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紫鸢病糊涂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紫鸢睁着一双大眼睛,死死地盯着屏风的那道缝隙,盯着缝隙之后被层层纱幔笼罩着的两个人,两行滚烫的眼泪不自觉地涌出来,顺着脸颊往下淌,就连手掌里那沸腾的血液不停往外涌也丝毫没有察觉。
  她只能感觉到心口的疼痛,看着他迷乱地剥着月娘的衣服,低下头去亲吻她的唇……
  不可以!不可以再继续下去!
  紫鸢不敢想象,再下一幕她看到的会是什么。她只是拼命地挣扎,想要挣脱加诸在她身上的所有桎梏,然后将那个女人千刀万剐,碎尸万段,直至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用匕首划破紫鸢手掌的女倌,又在睡在床上的书生的掌心也同样划开一道口子,然后将他的手心覆在紫鸢的手心上。她猛地用力,才将紫鸢的思绪拉回来。紫鸢露出痛苦的表情,眼神有些惊恐。
  他们想要、想要做什么……?
  女倌不容紫鸢挣扎,紧紧摁住他二人合在一起的手掌。紫鸢看见那紧合的掌心泛着一团猩红的血光,而她身体里的血液和生机则源源不断的被那红光吸了过去,流进那个书生的身体里。
  紫鸢忽的想到了什么,心跳猛然快要停止了。
  是这样……原来是这样……这就是月娘口中的自己这具玄阴之体的用处!月娘不止是要她的精魄,还要她最沸腾时的纯阴之血,来避免施法时书生承受不了玄阴之体体内过重的阴气而被反噬!
  紫鸢的心口升腾起一股寒意,感觉到身体里的力量慢慢的被抽干一般,只有一团盘踞在心口的未知的力量,护住她的心脉,让她不至于立马被那法术吸干。
  可是她的脸色还是很快变得苍白,眉心那暗红色的花纹再一次显现出来,比方才在房顶时更加明显。
  那女倌显然震了一下,好似是认出了这痕迹。
  六界之中,唯有一个族类,会天生带有这样暗红色的印记。难道这丫头是……
  不等女倌细想,屏风之外忽然传来了月娘的一声惨叫。
  原是莫思幽在月娘微微闭眼,等着自己的计划一点一点实现之时,忽从怀中掏出一张符,贴在她的胸口。月娘只觉一阵钻心的痛袭来,下意识地出手攻击莫思幽,两人便打了起来。但月娘的法力被那符禁锢住,根本发不出什么力,不过一招半式就败下阵来,跌坐在地上。
  莫思幽并未停顿,大掌一挥,掌力劈开屏风。他飞身上前,一手立掌击退小花妖,一手环住紫鸢的腰,将她从椅子里拽出来。他身上已没有半点方才意乱神迷的神色,眉心拢着难见的愤怒和忧虑,将紫鸢紧紧搂在怀中。紫鸢面色惨白地靠着他,身上没有一点力气。
  那团红色的血光霎时消失殆尽。书生痛苦地嘤咛了一声,手掌顺着床沿垂下来,掌心的伤口鲜血如注。
  “相公!”月娘撕掉胸口的符,忍着深受重创的剧痛,扑到床边去,紧紧抓住书生的手。“相公!相公!”见他不答应,她便趴在他身上,从口中呼出内丹来替他疗伤,一点也没在意边上打起来的莫思幽和小花妖。
  可不管她怎么做,那书生躺在床上,没有丝毫反应,他原本已有些红润的脸慢慢失了血色,微弱的呼吸也仿佛停顿了。
  “不——”月娘撕心裂肺地尖叫起来,两行绝望的泪如同泉涌。她转过头来,发狠地瞪着莫思幽。是他!是他们!她的计划已经到最后一步,可是他们害死了相公!月娘口中发出异于常人的尖利叫声,浑身长出无数的藤条来,伸出去攻击莫思幽。
  天机阁内的其他女倌也不知是闻风而动,还是早有埋伏,一股脑地冲进来。
  莫思幽如同轻风,在无尽的妖气中辗转,却不沾衣分毫。区区几个小妖,对他来说不过如同尘埃。他手中玉笛虽不是利器,挥出的“剑气”却堪比利刃,道道致命。
  月娘身受重伤,自知式微,卷起床上的书生便要逃窜。
  莫思幽岂会放虎归山?旋即一个晃身到月娘跟前拦住去路。月娘本还想一搏,但她一心以护住她相公为主,被莫思幽一掌击中。她手一松,书生便从她怀中滑出去,而她则跌出窗外,向城墙下的江面掉落下去。
  “相公——”
  月娘满目悲戚,却再不见她相公的身影,兀自堕入无边黑暗!
