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拥她入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夜炎火突降城中,多亏了乾清派的两位道长璇尘和璇光,用法力相护,山庄内才得以幸免。但是其他地方却是一片狼藉,火光四起。好在炎火并未持续太久,损失不大,柳渊对受灾居民进行了全力救助,稳住了民心。
  不过对于如此奇异天灾,民间不由谣言四起。各大门派在不久之后就全数赶到了碧草山庄,旨在尽快举行英雄大会。
  那日与柳渊从大厅出来的女子,原来竟是女娲后人,金菱。因着这一层身份,各个门派对她都极其尊重。
  连一向面无表情的莫思幽在听到这重身份的时候,眼里也惊起了波澜。
  女娲后人在此,是不是说明,可能打探到“水玲珑”的消息了?不过对于此事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在心中暗自思量。
  除了女娲后人以外,最受众人瞩目的,大概就是乾清派的弟子了。乾清派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修仙门派,赶来英雄大会并非为了参加比试,而是受柳渊所邀做个见证。有璇尘和璇光二人在,大伙也就有底,这次柳渊是来真的。
  碧草山庄向来稳坐武林盟主之位,这次天劫在即,为了大家能够齐心协力对抗预言中的劫难,柳渊便应允了这件事。虽然此事公开之后,庄内弟子们多有愤慨,不过紫鸢却认为,柳渊这样的考量,才是真正的为了碧草山庄。想来柳渊已做了充分的打算争夺第一,召开英雄大会,不过是为了在劫难来临之前,向江湖同门证明碧草山庄的实力,堵住悠悠众口。
  所以她一直是抱着看好戏的态度来等着英雄大会开幕。这些向来以名门正派自诩的人类,一旦为了名利械斗起来,那才是世间最好的一出戏呢!不过最主要的是,这些日子以来,柳渊将他的四大弟子召入密室内闭关,为英雄大会作准备,让紫鸢一个人无聊死了。她坐在莫思幽房门前那座小桥边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往池子里扔小石块。
  “噗通!”
  涟漪溅起了水中的月光,也溅起了紫鸢的一声叹息。明日就是英雄大会第一天,柳渊应该会让莫思幽他们在今日出关休息。不过紫鸢都在这里等了一个多时辰了,还是不见有人回来的迹象。她伸了个懒腰,看样子这柳渊是准备死磕到底了,她只好自己屁颠颠地跑进莫思幽的屋子里躺床上睡觉。
  那床铺上有属于他身上的味道,可以让紫鸢睡得很安心。
  就在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门“吱呀”响了一声。
  莫思幽带着一身雪气走进来,看到紫鸢缩成一团睡在被窝里,愣了一下,然后才走到床边去,在床沿坐下来。
  这丫头……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脸,确定这不是幻觉。天气越来越冷,但莫思幽并未有太大的感觉,所以房间里的被子仍旧很单薄。虽然紫鸢已经裹紧了被子,面颊仍是有些冰冷,身子缩成小小的一团。莫思幽知道她一向畏寒,便转身去取了一件袍子来,搭在被子上。
  紫鸢一下子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睁着惺忪的睡眼呆呆地看着莫思幽,似是还未完全清醒过来。
  “幽哥哥……”
  她不知道这是梦还是现实,但那份温暖却如此真实。她抓住他的手掌,将这熟悉的温度握在掌心,才安心下来。真的是他。
  “怎么睡在这儿?”莫思幽哑着嗓子淡淡地问。
  紫鸢坐起来,看着莫思幽映在黑夜中的消瘦的轮廓,又是心疼,又忽然一下子窘迫起来,挠了挠头,面色微红地说:“我……我本来是想等你回来的,可是又觉得好困,所以……”
  “徒弟趁师傅不在的时候,来偷睡师傅的床!又想被罚抄门规了?”莫思幽板着面孔说。
  紫鸢嘟着嘴,不满地说:“谁让你的床比我的舒服?大不了……下次让你睡我房间睡回来就是了。”
  这理由……这偿还……
  莫思幽又好气又好笑,只好说道:“那罚你现在好好睡觉,不要辜负了我的床。”莫思幽说着,伸手揉了揉她睡得凌乱的头发。
  “那你呢?”紫鸢眨巴了两下眼睛。
  莫思幽坐在床沿,轻声说:“我就在这儿。”
  紫鸢看着他眼底的疲惫,这些天为了练功,必然是吃了不少苦头,也花费了许多精力。她心底涌出更多疼惜,轻抚着他的眼角问道:“幽哥哥这几日一定很累了吧?”
  “习惯了。你睡吧,我守着你。”莫思幽握住她的手,话语没有波澜,却笃定如石。背后的雪光,从窗纸照进来,勾勒着他清瘦的轮廓。他好似雕塑一般,守护在她的床前。
  紫鸢看着他,抿着唇往里侧挪了挪,然后撒娇一般地说:“幽哥哥你陪我睡嘛,好不好?”
