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二章 黑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厢,颜小茴正顺着原路返回。
  这会儿她的酒醒了不少,但是走路依然有些脚软,看起来有些跌跌撞撞。
  穿过一个冗长的回廊,一抬头,只见前方廊柱旁倚着个人,只扫一眼,就知道是戎修。
  见到颜小茴这个样子,他的眉头立刻就拧了起来,三步两步走上来不由分说将她整个人小鸡崽儿一样夹在腋下。
  用训斥孩子般的口吻轻斥:“你这么长时间去哪儿了,我到处找你!”
  目光落在颜小茴娇颜上那明显的两坨红晕,他俯身在她身上轻轻嗅了两下,不期然一下子就闻到她呼吸间传来的酒气,戎修一下子就恼火了起来:“怎么喝了这么多的酒?”
  颜小茴潋滟的看了他一眼:“你怎么出来了,里面结束了?”然而远远望过去,大殿门口盛着食盒的宫女儿还在鱼贯而入,看样子根本没有结束。
  自己溜出来这么久,不知道瑞香公主那儿怎么样了。
  想到她身子如今已经不是一个人了,颜小茴不禁有些担心:“不行,我得赶紧进去看看,瑞香公主不能喝酒的,我得去帮她挡一挡。”
  她还没走出半步,就被戎修气急败坏的拉了回来。
  捏着她的小胳膊一把拖到廊下的一株红梅下:“还进什么进啊,看看你喝的,走路都摇晃了!傻乎乎的光知道紧张别人的身体,不知道自己身上的伤口也刚好吗?”
  被他铁青着脸这么一吼,颜小茴不禁有些委屈。
  她扁了扁嘴:“你喊什么呀,我是大夫,自己身体什么情况,我自己清楚的很。”
  被他这么一拉扯,颜小茴眼前的景物又乱晃起来。
  她皱着眉抚了抚额:“哎呀,头晕!”
  戎修听了,脸色又是一青,伸出一根修长的食指在她的额头上惩罚般的轻轻戳了几下:“看吧,你清楚就怪了!瑞香公主是什么人啊?她可是咱们百里唯一的公主,今天是她的好日子,她若是不想喝酒,谁还有胆子敢强灌她不成?难道不想要脑袋了?偏你这个石头脑袋紧张兮兮,替人家瞎操心!依我看啊,一会儿下去,瑞香公主倒是没事,先把你喝倒了!”
  颜小茴撇了撇嘴:“我这不也是替瑞香公主担心嘛,再说,几杯酒,哪那么容易就喝倒了!又不是什么毒药!”
  戎修对她的小声辩解置若罔闻,鼻间轻哼一声:“呵,要是毒药你现在还能站在这儿跟我说话吗?说别的都没有用,我刚才已经跟公主说你身子不舒服提早回去了,这就派人送你回府!”
  颜小茴恼怒的抬起胳膊杵了他一下:“你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就擅自做主呀!”
  太霸道了,太气人了!
  他横了她一眼,自顾自的说道:“你要是能听话,我也不至于自作主张。你是我娘子,你不心疼自己,我还心疼呢!”
  说着,不顾颜小茴翻眸怒瞪,一路将她带出了宫。
  外面,早就等候了一辆马车。
  颜小茴跟戎修告了别,低头走进马车,还没坐稳,刚刚跟她说“再见”的人,居然紧跟着她躬身走了上来,一屁股坐在了她的身边,一边扬声吩咐车夫“上路”,一边随手放下车帘。
  马车的车轮在他的吩咐下“吱呦呦”转动奔跑起来,颜小茴拧眉看向身旁的人:“不是刚跟你告别嘛,你怎么上车了?”
  戎修摸了摸鼻子,轻笑一声:“突然间发现,还有些事没跟你说!”
  颜小茴茫然的眨巴了两下眼睛:“什么事?”
  话音刚落,眼前就是一黑,戎修温热的唇,结结实实的印在了她的双唇上。
  男人的阳刚之气,一下子喷薄在她的脸上,瞬间就吞噬了她的呼吸。
  一个长长的吻结束之后,两个人的呼吸都有些乱。
  不知是不是酒气的作用,她有些晕晕沉沉。
  戎修紧紧环抱住她,窝在她发心深深吸了口气,嗓音暗哑:“还有三天,但是我已经有些等不及了。”
  “小茴”,他倏地抬头,伸手捏住她的下巴,一双眼灿若星斗:“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吗?久到我等的,心都发颤了!”
  他眼睛里,流淌着浓烈的情意,好像一壶烈酒,将她迷得晕头转向。
  颜小茴下意识就赤红了脸,然而这一次,她并没有躲避他的目光。
  “不就三天嘛,你再等等。”
  她洁白的贝齿在嘴唇上轻咬了下,羞涩,却坦坦荡荡。
  这个下意识的动作落在戎修的眼中,不亚于一颗火星落在干柴烈火之间。
  他眼神一黯,俯身狠狠攫住她的双唇。
  一双火热的大掌沿着她的后背游移,嘴唇也从脸颊移到脖颈。
  颜小茴直觉浑浑噩噩,整个人仿佛置身于湖水中,沉沉浮浮,一会儿热,一会儿冷。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赫然发觉自己的腰带居然不知在什么时候被他解开了。
  她抽了口气,连忙扳住他的头:“戎修……”
  在她的呼唤中,戎修一下子回过神来。
  他身子陡然间一僵,在颜小茴柔软的身上靠了一会儿,这才抬起头来。
  戎修啊戎修,你的自制力也不过如此!
