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三章 不可告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知过了多久,眼前闪闪烁烁传来刺眼的光线,一下一下,迷迷蒙蒙。
  颜小茴只觉头痛欲裂,稍微动了动,不自觉就呻吟出声。
  她费力的睁开眼,只见眼前一堆篝火,高耸的火苗扑簌簌的,不时发出“噼啪”的响声。
  视线稍微一转,旁边的墙上赫然立着一脸煞气的关公,下面的香案上零星摆放着几个水果,不过从萎缩腐烂的样子,和周围落满的灰尘来看,显然这里已经许久不见人烟。
  头顶的瓦片只剩下零星少许,冷风从上面“嗖”的灌下来,颜小茴身子一抖就打了个哆嗦。
  正在此时,哪里传来一个幽幽的男声,轻道:“醒了?”
  颜小茴这才发现,这间破庙居然还有别人。
  篝火的对面的柱子上,半倚着一个人。
  由于蒙着一张脸,看不清长什么样儿,但是仅凭身形来看,应该是个年轻男子。
  颜小茴倏地回过神来,一下子回想起了晕倒之前的事。
  就是这个人将她从颜府劫持的,临走的时候还放了一把火!
  她一下子撑手坐起来,谁知此刻虚弱身子居然又跌坐了回去。
  饶是这样,她火辣辣的眼睛依然紧紧怒瞪眼前的人,一眨不眨:“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劫持我!”
  男子轻声一笑,一双眼睛落在颜小茴身上,眉头高高皱起,音调轻佻:“颜小茴,你不是这么快就把我忘了吧?”
  颜小茴一愣,这声音……
  她眯起目光仔细去看那男子,一袭黑衣,正懒洋洋的靠在柱子上,左手悠然的搭在膝盖上,即使蒙着一张脸,也能明显感觉到的高耸的鼻梁。
  他的一双细眼散发着亦正亦邪的光芒,幽幽的盯着她,视线与她的目光隔着篝火在空中交汇,溅起点点火星。
  看到他眼睛下面一颗明显的泪痣,颜小茴一愣:“晏子傅?”
  男子倏地眯了眯眼,修长的大手将自己脸上的面巾往下一扯,露出略带高傲桀骜的神情:“没错是我,记性不错么!”
  他另一只手上转着什么东西,颜小茴只扫了一眼,就认出那是自己用尽了心血刺绣的喜帕!
  她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无论是神情还是语调,都明显的显露出自己的恼意:“你几次三番出现在我身边将我劫走,到底是什么目的!”
  晏子傅倏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三步两步越过篝火,缓缓蹲在她身边。
  与颜小茴此刻的愤怒不同,他的神情很是放松,甚至还带着点儿愉悦。
  听到颜小茴的话,他没有作答,而是反问道:“听说你过几天要成亲了?”
  她和戎修成亲的消息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他会听说,颜小茴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
  她深吸了口气,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我什么时候成亲,跟你一点儿都没有关系!不管你怀着什么目的,受谁指使,你几次三番出现在我身边,我已经受够了!我警告你,不要玩火,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晏子傅目光落在她脸上,倏地挑了挑眉:“短短一段时间没见,你的脾气倒是长了不少。不过,这威胁不到我。我一个大男人,总不至于忌惮你一个小姑娘吧?至于戎修,呵,不论是之前还是现在,他都差劲透了!上一次,我大模大样的就将你从他的驻地带了出来,这一次,我依然轻轻松松就将你拿到了手!他安排在你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是蠢货!”
  颜小茴冷眸一眯:“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晏子傅眸光一闪:“你不用担心,杀人越货的人,本公子是不屑去做的。我只不过是用了点儿迷魂散罢了,量很少,差不多半个时辰药效就失散了。怎么样,够意思吧?”
  “半个小时?凭你之前在沐风院放的火,他们中散半个时辰,如何逃得出去?”
  颜小茴咬牙切齿:“你这样,比直接杀人更可耻!”
  晏子傅对她的咒骂不以为然,依旧不紧不慢的腔调:“我没有杀他们,已经是对他们手下留情了,至于他们避不避得开大火,那就得看他们的造化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小心肝就要跟别人成亲了呢!”
  说着,他伸手去捏颜小茴的脸。
  此刻,颜小茴的身子已经差不多缓过来了。见他对自己动手动脚,一掌就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正正好好打在了他的右脸上。
  她使了多大的力气,她自己清楚的很。
  只见晏子傅的右脸一下子就印上了一个鲜红的掌纹,在影影绰绰的火光下看起来格外明显。
  他伸出舌头在自己嘴角上舔了舔,细眼一眯:“打我?”
