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 放手吧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等到了瑞香公主订亲宴当天,颜小茴才才算是真正弄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彼时,瑞香公主身着一身玫红锦衣长裙,头上戴着珍珠攒花金步摇,耳上缀着东海明珠红珊瑚耳坠儿,脖颈上戴着金凤呈祥金项圈儿,整个人华贵大气,即使在远处依然光彩夺目。
  虽是订亲宴,却只邀了各王爷王妃,平日里与瑞香公主和青白相熟的亲朋好友,等一小撮人。
  纵使所邀的客人不多,但气氛依然红火热闹,平日里庄重的皇宫,仿佛也沾染了这喜气,显得温暖了不少。
  被一众千金围绕着的瑞香公主眼尖的看见进门的颜小茴,立刻就被捉过去说话。
  虽然前段时间颜小茴一直在宫中,但是因着百里叶肃身重蛊毒的事情是对外保密的,所以,宫里其他人并不知道颜小茴的存在,瑞香公主也在不知情的一列。
  所以这回见到许久不见的颜小茴少不得抱怨几句:“你这人现在架子愈发大了,身为京城最有名的药堂廉宜堂的女掌柜,还有未来的将军夫人,名声大噪,是越来越不把本公主放在眼里了。连想见你一面,还要派人专门去请!莫不是风笛渊的时候,你就厌弃了本宫,所以回京以后就再也不想见本宫了?”
  颜小茴见她眸色间都是笑意,忍不住也轻笑起来:“民女岂敢啊,一直想找公主说说话,谁知一直都没腾出时间来。如今好不容易见面了,谁承想才短短十几天的时间,居然是在公主您的订亲宴上!不知道再过段时日,是不是就在小公主或者小驸马的百日宴上啦?”
  瑞香公主一听,连忙捂住了她的唇,一脸惊慌的样子。
  颜小茴拨开她的手,笑道:“不过是句玩笑话,公主莫要太认真了!”
  话音刚落,一旁闪身走进来个小宫女儿,在瑞香公主身边轻声提醒:“公主,驸马爷说了,您如今身子骨儿特别,今儿纵使再高兴也不能喝酒,不然……”
  未及小宫女儿说完,瑞香公主连忙从中阻断:“行了行了,本宫知道了,你下去吧!”
  一张脸涨得通红,眸色里都是羞涩,平日里风风火火的一个人,瞬间有了小女人的味道。
  短短几句话,又联想到戎修前几天的话,颜小茴留心看了看瑞香公主的脸色,禁不住抿嘴一笑,凑到她耳边轻声问道:“公主,你和青白不会是奉子成婚吧?”
  瑞香公主先是一愣神,念叨了句:“奉旨?奉子?”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脸已经羞得通红!
  颜小茴嬉笑一声,指着自己送的那尊送子娘娘:“本来还想着给你们送个喜气,谁承想你们已经……”
  瑞香公主大窘,也顾不得威仪了,忽地站起来捂住了她的嘴。
  视线在宴会众人身上扫过,在看见青白颀长的身影时,脸颊更是烧成了两朵红云,咬牙切齿的凑近颜小茴耳边:“你要是再提这件事,看本宫还理不理你!那送子娘娘本宫用不着,你还是拿回去摆在府里,替你和戎修求一个大胖小子吧!”
  这下,轮到颜小茴涨红了脸,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旁边的瑞香公主看了,掩着口笑个不停。
  不远处的戎修看到颜小茴和瑞香公主并肩而坐的模样,又看看身旁红光满面,被人接二连三灌酒却还在傻乐的青白,禁不住冷哼一声。
  这臭小子比自己早抱得了美人归不说,连下一代都比自己要早,简直是在对他这个将军示威!
  戎修一边腹诽,一边命身旁的小太监换了个大酒樽斟了满满一大杯的酒朝已经脚步虚浮的青白走去……
  那边,颜小茴少陪了瑞香公主一会儿,席间自有不少世家千金过来敬酒恭贺瑞香公主。
  颜小茴知她不能沾酒,少不得帮她挡了几杯。几圈儿下来,脑袋就有些发沉,跟着眼前人影都晃动了起来。
  颜小茴自觉不妙,连忙跟瑞香公主耳语了几声,从席间溜了出来。
  一路控制着自己发软如同踩着棉花般的双腿,颜小茴好不容易走到了大殿外。
  谁想,冷风一吹,脑袋更加发沉,眼前好像有数十个金星一般,一直在眼前转悠,视线所及之处,居然还是发黑。
  颜小茴不禁低咒一声:“不过是几杯果子酒罢了,怎么后劲儿就这么大!”
  她一边扶着两旁的回廊,一边强忍着头昏目眩,试图找个僻静的地方休息一会儿,醒醒酒。
  谁知才走了几步,胃里一阵翻涌,颜小茴暗叫不好,连忙低头加快脚步。
  但是她此刻喝了酒,身下绵绵软软的,哪里走的快?
