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偷入天机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天边泛着鱼肚白,练功场上已经响起了操练的声音。
  紫鸢睡眼惺忪地走过去,往场上瞄了一眼,像往常一样找到让她安心的身影,然后伸了个懒腰。这时她看到了柳清玄,便朝他走过去。
  想到余观那件事,紫鸢心里又是不爽又是对柳清玄的愧疚。
  没成想柳慧如也在场上,和朱隐随便过着招。平日她总是要来练功场,虽然大家都知道她来这儿是为了谁,但顾及她的面子也就不戳破,偶尔就陪她练练手。
  柳慧如见到紫鸢向石台上走去,以为她又去缠莫思幽,便撇下朱隐,将剑转了方向,刺向紫鸢。
  紫鸢察觉到了剑芒,掌心幻光一闪,挡开剑气。她眼底一闪而过杀气,不过看到是柳慧如,她便停顿下来,眼中的杀气也就一闪即逝。
  “小师侄也来练功?不如先让师叔赐教你几招!”柳慧如冷冷一笑,讨了个嘴上便宜。说罢她出招紧逼紫鸢,完全不顾紫鸢是赤手空拳,招招狠厉。
  莫思幽见势不对,正欲上前阻止,柳清玄那道青色身影已经抢先一步,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冲出去,阻断柳慧如的进攻,一招便拨掉了她手中的剑,不准她再上前。
  “阿如,休要胡闹!”
  柳慧如鼓了鼓腮帮子,不以为意地说:“我只是试探一下小师侄的功夫罢了。她可是四师兄的弟子,功夫那么差,真是给四师兄丢脸。真不知道爹爹怎么会同意将她收入门下!”
  “别胡说。”柳清玄蹙眉说道。
  柳慧如嘟着嘴不服气地说:“我才没胡说!要不是她在大街上被余观那种三脚猫功夫的小流氓调.戏,要你替她解围,也不会害你被爹爹罚跪了一夜。真是害人精!”
  被余观调.戏?莫思幽眼底那一泓清波泛起了涟漪。难怪昨夜碰到她和余观的时候,会听到那样的对话。其实莫思幽心里本就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了,但听柳慧如这么提起,竟然觉得心上的某根弦被人狠狠拨动了一下,发出颤栗之声。
  他莫思幽的徒弟,岂容他人侮辱!
  莫思幽的手轻握成拳头,面色阴沉下来。
  “慧如!闭嘴!”柳清玄面上闪现了怒容,厉声呵斥。
  柳慧如这才欲言又止,不情不愿地止住了话头。
  柳清玄抱歉地看着紫鸢,向她赔罪了几句。紫鸢却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说:“该我说对不起你才是。你跪得很辛苦吧?这个——”她掏出一瓶膏药来,递过去,“我向唐大小姐要来的,活血化瘀,保管药到病除!”
  “哟,小师侄真够有心。四师弟,你这个小徒弟可真不错啊~”兰轩朝莫思幽挤眉弄眼地说道。
  柳慧如狠狠瞪了他一眼,兰轩才想起来,还有个姑奶奶在这儿,某些玩笑可不能再随便开了。某女发飙起来,可不像四师弟那么风轻云淡。
  莫思幽只是抿唇看着紫鸢,那淡然的眉眼,带着一丝疼惜。是他没有保护好她。
  “呵呵!”柳清玄有些腼腆地笑了笑,唇角却溢出点点幸福。顿了一会儿,他又问紫鸢,在碧草山庄有没有什么住得不舒服的地方。
  紫鸢摇头说:“还好啦,这里比我以前住过的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好了。就是枕头有点硬梆梆的,不过再过一段时间应该就习惯了。”
  听紫鸢这么说,莫思幽才想起来,他好像从来没有问过她,是否有什么不习惯。
  可是紫鸢心里想的却是,莫思幽房间的枕头睡起来可就舒服多了,可惜不能一直赖着……想着,她上去拉着莫思幽的胳膊说:“师傅,今天教我练什么呀?每天扎马步,烦都烦死了!”
