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舍己相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马霜霜捂着腰间的银铃,惊诧地看着半空中被一团光包裹着的金菱。她并不知道金菱的身份,也从未见过女娲后人的真身。所以她看着金菱的目光很是惊诧。
  只见金菱像是从天上坠落下来的最亮的一颗星子,周身的星芒将夜色切割得支离破碎。那条青色的蛇尾扫动,挥舞出强大的力量。
  她也是妖吗?蛇妖?
  在马霜霜这么疑问的时候,一道银芒自远处树林穿梭而来,流星般划过他们身边,不作丝毫停留,奔向捆缚江安的中央空地。而马霜霜捕捉妖气的银铃则更加剧烈震动。
  莫思幽原本就如夜色般冰冷的眼眸中,映出这银色的光辉,仿若倒映着月色的清泉,轻轻摇曳,亦倏忽透露出寒光。
  “他来了。”莫思幽清清淡淡地说,话里没有流露出半点猜中的喜悦。他只是看着那道银芒在江安身上绕了一圈,绑着江安的绳子便断开了。江安跌落下来,自银芒中化出的高大男子伸手扶住他。紫鸢看见那一袭曳地的银袍,被风鼓动着的黑发夹杂在长袍的皱褶间,黑白交织,相得益彰。她便是明白了,莫思幽说的“他”,竟然是落雪!
  可是,落雪为什么会来这里?为什么要救江安?
  该不会……
  紫鸢暧昧的想法只一瞬,就听得马霜霜惊喝一声:“狐妖!”接着,马霜霜就飞向落雪,抽出桃木剑与他打斗起来。她与落雪纠缠那么几次,却次次都让落雪逃掉,自然是很不甘心,暗中发誓要收服这雪狐妖!
  这时,爆发完力量之后的金菱疲惫地收了蛇尾,从空中跌落下来。莫思幽纵身接住她,抓着她一只胳膊往怀中一拽,抱着她安稳落在房顶。
  金菱无力地瘫在他的臂弯里,微微张眼,便瞧见他用那深邃的眼眸打量自己。
  “感觉怎样?”莫思幽往她肩头输了一些真气。
  金菱耗力过甚,精气不足,才致有些虚脱,现下也要好受一点了。她哑声答道:“我没事。”可因为在他怀中,能够感觉到他胸口温暖的心跳,金菱苍白的脸上反而浮起了淡淡的红晕,像是恢复了一些血色。
  莫思幽见状便也松了口气。他心中想着,要进入娲神大殿,借助女娲后人之力定能事半功倍,所以她绝不能在这个时候倒下。然他抬头,看落雪与马霜霜打得激烈,轻皱起眉头。
  他将金菱往紫鸢身边一送,一边嘱咐着:“照顾她。”一边飞下房顶,落在那二人边上,出手替落雪抵住马霜霜。
  紫鸢本也想帮忙,但想到有莫思幽在,马霜霜讨不到什么便宜,便安心呆在房顶。她倒不在乎什么女娲后人,反正这女人白天也是跟那些人一伙的,要对付江少爷他们夫妇!
  对于这一点,紫鸢仍旧是耿耿于怀。大概是今天看见江安与雪姬在纷乱之中对视那一眼,仅仅只是那么一眼,千言万语尽在无言之中,便让紫鸢的心颤抖了。她想起碧草山庄后山的山洞里那个神秘人,所谓的上神妹姝说的那一句,难得天下有情人。不仅是有情人,还有,痴情妖。既然是一对相爱的鸳鸯,为何要拆开他们?!
  马霜霜不料碧草山庄的弟子会帮着狐妖,竟是一愣,何况此人还是盟主柳渊的得意弟子,便喝问道:“莫少侠,你要帮这狐妖?”
  “他是我朋友。”莫思幽波澜不惊地答道。
  落雪转过头来,对莫思幽会心一笑,无言的信任,在彼此之间流淌。
  “他可是妖!”马霜霜面有怒容。
  莫思幽轻挑眉梢,反问道:“妖又如何?至少我帮他,是为了救一个无辜的人。可你呢?你帮的是人,却有着比妖魔还残忍恶毒的心!”
  马霜霜微微一怔,不料就这刹那的失神,落雪便卷着江安飞身窜进了竹林。莫思幽也立马上屋顶,拉上紫鸢,道了一声:“走!”然后随着落雪进入竹林。
  那群镇民已经惊呆了,完全不知所措,眼睁睁看着一行不凡之人接二连三消失在眼前。空地上还有漫天火光,冲透半边长空,染红了漆黑的夜。势不可挡的长风吹破寂静,呼啸着冲向远处绵延的竹林。
  沙沙沙,沙沙沙。
  山洞外的竹叶响个不停。一丝微弱的烛光照亮这狭小的空间,因着吹进来的风,烛火摇晃了几下,映在壁上的影子便也跟着晃动。接着,烛光里就投下了两个拉长的影子,越向洞中走近,影子就越清晰。
  “雪姬!”率先走进来的落雪,声音充斥整个山洞,却没得到回应。他面带疑惑地将这一眼就能看完的小山洞又打量了一遍。“雪姬?”这一声便有了些不安和慌张。他的目光停下来,原本安置雪姬的地方只剩下一些仿佛是因为打斗而散落的藤条。
  “雪姬,她在哪儿?”江安靠在石壁上,艰涩地问道。他已经被折腾得快没一点力气了,加上方才被放在火中炙烤,虽然被落雪及时救下来,却已很虚弱。
  落雪转过去,焦虑的脸上闪过薄怒。他一把揪住江安的衣襟,低吼道:“当年你答应过我什么?你会用性命爱护她一辈子!可如今呢?她若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必要你陪葬!”
