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小茴不见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路跟着她俩的颜小茴只觉得自己浑身冰冷,一点儿力气也使不出来。
  她很想去相信戎修,可是,眼前的事实却令她心痛不已。
  听到李浅歌说戎修送了她镯子,她更是心冷。
  戎修是什么样的人,她心里清楚的很。
  如果不是他愿意,谁能逼他给别人送东西呢?
  她不怀疑戎修对她的感情,可是,李浅歌对他来说,至少是特别的。对于戎家来说,更是理想不二的媳妇人选。
  转眼间,她们二人已经买了蟹粉往回走。忽然,李浅歌身形一顿,整个人都有些手足无措。目光潋滟的瞟过门口走来的人,温柔的轻道:“戎将军,你怎么出来了。”
  戎修抿了下唇,从她手中接过蟹粉,顺手递给她一副手套:“外面太冷了,难为你专门跑一趟。”
  李浅歌大眼睛飞快的瞟了他一眼,复又羞涩的低了低头,将羊皮手套戴在手上:“伯母喜欢吃,做小辈的去买,都是应该的。”
  俊男美女站在一起,煞是养眼,并肩而去。
  颜小茴眼睁睁看着两人的背影,心潮起伏,半晌苍凉一笑。
  许久之前,她曾送过戎修一副牛皮手套,戎修回赠给她一双羊皮的。那时候,她还在为这份第二无二的礼物而高兴不已。
  可是,看着李浅歌刚刚手上带着的那副,与戎修送给她的那副,一模一样。
  是不是,其实他的心,也早已经一半一半了呢?
  身后的晏子傅看了她良久,忽而抬手对着她的脖颈狠敲了一记。
  颜小茴瞬间就软倒在了他的怀里。
  他横抱起昏过去的颜小茴,低头一看,只见一滴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了下去。
  晏子傅身形一顿,朝戎修离去的方向扫了一眼,长腿一迈,头也不回的将她抱上了马车。
  不远处,已经走到酒肆门口的戎修倏地停了下来。
  从刚刚开始,他就觉得黑暗中似乎是有双眼睛幽怨的看着他,他并没有在意,并一度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是,刚才那一下,分明是有人紧盯着自己的后背,与刚才幽怨的眼睛形成了对比,一股被人窥伺的恼意,一下子从心头涌现。
  然而,当他回过头时,除了一辆已经驶出视野的马车之外,整个街道上并没有其他人。
  他的眉头一下子就紧拧了起来。
  一旁的李浅歌伸手拉了拉他的袖口:“戎将军,怎么了?”
  戎修倏地收回目光,将自己的袖口不由分说的从她手中抽出,眉头皱的更深:“没事。”
  李浅歌望着自己突然空了的手心,心里陡然间气恼了起来,然而只一瞬间,她又恢复了刚才的笑意:“那我们快点儿回去吧,伯母他们还在上面等着呢!”
  戎修点了点头,刚向前走了两步,巷口突然间传来“哒哒哒”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戎修眯起眼,果见一个人骑着马从前面的巷子飞驰而来,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两人跟前。
  马上的人倏地将缰绳一拽,马蹄高高扬起,伴随着一声响亮的马嘶!
  马匹还没站稳,鞍上的人就已翻身落下,顺势半跪在了戎修的面前。
  “将军,大事不好了,颜府沐风院突然走水,颜姑娘不见了!”龙骨一脸焦急,额发凌乱,浸透了汗水,整个人的脸色苍白如夜。
  “什么?”戎修脸色一青,整个人晃了一下,一把抓住龙骨的领口,硬是将他从地上提溜了起来:“到底怎么回事,快说!过两天就成亲了,她怎么会不见的?”
  没有人能体会到他现在的心情,好像自己一直小心呵护的珍宝,突然间不翼而飞,再也找不到的感觉。
  他心慌意乱,几乎不能自持,手下的力道也不自觉的加大。
  龙骨被他的大掌抓住领口,勒的几乎断气儿,可是他丝毫不敢挣扎。
  “晚上歇下了,我和小白他们轮番值夜,谁知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几个突然间都晕了过去。等再醒来的时候,沐风院一片火光!我们吓了一跳,连忙冲进房间,可是,只将昏迷不醒的崖香和菱香救了出来,将里面翻了个地儿朝天,也没有看到颜姑娘。后来,火扑灭了,里面也没有发现……尸首,颜姑娘失踪了!”
  戎修勃然大怒:“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龙骨心头一跳,不敢去看他暴怒的眼睛:“发现出了事,就派小青去将军府通知将军,可是,等了半天小青也没回来。我这才亲自出来通知,到将军府的时候,门口的凌子说将军和老将军等在这里宴会李家,我又从将军府快马加鞭的赶过来。谁知,在前面的巷口,发现了昏迷的小青!像是有人故意在他来的路上迷晕了他!”
