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章 刺客【爆更周加更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紫鸢听到莫思幽喃喃说出口的这句话,将举头望天的目光移向他。他的眼中,似乎也有流星坠落,被那淡淡的星光充盈着。这世上大概再没有一种明珠,能敌得过他眼底的星芒。
  一旁的朱隐和兰轩,也和莫思幽一样眉心微蹙,露出一丝担忧的神情。
  “第三颗了。”兰轩不自觉地叹了一声。
  话音刚落,就见一个家仆匆匆忙忙地跑进练功场来,一边跑一边对高台上喊道:“三位师兄,师傅让你们速速带弟子搜查山庄——方才有人闯进了地牢,被巡逻的弟子打伤,却让他趁机逃了,现在可能还在山庄内!”
  什么?莫思幽他三人眼中,皆是闪现了一抹惊诧的颜色。在碧草山庄的地牢中关着的,都是一些妖魔,若是有人闯进去,将这些东西放出来,后果不堪设想!虽听那家仆的口气,闯入者是失败而逃,但若不抓住此人,来日他寻到空隙趁虚而入,一样是巨大的隐患!
  “走!”朱隐以二师兄的身份,对兰轩和莫思幽吩咐了一句,便带着一队弟子跑在前面。
  紫鸢还没回过神来,愣愣地看着莫思幽,“莫大哥……”
  “回房间去。”莫思幽简单地撂下一句话,转眼便已出了练功场,紫鸢也只能望见他那飞扬的袍角。
  他施展开的轻功,别说紫鸢没反应过来,多少弟子也几乎跟不上他的步伐。
  品言见院子里变得空荡荡的,天又黑压压一片,颇有些渗人,便拽了拽紫鸢的衣角,小心地说:“姑娘,外面不安全,我送你回房吧。”
  紫鸢看着那抹淡蓝消失在视线中,才略有些不甘心地点点头,跟品言走回后院的客房去。品言嘱咐了她几句,诸如这种时候不要乱跑,有事就唤她之类的。伺候客房的婢子,都离后院厢房住得不远,顶多就隔了一个院子,只要提高点声调叫喊,都是能听到的。紫鸢应付之后,合上门,走到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南方的冬天,仍是显得有些干燥,却要比北方好上许多。即便这样,她出去一趟回来,还是只想往肚子里多灌几杯水。
  可她刚把茶杯送到唇边,就停住了动作,茶水沾湿唇,却未下咽。刚才那是……紫鸢慢慢的把茶杯从唇前挪开,往前移动了一点,回到她方才拿起来往嘴边递时的某一刻。清透的茶水,因为这一番移动还浅浅地泛着涟漪细纹,但已足够清晰地倒映出贴在正对上方房梁上的那个黑色人影。
  紫鸢身子微微一僵,动作停滞了片刻,然后她几乎是屏着呼吸往后退了一步,转身往门边去。
  然而她刚刚转过身,脖子上就传来一阵凉意,嘴也被一只宽厚湿润的手掌捂住,逼得她停住脚步,不敢再有丝毫动弹。
  “别出声,否则杀了你。”背后传来一个沙哑的男声。
  紫鸢咽了口唾沫,乖巧地点点头,用眼角余光瞥着紧闭的窗户下那面铜镜里映出的场景。
  她的背后站着那个持匕首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劲装,脸也用一块黑巾蒙着,只露出一双透着狠劲儿的眼睛。而捂在她嘴上的那只手,则沾满了新鲜的血迹,轻轻颤抖着。
  看样子,这就是现在满山庄里都在追捕的刺客了!
  “我跟碧草山庄没什么关系的……”紫鸢口齿不清地喃喃着这句话,想要解释,静悄悄的房间里只听得见她“噗噗”的心跳声。
  “闭嘴!”男人狠狠地断喝了一声,话语间夹带着一抹艰涩。
  一滴殷红的血从刺客肩头那一道深切的伤口滴落在地上,发出极细微的声响。
  这是……
  被鼓动了的耳膜给了紫鸢一些提示。她心下基本可以断定,刺客手上的血是他自己的。他受伤了!紫鸢心里小小地兴奋了一下。只要能稳住他不杀自己,这样耗下去,那家伙未必会占便宜。
  就在这一片让人紧绷心弦的沉寂中,门扉好死不死的被人叩响了。
  “噔噔!”
  “姑娘,你在吗?”
  听到品言的声音,紫鸢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叫喊声都已经涌到了喉间,却被那近了一寸的匕首将理智给拉了回来。她一脸幽怨地瞥了一眼背后那个男人。刺客用眼神向她重复了一下和刚才类似的一句话:你要是敢胡说,我就杀了你。
  “姑娘?姑娘?”
  眼看着品言再听不到回答就要破门而入,刺客用威胁的眼神狠狠瞪了一眼紫鸢,血手慢慢放开了她,但那匕首却是寸寸紧逼。
  “品言……我、我刚在休息呢,还没来得及穿衣裳。有事吗?”紫鸢硬着头皮假装平静地回答。
  听到紫鸢的声音,品言才松了一口气,忙答道:“没有、没有,方才听弟子说看见人影跑进后院,我有点放心不下,所以过来看看。姑娘你没事就行了!”