  颜小茴一动不动,她隐隐作痛的手掌倏地握紧:“是你先惹我的!”
  晏子傅眼睛危险的眯了眯,看的颜小茴心里有些打鼓,但是,她并不后悔!
  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她早就想收拾收拾这个人了!
  她就这样与他冷冷对视,一动不动。
  谁知,下一秒,晏子傅倏地勾唇一笑,抬手在自己的嘴角上抹了一下:“辣妹子,我喜欢!”
  颜小茴直觉一口气好不容易呼了出去,又被人打了一记闷拳。
  她嘴唇紧紧抿着,一动也不动的看着眼前这个人,琢磨着,自己究竟什么时候得罪了这样一个无赖?
  “我没有功夫跟你浪费时间,发现走水了,我不见了,不管是我爹还是戎修,肯定会有一个人找我的!”
  说着,她强撑着自己虚弱的身体站了起来,看也不看蹲在面前的人,越过他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然而,她才走了几步,晏子傅也跟着站了起来。
  他阴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你纵使现在走了,只要我想找你,就一定找的到,你信不信?”
  最后几个字的尾音,他咬的很轻,但是听在人的耳中,却陡然一沉。
  颜小茴倏地停住了脚步,转身看着他:“你威胁我?”
  晏子傅双臂抱肩,懒懒的样子:“这不是威胁,是告诫。你也看到了,你的戎小将军安置在你身边的人,对于我来说,根本就不在话下,所以,你再挣扎,也是徒劳。”
  颜小茴沉沉的呼了口气,鼻间散发的炽热的火气,好似也在发泄她心中积聚已久无法散清的怒火。
  她也不往外走了,而是高高的仰起头看着他,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感觉。
  “好,那你说,你几次三番接近我、劫持我,到底是什么意思?该不会是吃饱了撑的,耍我玩儿吧?”
  晏子傅耸了耸肩,眼睛一刻也不离的盯着她。
  “为什么就不能是因为我喜欢你呢?”
  颜小茴脸色倏地一冷:“就你这种人也会喜欢别人?呵,真是好笑!”她眸色冰冷:“你到底说不说?”
  晏子傅见她耐心已尽,嗤的一笑:“真是一点儿也不好玩儿,我还以为,以本公子的潇洒俊逸,俘获你这个小丫头绰绰有余呢!没想到当真是块儿木头!”
  颜小茴咬了咬牙:“纵使是木头,也会被点着擦出火花的!只不过,本姑娘对你这个居心叵测的臭石头没什么兴趣罢了!”
  她抿了抿唇:“我的耐心已经用尽了,你最好快点儿把你的目的说出来。不然,我可以保证,纵使我不能从你手上逃脱,但是,也一定不会让你的目的得逞!”
  “不管是什么,我说到做到!”她狠狠地加了一句!
  晏子傅细眼一眯,玩味的看了她一眼,半晌,轻笑一声:“真是个无趣的丫头!”
  见颜小茴怒瞪她,他笑意又深。
  他抬起头,黑猫一般的眸子闪烁着不同寻常的光。
  “你难道从来就没好奇过,你们颜府柳姨娘,究竟去了哪里了么?”
  饶是颜小茴事先已经做好他语出惊人的心里打算,还是大吃了一惊!
  自从她从风笛渊回京,就没有在颜府再见到过柳姨娘。
  无论是问颜父,还是问府里的丫鬟,得出的唯一的结论都是,柳姨娘离家出走了,甚至连个字条儿都没留。
  无论是什么原因,家中的姬妾离家出走,都算是丑事一桩。
  颜父虽然伤心恼怒,然而却被家中频繁的变故所累,并没有过多的言语。
  而颜小茴在颜府时与柳姨娘的接触也不多,也就更没有发言的余地。
  可是,如今柳姨娘的名字从晏子傅的口中说出来,颜小茴瞬间就一个激灵,眉头紧皱:“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说清楚!”
  见她的好奇心已经完完全全被自己调动了起来,晏子傅满意的勾了勾唇。
  他这副慢条斯理的样子,彻底惹恼了颜小茴。
  此刻,她不顾力量的差距,一下子揪住了他的领口,一字一顿的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别给我卖关子,赶紧从实说来!”
  是啊,柳姨娘一个妇道人家,离了颜府能去哪里?
  她,又和这晏子傅,有什么关联?
  而且,这晏子傅,又为何会因为柳姨娘而一而再再而三的找自己的麻烦呢?
  这里面,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