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前世孽【爆更周加更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莫思幽见柳渊神情有异,不免觉得奇怪。而柳渊则从怀中掏出一块翠绿的月牙状玉佩来,送到紫鸢面前。
  “姑娘看,你的玉佩可是这一块?”
  紫鸢看向柳渊手中,顿时惊喜地叫了起来:“啊,是我的玉佩!”她将玉佩捧在手中,小心地擦了擦,喃喃道自己竟如此不小心。而且过了这么多天,她居然一直没发觉,真是被某人的美色冲昏头脑了!
  “这玉佩当真是姑娘所有?”柳渊谨慎地问。
  紫鸢眨巴了两下眼睛,看着柳渊说:“当然了,这是我姑母的贴身信物,也是她留给我的唯一东西。我从小与她相依为命,浪迹天涯,自她去世以后,我就将这玉佩带在身上。有什么不对吗?”
  莫思幽听到紫鸢说这席话,心里某个地方竟颤了一下。相依为命……去世……莫不是说,她也是个……孤儿么?莫思幽隽秀的眉头微微蹙起,清透的双眸中清晰地映出紫鸢的身影,仿佛是重新打量起她来。
  这个瘦削娇弱的小丫头,看起来是一副明朗乐观的模样,可身世却是……却是那样的么?
  柳渊面露惊讶之色,忙问:“你是说,这玉佩的主人已经……”
  紫鸢的目光暗淡下去,咬唇说道:“姑母她很多年前去世了……柳盟主,你认识我姑母吗?”
  柳渊面色一白,眼中立时流露出无限悲痛的神情,口中喃喃道:“恩公……恩公她竟然……”
  “恩公?”紫鸢不解地睁大了眼睛,诧异地盯着柳渊。
  柳渊的表情甚是悲痛,缓和了好一会儿,才向紫鸢解释原委。原来,当年他初任碧草山庄主人之位,又被推选为武林盟主,年轻气盛,一心想要做出一番事业来。一日他逞强独身追赶几个妖魔,到了一处山崖上,却中了圈套,陷入包围,性命危在旦夕。
  那时一个年轻女子出现,施展一身华丽的功夫,击退妖魔,解救他于危难之中。柳渊本想要酬谢,那女子却淡泊名利不肯接受,最终见柳渊不肯罢休,才拿出这月牙玉佩当作凭证,若是将来有事相求,就以此为证。柳渊看到这玉佩,以为是恩人让紫鸢寻来,所以才有方才一问。
  “唉!当年若非恩公救了我一命,我也不会发现那被埋在大雪中的无辜婴儿……”柳渊说着,看向了莫思幽。
  莫思幽身子一僵,读懂了柳渊眼中的未完之音——那个婴儿,就是他,莫思幽。如此说来,算是紫鸢的姑母救了他一命,而他又救了紫鸢一次。这便是所谓的宿命?
  他的心莫名地涌起一股寒意,清泉一般的眼眸中一丝苦涩一闪而过。
  是啊,不管如今的他有多么杰出,被全江湖称道,也不能掩盖这个时候。他,只是被遗弃在大雪中的婴儿。可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他的父母会如此狠心对待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孩子?
  紫鸢也看出来柳渊意有所指,垂眸看到莫思幽握着玉笛的手已经开始泛白,似乎努力抑制着心底的酸涩。她的脑海中便回放出了朱隐的那句话。
  ……行为如此不检点,难道是没爹娘教养么……
  朱隐的双关语,本就是在指桑骂槐!可那时的莫思幽,面上却是风轻云淡。
  紫鸢心口微微疼了一下。为什么,要这么隐忍着自己,让自己活得那么辛苦呢?
  “莫大哥……”她张了张嘴,喉咙里挤出艰涩的声音。
  莫思幽别过脸,面上恢复了古井无波的神色。他无须旁人的怜悯,抑或同情。即便是孤儿又如何?这么多年,不一样过来了么?他只是有些恨,自己竟有那样无情无义的父母!
  他不知,他倔强掩埋在心中不肯示人的酸涩和疼痛,被她悉数看在眼里。她也跟着他皱起眉头来,这样的他,要多少温暖才能融化那颗坚冰包裹的心呢?
  片刻,紫鸢才将黏着莫思幽的目光移向柳渊,说道:“姑母是猝然去世,什么都没来得及交代。不过我来到碧草山庄,还正好被莫大哥救下来,或许就说明,这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吧!”她眨了眨眼,又对莫思幽说:“莫大哥,看来这辈子,我们注定是要相遇的。对不对?”
  莫思幽淡淡扫了她一眼,面无表情,也懒得答话。
  “对对对,缘分!缘分!”兰轩对着莫思幽“嘿嘿”一笑,似有些不怀好意。看来他的感觉还是有些道理的,这丫头的确特别,只没成想她和莫思幽中间还有这么一层关系。这样看来,她可比其他女子要多了几分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啊……他的心底又盘算开来,到底要不要开个局,赌紫鸢和四师弟是否会有进一步发展呢?
