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葵国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还有,听说你喜欢我送小茴的羊皮手套,我也都送给你。得了你想要的东西,赶快离开京城!不要再起什么旖旎的心思!”
  “戎修!你胡说八道什么!”戎夫人勃然大怒,“看来是我平日里太宠溺你了,居然将你养成了这目中无人的样子!快跟你李叔叔和浅歌妹妹道歉!”
  戎修衣袖一挥:“不好意思,我急着去找我娘子,你们若是看我不惯,那我离开就是!”
  说着,一转身消失在了外面的楼梯口。
  戎夫人气个半死,哆嗦着手指着旁边的戎老将军:“看看你的好儿子,长大了翅膀硬了,居然这样对待我,我真恨不得不认他这个儿子!”
  戎老将军不动声色的喝了口酒,眼皮都不抬:“我就说让你消停一会儿,他们年轻人的事,自有想法,孩子大了,你以为凡事都得按照你的想法走吗?”
  他将杯中的酒一口喝干,执起一旁的酒壶,分别给自己和李父满上,略带歉意的说道:“犬子就是个火爆脾气,一根筋,他喜欢的东西,就是一匹马也拉不过来。你们大老远来一次,让你们看热闹了。”
  李父从小跟戎老将军一起长大,又是个人精,这话语里维护的意思,他如何听不出来。
  只能在心里轻叹,自己女儿算是没看错人,那戎修果然是个值得托付终生的人。只不过,那人心里却是没她,强扭不得。
  因此端起酒杯对戎老将军遥遥一举,轻笑道:“戎兄说的哪里的话,令郎一片痴心,现在这样专一的孩子可不多见,有性格!可怜我家浅歌没有福气,入不得令郎的眼。”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倒是其乐融融,一点儿也没有因为这个小插曲伤感情的样子。
  可是却将一旁的戎夫人和李浅歌气的火冒三丈,奈何不得。
  戎修风风火火的出了酒肆,对还跪在那里的龙骨一招手,龙骨立刻牵马跟了上来。
  “沐风院有没有什么发现?小青醒来以后,有没有说当时看到什么人?”
  龙骨嘴唇一抿:“小青说当时天黑,他是被人从后面袭击的,根本就没看清那人的脸。可是,在他身上发现了残留的迷魂散,和沐风院残留的一样。”
  说着,他从腰带里摸出一方帕子,伸手将帕子展开递到戎修面前,指着上面一小块儿白色的粉末说道:“这就是那迷魂散,我找人鉴定过了,是……灵仙草和虎刺梅混制,从制作手法来看,应该是葵人。”
  “还有”,他伸手在袖口里摸了摸,又拿出样儿东西放在戎修手上:“这是在沐风院,颜姑娘的倒塌的床榻上找到的,本来我以为是姑娘的心爱之物,可是,将军您看这做工!”
  戎修一把将簪子接到手里,仅一看,眉头就拧了起来。
  那簪子上面缀着珍珠、珊瑚、祖母绿,样子一看就是海边国家的特色。更重要的是,簪子是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然而,凤凰的尾巴一般分为主凤尾、次凤尾和飘翎,带有凤尾眼的主凤尾如果是九根,那簪子的主人必贵为皇后。如果是五根,则需是公主。
  如今,他手上拿着的这跟,正是三根。三根是郡主才能佩戴的,戎修眉头一拧。
  凤凰嘴里衔着一枝青梅,而青梅,正是葵国的国花。
  戎修将簪子握在手中:“是葵国人干的!”
  龙骨抿了抿唇:“将军,你是说,颜姑娘被葵国人劫走了?”
  他瞟了眼那支簪子:“还是葵国的郡主劫走的?”
  戎修眯了眯眼:“通知海上各处关卡,严查出海的各处船只。另外,我们马上去葵国,即刻启程!”
  龙骨连忙点头:“是!”
  而此刻,颜小茴已被晏子傅带上了去往葵国的船只。
  从昏迷中醒来,颜小茴举目四望,外面已是一片茫茫大海。
  船只摇摇晃晃,像她的心一样,起伏不定。
  只要一闭眼,眼前就闪过戎修和李浅歌两人并肩远去的样子。
  晏子傅从走进她所在的船舱,坐在她对面,看着她面容憔悴的样子,心里一刺:“不过是个男人,不值得你这样对他伤心。”
  他伸手抚上她放在桌上的双手:“我会对你更好。”
  颜小茴面色不变,却不动声色的将双手抽了回来,依旧是不言不语。
  晏子傅轻轻一叹:“你已经三天没有说过话,没吃过东西了。这样下去,你身上的蛊毒不发作,人也会生病的。”
  颜小茴终于扯了扯嘴角,长久没有出声,她嗓子暗哑:“这不正是你期望的吗?”
