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章 龙王庙怪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原本是两个人的任务,因为紫鸢的介入,不得不临时改变成三人。因这丫头就跟有预感似的,怎么也不肯离莫思幽半步。柳渊无法,只好让紫鸢与他们同路。
  但也因为紫鸢,柳渊等人立马有了主意。假意劫了紫鸢,莫思幽身为她的师傅,自然要去追赶,但考虑到对方可能是方才那群妖魔,金菱便以女娲后人的身份跟随。看着计划顺利进行,柳渊也松了口气。
  倒是璇光同璇尘走在回房的路上时,却忍不住忧虑起来。
  “师兄,让那丫头跟着,真的合适吗?”
  “你担心什么?”璇尘心中,其实有了答案,却还是问了。
  璇光皱起眉头,道:“自然是先前在晚宴上那股奇怪的气息。那丫头身份不明,但恐怕当真不是普通人。让她一起去娲神大殿……”
  璇尘淡淡一笑,说:“你忘了娲神大殿是何地?若她的身份真如我们猜测的一般,那也做不得什么。何况,即便是那重身份,也未必就是奸细。六界种种生灵,皆有好坏之分,又岂能以种族评判?”
  “是我狭隘了。不过她对那莫少侠,倒是真性情。希望真是我多虑了。”
  两人说着话,渐渐远了。
  这边墙角暗处,朱隐露出一脸意味深长的神情。那丫头的身份究竟是什么,让乾清派人这般讳莫如深?还有她被虏,果然也不简单……既然这两人知道,那师傅必定也参与了此事的安排。在师傅心中,那莫思幽真是无人可以超越么?朱隐手掌握拳,眸中浮现出阴冷的神色,与越来越冷的天气交融在一起……
  “啊切——”
  紫鸢迎着夜风走了不一会儿,就冻得鼻尖儿通红,打起喷嚏来。
  好在莫思幽有所准备,他知道紫鸢一向畏寒,便给她带上了夹绒披肩,稍微能抵御一些寒气。不过紫鸢身上仍是一点温度都没有,好像她的血液天生就是凉的。莫思幽揽着她的肩膀,让她紧靠着自己,倒是他身上的温度能让紫鸢温暖一些。
  “我身上的遁土珠可以带我们瞬移,但娲神大殿有神力庇护,遁土珠探寻不到它的方位,所以我们只能先到娲神大殿之外的女希古镇落脚。”金菱解释说。
  莫思幽点点头,说:“今夜天色已晚,即便到了女希古镇,大概也找不到住处了。不如就在这附近找个地方将就一夜。”
  这里虽是荒郊野岭,但毕竟还属于碧草山庄,莫思幽是再熟悉不过了。他带着两人往东南边走了一会儿,就看到一个破旧的龙王庙。此处已经荒废许久,听闻是常在夜间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所以没人敢靠近。
  莫思幽这么说的时候,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紫鸢。若不是外面冰天雪地,他其实是不愿带紫鸢来这种地方的。
  “龙王乃是神,哪有鬼怪敢在龙王庙里撒野?我看也不过是世人自己吓自己罢了。”金菱却不以为然,径直走了进去,铺了点干草准备休息。
  不过紫鸢对那种没有脚还飘来飘去的东西,是一向很恐惧的,听莫思幽这么一说,就更害怕了,缩在莫思幽怀里睁着一双大眼睛,警惕地盯着四周。
  庙中原本还算气派的装潢,如今已是一片败落之景,破旧的锦缎帘子随便耷拉着,神坛和龙王的泥像被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灰。空荡荡,又静悄悄地,只要有一丁点响动,就可以引人注意。然守了大半夜,这种静谧并没有一点改变。屋外的朔风拍打着门板和窗棂,倒是不断发出渗人的呜咽声。
  紫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过去了,头埋在莫思幽胸口,听着他沉稳的心跳,与梦中滴答滴答的水声相重合。一切好似回到那年的山溪雅筑……
  外面的风雪声一点没有停下的意思,在半夜更加狂躁起来,让本就破旧的窗户“咯吱”、“咯吱”作响,好像随时会被狂风吹得散架。
  莫思幽如潭水一般幽深的眼眸,本是紧紧盯着那扇窗户,却在听到神坛那边传来的一声细微响动之后,将视线移了过去。
  神坛用黄布罩着,看不清底下。那声音便是从下面传来。
  莫思幽握着玉笛的手紧了紧,却不动声色。
  再一次,那声音从神坛下传来,窸窸窣窣的,像是什么在抖动。
  确认之后的莫思幽,用玉笛将地上的小石块飞快地一挑。那石块飞向神坛,击中了什么东西,便有一道影子从神坛底下窜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向另一个暗角处。
  紫鸢和金菱都被这阵响声惊醒过来,不明就里地瞪着眼前的夜色。窗外照进来的雪光,正好打在那团小小的灰影之上,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
  紫鸢心里“咯噔”一下,真的有鬼么?
