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浴火重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过了一会儿,柳清玄真端着药回来了。他坐到床边来,伸手摸摸紫鸢的额头。
  “嗯,应该恢复得差不多了。就是额头有点凉。来,喝药吧。”
  紫鸢看着柳清玄舀了一勺汤药吹了吹送到她嘴边,那关切的神情,莫名的让她紧张起来。她别过头,喃喃地说:“我不想喝,先放一放吧。”
  “不喝药怎么行呢?乖,喝点吧。”柳清玄哄道。
  “我都说不喝了!”紫鸢不耐烦地说了一声,但立马又觉得有点过分,皱着眉头一脸无奈地看着柳清玄。“我真的不想喝,大少爷。”
  柳清玄愣了愣,带了点抱歉的神情,将药放到桌子上,挠了挠头说:“那……你待会儿记得喝,不然你的身体……”
  紫鸢点点头说:“我知道了。”她觉得这么对柳大少爷有点不对,但是,如果一直任由柳清玄这么发展下去,他一定会误会什么的。紫鸢不是傻子,柳清玄对她的好,明显已经超过了一般同门之间的关心。她必须遏止住这个苗头!
  所以柳清玄闷闷不乐地离开,她也没有挽留,只是一个人呆坐在床上。空荡荡的房间,酝酿着一个人的敏感情绪,她心里的酸涩涌上来,眼睛眨巴着红了眼眶。为什么突然觉得自己变得好脆弱?到底是怎么了?是因为等得太久,所以感觉好累了么?
  “噔噔。”
  紫鸢听见有人敲门,心里一阵烦躁,用眼角余光瞟了一眼。
  是莫思幽!
  紫鸢心里“咯噔”一下,把脸别向内侧,擦了擦眼角的泪珠。
  “刚才碰到大师兄,他说你又不肯喝药?”莫思幽的话里带着疑问。他以为她只是不想见他,才不喝药,可是现在连柳清玄她也给“赶”出来了,真是不想康复了么?他端着那碗药走到床边来坐下,说道:“不管你在赌什么气,也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当赌注啊!”
  “你不也一样吗?”紫鸢忍不住回了一句。
  莫思幽愣了愣,眼眸里闪烁着疑惑不解的色彩。
  紫鸢咬了咬唇,转过头来看着他说:“那天,你明明就知道那杯酒有问题,对不对?可是你、你还是……”
  “她抓走了你,难道要我丢下你不管?”莫思幽皱着好看的眉头。
  “我宁愿你不管,我宁愿死,我也不要看到你和别的女人……你、你们……”紫鸢小脸涨得通红,憋着说不出话来,眼里涌动着银光。如果那个时候莫思幽没有守住最后的理智,她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在自己眼前上演一场缠绵。只是想一想,她都会觉得心好像要裂开了一样。
  莫思幽身子一僵,好像才明白过来。她心里介意他吻了别人,介意他和月娘的逢场作戏?所以说,她才一直不愿意理他吗?那天看到柳清玄给她喂药,她那么乖,还以为……现下听到紫鸢说这些,莫思幽又不知该为这个理由感到高兴还是郁闷,他抿了抿唇,解释说:“只是一个吻而已。”
  紫鸢捂住耳朵,坚决地说:“一个吻也不可以!”她每想起一遍,就会自责和难受多一分。似乎自从她来到他身边之后,总是在不断的给他带来麻烦。那个传闻中,冰山冷面无牵无挂的莫思幽,就为了她,轻而易举的受制于人……
  “那你听话把药服下。”莫思幽抓着她的胳膊,劝慰说。
  “不喝!我不喝!”紫鸢一边叫,一边泪如泉涌。
  莫思幽拗不过她,但是若任由她这么任性,她身子那么虚,怎么坚持得了?他只好自己喝了一口药,含在嘴里,然后扳过紫鸢的身子来,狠狠地吻了上去,趁着紫鸢发愣的片刻,将汤药送到她口中。
  苦涩的药水涌进口腔,顺着喉咙往下滑,仿佛还带着他身体的温度,渗入紫鸢的五脏六腑。这种温暖,让她冰冷的身子轻轻颤动,却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她睁大眼睛,看着那张近在尺咫的脸。他用坚定的目光看着她,那双原本冰冷的眼眸里,涌动着一丝情.欲的暖流。
  只是一个吻而已,可是,他竟然好像有些按捺不住……
  他越是这么想,就越是紧压着她的唇,仿若是怕她反抗一般,丝毫不动弹,直到她吞下这口药。可是,他发现自己竟然还舍不得移开。他滚烫的双唇接受着从她唇上传来的凉意,却让他的心跳得更加火热。过了片刻,他才有些恋恋不舍地放开她,视线却直勾勾地停留在她脸上,看得紫鸢有些脸红心跳。
  可是,他残留在她唇上的温度,那么火热,那么让人……渴望他进一步的探索。
