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章 又见美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紫鸢蹦蹦跳跳的过了小桥,春风满面,向莫思幽的房间走去。刚到了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咯咯”的笑声。
  “……想不到还有再看到你这呆子受伤的机会,这算是给人家的‘意外惊喜’么?”这略显熟悉的温柔男声用调笑的口吻说道。
  “我受伤,你很开心?”莫思幽冰冷地反问,语气虽仍是淡淡的,却与对旁人的拒之千里有所不同。
  温柔男声低低笑道:“人家可是心疼你~从前你拼命练功,将自己弄得伤痕累累,每次我帮你擦药疗伤,看到那些青紫,都替你觉得疼。本以为凭你今日的功夫,即便是隐藏三分,这碧草山庄也无人能欺你分毫,不曾想今日一个区区小卒就差点要了你的性命。你这可是自己不把自己的小命当回事了!”
  话的尾音多了一份幽怨,似是责怪莫思幽曲解他的意思,亦怪莫思幽如此不小心。
  莫思幽的眼底蔓延着一味的冰冷,折射出幽深意味,抿唇道:“他没这个能耐。”
  紫鸢在窗口,看见他侧脸那一道清冷的弧线,好像没什么可以触动他心。
  其实莫思幽却是想到了昨夜,紫鸢枕着他的手的画面。如果早知今日会因此受伤,还会选择守她一夜安稳么?
  莫思幽没想到自己会冒出这样的想法,整个人像刺猬一样敏感起来,那脖子上的痛意趁势袭来。他吃痛地微蹙眉头,将正在替他擦药的落雪吓得停住了手,那惊诧的模样仿佛是觉得,在莫思幽脸上看到疼痛的表情,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看到屋中两人的身影又靠近了一些,紫鸢一下子睁大了眼。
  那个背影妖娆的家伙到底在对莫思幽做什么啊?两个人的距离和姿势这么暧昧……
  “传说,莫思幽不喜欢女人……”
  紫鸢就像被闪电狠狠地劈了一下脑袋,“轰”的一声,脑子里冒出惊天动地一声:不!可!以!接着她就真像闪电一样冲进屋子里去,指着被她吓得一愣的落雪,双眼圆瞪。
  “不准碰我师傅——”
  紫鸢准备好的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在看到落雪那张脸的一瞬间就统统堵在胸口了,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这、这、这……这不是昨天在树下遇到的那个“鬼美人儿”吗?!
  “紫鸢?”莫思幽站起身来,眉心微蹙,透出一丝疑虑,心想这么晚了,她过来干什么?
  落雪勾唇一笑,一脸惊心动魄的美,只是那殷红的唇,在烛光下泛着血一般的色彩。
  紫鸢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捂着脸大叫:“啊!鬼啊——”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躲到莫思幽身后,紧紧拽着他的衣袍,吓得瑟瑟发抖。
  这只鬼怎么会在莫思幽的房间里?他们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熟?那“鬼美人儿”昨天可是差点要了她的命啊!她现在想想还后怕得不行。
  “噗哈哈……”落雪见状,忍不住捧腹大笑。笑够了,他才抹了抹眼角笑出来的泪珠,娇滴滴地说:“我说哪个丫头这么大胆,敢闯进这房间里来?敢情是我的‘小美人儿’啊~”
  “谁、谁是你的了?你你你、你是鬼,我是人,我们俩八竿子打不着关系,你、你别缠着我啊!”紫鸢带着哭腔却连看都不敢看那“美人儿”一眼。
  “……”莫思幽一脸黑线。“哪来的鬼?落雪是我的朋友。”
  对于“为师”这种冠冕堂皇的词,莫思幽实在是说不出口。
  “不、不是鬼?”紫鸢听到莫思幽的话,半信半疑地探出半个脑袋来,重新将落雪打量了一遍。
  那家伙还是一身拖地银袍,一头如瀑青丝披散在肩头,几乎长到脚踝。只那脸上带着的似笑非笑的神情,微勾红唇,媚眼如丝,比昨夜更显魅惑。
  就这么一位“美人儿”,就算是多少男人爱上“她”也真一点不让人意外!
  紫鸢眨巴了两下眼睛,就差没伸手擦下巴上的口水了,赶紧将思维从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上收回来,认真地打量起“美人儿”身后那一抹迎着光安静沉睡在地上的灰色影子。
  “有、有影子?不是鬼啊……”梳理了好一会儿思绪,才终于确定面前站着的是个人。不过,如果这丫是个人……那他昨晚飘来飘去装神弄鬼的就是为了吓她好玩?!
  “这下看清楚了?”落雪拨弄起胸前的一缕发,妩媚万千地说道,那笑脸甜得都能挤出蜜来。
  紫鸢从莫思幽身后走出来,凑近了落雪,绕着他转了一圈,先是扯了扯他的长袍,又捏了捏他的脸和下巴,确认他的身子是暖的,这下终于松了口气。
  “你明明就是个活物,干嘛还装鬼吓唬人?找死啊!”紫鸢对落雪翻了个白眼,扬起了拳头对准他的脸。
  落雪轻飘飘地飞退了两步,勾起一抹笑容,娇嗔道:“人家可没说自己是鬼。这么好看的脸,你舍得下手吗?”
