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章 担负重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一夜,果真不平静。各大门派之首聚集在一起,群情激愤,柳渊也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安抚下来这些人。本以为比试之日会推迟,让大家休养生息,没想到这些人却一致要求尽快推选出新任武林盟主。
  这一日妖魔作乱,竟然都打到碧草山庄门口来了,各门派谁还能坐得住?何况,那群半魔人还释放了碧草山庄地牢中关押的妖魔,又不知将要在江湖上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
  还好有乾清派的璇尘和璇光,加上女娲后人金菱从中斡旋,这群人才肯散去。不过之后这几人却和柳渊一同,将莫思幽留下来。紫鸢不放心莫思幽体内的软筋散,不过看柳渊他们好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要交代,并不想别人在场,她只好到门外守着。
  她闭上眼睛,半倚在走廊的柱子上,毫不费力地听到了屋内的谈话。可是这一听,却让她吓了一跳。因为她明明白白地听到了“水玲珑”三个字!
  柳渊他们要莫思幽与金菱一同,去苗疆娲神大殿里面探寻水玲珑的下落。这次是秘密外出,不容透露给外人知道,想来是怕在武林之中再掀风波。莫思幽也到这时才知道,原来水玲珑不仅是对那山洞中的神秘人重要,还对整个人界产生过巨大的影响。
  两千多年前,人魔结界被强行撕裂,缝隙在随后的千年之中不断扩大。魔族对人界产生觊觎之心。当时一统魔界的蚩尤之后,魔君莫问,率领魔界精兵攻入人界,在此展开了一场发生在距今一千多年前的旷世之战。
  那一战不仅震动人魔两界,也震动了天庭。但六界有序,即便是神族也不能轻易插手,幸而这血腥之斗唤醒了人族的守护神,上神女娲之灵。她将至宝水玲珑赐予她留在人间保护人界的后人。这水玲珑中强大的水系力量,压制住了魔君莫问与生俱来的阳炎之体,才使得女娲后人联合乾清派始祖将其击败,并利用七颗伏魔星将莫问的灵体封印在虚空之中。
  然这结界的力量并非牢不可破,待七颗伏魔星全部陨落,炎火降世,魔君重生,人魔两界的浩劫,将会卷土重来!这便是千年之前的预言,也是柳渊等人提到伏魔星陨就如此胆战心寒的原因。
  单单是看典籍记载,魔君莫问率领大军三日便占领人界大半土地,就可知其有多大的能耐。如今,即便有女娲后人加上乾清派,柳渊等人也并没有太大的把握能够对付魔君莫问。何况,魔君一出,必是生灵涂炭,拖得越久,人界死伤就越惨重。
  所以,他们想到了故技重施。
  只是那水玲珑千年之前一场大战之后,需要修复元气,便被供奉在娲神大殿之中,由女娲后人守护。但大殿之中原本就机关重重,即便是女娲后人,轻易也是不得接近的。
  “师傅和道长就对晚辈如此信任?”莫思幽清冷的面庞上浮起一丝疑问。
  柳渊拍了拍他的肩,说:“阿幽,你是为师一手养大,你的品性,为师再清楚不过。何况,此事过程艰险,纵观江湖,这任务怕是只有你能配合金菱姑娘完成。”
  其实柳渊一早就在心里承认,莫思幽的修行已达到了他也未曾达到的高度。他看得出来,莫思幽平日对自身的实力刻意隐藏,尽管如此,却仍旧表现得让人无比惊艳,因此这件事,他也只放心交给莫思幽去做。
  “既是师傅的吩咐,徒儿万死不辞。”莫思幽淡然答道。
  柳渊叹了口气,说:“唉。你年纪尚小,为师本不该让你承受这些,何况此行艰难,尤其是深入娲神大殿,稍不留神,恐有性命之忧。可我们也实在是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徒儿明白。徒儿的命是师傅给的,即便是交还于师傅,也无半句怨言。徒儿身为碧草山庄的弟子,定当以天下为重,竭尽全力,配合金姑娘。”莫思幽沉声说道,低垂的眼眸中却流转着一丝不为外人察觉的光彩。
  娲神大殿……水玲珑……
  丫头……
  莫思幽心中轻轻一叹,回转思绪过来,听那乾清派的道长交代。因着此行凶险,他师兄妹二人便将乾清派的一些心法口诀教给他,凭着莫思幽的资质,快速提高修为自不在话下。
  这倒是让莫思幽有些惊讶。江湖各大门派,对自家的内功心法无不是讳莫如深,但璇尘和璇光却轻易的就教给他乾清派的修炼之法,还道是这些所谓的修炼法门,本就是拿来助世人,而非乾清一家专有,至于能不能得其深妙皆在于个人的领悟与机缘。单从这一点,就不得不说他们的思想确实与俗世之人有别。
  “晚辈记住了。”那师兄妹只说了一遍,莫思幽便已熟记在心,点头答应。他心中默念这心法之时,便觉得体内涌起了一股祥和的气息,竟是由内而外地感觉到清爽。