  江安脸上涌现出痛苦的神情,不知是因为落雪的动作太过粗鲁触及了他身上的痛处,还是落雪的话让他自责没有照顾好雪姬而心痛。
  紫鸢进洞看到这一幕,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落雪发怒,惊得说不出话来。烛光在落雪的侧脸上,也不敢打扰到他。这时紫鸢才明白,原来落雪救江安,不是因为他们二人有私交,而是因为落雪认识雪姬,从他这拼了命相救的模样来看,他们的关系还非同一般!
  “轰——”
  这时离山洞不远处的竹林里传来一声闷响,似有打斗的声音。
  众人闻声赶去,只见竹林之中鹤立鸡群般站着一棵粗壮的老树妖,主干足有三个成人之高,外围也要四个人才勉强能合抱过来,加上茂盛的冠盖,简直可以算是庞然大物。
  它身周伸出无数活动的藤条,其中一条就卷着雪姬瘦弱的身子在空中翻腾。
  “老树妖,我不会让你靠近小镇的!”雪姬咬着牙,坚定的声音在夜空响起。她的身上白光大盛,冲开树藤的束缚,手心里幻出术法,无数冰凌飞向树妖。可那树妖藤条翻飞,不但挡住了冰凌,还很快将雪姬拍飞出去。
  “雪姬!”落雪纵身接住她,退了下来。
  一道红色身影趁势介入,银铃声叮当作响。马霜霜手中握着桃木剑,在另一只掌心里割了一下,鲜血染了剑尖。她将桃木剑脱手送出,刺在大树干上。那树妖嚎叫着,藤条乱飞,枝干不停摇晃,接着就整个缩回了地底。
  好厉害的马家血!紫鸢竟也在心中赞叹了一声。她不得不承认的是,受过神农之灵点化的马家血统,天生的克妖之力确是世间无可匹敌。即便是落雪,被她的血剑刺中,恐怕也非死即伤。
  “娘子……”被落下的江安支撑着身子,跌跌撞撞地跟来。雪姬见他身子羸弱,赶紧上前去搀住他,心疼地看着他憔悴的脸。江安一个趔趄,倒在了雪姬怀中。
  “相公!”雪姬一惊,苍白的小脸上已是冷汗涔涔,却仍是强行祭出了自己的精元,向江安口中输气。
  马霜霜收回桃木剑,见此情景,却以为雪姬是在吸取江安的精气替她自己疗伤,立马举剑刺过去,并高声喝道:“妖物,休要再害人!”
  吸收了精元之力醒来的江安,就瞧见那木剑向雪姬刺来,她却一心救他而浑然不觉。江安身子一颤,挣扎着起身将她抱住,背过身来挡在她前面。
  等雪姬反应过来时,马霜霜手中的桃木剑已经从江安的肩胛骨下方刺入,几乎贯穿了他的身体。江安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满满的映出全是雪姬的面容。
  林间深处被惊飞的两只劳燕,扑棱棱着翅膀逃向各自的方向。
  竹林被狂风吹得持续作响,“沙沙沙”的声响,将夜晚衬得更加沉寂。
  “相公——”雪姬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划破这沉寂,夜,仿佛寒意更重。
  这寒意甚至浸透了紫鸢的骨髓,让她原本就畏寒的身子狠狠一颤,脸上顿失了血色。接着她眼前一黑,冰冷的面颊上覆盖了一层温暖。
  她没有动弹,任由莫思幽从身后紧紧捂住她的眼睛。莫思幽紧贴着她后背的胸膛,传来他闷闷的心跳声。他一只手拢在袖子里,狠狠地握着拳头。
  紫鸢静静地站着。她看不见,那在江安背部绽开的血色花朵;看不见,雪姬脸上凄凉的绝望神色;看不见,这被风吹得漫天飞舞的竹叶;看不见,夜黑得那么浓郁,像化不开的墨,铺天盖地,吞噬了所有……
  她只看见脑海深处那一幕用法术幻化出来的镜像——被蓝色水光团团束缚的身影,在痛苦挣扎之中,化作高空上的一团烈火,燃尽最后的生命。
  那时候,站在镜像前的她,带着和雪姬一样的表情,喊着那个人,撕心裂肺。
  师傅——
  不许你走!不许你死!
  紫鸢浑身颤抖,一股甜腥气息在喉头间翻涌。看得见,或是看不见,心,都已然痛得无法呼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