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斯人已逝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落雪一掌将马霜霜推开,桃木剑也顺带被拔了出来。
  江安背上的伤口瞬间血如泉涌,倒在雪姬怀中。他的嘴角却带着笑容,静静地看着这个他用生命去守护的女子,然后对着落雪艰涩地说:“我……承诺的……做到了……”
  “别说了!”落雪别过脸,双手紧紧握成拳头,脸上那抹伤痛的神色越发浓烈。
  莫思幽觉察到掌心的湿润,迟疑地放下胳膊来,环住紫鸢的腰,将她搂在怀里。紫鸢平日并非多愁善感之人,与雪姬、江安也并没有过多的交情,莫思幽不知她为何会如此难过。
  “丫头……”
  这时候听到莫思幽的声音,紫鸢就像孩子一样软弱起来,转过身靠在他怀里。
  “幽哥哥,别离开我,别再留下我一个人。”
  莫思幽心底的弦被拨了一下,双臂紧紧抱住她,轻声说道:“不会的。”
  夜,如水一般冰凉,安静地流淌着江安的一字一句。
  “相公,你别说话了,我会救你的!”雪姬满脸泪痕,手忙脚乱地一次次往他身上输入真气。
  江安抓住她的手,轻轻摇头:“没用了。娘子……来世、再嫁给我一次,好么?我、好想……继续爱你。”
  “好……好!下辈子,下下辈子,我都要做你的妻子,生生世世。”雪姬的泪一滴滴落在他脸上,说完这句话,才见他带着满足的微笑,安心地闭上眼。
  穿过竹林的风安静下来,飘下的落叶覆上他的眼睑,他在她怀中像个孩子般睡去。
  “相公,等我。”雪姬喃喃地说,摊开手掌,将内丹从腹中祭出。
  落雪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惊诧地问道:“雪姬,你干什么?”
  雪姬转过头,苍白的脸上已是冷汗涔涔,对着落雪虚弱地笑了笑:“我的精元已经快耗尽,如今不过是靠着内丹强撑。即便是这样,我也撑不了多久了。但我的内丹修炼了五百年,不能就这么废了。若是给你,可以让你功力大增,又何必让它跟着我陪葬呢?”
  “我不要!”落雪脸上闪现怒容。
  “落雪……”雪姬皱起眉头。
  紫鸢看见落雪爱笑的面容第一次布满了愁绪。他咬着牙对雪姬说道:“你记不记得你跟我说过什么?你跟他走的时候答应过我,你会照顾好自己,你会活得比从前更幸福,你答应过我的!”
  雪姬的面上露出一丝笑容,好像是被旧日的回忆温暖着。五百年前,她是一朵从天飘落的雪,只因落在了一个温暖的肩头,认真的一眼,让她有了红尘牵挂,一念之间踏入妖道。她修炼了五百年,只为了寻回,人潮之中那个熟悉的面孔。
  “我当然记得跟落雪的约定。十年啊,转眼就过了十年,连阿幽也从当初那个懵懂的少年,变成如今这成熟的男人了。”雪姬说着,看向莫思幽,还有他怀中的紫鸢。
  紫鸢睁着氤氲着雾气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雪姬。
  雪姬淡淡地笑,“这十年虽短,却是我五百多年的生命中,最真实的时光。只有在相公身边的时候,我才感觉到自己是真正地活着。原本雪姬就已时日无多,原是害怕会留下相公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世上,我便苦苦强撑着,但愿能多陪他几日。可如今,相公走了,我又何苦再为难自己?”