  没走几步,脚下一软,一个踉跄就要跌倒!
  正在此刻,一只温暖有力的大手稳稳的托住了她的腰身,将她扶了起来。
  颜小茴勉强忍住胃里的烧灼感,回头一看,竟对上一双低沉的眉眼。
  察觉到自己的失态,颜小茴连忙稳住了身形,从他怀里退了出来。
  低眉敛目:“民女见过皇上。”
  百里叶肃收回还保持着搀扶状态的双臂,虽然语气淡淡,但是仔细看,眼底还是有一丝关切:“喝多了?还能走吗?要不要派太医过来看看?”
  颜小茴轻轻摇了摇头:“不妨事的。”
  看着她一直低着头,都不肯看自己一眼,百里叶肃禁不住苦笑了一下:“怎么,如今生分了,连看都不肯看朕一眼了?”
  听到他自称“朕”,颜小茴心里不禁松了松,随即心头涌起诸多愧疚。
  她这才轻轻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民女其实,应该跟皇上说一声抱歉的。”
  百里叶肃剑眉一挑:“哦?为何?”
  颜小茴抿了下唇:“之前在皇宫的时候,民女错怪了皇上,以为你要对戎家下手,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百里叶肃轻轻的抿了抿唇:“不碍事,那时候你也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不知者无罪,你不必挂在心上。”
  颜小茴咬了下唇:“那……之前皇上你说……喜欢民女的话,也是说给房宣恩的眼线听的吧?”
  她一直屏着呼吸,一动不动的盯着百里叶肃,生怕他说出让自己承受不住的话来。
  面对她这样期许的目光,百里叶肃心里陡然一恸,强自稳了稳心神,颔了颔首:“嗯。”
  颜小茴的神色陡然欢快了起来!
  一直以来,她对百里叶肃就是朋友般的情义,所以当时他对她“告白”的时候,她真的是吓到了。一方面,她心里喜欢的是戎修,陡然间遇到一个人跟她告白,而且这个人还是百里叶肃,她真是矛盾又愧疚。一方面觉得对不起戎修,另一方面又对百里叶肃觉得愧疚。生怕因为她的原因,成为两个男人之间的隔阂。
  另一方面,当时百里叶肃正对戎家“下手”,她着实说了不少难听的话。今天百里叶肃否认了之前的事,她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我就说么,皇上你怎么会中意我!幸好我当时没有当真!还好还好,不然我还以为要成为咱们百里其他的美人们的众矢之的了呢!”她抿了下唇,神情陡然放松下来,禁不住开起了小玩笑。
  然而,话音一落,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百里叶肃有些心绪不快,许久都没有张口说话,只是翘了翘嘴角,却一点儿笑意也无。
  颜小茴耐不住沉默,遂赶紧转移了话题:“瑞香公主和青白成亲的日子定下来了吗?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真是可喜可贺!”
  百里叶肃抿了下唇:“定在了下月初三。”他垂了垂眸,扇子般的睫毛眨了眨,轻声问道:“你们呢?”
  不知道是不是站在风口太久,他的声音有些暗哑。
  颜小茴抿了下唇:“还有三天。”
  百里叶肃似乎沉沉的吸了口气,良久才对她笑道:“恭喜了,不过,朕可能不能参加你们的婚宴了。不过,贺礼一定会送到的。”
  “皇上你政事繁忙,当然是忙要事要紧。”
  不知道为什么,颜小茴总觉得他笑容有些虚弱。
  不禁上前一步打量了下他:“皇上,你脸色不好,是不是太累了?”忽而想到什么,她忽然眉头一拧:“莫不是身上的蛊毒又犯了?”
  百里叶肃眨了眨眼,轻笑一声:“无妨,也许是昨天看折子看的太晚了。”
  他目光落在颜小茴的脸上,只一瞬停留,就移开:“你出来挺久了,瑞香可能会找你。”
  颜小茴听了,连忙跺了跺脚。
  她喝醉了,顶多像这样出来吹吹风就好了,瑞香公主若是被人灌了酒,那可就不妙了。
  这么想着,连忙跟百里叶肃告了辞,沿着原路小跑了去。
  一直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前方,百里叶肃才收回目光。
  而一直隐在暗处的海茗,这才走了出来。
  关切的看着百里叶肃:“皇上,您明明就喜欢颜姑娘,为何……”他的话,在看到百里叶肃因为紧握而已然泛白的指节上,倏地停了下来。
  百里叶肃寂寥的扯了下嘴角:“她喜欢的是别人,朕又何必强人所难。何况,若是让她呆在宫里,朕怕,保护不了她,不如,就这样算了吧。”
  是啊,不如就这样,放手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