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章 醉相思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丫头……我在那里等你。”
  这飘渺的声音,从氤氲的雾气中传来,入耳温润。
  紫鸢冰冷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微微张开眼,却被窗外射进来的阳光刺得眼睛疼。她伸手挡了一下光,慢慢才适应过来,一点点地打量着眼前陌生的房间。
  素白的墙壁并未像一般人家那样附庸风雅地挂上几幅字画,只是打扫得纤尘不染,布置装潢也很简单,却不觉单调,反而显得落落大方。
  这里是……
  紫鸢一脸迷茫地撑着身子坐起来,被子滑落下去,一股凉意袭上脊背。她垂眸一看,猛然发觉自己赤.裸着身子,脸红心跳的将棉被拉上来捂住胸口。她完全不记得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脑海里一幕一幕地闪过昨晚的画面。她想起了落水,也想起了作为罪魁祸首的那个“美人儿”……可是,是谁把她从水中救上来的?她现在这副模样,大概也是“救她”那个人的杰作吧?!
  难道……是那个“鬼美人儿”?可是她又迷迷糊糊地觉得,那是一双结实的胳膊,还有温暖的胸膛,就像……就像他一样。紫鸢低下头,嗅到被子上还留着原本主人身上的淡淡清香,是很熟悉的、她永远不会忘记的那种独特味道。她心里“咯噔”一下,一抹浅红浮上面颊。
  是他么?莫思幽?昨晚,是他救了自己?
  紫鸢知道像莫思幽那样的君子,就算是将自己剥光了放在床上,躺在他面前,他也绝不可能作出什么越轨的行为来。所以,如果真的是他,她倒是能松一口气。
  她一边想着,一边用眼角余光往旁看去,案头放着一叠整齐的干净衣裳。她将衣服拿过来换上,又在心里想着,不知道莫思幽是不是就是这屋子的主人。她打开窗探头向外看去,屋外正是那一棵挂满纸鹤的大树,脑子里的思维停滞了片刻,好像有些不能把这略有些浪漫的事情和莫思幽冰冷的面孔联系起来。
  “噔噔!”品言敲了敲门。“姑娘,还在吗?”
  “唔,品言,进来吧。”紫鸢系好腰带,却发现这屋子里并没有铜镜,不知穿上这身衣服看上去如何。
  却闻品言惊喜地叫起来:“呀,四师兄挑的衣裳真是极称姑娘!”
  “嗯?”紫鸢回头看着品言。“莫大哥?”她有点受宠若惊,品言的意思是,这是他给自己准备的衣裳吗?
  品言嬉笑道:“是啊,姑娘真是好福气,能让四师兄亲自照顾!四师兄平日从不让外人进他房间,我也是第一次进来,倒算是沾了姑娘的光呢!”
  “这是……莫大哥的房间吗?”虽然早已经猜到,紫鸢心头还是忍不住暗自欣喜起来。
  “嗯。”品言点点头,用一脸羡慕的表情向着紫鸢。“四师兄说姑娘昨晚落了水,怕落下风寒,方才他去做早课,便叫我给你送点姜汤过来。”
  还真是他!紫鸢禁不住喜上眉梢,心想着,那昨夜他可是照顾了自己一整晚?若是他在身边,也难怪自己会睡得那么好,一点未觉得冷。她伸了个懒腰,将品言送来的姜汤一口气喝光,便缠着品言带她去练功场。
  上次才被责骂了的品言,可不敢这么快就再犯,虽是客人为大,却也不肯答应,只道是再过一个时辰早课便结束了,到时再去找四师兄不迟。紫鸢觉得品言说得也在理,现在去练功场,兴许莫思幽也没时间顾得上她。
  “那不如我们上街去吧?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来碧草山庄,都没有好好逛过呢!”紫鸢双眼放光地说。
  “姑娘若真想去,我陪你就好了。”品言笑了笑。接着她歪着头想了一会儿,说:“这里好吃好玩的东西可多着呢,就怕姑娘一天的时间玩不够!这几日柳府召开英雄大会,各路英豪都在往碧草山庄赶来,街上也热闹不少。过几日年会还有赏花灯,到时可美极了!”
  紫鸢听得都快跳起来,连忙拉着品言出门了。一到大街上,她就跟小孩儿似的疯跑。
  碧草山庄作为苏杭地区的大城镇,既保留了江南水韵的古朴和婉约风情,又不失京都的富贵和繁华,摆摊的小贩、林立的店铺、哒哒的马蹄、轱辘转动的推车、来往的人流,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喧哗热闹。
  “糖葫芦——卖糖葫芦咯——新鲜的糖葫芦!”
  老人洪亮的吆喝声从一片喧闹中传来,引得紫鸢注意。她转过去看着那串起来的红红的泛着光泽的山楂果子,馋得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小姑娘,要来一串吗?”
  老伯笑嘻嘻地问,却失望地看见紫鸢摇了摇头。接着,她就伸出三根指头,一双大眼睛亮闪闪的,对老伯说:“我可不可以要三串啊?”
  “好嘞!”