  “少来了,都跟你说了美人计对我没用!”紫鸢瞪着他,嘟着嘴在心里盘算。女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丫早晚有一天落在她手里!
  落雪无辜地摊了摊手,说:“什么美人计?人家可是表里如一的美男子。不信,你可以问问那呆子,他可是‘一清二楚’~”
  “作、作证?”紫鸢愣了一下,觉得自己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立马像只护雏的老母鸡一样张开双臂,横在“小鸡”莫思幽和“老鹰”落雪之间,一脸警惕。“你是男是女,关我师傅什么事?他……他清楚什么啊?”
  落雪抿唇一笑,一双凤眼直勾勾地盯着莫思幽,轻启唇瓣,口吐兰香地说道:“怎会没有关系?这呆子可是和我一起洗澡洗到大的,我若是女子,被他这样看光了,那他可得对人家负责~”
  紫鸢听得差点没把下巴掉下来,呆若木鸡地瞪着落雪,脑海里的画面极尽香艳。一起……洗澡……两个绝色美男赤.身.裸.体泡在池中,交颈附耳,暧昧流转,擦枪走火……
  “咳。”莫思幽忍不住假咳了一声,打断紫鸢的臆想,他已经从她的脸上看到了她脑海中正在进行的某些不和谐画面。
  紫鸢回过神来,脸涨得通红,话都快说不清楚了。
  “我师傅才、才不会喜欢男人呢!”
  落雪见紫鸢小脸红得跟苹果一样,煞是可爱,忍不住更想逗她。他闪身到莫思幽近前,撇了下樱桃小嘴说:“这个可得问他自己了。反正——我是没见过他对哪个女人感兴趣。”
  莫思幽终于忍不住斜了他一眼,面不改色,淡然说道:“不是每个男人都跟你一样。”
  “我?我怎么了?”落雪可不乐意了,眉梢一挑,用那双水灵灵的凤目质询地瞪着莫思幽。
  “哈哈!”紫鸢权且将这看成莫思幽的自我辩白,心里涌起来小小的欣喜。“很明显嘛,看你就是一副到处留情的模样,坏——男——人!”
  “哎呀呀,又被你看出来了。”落雪红唇一勾,露出妩媚的笑容,眼里像含着蜜糖水一样盯着紫鸢。“不过你只是听莫呆子一面之词,就对人家下了判词,这也太不公平了。不如让你亲眼看看,人家到底有多坏?”说着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逼到紫鸢近前,紧搂住她的腰,向她的唇吻去。
  紫鸢脸上一红,睁大了惊恐的双眼,看着那覆下来的红唇。
  莫思幽一步上前,将长笛抵在落雪的胸口,借力将他挑开,蹙眉说道:“你多大了,还跟一个小丫头胡闹?”
  紫鸢惊魂未定,眨巴着眼睛瞪着落雪。幸好!
  “色狼!”她躲在莫思幽身后,露出半个脑袋,对落雪吐了吐舌头。
  落雪掩唇一笑,对着莫思幽那张冰块脸说道:“是、是,不闹了。”
  “时候不早了,你们都回去早点休息。”莫思幽意味深长地看着落雪。
  紫鸢却忽然想起了什么,盯着落雪说道:“可我还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呢!他……跟师傅是什么关系呀?我在山庄里,好像没有见过他。”
  莫思幽瞥了一眼落雪,眼中闪过懊恼的神色。本想就这样糊弄过去,没想到还是……
  谁知落雪却一点都不介意,带着一抹暧昧的笑容,靠近紫鸢说:“你猜呢?这大半夜的,人家还在这里替这呆子疗伤,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
  紫鸢一愣,脸上立马憋出了两团红晕。
  “我说了,落雪是我朋友。他不是山庄的人,你也不必挂在心上。明日还有早课,我不希望我的徒儿第一天就迟到。”莫思幽冷淡地对紫鸢说道,似乎并不愿过多提及此事。
  “哦。”紫鸢委屈地撇了一下嘴,表情有些沮丧,心里抱怨这师傅也太不近人情了!
  “呵呵,看来臭丫头对人家很感兴趣呢。放心,咱们以后见面的机会还多得是,你就安心回去睡觉,说不定,人家就在你今晚的梦中哦~”落雪嫣然一笑,双眼焕发出迷人的光彩。
  紫鸢却不屑地翻了个白眼,喃喃说道:“在梦里被我揍还差不多!”
  忽然莫思幽横眉一挑,低声道:“有人!”
  话音刚落,一道符从窗口.射进来,直逼落雪。落雪用手中折扇挥过去,将那道符挡住,却还是连连后退了数步,双眼圆睁,又是惊诧又是恼怒地瞪着窗外。
  屋外头,一串清脆的银铃声逼近……
  来者不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