  说着,她就剧烈咳嗽起来,孱弱的身子好像随时会被风吹倒。
  “我不许你死!”落雪紧紧抓着她的胳膊,像个孩子一样坚持。
  “傻落雪,你怎么还是看不透呢?这世间的执念,最是伤人。你守了仙儿的棺五百年,又能得到什么呢?让自己陷在回忆的苦痛之中,无法自拔,终究只能自伤。当年逍遥仙人点化我的时候便说过,这世上的一切皆因爱而生。如今爱既然灭了,就该让一切都随它而去。我不想执着,也不想看你再困在自己的心局里。”
  雪姬一字一句地劝慰,那颗莹白的内丹,缓缓飘入落雪的身体。她的嘴角带着安慰的笑容,怀中紧抱着江安的身体,慢慢地和他化作一团幽光,消散在空气中。
  “雪姬……”落雪开口便陷入了静默,瘫坐在竹叶上,两行清泪划过面庞。
  雪姬呵,你可还记得,那年初化人形,像亲人一样手牵着手,奔跑在林间小道,迎着阳光,说要一起迎接幸福?你可还记得,失去她时醉酒的夜晚,是你温暖的手轻轻地拍着那颤抖的脊梁,止住软弱的哭泣?你可还记得,五百年的时光里,每当风吹过你的面庞,都是远方传来了思念的讯息。
  这世间唯一的亲人啊,在落雪银光零碎的眼眸里,化作了空气中无孔不入的痛。
  执念,终将自伤。
  紫鸢的手缓慢握拳,抬头看着漫天忽然飘落的大雪,将落雪那一身银袍覆盖。不是冰冷,却是温暖。直到后来紫鸢才知道,落雪的执念是一个人,一个在五百年前便已逝去的女子,有着如水的双眸,和如花的笑颜。
  落雪将自己困在这百年的迷局里,走不出来。是雪姬一直陪着他,对他来说,雪姬便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如今,他再一次尝过了失去挚爱的滋味。他坐在河堤上,任夜晚的风吹拂着他像绸缎一样柔软的黑发,手中的酒又空了半壶。
  身后的脚步声响起来。不一会儿,紫鸢便在落雪身边坐下来,视线游离在无风的河面上。她只是陪在他身边,并不说话。
  “陪我喝酒么?”落雪看着紫鸢,嘴角仍旧勾着勾魂摄魄的笑,微醺的眼眸半醉迷离。
  紫鸢只拿无辜的眼神一眨也不眨地瞧着他,片刻之后,落雪就自己败下阵来。他耸了耸肩,再给自己斟了一杯。
  “你要醉了。”紫鸢轻声说。河面上银色的光,在她的侧脸安静徜徉。
  落雪浅笑着摇头,“我不会醉的。能陪我喝醉的人,已经不在了。”
  紫鸢的眼眸幽然黯淡下来。任凭她能说出再多安慰的话来,却也无法替落雪换回雪姬。
  可落雪话音刚落,身后便响起了莫思幽低沉的嗓音。
  “不是还有我么?”他在紫鸢边上坐下来,向落雪伸手。
  落雪看着他,眸中的银光流转了几分,盈盈浅笑,将酒杯递了过去。莫思幽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千言万语,都不必再说。他们只是静静地喝酒,将这浮生之苦,敬了流年的醉。
  便是在很多年以后,想起这一夜,他不常有微笑的嘴角,还是会轻轻翘起。
  那时金菱和马霜霜也站在远处。
  “我们……是不是错了?”金菱这样轻声地问。
  马霜霜看了她一眼,眼眶泛着红,口中却仍旧倔强。
  “妖便是妖。我这一生,仍要除妖。错只错在,枉杀了一个无辜之人。这条命债,日后我下了地府,也定是要还的。”说罢,她转身消失在夜色中。
  就在这夜之后,他们从落雪口中得知了一个更为重要的消息。
  雪姬在山洞里告诉落雪,女希古镇西郊处有一股奇怪的气流在向镇子逼近。这气息会使得一些事物异化,昨夜他们遇到的树妖便是其中之一。而雪姬就是为了抵挡这些东西进入小镇,才会不断地消耗真元。
  “若非如此,一个初出茅庐的马家后人,又如何能伤得了她?”落雪提起此事,眼中便有仇恨的火焰燃烧起来。那马霜霜三番两次纠缠于他也就罢了,他知道自己的身份,这世间又有多少人,能像莫思幽一样接纳他?何况,马霜霜是马家后人,身体里淌着的血,便已是妖的天敌。
  可她不该害了江安,害了雪姬!
  紫鸢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胳膊。好在马霜霜已经离开,否则紫鸢真担心落雪会做什么冲动的事情。
  “女希古镇偏西的方向,不就是传闻中娲神大殿所在的地方吗?”莫思幽沉声问道。
  金菱点点头,“虽然具体的方位我并不清楚,但从外婆和祖母口中听来的,应该是在偏西的方向没错。”
  “有娲神大殿守护的地方,又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气流呢?”莫思幽说出疑点。
  “除非……是娲神大殿本身出了问题!”紫鸢猜到莫思幽的心思。其实落雪说到那古怪气流的时候,她心里就已经有猜测了。此刻,正与莫思幽的想法不谋而合。
  “那我们得赶紧前去查探才是!”金菱笃定说道。
  落雪却是满脸疑惑地看着他们,问道:“你们在找娲神大殿?你们去那里做什么?”他的话语里带了一点深沉的意味,不仔细听却也听不出来。他那一双勾人的狐狸眼,此刻闪烁着幽深的光芒。
  金菱看了看莫思幽和紫鸢。虽然因为抱愧于江安和雪姬的事情,她勉强能接受和落雪这狐妖和平相处,但还是认为寻找水玲珑之事也不该告诉他。毕竟,这可是关系人魔两界的大事!
  可还不等她给那两人递眼色,落雪就已经喃喃地问道:“你们……该不会在找水玲珑吧?”
  另三人皆是一愣。
  落雪,知道水玲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