  金菱见状,却是拔剑冲了上去,对着灰影就是狠命一刺。谁知那灰影忽然回转过身来,用一张狰狞的面孔对着金菱龇牙咧嘴,随即还抬起一条手臂来挡剑。
  金菱的剑刺在这条手臂上,却如同刺在了铠甲之上,发出激烈的金属碰撞的声音,一股奇怪的力量扑面而来,竟是将她震飞出去。
  莫思幽飞身而起,从空中接住金菱,将她揽在怀中。
  毫无防备的金菱跌进他的臂弯之中,竟是紧张地倒吸一口气,惊诧地抬起头来,看着映在她眼眸中的莫思幽波澜不惊的侧脸。仿佛是在冰天雪地之中看到了一枚绝美的花朵绽放,慢慢地占据了整个眼眶,金菱一下子摒住了呼吸,愣愣地看着这个被整个江湖传说得神乎其神的男人。
  原本对那些流言毫不在意的她,在到了碧草山庄之后,也刻意没有过多留意。身为女娲后人,她似乎没有更多的时间浪费在和保护整个人族无关的事情上。
  然此刻,她看着他被飘舞青丝掩映着的面庞,那一道流畅的侧脸线条,竟是蓦然之间刻进了她的心中。她不明白心口那一阵慌乱的悸动是什么原因,但却让她紧张起来,面颊上浮起一团红晕。
  莫思幽并未注意到怀中之人的反应,只是抬手一挥,玉笛的青光向着那灰影飞去。灰影受惊地冲破门窜出去,很快就消失了踪影。
  莫思幽并未打算去追,将金菱放下,淡然询问道:“没事吧?”
  发愣的金菱这才回过神来,躲开莫思幽的眼神,摇了摇头。片刻,她又说道:“刚才那东西似乎不像是鬼,倒像是妖怪。”
  她想起来在黑暗中看到的那张脸,虽然有着人的模样,但是面颊上好像有一些银色的类似鳞片一样的东西,在雪光下反射出银色光芒。
  “不管它是什么,看起来也是独身,现下它已经逃窜出去,暂时应该不会回来了。下半夜你们抓紧时间再睡两个时辰,也该天亮了。”莫思幽望着庙门,门外茫茫的黑夜,肆虐的风雪,吞噬着一切。他抬起手来挥了下长袖,庙门便被一股力道带上了,并隐隐透着一道保护屏障的模样。
  金菱不由稍显赞叹地看向莫思幽,他却已经转过身去面向紫鸢。
  “在看什么?”莫思幽见紫鸢蹲在暗处,仿佛是在查看东西。
  雪光照在那灰影方才停顿过的地方,地上有一枚银色的东西闪着光芒。
  紫鸢便是被这东西吸引住了。她将那东西拾起来,仔细打量,像是一枚鳞片,泛着一点淡蓝色的光,上面还染了几滴鲜.血。
  那东西受伤了……可是,那到底是什么?真是金菱所说的妖怪么?
  她站起身来,将那枚鳞片递给莫思幽。
  “长着这么奇怪的鳞片,如果是妖怪,应该也是水生妖怪,怎么会躲在破庙里呢?”
  “我看它尚且幼小,兴许是迷途的小妖吧。”莫思幽的话里竟是有一丝叹惋。他心里的确是想着,但愿那小妖兽没有存着害人之心,早日找到归家的路。
  他刚这么想,就听紫鸢喃喃地说:“那……它会找到它的爹娘吧?希望它们能一家团圆。”
  “世上再多两只妖魔,可不是什么好事。”金菱冷声说道。她和紫鸢对视一眼,并不理会紫鸢眼中流露出的一丝反对神色,走回干草垫。“休息吧。”
  但这一夜,她却是睡不着了。
  金菱先未察觉,自己一直睁着眼睛盯着莫思幽的方向,看着雪光照进他同样清冷的眼眸,然后流转着银色的光华,她的心跳渐渐地快了。
  “唔……”紫鸢裹了裹身上的衣裳,往莫思幽怀里缩了缩。
  莫思幽垂眸看了看她,便将手臂收紧一些。
  本是先前也见过的举动,此刻金菱心中却好像被人投下了一块石子儿一样,激起了涟漪。她的脑海中竟不由自主地想到,能有莫思幽这样一个师傅,那丫头该是很幸福吧?她竟是有些贪恋起方才被莫思幽紧搂的那丝柔软和温暖来。
  不,不对!
  金菱心里“咯噔”一下,赶紧别开目光。自己在想些什么呢?虽是睡不着,也还是好好闭目养神,等到天一亮,就该赶去女希古镇了。
  那里,还不知有什么在等着他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