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杀了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因为急切痛苦,他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眸色渐深,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紧张而忐忑的心意随着他的气息喷薄而出,打在她的脸上。
  距离这样的暧昧,被他颀长的身子紧紧箍住,颜小茴只觉得羞耻!
  她鄙夷的看着百里叶肃:“一国之君,就一定能什么都有吗?我想要一份纯粹的爱,可是,你这个早已经不纯粹的人,真的给的起吗?百里叶肃,我看不起你!”
  百里叶肃瞳孔骤缩,眼神仿佛一头受伤的猛兽。
  他紧咬的牙关带着浓郁的隐忍:“小茴,我……”
  他刚开口,就被颜小茴冰冷的声音打断:“皇上,民女担不起这个‘我’字,您还是用皇上应有的身份跟民女说话吧!”
  她视线偏向一边,即使近在咫尺,也不去看他。
  百里叶肃直觉心脏一阵揪痛,仿佛被数千斤的大石块压住了一般,不能呼吸。
  “你一定要这样跟我划清界线吗?”嗓音艰涩的连他自己都觉得陌生。
  颜小茴清冷一笑:“皇上,现在走到这种地步,是您逼我的。”
  她目光倏地落在他脸上:“我要离开这里!”她再也不想跟这种背信弃义的人呆在一个空间里,她要去找戎修!
  许是她冰冷的目光刺激到了他,百里叶肃终是无力的垂下了双臂。
  然而却并没有答应她的要求:“现在不是放你离开的时候,纵使你……再不愿意看到我,我还是不能放你走?”
  颜小茴倏地冷笑一声:“不能放我走?凭什么?我一不是你宫里的人,二没有犯罪,凭什么不让我离开?就算你是皇上,也总要讲道理吧?”
  “哦”,颜小茴忽而了然的抿了下唇,嗤笑一声:“我差点儿忘了,皇上大权在握,随便一个理由就能逼我留在宫里的。这回您想用什么罪名?结党营私,谋篡皇位?”
  她沉沉的呼了口气:“如果是这样,正好!我就可以跟戎修一起了!”
  百里叶肃目光幽幽的看着她,带着不明的意味:“你不要跟我置气,我这些都是为了你好?”
  颜小茴倏地大笑起来,仿佛冬日山涧里一下子绽开的梅花。
  然而,笑意,却丝毫没有达到眼底。
  甚至,连语气都带着浓浓的嘲讽:“为了我好?为了我好所以用莫须有的罪名栽赃我夫君?你以为我是傻子吗?”
  百里叶肃眸色一恸,猛然垂下头:“小茴,其实……”
  他还未完,外间的门倏地被人推开。
  只见海茗疾步匆匆的走了进来,边走边兴冲冲的说:“皇上,派去的军队已经抵达了边境,按您的吩咐,现在正与南海国的人在海上交战!跟预想的一样,估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他似乎有些兴奋,兀自嘟嘟囔囔:“房宣恩那老东西以为跟南海人勾搭上了,就能跟我们抗衡了,呵,总是他回炉重造,也不可能!等时机到了,我们一起控制了房宣恩和戎修,到时候……”
  话说道一半儿,忽然间看见站在百里叶肃身旁的颜小茴,他的话硬生生的就停顿在了那里。
  颜小茴此刻已是气血上涌,愤怒已经冲上了她的头顶,她控制了又控制,还是忍不住爆发了!
  他们果然已经开始下手了!
  她愤然的一把推开百里叶肃:“呵,事实摆在这儿,皇上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哈哈,堂堂百里的一国之君,居然用这种滥手段对付一个曾与自己并肩作战的人,真真让人心寒!”
  海茗看了看一脸痛苦隐忍的百里叶肃,又看了看那边怒气冲冲的颜小茴。已然有种自己坏了大事儿的感觉,呆在皇上这么多年,何曾看他露出过这种表情?
  纵使当年被人嘲笑出身,他也没有这般伤心痛苦过!
  海茗连忙向前迈出一步,焦急的解释:“颜姑娘,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皇上他其实……”
  然而,他才张口,就被百里叶肃抬手阻止,硬生生的将他的话截了下来。
  海茗有话不能说,苦不堪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颜小茴甩手从他和百里叶肃的面前走过。
  大殿的门“哐啷”一声紧紧关上,殿内空气陡然间沉寂下来。
  然而,与此同时,百里叶肃的神色,也跟着沉了下来。
  海茗轻叹一声:“皇上,您这是何苦?”
  百里叶肃静静的站在那里,还保持着被颜小茴推开的姿势,只觉一颗心仿佛被无数支箭同时穿过,冷的发抖。
  而摔门出去的颜小茴,更像是坠入了冰窖一般,浑身僵冷。
  知道百里叶肃对戎修下手是一回事,然而亲耳听到又是另一回事!