  莫思幽看向窗口,微皱眉头,本是应该追去,确定月娘生死。不过他低头看着怀中面色苍白的紫鸢,还是决定先带她回碧草山庄。他将紫鸢横抱起来,往屋外走去。
  “唔……”紫鸢微微睁开眼,看见他身后有一只小花妖从地上爬起来,拼着一股力向他袭来。紫鸢顿时睁大眼睛,并不太清晰的思绪凝固于一处。她用力挣开莫思幽的怀抱,反过身去抱住他,生生的由着那小花妖的法力全数攻击在她的后背上。
  莫思幽反应极快,一掌打飞那只小花妖,却见紫鸢已瘫软下来。她倒在他怀中,吃痛地吸着气,一双眼瞳睁得大大的,却什么都看不见。耳畔似乎有人急切的呼唤,她张张嘴想要答应,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怎么了?这身体的一切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可是,好疼,身子好疼……
  但,只要他没事就好……
  紫鸢眼角淌着泪,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当她的意识稍微清晰一点的时候,她从一场梦魇中睁开眼来。或许也并不是噩梦,只是世界混沌的一片,漫天大火熊熊燃烧,让她感觉到一丝温暖。但她醒来的时候,身子却是冷得禁不住颤抖。
  这轻轻的抖动,牵扯了她肩上的疼痛,也晃醒了她身边守候的莫思幽。他想着什么出神,忽然感觉到她的颤栗,听她口中传出了吸气声。他低下头,看见她睁开了眼睛,立马掉头叫了一声:“唐大小姐!”
  正在桌边收拾银针的唐雪滢,闻言也赶紧过来,摸了摸紫鸢的额头,又替她把了把脉。
  “还好,烧已经退了,但身子还很虚弱,需要好好调理。我换一副药方,去给她煎药。”
  “嗯。”莫思幽沉声点了点头,用清瘦的指头细细地擦着紫鸢眉梢的虚汗。
  紫鸢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思绪好像全都恢复了。她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情,随即向内侧转过头去。
  莫思幽怔了一下,低声问道:“不舒服么?”
  紫鸢轻轻咬了下唇,没有答话。
  莫思幽伸手去摸她的额头,紫鸢却下意识地躲开了。莫思幽便愣住了,眸中凝着疑惑,这丫头怎么怪怪的?
  “噔噔。”开着的门响了两声,随即柳清玄走进来。他见紫鸢面朝里面,不知她醒过来没有,关切问道:“紫鸢怎么样了?”
  紫鸢听到柳清玄的声音,才转过头来,对他露出一丝笑容。
  “柳少爷。”
  柳清玄放心地笑了笑,说:“快别这么叫了,怪别扭的。”
  “那你想让我叫你‘大师伯’呀?”紫鸢虚弱地笑起来。
  “呃……那还是叫我柳少爷好了。”柳清玄摸了摸后脑勺,面露尴尬地说。
  莫思幽看到紫鸢的反应,大概就明白了几分。她就是故意不想搭理他,至于为什么……他心中有猜测,却无法说什么,只是起身来,说他去看看唐雪滢的药方,便离开了房间。
  紫鸢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好像空了一块。她抿了抿唇,想要叫住他的话,又被咽回了喉咙里,只能对柳清玄勉强地笑着。
  师傅……
  幽哥哥……
  紫鸢的脑海里像水一样地淌过细碎的片段,每一幅画面,都是他。他的眼角眉梢,他的温柔他的笑,他在温泉水里拥着她……可是下一刻,画面却又变成了那间气氛火热的阁楼。她看见的,从那一道缝里,看见的一切,都清晰地浮现在眼前。她越是努力地想要挥去这一切,就越是要想起。以至于她看见他的脸,就想到那两双触碰在一起的唇……
  烦死了!
  过了一会儿,莫思幽端着药回来,坐到床边来,要喂她喝药,紫鸢却是不肯张口,兀自将头转向一边。莫思幽皱起眉头,静静地看着她,他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什么,忍不住问道:“不喝药,你要如何?”就算是赌气,也不能拿自己的身子开玩笑啊!不过,这句话,莫思幽是不会说出口的。
  “不做什么,就是不想喝。”紫鸢闷闷地答道。
  “我来吧。”柳清玄见状,将药碗从莫思幽手中接过来,转过去哄着紫鸢,“紫鸢,还是把药喝了吧。良药苦口,但能让你尽快恢复。喝完药,给你吃糖,好不好?”平日他也是这样哄着柳慧如,所以觉得小丫头大概都不爱乖乖喝药。
  紫鸢转过来,眨巴了两下眼睛,看看莫思幽,又看看柳清玄,然后才慢吞吞的撑着身子坐起来,一口一口地喝着柳清玄喂的药。
  在一旁的唐雪滢惊诧得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什么。紫鸢这丫头……病糊涂了?还是,转性了?
  莫思幽没有说什么,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落寞,沉着脸转身离开了房间。
  紫鸢看着他,心里涌起一股酸涩,狠狠地骂自己:莫紫鸢,你丫就继续矫情吧!早晚有一天,你……你若是再失去他一次……
  紫鸢鼻子一酸,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来,把柳清玄吓得手足无措,安慰了好一阵,才不安地离开房间。紫鸢蜷在被子里抽泣,一边骂自己,一边无法抗拒自己的记忆。
  暗夜的角落里,一道身影自白光中走出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