  “姑娘既与我碧草山庄有缘,若别无它所,又不嫌弃,不如就在碧草山庄安心住下。恩公的侄女,老夫定当尽心照料!”柳渊耿直地说道。
  紫鸢连连摆手说:“不嫌弃不嫌弃!只是白吃白喝这种事,我干不出来!如果柳盟主能让我留在碧草山庄的话,就给我一份活儿干吧!”
  “呵呵,小丫头片子,自尊心可不小。你的姑母是师傅的恩人,碧草山庄替你姑母照顾你,乃是理所应当,你却要我们给你活儿干,不是给我们出难题吗?”兰轩笑着耸了耸肩。
  柳渊也点点头,说:“是啊。照顾恩人之侄,乃是理所应当。姑娘若是要在碧草山庄做杂务,可是折煞老夫了!”
  “唔……”紫鸢嘟着嘴,眼珠转了两圈。她也知道,他们这些名门正派,最讲什么江湖道义,如果要让她去做下人活,他们是决计不会答应,这传出去,也会被江湖同门笑话。于是她想了想,说:“我看你们这些门派,不是都有拜师什么的吗?那不如我也拜师好了!那天差点成为一只小妖怪的腹中餐,现在想想,还真有点害怕。”
  “这……老夫已公告江湖不再收座下弟子,若让姑娘做碧草山庄的门徒,又恐怕辱没了恩公,实在是……”柳渊又为难起来。
  紫鸢却嫣然一笑,上去拉着莫思幽的胳膊说:“没关系啊,我拜莫大哥就好了。他不是柳盟主你的得意门生吗?如果他做我师傅,不就名正言顺了?”
  “胡闹!”这次莫思幽有了反应,挥袖拂开紫鸢的手,冷峻的脸上将那好看的剑眉微微蹙起。
  “呵——师尊尚还在此,你却要拜徒弟,这是什么道理?”朱隐冷笑。
  紫鸢挑眉反问道:“我拜了莫大哥做师傅,柳盟主自然就是我的师公,又有什么不行?”
  柳渊点了点头,沉声道:“姑娘说得也有几分道理。你们既是我柳渊的弟子,也有义务将碧草山庄发扬光大。当年入师门时,也并未规定你们不得纳徒。这丫头又是老夫恩人的亲侄女,不如就让她来当老夫这个开山徒孙!”说罢,看向了莫思幽,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见。
  “师傅……”莫思幽皱起眉头,似是觉得此事很是不妥。
  但柳渊却抚着花白胡须,一脸兴致盎然,心中对这个想法很是满意。
  “四师弟,既然师傅都这样说了,你就答应了吧,给我们收个小师侄进来,也没什么不好!”兰轩善意地笑起来,心想若是莫思幽收下紫鸢,那他真得立马开局下注了!
  朱隐脸上仍是带着不屑的冷笑,心中却是妒火丛生,想着他莫思幽到底何德何能,能够得到师傅如此的信任?!
  紫鸢见莫思幽有意反对,连忙拱手作揖,声音洪亮地行了个大礼。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哈哈哈!”柳渊大笑起来。这鬼灵精!他转对莫思幽,拍了拍他的肩说:“阿幽,这小丫头就交给你了,你可要替为师好生照顾她!若让她受了委屈,为师唯你是问。”
  “……”莫思幽瞥了一眼紫鸢,又无奈地看着柳渊。他深知柳渊的秉性,且身为武林盟主,师傅说过的话,断没有收回的道理。虽然觉得收下这徒弟,实在是有些奇怪,但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何况又是师命,他也断没有回绝的理由,只好颔首答应。“……是。”
  紫鸢看着他那窘迫的模样,不由抿起调皮的笑容来。
  柳渊见莫思幽点头,又正色道:“虽然中间是因着恩人的关系,但拜师乃是大事,不可儿戏,礼节必不可少。近日山庄将召开英雄大会,倒也无暇顾及太多,拜师仪式就尽量从简吧。”
  莫思幽点点头,眼眸中隐着一丝无奈。
  没成想只是一次路见不平,却惹出这一连串……这丫头,难道是他前世的孽么?
  不过事已至此,莫思幽只能由着行完拜师礼,算是正式将紫鸢收入门中,成为他的入门弟子。碧草山庄内因此掀起不小风波,紫鸢也有些惊讶,这庄内对莫思幽倾慕之人,竟比她想象的还要多。不过转念想想,像莫思幽这般优秀的男子,天下间又有多少女子能把持得住一颗芳心呢?
  不过现在开始,他莫思幽,只能是她一个人的!
  想着,紫鸢躬下身来,背着手看着那炉上的香火,自顾自地说:“这若不是拜师之礼,而是拜堂该多好呀!”她氤氲着一汪水墨的眼眸,好像要化开一般。空寂下来的祠堂里,幽幽回荡着她的叹息。烛火在她的眼眸里跳动,映出一抹难以掩去的悲伤。她眉心拧着一丝哀愁,喃喃道:“昔日乌发垂笤,你只当我是黄毛丫头,如今我长发及腰,你何时才肯娶我过门,绾发同心呢?”
  顿了一下,她悠长地叹了声:“师傅……”
  说罢,她拿上膏药,往莫思幽的住处走去,只留身后的烛火袅袅升腾。
  一抹黑影,在她离去的地方,若隐若现。斗篷下那一双红唇,勾起淡薄笑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