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师傅昏迷不醒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紫鸢随便裹上一件衣服,将莫思幽扶起来,掌心运起了蓝色的波光,注入他体内,压制他身上的炎火。淡淡的凉意从紫鸢的骨子里涌起来,刺痛着她身上的每一根神经。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她只想要救他而已!
  随着真气外涌,紫鸢终是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来,身子软了下去。
  没了紫鸢的支撑,莫思幽也疲软地滑倒下来。那团火焰是消下去了,可是他还迷迷糊糊的,面上带着一丝挣扎的神情。紫鸢知道,她方才替他输入的水灵之力,正在他体内和那股炎火之息纠缠。她拥住他,替他擦拭额头的汗水。此刻的他,就像泡在寒泉中时一样。
  “师傅……”紫鸢担忧地看着他,有点自责。
  这时柳慧如走到门口,看见这一幕,顿时火冒三丈,冲进来一把将紫鸢从床上揪下来。
  “臭丫头你对四师兄做了什么?”
  柳慧如怒气冲冲地瞪着紫鸢。
  “你让开!”紫鸢毫不客气地说。她如今正担忧莫思幽体内的炎火再冲上来,没心情跟这女人胡扯。
  柳慧如看她衣衫不整,和四师兄独处一室,心里又是不安又是嫉妒。想到自从这丫头来到山庄,一向对旁人和琐事漠不关心的莫思幽,竟然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尤其是这丫头从天机阁受伤回来这些日子,四师兄衣不解带地照顾她……
  柳慧如想到这些,终于忍无可忍,冲上去扇了紫鸢一巴掌,骂道:“不要脸!你滚出去!”
  紫鸢莫名其妙挨了一巴掌,隐忍的怒火冲上头顶,掩盖了理智。原本看在这女人是柳家大小姐的份上,轻易得罪,日后在庄内不好相处,但这死女人一再触她的逆鳞,真当她好欺负么?
  紫鸢伸手一把扼住柳慧如的咽喉,将她推到墙壁上抵死,一双充满杀气的眼眸泛着红光。
  柳慧如原以为自己探过紫鸢的底儿,要对付区区一个臭丫头,不过就跟捏一只蚂蚁一样简单。谁知道,紫鸢伸手过来的时候,自己竟然毫无抵抗能力,如今被紫鸢单手抵在墙上,更是连挣扎都不得。
  紫鸢看着柳慧如痛苦地拍打着她的手,那张刚才还高高在上的嘴脸已经因为窒息变得充血扭曲,眼睛里闪动着恐惧的泪花,她的理智又回来了一些。
  这个女人,不能杀。
  紫鸢轻轻地对自己说了一声,将手一扬,柳慧如便被扔了出去,摔在一边。
  “啊——”柳慧如蜷缩着发出痛苦的呻.吟声,身子不知是因为缺氧还是恐惧而瑟瑟发抖。
  “我警告你,你若再缠着幽哥哥,下次我必不会手下留情!”紫鸢恶狠狠地说道。
  柳慧如勉强从地上爬起来,忧惧地瞪着紫鸢,“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紫鸢瞥了她一眼,冷冷说道:“放你一条生路,就别再那么多废话!滚出去!”
  柳慧如想到山庄内隐藏着这么一个深藏不露的女人,忽然觉得十分可怕。这丫头掩藏身手,混进碧草山庄有什么目的?不行,这件事得赶快告诉其他人,一定要提防着她!于是她爬起来,狠狠地瞪了一眼紫鸢,跌跌撞撞地跑出去。反正看那丫头现在这个样子,应该不会加害四师兄。
  紫鸢又不是傻子,看她愣在原地半晌就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自己既然敢放她走,就不怕她出去乱说话。她现在只关心莫思幽。她拼尽全力,只为守着那句承诺,他是她此刻身在此处唯一的原因。
  柳慧如跑出去没多久就撞到了柳清玄。柳清玄看她慌慌张张一身狼狈,赶紧截住她询问。不过对于柳慧如说的关于紫鸢的种种,柳清玄却露出不信的神情。
  “这不可能。紫鸢那么柔弱的丫头,怎么可能像你说的那样?”
  “哥!你别被她的外表骗了,她是个骗子,混在碧草山庄还不知有什么目的!”
  “我知道你不太喜欢紫鸢,但也不能捏造事实诬陷人家啊。怎么说她也是四师弟的徒弟,算是咱们一家人了。”柳清玄语重心长地说。他自己的妹妹,他自己了解,所以对于柳慧如会捏造这种事情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也就一口咬定了。
  “老哥,你这是要色不要命啊!你看看我的脖子,都是那丫头给弄的!”柳慧如指着自己的脖颈给柳清玄看。
  “够了!”柳清玄忍不住呵斥了一声,瞪着那几个指印。“你平日任性胡为就算了,没有太大的过错,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你今日做得太过分了,怎么能伤害自己来诬陷别人呢?你就那么容不下紫鸢吗?”
