股恶气。
  她骤然抬头,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名宫女儿,一字一顿的说道:“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想要告诉你,第一,我之所以呆在皇宫,是有事要做。第二,我有未婚夫君,从前没想过,今后也更没想过要留在宫里当什么娘娘妃子,与其他女人一起伺候一个男人。所以,不管你从哪儿听说的这些风言风语,都最好给我闭嘴!”
  “另外”,颜小茴抿了抿唇角,忽而扯出一丝笑意:“不是我说话不好听,如果我不可能做咱们百里国的皇后,你一个意气用事的小宫女儿就更不可能了!”
  说着,她将袖口一抽,甩开女子抓在袖口上的手,抬腿就走。
  可是,小宫女儿已然被她的这番话激怒了,她柳眉倒竖,胸脯像是吹了气儿的气球,上下起伏。
  “你居然敢这么说我!呵,你还不知道吧?你家戎修打着捉拿房宣恩的名头,实际上跟房宣恩那老东西是一伙儿的,都要投靠南海国!现在朝野上下好多大臣上奏皇上要罢戎家的官,抄戎家的家!皇上现在已经集结了禁卫军,听说今天晚上就要行动了,没有了戎家,看你是什么东西!现在口口声声说的好像不稀罕皇上似的,等戎家没了,还不是要抱皇上的大腿!”
  她忽而走近一步,咬牙切齿的贴着颜小茴的耳朵,厉声说道:“到时候,你的下场恐怕还不如我这个宫女儿呢!我看你能狂到什么时候!”
  说完,她退后一步,得意的看着颜小茴苍白的脸色。
  而颜小茴此刻的心思却并没有在这里。
  虽然早就做了心理准备,可是她还是没想到百里叶肃居然这么快就动手了!
  此刻她的心里像是在打鼓一般,整个人慌乱的可以。虎符交给龙骨已经有几天了,可是,戎修那边却没有传来任何消息。
  她不知道,虎符现在有没有送到他的手里,也不知道他攻城准备的怎么样了!
  心,仿佛冬日里的蓬草一般,摇摇曳曳,没有方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