  “我看紫鸢的底子还算不错,应该可以跳过基本功了。”柳清玄笑着说,“四师弟,不如你教她几招速成的防身招数,免得以后再轻易的被人欺负。”他想到那个余观,以及和他一类的那些纨绔子弟,就觉得不安心。何况,余观现下还在碧草山庄作客,他更放心不下。
  “嗯。”莫思幽点点头,将紫鸢领到一边去,完全忽视了柳慧如那快要喷出火来的眼神。
  “嘿嘿,大小姐,不如我陪你练练?”兰轩出来解围说。
  柳慧如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一副“谁稀罕”的表情,转身就跑出了练功场。
  兰轩无奈地耸了耸肩。大小姐从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也没见得让莫思幽有半分心动,可是现在他对紫鸢那个丫头却似乎很不一样。这一点,兰轩是不会看错的,只是如今小紫鸢和四师兄成了师徒……
  莫思幽教紫鸢用剑防身的三招,一格挡、二佯攻、三……开溜!这是最速成的防身法,对紫鸢来说还算简单,可她还是嚷嚷着抱怨太难。
  莫思幽没办法,只能手把手地教她。他将双臂穿过她的腋窝,捏住她的手腕,教她握剑的最好姿势和如何用腕力出剑。她发上的幽香传入他的嗅觉,让他的心明显地鼓动了一下,不由愣了神。
  “师傅?”紫鸢正等着他说下一步,却久久不见他回应,便回过头仰脸看他,却倏忽对上那双风轻云淡的眼眸。他的眼里,有些和从前不一样的东西,像微弱的火苗一样跳动。
  莫思幽紧紧抿着唇,看着她那娇嫩如花的面容,喉结滚动了两下。她的双唇泛着粉红光泽,像刚摘的新鲜樱桃,让人想要品尝一下那种清甜的滋味……
  他从未感觉有一个人让他如此想要靠近,想要保护,想要……拥有!
  就在他因自己这样的想法怔住的片刻,一名弟子从外面冲进来,大声嚷着城中发现了溺水的尸体,就在东街那座石板桥下打捞起来,且死因似有异样。
  莫思幽他们一行人便往案发地点去,走到前院,碰到了柳渊。听闻事情之后,柳渊便让莫思幽独自去处理,其他三人留下来继续训练。英雄大会越来越近了,不能有丝毫懈怠。毕竟,这事关着整个江湖,也将可能关系着整个人界安危……
  朱隐眼中一团妒火攒动。师傅是认为他们几人的实力都比不过莫思幽,所以才让他一个人出去独当一面,而他们却要在这里勤加练习,弥补不足!难道那莫思幽的修为就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么?
  “师傅,让徒儿和四师弟一起去吧,两个人出力也好过一个人。万一此事真有蹊跷……”
  “不必。阿幽一人足以应对,人多了反而杂乱。”柳渊摇摇头,否决了朱隐,催着他们回练功场。
  柳清玄和兰轩都点头同意,朱隐虽还有些不甘,但听柳渊这么笃定,也就不能再说什么。
  柳渊本来也不让紫鸢跟着去,可是她心里放不下,就找机会溜了出去。只是等她到桥边的时候,尸首已经抬走了,人群也都散了,莫思幽更不在此处。不在这里,也没回山庄……紫鸢觉得不太对劲,便打听了一下。这一打听,她就更加不安了。
  原来在水中发现的那具尸体,并非溺水而亡,而是“尸身干瘪,像被人吸干了精血”一样,身上却又一点伤口都没有,实在是离奇。关键在于,此人失踪前那夜,曾去过天机阁占卜!
  天机阁……
  紫鸢知道莫思幽原本就怀疑天机阁,如今又发生了与天机阁有牵扯的命案,他一定是又去调查了。不过,如果自己再这么大摇大摆地进去,可能会打乱莫思幽的计划,那个月娘总不见得会被人一问就什么都和盘托出吧?
  于是,紫鸢决定偷溜进去。她试着在掌心运气黑气,调理内息。虽然她身子里的真气还未完全恢复,不过施展个轻功什么的,还是不成问题。那天机阁前面虽处于闹市区,但有一处后墙毗邻城墙,还算僻静,正好下手。
  打定了主意,紫鸢就风风火火的去了。不出所料,这个地方可算是一个大缺口,紫鸢轻而易举就从这面后墙翻了进去,不动声色地窜上了房顶,从顶楼的一扇窗户进到屋里。
  这间阁楼的房间很宽阔,香炉里的香料也还在燃烧,但却极其幽暗,除了这扇窗户,所有透光的地方都被厚重的布帘遮起来。房梁上还悬挂着不少粉色纱幔,层层叠叠,飘飘然如若身处梦中。
  房间里如此安静,并不像有人的迹象,紫鸢便撩开一层层纱帐往里走。就在她看见床前摆着的一扇屏风,正要上前的时候,脚尖却勾到了茶桌旁的木凳。一声细微的响动,让紫鸢身子一僵。
  还好这里没人……
  紫鸢的想法刚从脑海中一闪而过,就听到屏风后面传来一个沙哑文弱的男人的声音。
  “娘子……是你吗?”
  紫鸢心头一惊,有人?!偏巧这个时候,大门“吱呀”响了一声,虽未听得脚步声,但一股淡淡的脂粉香气袭来,便知有人进来了。
  屋漏偏逢连天雨!紫鸢叫苦不迭,正不知所措,后面忽然伸来一双手捂住了她的嘴,接着她感觉身子一轻,被带进了屋角暗处。
  是……什么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