  这道家的修行之法,果然与平日常人的修行有所不同。不过想想也是,武林中人修习是为了强身健体,也是为了发扬门派,或是其他为俗世所累之事。但乾清派的修炼,却是为了斩妖除魔,甚至乃是飞升成仙。听说,乾清派史上,当真有修成过仙身的前辈……
  璇尘和璇光从前也听闻过柳渊这位座下得意门生,本还有些觉得夸大,但见他如此毫不费力就吸取了乾清派的练功法门,惊诧之余,也很是佩服。
  “你们回房收拾一下,我随后会找个借口安排你们出发。你们切记,此举若还是一败,魔君复出,生灵涂炭,人间浩劫不可阻挡啊……”柳渊幽幽叹息了一声。
  莫思幽眼中的光芒又是变换了一下,随即像黑夜中被掐灭的火点般,消失殆尽,归于无法分辨他物的黑暗。
  魔君莫问……
  简单的四个字,像尖锐的利刃,刺进紫鸢的胸口,疼痛感让她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过了许久,那紧闭的双眸才慢慢张开,眼角渗出几点泪花。
  “……师傅师傅……”
  那稚嫩的声线,又在脑海中回旋。
  穿着一袭重紫华袍,银发如瀑的绝美男子,和推开门走出来的莫思幽重叠在一起。
  紫鸢用一刹那的年华,颠倒了回忆与现实。她扑上去抱住莫思幽,仿佛做了一千年前本该做却不敢做的事情。那时候她若是这样抱住他,能不能留下他?
  可这一次,她不要留下他,只求他带她一起走!
  莫思幽先是见紫鸢眼眶发红看着自己,又突然上来抱住他,不知发生了什么,心中暗暗发紧。
  “怎么了?”
  紫鸢听到他带着关切的声音,摇了摇头,却是喃喃地说:“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心里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好像要发生什么不祥的事情。”
  跟着出来的另几人,见状也不由愣了。
  璇尘和璇光看到了紫鸢,对视一眼,也不多言,只是目光中多了几分打量的深意。
  “不准胡说。”莫思幽捉住紫鸢的胳膊,看着她的眼睛,仿佛是用他坚定的眼神在安慰她。有他在,不会让她发生任何事情。可是紫鸢的眼眶却越发红了。莫思幽微蹙眉头,揉了揉她的头发,轻声宽慰道:“不会有什么事,有我在呢。”
  “师傅,你不会丢下我一个人,对不对?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很怕……我真的很怕……”紫鸢并非在做戏。她是真的怕了,每一次与他分开,她都怕下一刻,那熟悉的身影便再也不会出现在眼前。就像从前一样。
  明明是近在咫尺的人,她可以感觉到他的体温,他的呼吸,他的呢喃,他的拥抱……可是一转瞬,这些,都只留在了冰冷的梦中。她怕,某一次再别,便又是数百年。她真的害怕了这漫无目的的寻找,这分秒煎熬的等待,她不要再一次失去他!
  原来这丫头是怕这个……
  “我不会的。”虽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莫思幽却明白地感觉得到她身上传来的那股无边无际的恐惧,透过他的皮肤和肢体,穿透他的心脏。他眼里涌起心疼的神色,柔声地安抚她。
  柳渊在旁看着这一切,心中有了异样的感觉。从前他并未仔细留心,倒没觉得紫鸢对莫思幽的依赖有何不寻常。虽然莫思幽名义上是紫鸢的师傅,但他二人的年龄差距也不过两三岁,柳渊只当是小丫头对兄长的撒娇。
  可是今日看到他二人的举动,柳渊便觉察出了一丝暧昧的气息。他一手养大莫思幽,对于莫思幽的性子,不说有十分了解,但也能掌握七七八八,还从未见过莫思幽有如此的性子去安抚一个人。
  难不成……
  柳渊眼眸中闪过一丝几不可察的情绪,轻咳一声说道:“时候不早了,紫鸢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莫思幽闻言,低头轻声对紫鸢说:“我送你回房。”
  “不!我要跟师傅在一起!”紫鸢不答应,又抱住莫思幽不肯放开。
  若非柳渊自认方才谈话的时候,屋内都是江湖中一等一的高手,不会察觉不到屋外有人偷听,他定会怀疑紫鸢知道了什么。此刻他皱着眉头,耐着平和的语气说:“你这丫头,别任性了,哪有一个姑娘家大半夜不回房间,却和男子待在一起的道理?别人会说闲话的。”
  紫鸢摇摇头,抱紧了莫思幽说:“那就让他们说好了。师傅在哪里,紫鸢就在哪里。”
  “这……”柳渊面露难色,不料这丫头会这么倔强。若是她在,他该如何安排莫思幽和金菱二人离开?
  莫思幽知道紫鸢的性子,今日若是不顺着她,她是决计不会安心的,便轻轻拍着她的背,说:“我陪着你就是了。”说罢,朝柳渊投去幽深的一眼。
  其实,有紫鸢在,也未必会妨碍他们的计划,或许反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