  紫鸢心满意足地举了三串糖葫芦,蹦蹦跳跳的在人流中穿梭,继续寻找新奇的玩意儿,品言在后面都快追不上她的脚步。不过在前面的地方,紫鸢忽然停了下来,似乎被什么吸引住了。她见紫鸢向街角的一个小书摊走了过去;那摆摊的是个面上斯文儒雅的小生,将摊位上的书一本本摆得很整齐,还用鸡毛掸子小心地扫去上面沾染的灰尘,似乎十分珍爱这些书。
  “咦,这不是刘书生吗?”品言有些惊讶。
  “你认识他吗?”紫鸢转过去看着品言。
  “嗯。”品言点点头,向紫鸢解释。原来这刘书生本名刘树生,是这里出了名的孝子,也是个书呆子。据说是祖上考取过功名,做到了专管文史的大官,但是因为为人太过耿介遭到排挤,被驱逐出了朝廷,刘家族人也因此受到牵连,三代不得考取功名。
  这刘书生也算是饱读诗书,平日就有些酸腐。说他是书呆子,却是因为他是个爱乐成痴之人,当年他祖上为官时,家中就收藏了不少曲谱,听说还有好些价值连城的孤本。很多人都登门想买他的书,他却不肯卖,连看看都不行。
  “听说四师兄也向他求过一本叫什么‘相思’的曲谱,也被他拒绝了。其实他自己根本不会吹笛子。不过……他现在怎么舍得把书摆出来卖了呢?”品言疑惑的便是这个。
  莫思幽?他想要的书……
  “这么多书,那就过去看看好了。”
  紫鸢快步走到那书摊前,随便扫视了一眼,就看到好多名家名曲。若方才只是听品言那么说,她并没多大感触,自己这一瞧才发现品言所说并无半点夸大。
  “《醉相思•卷二》。”紫鸢忽然眼前一亮,便伸手去拿那本摆在书生手边的旧书。书封面已经被抚摸得发毛,页脚也卷了起来,看得出虽然主人极为爱惜,却仍是抵不过时光侵蚀。
  这时刘书生抬手将书本按住,对紫鸢客气地笑道:“不好意思,姑娘,这本书不卖。”
  “不卖你摆在这儿干什么?”紫鸢挑眉问道。
  “闲来无事,自娱自乐。若非家母如今重病在床,无钱医治,那些书小生也是不会摆出来贩卖的。都是先人传下的宝贝,却是断在小生这一代手里了。惭愧、惭愧!”刘书生摇摇头。
  “大夫不是说刘大娘已经病入膏肓,根本就……”品言话说了一半,忽然意识到说错话,赶紧捂住嘴。
  刘书生眼眸一黯,喃喃说道:“即便全天下的大夫都这么说,只要家母还有一口气在,小生都要尽全力医治。”
  听起来倒真是个大孝子,不过紫鸢对刘家的家事不感兴趣,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那本《醉相思》上,恋恋不舍。
  “听说这《醉相思》曲谱艰涩难懂,调走偏锋,没有深厚的造诣恐怕连皮毛都难学到。何况这书分为三卷,你只有卷二,留着也没用啊!”
  “非也,非也!此书乃是高祖传下的孤本,对小生有非同一般的价值。它既然流入我族,也算是与刘家有缘。小生现在虽是无法将其钻研通透,但只要小生不遗余力反复考究,终有一天能学有所成,也不辜负先祖的一番苦心。”
  “曲逢知音,才有人能欣赏它的美。你既无法演绎,何不把它让给真正的知音呢?让佳音能够重现天日,对写下曲谱的先人也算是一种安慰了。你有缘得到宝贝,却是如此自私,只会让一代名曲最终含恨失传。”
  “姑娘的意思,就是说我刘家人无能了?我刘家世代研习音律,小生虽天资愚钝,但勤恳刻苦,终能学有所成!何况此乃传家之宝,岂能说让就让?姑娘若是看不上别的书,就请离开吧,别找小生的麻烦了。”刘书生面色一冷,似是下了逐客令。
  紫鸢摇摇头,不屑地说:“像你这样的人,根本不懂乐律之美究竟美在何处,妄称‘乐痴’!”
  “你这激将法对小生没用,就算你用刀架在小生的脖子上,这书也不卖!”刘书生坚决地摇头。
  “你!”紫鸢一脸恼火地瞪着他,若是平日,她早就甩头走人了。她也的确想这样做,可是一想到那本书是莫思幽所钟爱,她就没出息地服软了。“……你就不能再考虑考虑吗?你要我用什么条件来交换都可以!”
  “君子不夺人所好!姑娘就别再难为小生了。”刘书生决绝地答道。
  “……”紫鸢轻咬下唇,虽想着自己是女子,不是什么君子,但眉目间还是显出忧思。怎么办?那本书明明近在眼前,却没有办法拿到……
  紫鸢记得,兰轩说莫思幽的最爱就是笛子和他的树,想来这本曲谱对他定是十分珍贵。如果可以,她真想把这臭书生揍一顿,然后把曲谱抢过来。
  紫鸢一边想着,一步三回头的往前走,心里忽然冒出来一个想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