  “谢谢你了。外面不安全,你也快回房去吧。”紫鸢一边故作镇静地回答,一边在心里懊恼地哀嚎:品言救命啊!可很明显品言和她没有这样高敏度的心灵感应,听到紫鸢这样回答以后,她就安心地离开了。
  这下可……
  紫鸢颓丧地喘了口气,也不知道那刺客要这么威胁她到什么时候。万一他要杀人灭口怎么办?万一他跑不掉就拉人陪葬怎么办?万一……她越想越害怕,身上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谁知这时后面传来一声闷响。她愣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回头看了一眼,那刺客竟然自己晕倒在地,手中的匕首也掉落一旁。
  “喂?”紫鸢试探的用脚尖推搡了一下那刺客,他也没有反应,肩膀的伤口还淌着血,苍白的额头上全是冷汗。不过能感觉得到,他还有微弱的呼吸。
  紫鸢长长地松了口气。这种危急时刻,果然还是看谁更能耗时间呢……随即她的嘴角勾起一抹调皮的笑容,对那昏迷的刺客喃喃说道:“大哥,你这劫狱可太不专业了。”
  至于要怎么处理他……
  一杯冰冷的茶水泼到男人小麦色肌肤的面庞上,让他稍微清醒过来,只是脑袋似乎还有些沉重。但下一刻他意识到自己的双手都被布条绑起来的时候,就完全清醒过来,陷在木椅中的身子不停扭动挣扎。
  “你再乱动,伤口绷开,我可不会再包扎一次。”紫鸢说着话,在男人对面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静静地啜饮了一口。
  男人垂下眼眸,看到自己的肩膀果然上了药包裹了起来。他有些诧异和不解地扭头看向紫鸢,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而且她刚才也算是经历过生死的人了,现在居然还有心情这么恬淡地喝茶?
  “你为什么要救我?”
  “我不想有人死在这房里,晦气。”紫鸢简单地答道。
  “那你为什么不把我交给外面那群人?”男人还是觉得奇怪。
  紫鸢将茶杯往桌上一放,抄起旁边的匕首往他喉咙上一送,差一点就刺进去,最后却只是将他的下巴一挑,兀自笑道:“你刚才敢威胁本姑娘,就这么把你交出去,岂不是便宜你了?”
  “反正我现在已经落到你手上,你要杀便杀,不必侮辱人。我陆离死不足惜,只可惜……”他前面还面色冷硬,不畏生死,只最后那几个字,蒙上了淡淡的不甘和一丝心酸。
  “啧啧~你这么洒脱的求死,关在地牢里的那个人,可要伤心绝望了。”紫鸢眨巴了两下眼睛,故意逗弄地说。
  “你!”男人睁大眼睛瞪着紫鸢,一来是被她看穿有些惊讶和懊恼,二来是听出她话里有话。
  “本姑娘要想杀你,就不会留你活到现在。正好现在他们不让出门,闷得很,有人陪我说说话也好。嗳,不如你跟我讲讲,你在地牢里都看到了什么?”紫鸢忽然兴致来到,盯着那刺客说。
  “你问这个干什么?”刺客不解。
  “好奇咯!听说碧草山庄的地牢里关押着许多奇怪的东西。”紫鸢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靠着椅子摆了个舒服的姿势坐着,好像已经准备好了听一番精彩的说书。
  “那是人,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男人一声低吼,用略带愤怒的目光注视着紫鸢。
  “诶?”紫鸢对这个被绑起来还那么嚣张向她大吼大叫的家伙翻了个白眼,虽说这一声吼不至于把她吓到,却也让她诧异。那地牢里关着的是人?不可能啊……她正在心头盘算着自己的小心思,那男人却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那是人……不是奇怪的东西……更不是什么妖魔!……阿合怎么会是妖魔呢?他是我弟弟!他、他只是跟普通人长得有点不一样而已。那是病,不是魔气……你们凭什么抓他?”男人的手紧握成拳头,眸中露出痛苦挣扎的神情。
  紫鸢一下子抬起头来,用惊异的目光看着面前的男人。他刚才说什么?魔气?
  “你的意思是,你是为了救你弟弟而来的?那你在地牢找到他了吗?”紫鸢的眼里氤氲着让人看不清的雾气。
  男人摇了摇头,喃喃地说:“我明明都找过了……一定是那扇上锁的门,一定是!”
  紫鸢听他一会儿东一会儿西,有些癫狂,心想从这男人嘴里八成也问不出什么东西来,便挥了挥手中的匕首,“刷刷”两下割断了他手腕上绑着的布条,然后将匕首往桌上一扔,说道:“你走吧。”
  男人更加震惊地看着她,不可置信地问:“你要放我走?”
  紫鸢白了他一眼,啜着茶,“趁我没改变主意之前,有多远走多远。”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男人目露凶光,其间却夹杂着一丝对紫鸢的另眼相看。
  紫鸢“噗哧”一笑,用手指着房梁说:“你若要杀我,刚才就不只是架我的脖子了。奉劝你一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弟弟还在等着你呢。好了,我也只能做到这个份儿上,能不能好好走出山庄,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男人重新审视了一下眼前这个年纪小小的丫头,嘴角隐隐勾起一抹笑容,沉声道:“若我能活着离开,你我早晚会再见。这条命,算我欠你的。”
  “噗——”紫鸢差点没把口中的茶喷出来。
  这句死心眼儿的话怎么那么耳熟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