  也是,面对心爱的女人,又有几个能把持的住呢?
  戎修苦笑一声,目光落在这期间一直僵着身子不敢乱动的颜小茴身上,脸上带着不自然的表情,耳朵有点儿红。
  “放心,我不会在这里碰你的。”
  话音一落,不期然看见颜小茴僵着的身子陡然放松了下来。
  戎修坏笑扫了她一眼,压低了嗓音凑近她:“不过,三天以后,我可就不会这么轻易放开你了。”
  “你怎么这么流氓,胡说什么呢!”颜小茴陡然间就涨红了脸,手忙脚乱的整理自己的衣襟。
  戎修靠着车壁,好整以暇的欣赏着她的狼狈。
  忽而想到什么,他眉毛好看的一挑:“对了,刚刚我看了一下,你身上的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已经长了粉色的肉芽。不过,伤口有些大,恐怕会留疤,你这几日沐浴之后,别忘了涂些药膏,就是我上次派龙骨带回去的那些。”
  想到他居然不着痕迹的看了她的身体,颜小茴的脸瞬间爆红,双耳滚烫!
  “你!你!你!”
  戎修勾了勾唇角,心情极好的样子:“怎么?被我温柔细心的样子迷到了?”
  迷个屁!
  颜小茴伸手紧了紧领口,双手下意识护在身前:“流氓!你眼睛不许乱看!”
  戎修眉毛一挑,伸手拨了拨她额头上的乱发,不期然看见她防备的眼神。
  他勾唇一笑:“怕什么,你早晚都是我的人,我看两眼又怎么了!等咱们成亲了,我可就不是光看了……”
  他还没说完,就被颜小茴死死捂住了嘴。
  直到回了颜府沐风院,颜小茴脸颊上的温度还没有降下去!
  想到他临下车前,双手捧着她的脸,叫她好好等着嫁给他的样子,颜小茴脸上的温度不降反升。
  这么长时间以来,她已经完完全全确认了她对戎修的感情。
  虽然偶尔会被他突如其来的话语和举动搞的跳脚,招架不住,可是,不得不承认,她心里已经认定了这个人。
  想到再过三天,她就要嫁给他,自己的名字就要跟他一辈子并联在一起,想到自己会与朝夕相对,生儿育女,一种从来都没有过的奇怪的感觉,陡然间从她心底蹿升了出来。
  有些陌生,有些忐忑,有些羞涩,还有些激动。
  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搞的她一时也分辨不清自己此刻的心情。
  想到自己初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到处都充满了陌生和恐惧,然而,自从遇到他,虽然也经历了许多波折,可是,回味起来,最甜蜜最幸福的时候,都是因为他!
  不知不觉,外面的梆子敲了三下,已经午夜了。
  外间的崖香和菱香已经睡熟,呼吸均匀绵长,不时传来几声呓语。
  然而,想到几天后的事,颜小茴却有些睡不着。干脆用火折子点燃了床榻边的烛灯,摸出这些天一直用心用力的绣帕出来研究。
  本就火红的帕子,在影影绰绰的灯火下,更加鲜亮起来。
  颜小茴低眸,一手拿着崖香她们绣好的样子,一手拿着自己的半成品,蹙眉仔细比对,在绣帕上仔细描摹。
  不知过了多久,眼前灯影倏地一暗!
  颜小茴一愣,下意识从绣帕上抬头,只见一个高的骇人的黑影不知什么时候进了屋,正站在她的床榻边!
  空气中闻到一股陌生的味道,颜小茴下意识尖叫:“龙……”
  可是,龙骨两个字还没叫出来,那人已经一把抓过帕子掩住了她的口鼻,动作熟练快速,仿佛老手儿一般,轻轻松松的就将她钳制住了。
  他的手掌里仿佛藏了什么药粉,一个呼吸间,颜小茴的身子就软倒了下去。
  失去意识前,她只记得那人一手轻轻松松的托住了她的身子,另一只手随意那么一挥,她放置在床榻旁的烛灯一下子就倒在了她的床上。
  火舌一下子蔓延开来,一个眨眼的功夫就席卷了床幔。
  一时间,满目火光!
  这人到底是谁?想要带她去哪儿?
  龙骨呢?龙骨在哪里?有没有发现她被劫了?
  还有崖香和菱香,她们还在外间熟睡呢!
  现在走水了,这可如何是好!
  她焦急的口干舌燥,想大声的喊出来,然而,终究是抵挡不住瞬间就起作用的药效,昏了过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