  如果没有这一场变故,如果没有李浅歌,她和戎修刚好会在今天成亲。
  前几天,她晚上睡不着时候还在激动的想象,到了成亲那天,自己会怎么样。
  可是想不到,就在几天之后的今天,她却仿佛被人抛弃到了荒野一般,心身俱疲。
  晏子傅被她的话堵得语塞,然而只一瞬就恢复了刚才的笑意:“不管怎样,你终于肯说话了!”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轻道:“再忍一忍,晚上就到葵国了。”
  颜小茴无言的躲过他的触碰,觉得自己的心已死。
  傍晚之分,她所在的船只果然靠岸。
  晏子傅带着的丫鬟将虚弱的她搀扶了下去,才走到船橼,就看见岸上一片火光,将整个海岸照的亮如白昼。
  数百名宫女儿和太监排成两列,人手执着一盏绣灯,簇拥着一位体态雍容的黄袍男子。
  那人见她走下船,立刻迎了上来。
  晏子傅快走了两步,对他躬身一揖:“臣晏子傅见过皇上,皇上万岁!”
  梅永清笑着伸手虚扶了他一下:“爱卿快起。”
  他目光落在晏子傅身后的颜小茴身上:“你就是小茴?舅舅总算是把你寻回来了!”
  颜小茴下意识想要蹙眉,晏子傅在旁边拉了拉她的袖口,小声提醒:“快跟皇上见礼。”
  梅永清却大手一挥:“都是自家人不必多礼,小茴刚回来,诸事都很不适应。”说着,他伸手朝后面一招手,一个锦衣华服的女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却是柳姨娘!
  梅永清轻笑一声:“相比我这个便宜舅舅,你和红叶应该更加相熟。”
  柳姨娘身形比在颜府的时候丰腴了不少,可能是穿着发饰变了,整个人的气质也变了许多。
  颜小茴张了张嘴,却不知该如何称呼她比较好。
  柳姨娘仿佛看出了她的为难,伸手将她一揽:“你还是叫我姨娘吧!走,我们先回宫再说。”
  回宫的路上,颜小茴和柳姨娘一辆马车。
  颜小茴看着咫尺之外的女人,轻道:“姨娘,你早就知道你和我娘的事了?”
  柳姨娘垂了眸:“也并不比你早知道多少,想不到我和你娘,还真是有缘,居然嫁给了同一个男人。”
  颜小茴心里也是一叹,看着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突然间不告而别,爹很伤心。”
  柳姨娘苍凉一笑:“是么?”
  颜小茴抿了抿唇:“你不打算回到爹身边吗?”
  柳姨娘垂了眼,抓着手上的帕子绕了拇指一圈儿。
  半晌苦涩一笑:“你爹他,其实并不是喜欢我。他跟我在一起那么久,只不过是在我的身上,看见了你娘的影子。本来我不信,可是,当我知道我和你娘是同母所出,同胞所生,当我看见你娘的画像时,就什么都懂了。”
  “可是爹他和你在一起那么久,不可能没有感情的。不然,也不会那么宠你。现在刘氏已经不在颜府了,爹很需要你。”
  柳姨娘视线偏向一边:“小茴,你是个好姑娘,我很喜欢你。可是,我和你爹的事,你不要再劝我了。我虽然千金之身,却从小流落风尘,纵使现在重归故里,却不过是个寻常女子,只想找个一心一意爱我的人相守一生。纵使我倾慕于你爹,却也有我的骄傲。被人一辈子当作别人的替身,我不甘心。”
  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颜小茴也就不敢再劝了。
  “倒是你”,柳姨娘看了看她手上的血镯:“你真的要跟晏子傅成亲吗?”
  颜小茴的眼睛,倏地一暗。
  一行人马快马加鞭,不一会儿就回了宫。
  偌大的皇宫因为颜小茴的回来,而张灯结彩,一片喜气。然而,颜小茴的心里,却一片清冷。
  梅永清虽是一国之君,可是整个人却万分和蔼。
  在颜小茴的接风宴上,他对着众人遥遥举杯:“父皇离世前,曾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将皇妹寻回来。一眨眼,这么多年过去了,朕终于寻回了皇妹和小茴,虽然没能见到活着的细辛,可是,今儿总算是圆了父皇的梦了!父皇九泉之下,终于可以入土为安了!”
  言罢,在场众人都跟着举杯:“皇室团圆,实乃葵国之大幸!”
  酒过三巡,梅永清的视线落在颜小茴和她对面的晏子傅身上。
  “按照老祖宗留下的规矩,梅晏两家每一代人,都要联姻的。如今小茴被寻了回来,那这个规矩,还是要继续下去的。”
  他看着颜小茴,问道:“小茴啊,你可愿意嫁与子傅为妻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