  想到她费心费力把消息传出去,可是戎家还是没能保住,颜小茴觉得自己特别没用!
  她,没能帮戎修保护好戎家,真是该死!
  而现在,戎修在千里之外,忠心耿耿的帮百里叶肃捉拿房宣恩。可是,反过来,百里叶肃已经对他下手!
  她无法想象戎修知道这个残酷的事实,心情会怎么样?
  她更无法想象,如若戎修知道戎家已经没有了,又会怎么样?
  光是想一想,她就已经感同身受到心如绞痛!
  不行,她抬手粗鲁的抹了抹眼角的泪!
  她不能就这样屈服了!她要去找戎修,纵使他死,她也要呆在他身边!
  这么想着,她一路狂奔!
  然而,刚出了明宇殿,前方登时出来几名禁卫军,硬生生的挡住了去路!
  “颜姑娘,皇上有令,您不能出宫!”
  颜小茴咬牙切齿,高高的昂起了头:“凭什么?我犯了什么罪,要被你们软禁?”
  这些人有几个平时见过颜小茴的,都知道她是个亲切和善的姑娘,陡然间见到她这个样子,均是一愣。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诧异。
  “这……颜姑娘,上面并没有说您犯了罪,可是,确实交代了让我们看好您,不许您出宫!我们这也是奉命办事,没有办法!”
  颜小茴冷笑一声:“你们也说了,我没有犯罪!既然这样,我凭什么不能出宫?我本来就不是宫里的人,你们凭什么不让我走?”
  小将着实为难,可是,皇上的话却不能不听。互相使了个眼色,忽而栖身上前,一下子围住了她!
  为首的小将上前一步:“颜姑娘,您就别为难在下了,请回吧!”
  颜小茴看着周围一个个指向她的尖锐的长枪,一颗心越来越冷。
  “我若是不回,你们能怎么样?”
  她静静的看着那小将的眼睛,挺直了身板,直对着那尖锐的长枪就走了过去。
  她平静的眼神下,藏着滔天的怒火,饶是那小将看了,也禁不住心肝一颤。拿着长枪的手,不自觉的就向后锁了一锁。
  颜小茴仿佛怀了必死的决心,一步步向前:“给你们两个选择,一,杀了我,二,放我出宫!”
  那小将执着长枪的手明显有些哆嗦,支支吾吾的不敢下决定。
  颜小茴将他的小心犹豫准确的看在眼里,她嘴角微微翘起,眸色里带着少有的狂傲。仿佛只要她下定了决心,任何人都不能阻拦她一般!
  “既然你们下不了决定,那就由我来!”她声音沉沉,掷地有声!
  手腕一翻,倏地一把拽过身旁一个小将的长枪!锋利的箭头直接抵上她自己的脖颈!
  “我要出宫,谁拦我,我就死在这里!”
  没错!她就是在赌,赌这些人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
  果然,此言一出,那些小将登时有些手足无措。
  颜小茴举着长枪,一步步往前走,那些小将左顾右盼,有心阻止,可是却不敢上前。
  颜小茴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接下来会怎么样!她只知道,她不想留在那个背信弃义的百里叶肃身边,她要去找戎修,就算是死也要跟他死在一起!
  走着走着,背后忽然“呼啸”一声,她警醒的回过神来,下意识想要躲避!
  然而,饶是她机警的闪身,身后呼啸而来的箭还是一下子刺进了她的右臂!
  一阵尖锐的刺痛袭来,颜小茴禁不住呼痛出声!
  她抬起头,看向箭来的方向,嘲讽的扯了扯嘴角!
  呵,百里叶肃,终是连她也不肯放过!
  脚下,忽然间绵软起来,她努力睁大眼睛,可是一阵头晕目眩,天地间陡然间旋转了起来。不好,箭上有毒!
  她这样想着,眼前陡然一黑,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她仿佛做了个冗长的梦,梦里各路人马在战船上厮杀,嘶吼声响彻耳际。
  依稀间,一个一身黑衣的人影,遥遥站在船头。目光斗转,居然是戎修的模样。
  他眉目间带笑,诧异和惊喜:“小茴,你怎么来了!”
  望着这张朝思暮想的脸,颜小茴登时哭出了声来!
  她心念流转,疯了一般的想念他,想张开双臂拥抱他!
  然而,画面一转,一支哪里射来的箭,陡然间戳进了他的心脏!鲜血,一下子从他的胸腔喷涌了出来!
  染红了她的眼睛!
  颜小茴大恸,张口大喊:“不要!”
  这一喊,牵扯了她的伤口,撕裂的疼痛,逼迫她从满头大汗的噩梦中醒来!
  视线茫然的盯着前方,久久都不能回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