  她呆呆地想着,还在他怀中没有动弹,羊脂玉一般的面颊,带着一抹窒息尚未平复的红晕,一双秋波目静静地望着他。
  莫思幽垂眸看了一眼剩下的小半碗汤药。要让她……自己喝吗?他看了看紫鸢,心跳得有些快,却慢慢的抬起手来喝掉那口药,然后凑到她唇前,好像是给自己找一个最合适的理由,再贪恋一次她柔嫩的唇。
  紫鸢却是自己迎了上去,任他越吻越紧。感觉到她的回应之后,他便不满足于唇齿相缠,进而将舌头滑进她的嘴里,与她的粉舌反复厮磨。这柔软的触感,让他的呼吸越发急促起来,按在她背上的手慢慢地游走,掌心滚烫。紫鸢本来就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里衣,莫思幽毫不费力便能用手探到她的衣服里面去。
  他宽厚的手掌赤.裸裸地贴着她瘦削的脊背,滚烫的触摸让紫鸢察觉到了异样的温度。可是她却没有推开他,反而紧贴着他的胸膛。她激动的呼吸使得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她的胸口便不停地挤压着他的胸腔,煽动着他体内那股越来越旺盛的火焰。
  他脑子里残留的理智好像还在对他自己说什么,可是她热切的回应却让他对此无暇顾及,只顾贪婪地吮吸着她口中的甘甜,然后攫取更多……他没有多余的思考,那从腹腔里喷薄而出的火焰熊熊燃烧,不能自已。
  他猛地将身子往前压下来,把紫鸢按在床上,绵密的吻落在她的脸颊和耳垂上,然后一点点往下探索,在她的脖子上绽开一朵朵红梅。热辣辣的刺痛感,让紫鸢身体颤抖,口中却忍不住滑出几声低吟。
  这软绵绵的呓语一般的呻.吟声,无疑击中了莫思幽的神经,让他下身的敏感处坚硬如铁,抵着她腹下那温热的地方。
  紫鸢迷离的眼神一刹那显出些许清醒来,听到了两人交杂在一起的混乱的心跳声。不过即便她是清醒的,也仍旧痴迷着他身上淡淡的香气和滚烫的温度。她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抬起手来环住他的腰,由着他一步步地索取更多。
  他的大掌在她的里衣内游走,感受着每一寸温暖。
  他掌心的茧摩擦着她光滑的肌肤,让她身上也跟着发烫起来,紫鸢又渐渐迷失在他的爱抚之中,眼神迷离地侧过脸去吻他的唇。
  “幽哥哥……”
  “嗯?”
  紫鸢抬起头来,对上莫思幽炽热的眼神。她不知道这是那残余的媚.药的作用,还是他心中原本的渴望。但她想到了他在寒泉中那么痛苦地压制,若是用她的身体替他解毒会让他好受一些,又有何不可呢?
  不过看着他那双被情.欲侵占了理智的双眼,她还是忍不住想知道,他心里到底怎么想。
  “你想要我吗?”
  莫思幽好像喝醉了一般,“醉眼”朦胧地看着她,俯下身亲吻她的额头,然后在她耳畔轻声说:“……想。”他的呼吸又急促起来,似乎快要忍不住倾泻这一腔喷薄欲出的渴望。
  紫鸢的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轻轻地解开里衣上的带子。只要他想,她便会给,谁让他,是她等待了千年的人呢?此刻他又怎会知道,这一千年来,她是如何度过每一天。一千年,她无时无刻不在想,若他还在,又到何时才能看到他眼前的丫头已经不再是那个扎着小辫只会撒娇的小孩子了。
  她留下三千如瀑青丝,只盼有一日能与他绾发同心。即便没有高堂红烛,没有任何人的认可,没有信誓旦旦的承诺,没有可以安稳度过的明天……那又怎么样呢?只要他留在她身体上的痕迹是真实的,便足够了。
  莫思幽粗重地喘息着,拨开她身上最后一层防备,入目的雪白,是他眼中最纯净的色彩。她脖子上的一点点红梅,盛开如火。他眉心的火焰花纹忽然显现出来,随即一团红光将他紧紧裹住,就好像在他身上燃起了烈烈的火焰。
  “啊——”莫思幽痉挛地捂住胸口,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倒在床上。
  “幽哥哥?”紫鸢慌张地看着他,一时有些手足无措。她不知道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只见他全身都被火焰包裹着,好像要将他吞噬在无边的业火之中。
  难道是……他的身体压制不住阳炎之息了么?
  紫鸢心里“咯噔”一下,仿若想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张脸顿时苍白如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