  莫思幽闻言一愣,随即别过视线,“别胡闹了。乖乖睡吧。”
  紫鸢却不甘心地上去拽住他的胳膊,撒娇地说:“可是我一个人睡,好冷啊。”
  “那……我再去给你找件厚点的衣裳来。”莫思幽说着,就要起身。
  紫鸢抓住他的手,一脸可怜巴巴地望着他说:“幽哥哥不喜欢我吗?那、那不然我回自己的房间好了。”
  “不是!”莫思幽淡然的语气染上一点急迫。这么冷的天,大半夜的让她穿越半个山庄回自己的房间,他如何能放心?他又坐回来,皱着眉头说:“我……我们睡一张床……对你不太好。”
  “有什么不好啊?只是睡在一起而已。”紫鸢顿了顿,伸手轻轻地挠着莫思幽的胸口,脸上露出调皮的笑意。“除非,幽哥哥你心里面在想别的什么。可是,像你们这样的正人君子,不是都……”紫鸢话未说完,就感觉到莫思幽的身体微微发热起来。
  莫思幽一把抓住紫鸢不安分的小手,认真地看着她说:“我兴许是君子,可首先,也是个男人。”
  紫鸢感到脸上有点发烫,轻轻咬着嘴唇,上去勾住他的脖子,轻声说道:“那,你就做男人想做的事情好了。”她满是星辉的眼眸一眨不眨地看着他,见他没有推开自己,便凑到他耳畔用调皮的粉舌轻轻地舔了一下他的耳垂,像一只贪婪的小猫。
  莫思幽感觉到她的气息在他耳根后的敏感区游走,呼吸急促起来。他一把搂住她的腰,将她拉进怀里,嗅着那鬓发间传来的香气,呢喃着说:“笨丫头,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从前,不管有多少女人在我身边,不管有多少诱惑,我都可以无动于衷。但,你是唯一的例外。所以,别拿自己来开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我不要你还把我当成一个小丫头,我……你可以让我变成女人,真正的女人,只属于你一个人。”紫鸢抱住他,把头埋在他脖颈间,呼出暧昧的气息。
  莫思幽拥着她,却是尽力克制着身体的反应,蹙眉说道:“我知道。正因为你是我心里最特别的女人,所以我才不能伤害你。我不想你被别人说闲话。相信我,等英雄大会结束,我会请师傅替我们做媒,光明正大娶你过门。”
  娶她……过门……
  紫鸢鼻尖一酸,勉强才忍住眼泪,嘟囔着问:“那……万一、万一中间发生什么意外了呢?比如,要是你师傅不同意怎么办?再说,在别人眼里,我们是师徒……”紫鸢想到了柳慧如——她是柳渊的女儿,庄内上上下下都知道,柳慧如对莫思幽是什么心思,柳渊难道会不知道么?
  紫鸢自是知道莫思幽的心,但她担心终究会抵不住外力。最让她不安的便是柳渊。她怕在自己女儿的终身大事面前,柳渊根本不会顾念什么救命恩人的情谊。莫思幽又是柳渊一手养大,若是到时候,柳渊拿出师尊的威严和这份养育之恩来逼迫……
  莫思幽仿佛看穿了紫鸢的心思,黑曜石一般的眼眸闪烁着笃定的光晕,对紫鸢说道:“我既然认定了你,便不会改变,因这天下没有任何一人的地位能够超越你在我心中的重要性。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但,这种感觉就好像从前世就印入了骨子里。或许我们前世错过了什么,但这辈子,我决不会放开你的手。”
  紫鸢红着眼框看着莫思幽眼中的坚决,围困于心的脆弱一朝决堤,如同江河湖海潮流汹涌。她窝在他怀里轻声抽泣,或许他不会知道,当他说这番话的时候,她的心中是如何翻过了千年的画卷。
  千年之中,每一个日夜的守候,都汇聚成一种凝望。
  千年之中,每一番春夏秋冬的轮回,都汇聚成一种失落。
  千年之中,每一次从人群中与那些陌生的面孔擦肩而过,都汇聚成一种期盼。
  千年之中,每一个有他的梦境,都汇聚成一种假象的幸福,和梦醒后的心痛。
  而如今,这整整千年间,所有的爱恨痴嗔,都好似化作了一杯烈酒,她甘愿一饮而尽,再醉千年。只这一次,定要有他在身旁!
  莫思幽侧过脸来,吻掉她脸上的泪痕,轻声说:“不早了,休息吧。”
  紫鸢却紧抓住他的手,仿若她一旦放手,他便会消失不见。
  莫思幽看着她眷恋的目光,眼底涌起无限的温柔,只好侧过身躺下来,将她拥住,用自己身上的温度暖着她。看着紫鸢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他的脸上也浮现一丝笑意。
  这个女人,只是简单的一颦一笑,便足以牵动他的心。他知道这一次,他真的败给她了。这么多年来,他固执地守着的那份清高和孤傲,那座覆盖在他心上的冰山,已被她融化殆尽。他曾以为他这辈子不需要谁,可如今,他只想与她携手逍遥。
  若是没有碧草山庄弟子的身份,没有什么英雄大会,没有恐将汹涌而来的浩劫……
  莫思幽抿了抿唇,将那些繁杂的事情都抛诸脑后,闭上眼感受着她在怀中的温度。如今的他,只想拥她入怀。
  然屋外,风雪肆虐,天边一抹煞气压境而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