  戎修两只拳头攥的咯咯直响:“究竟是什么人,敢在这个时候劫走我的女人,他真是不想活了!”
  龙骨从小跟他一起长大,没人的时候一直与他兄弟相称,这个时候,他居然对自己动手,看来已是怒不可遏!
  他心中歉意更甚。
  戎修将保护颜小茴的职责交给他,可是他却三番两次让颜小茴被人从中劫走,他无颜面对戎修。
  “将军,是龙骨的疏忽,请你责罚!”
  戎修牙齿紧咬:“现在罚你有什么用?罚你小茴就回来了吗?如果找到小茴,那就免你的罪责,只需领三十军棍就行了,如果小茴回不来了,那我唯你是问!”
  龙骨深深的低了头:“单凭将军处置,龙骨毫无怨言!”
  一旁的李浅歌听见颜小茴不见了,心头一喜,恨不得立刻拍手称快。
  可是,看见戎修担心的样子,她硬是将嘴角的笑意压了下去,状似担心的抚上戎修的袖口:“阿修,颜姑娘出事了吗?”
  龙骨正在烦躁,陡然间听见她说话,将她的手往下一甩,连看都没看他,冷冷的说道:“不关你的事。”
  连着两次被他甩开了手,说话冰冷,连看都不看她一眼,李浅歌心头委屈更深,愈加怨恨起颜小茴来。
  然而,她是什么人?即使心里再不满,面上也不会表现出来。
  只是抿了抿唇:“我也是担心颜姑娘嘛,你快派人去找找她吧,伯父和伯母那边,我去说一声。咱们两家的宴会,改在其他时间也是一样的。”
  戎修终于看了她一眼,嘴唇一抿:“不需要。”
  他倏地一转身,走进了酒肆。
  留跪在地上的龙骨一脸莫名奇妙:“将军,不去找颜姑娘吗?”
  可是,戎修留给他的只有一个背影。
  李浅歌见戎修没有跟这个龙骨去找颜小茴,反而回了酒肆,心情大悦。
  看来,比起颜小茴,戎修更看中自己!
  她忍不住嘴角一翘,瞥了眼龙骨,脚步轻快的跟了上去:“阿修,你等等我嘛!”
  等二人走上楼梯,进入雅间,相谈甚欢的两家人倏地停了下来。
  戎夫人看着气喘吁吁的两个人招了招手:“你们怎么去了那么久,快坐下,刚刚我们还说起你们两个呢!”
  见戎夫人的目光若有若无的落在自己脸上,李浅歌的脸颊一红,飞快的瞟了身旁的戎修一眼,乖巧的坐了回去。
  戎夫人见戎修像个木头一般杵在那里,不禁眉头一蹙:“阿修,还不快过来,愣在那里干嘛?”
  戎修却一动不动,冰冷的目光扫过在座的众人:“小茴不见了!”
  提起颜小茴,李浅歌和李父脸色一僵,戎夫人也是神色尴尬。
  她瞟了眼对面的李氏父女二人,不无责备的说道:“你看看,今儿是跟你李叔叔和浅歌妹妹吃饭,你提颜小茴干什么。她一个女孩子,不见能不见到哪儿去,快坐下,阿娘有话跟你说。”
  戎修倏地暴怒,大声一吼:“我娘子都不见了,我若是能坐的下去,还是个男人吗?”
  戎夫人身子一抖,也涌起了怒气:“你这是干什么,当着你李叔叔和浅歌妹妹的面儿,一点儿礼数都不懂!”
  戎修轻哼一声:“那你们就懂礼数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安排这个宴会的目的!不就是想让我娶她吗?”
  说着他看向对面的李浅歌,李浅歌的脸,倏地就红了。
  见状,戎修嘲讽一笑:“我娘子还没进门,就商量着让我纳妾了?那也得看我同不同意!”
  听到戎修用“妾”这个字眼儿,李父眉头一拧,李浅歌的脸色倏地苍白起来。
  戎夫人怒不可喝:“阿修,你在胡说什么?你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要对自己的话负责!快给你李叔叔和浅歌妹妹道歉!”
  戎修倏地勾了勾唇,嘴角泛起嘲讽的冷意:“胡说?如果真的是我胡说,那就太好了!我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告诉你们,我这辈子除了颜小茴,谁也不会娶!你们趁早死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
  “还有”,他倏地看向一旁将嘴唇咬的发白的李浅歌,目光冰冷:“那两只镯子,是我们颜府官家亲自挑选的。如果你喜欢,只管去谢我们府里的老管家。”
  李浅歌脸上血色全无,一双手几乎要把衣角扯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