  柳慧如一愣,没想到自己的哥哥会这么不信任自己。她一早就看出来,哥哥对紫鸢的照顾非同一般,看来真是被她猜中了。不过,色字头上一把刀啊!
  “哥……”柳慧如还想说什么,就被柳清玄打断了。
  “先别说这么多。你刚才说四师弟晕倒了,我过去看看。”柳清玄说着,就往紫鸢的房间去。
  正好柳慧如也担心莫思幽,便将刚才的恐惧抛到一边,跟着往回跑。现在有柳清玄和她在一起,她的胆子也壮了不少。而且她也想让柳清玄看看,那莫紫鸢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免得老哥还胳膊肘往外拐,觉得自己欺骗他。要是自己不在的时候,那丫头在老哥面前倒打一耙,那才糟糕呢!
  等到柳清玄跑到紫鸢房间的时候,只见紫鸢安静地坐在床边,担忧地望着床上躺着的莫思幽,还一边擦着脸上的泪珠。
  “发生什么事了?四师弟他怎么了?”柳清玄走过去,看着莫思幽。
  莫思幽的脸色的确很不好,呼吸也很杂乱,类似于练功走火入魔。
  紫鸢抬起头来,满脸泪痕地看着柳清玄,摇头说:“我不知道。师傅他、他来喂我服药,然后突然就……突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听了紫鸢的话,柳清玄也甚为不解。从前并未听说过莫思幽有什么隐疾,难道是他练功操之过急走火入魔?的确,莫思幽的功夫一向长进神速,虽然爹爹说他是天生骨骼精奇,亦是千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不过看到眼前这一幕,柳清玄便觉得有些不妥。
  不过柳清玄垂眸看到紫鸢脸上那五道指印,却是愣了愣。
  “你的脸……”
  紫鸢知道柳清玄指的是什么,瞥了一眼柳慧如,然后别过头说:“没什么,我自己不小心撞到的。”
  她这刻意的一眼,柳清玄怎么可能会漏掉。本来他心里面就认定了是柳慧如向紫鸢找茬,现在看到紫鸢脸上的指痕,他就更加深信不疑了。虽然紫鸢觉得这样利用柳大少爷对她的心意有点不厚道,但也好过被那女人恶人先告状。反正错又不在她,若是柳慧如不来胡搅蛮缠,她也不会主动去招惹。
  柳慧如眼见老哥这么轻易就信了紫鸢,反而对她投来严厉的目光,张张嘴想要解释。柳清玄却沉着脸说:“先让四师弟休息一下,我去找唐大小姐。”然后他又怜惜地摸了摸紫鸢的头,安慰说:“别担心。四师弟功力深厚,不会有什么事的。”
  紫鸢满脸忧虑地点点头。她担心莫思幽大概是此刻最真实的表情了,原本是想找落雪,可是她又不知道怎么才能去到落雪带她去的那个地方。平日都是落雪主动出来找他们,或是莫思幽进去,现在这两人都……
  紫鸢想着,也只能靠自己了。
  等唐大小姐来诊断一番之后,说是莫思幽虚火过甚,猜想兴许是那日在天机阁中的媚.药尚未清除干净,加上这些日子为了照顾紫鸢过度疲劳,身子便支持不住了。
  其实那日唐雪滢已然断定莫思幽所中的媚.药非同一般,只是没成想会这样厉害,连莫思幽这样的高手,也难以抵挡残余的药效。她身为医者,也更加明白,要强忍着媚.药的效力会多么痛苦。她打心底里是很佩服莫思幽有这样的定力,可这终究是伤身,她便开了几副大补的方子,让下人照着去抓药。
  柳清玄劝了紫鸢几次,让她下去休息,可以另外给她准备房间,但紫鸢怎么也不肯答应。现在师傅昏迷不醒,她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离开他?即便是有片刻看不到他,她就会惴惴不安。
  而她最怕的是,莫思幽体内的炎火会再次泛滥。她并未将这一点告诉唐雪滢他们,就是不想让他们察觉到莫思幽身体有异。她太了解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了,一旦这一点被有心人利用,说不定会闹出什么大风波来,本来这碧草山庄内部,就不像看上去那么紧密无间。
  因而有时朱隐过来,紫鸢就会格外警惕,尽快将他打发走。守了好几日,紫鸢终于体力不支地趴在莫思幽身上睡着了,连他的身子动弹了一下她也没发现。
  莫思幽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打量了一下四周。他的头还有些疼,不过身上却没那么滚烫了。他垂下眼眸,看见趴在他胸口的紫鸢,不由轻轻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她的头。
  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但看样子,他睡了多久,这丫头就在旁边守了多久。
  莫思幽心底泛起一丝涟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