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不辨真假的传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看着莫思幽他们如此惊讶的神情,落雪却很不以为意。
  “干嘛这副表情?怎么,被人家猜中了?”说着,眉梢挑起一抹笑意。
  金菱的表情却有些僵硬,问道:“你怎么会知道娲神大殿和……”她没有说下去,一门心思想着,难不成莫思幽和紫鸢已经背着她把一切都向落雪和盘托出了?可是她看着莫思幽,同样也是一脸惊诧。
  “呵呵——”落雪摇了摇手中的折扇,那脸上倾国倾城的笑容焕发出无限的光彩。“这世上但凡活过五百年的,谁不知道那件事呢?何况是我神通广大的落雪公子。”
  “别自恋了。”紫鸢白了他一眼。虽然表现得不那么明显,眼底的神色却是并不想听落雪继续说下去的。
  每听到一次“水玲珑”三个字,她的眼前就会出现一次那幅画面。
  那么骄傲的莫问,君临魔界天下的魔君,却被区区一个女子困住,千年封印,亘古寂寞……要不是水玲珑,那女娲后人怎可能做到?
  见紫鸢表现得有些兴趣缺缺,落雪刚才那一股优越感备受打击。他委屈地撇了一下嘴,凑到紫鸢旁边说:“你们就不好奇是哪件事吗?”
  紫鸢垂着眼眸,没有答话。如落雪所说,有了五百年以上的性命,又如何能不知道当年那场浩劫呢?何况,她活过的时光,远比落雪来得漫长。
  只是当年原本以为水玲珑的浩劫不过一场意外,当日在山洞里听到神秘人所说,水玲珑五百年便会爆发一次,紫鸢才惊觉事情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兴许乾清派和柳渊等人,也不知道此事,否则他们寻回水玲珑,未必是上策。
  不管水玲珑在何处,只要它还在,等到三月内它爆发之时,当年的事情,还会不会卷土重来呢?
  这些问题,从紫鸢跟莫思幽他们上路以来,就一直困扰着她。只是她不能让任何人看出来,尤其是莫思幽,他太了解她,只要看她一眼,便能看穿她有心事。她只能一路掩饰,尽量不去想这些。对她来说,既然无法阻止莫思幽去找水玲珑,那就只有尽量陪在他身边而已。
  莫思幽却很关心此事,现在对他来说,没有什么事情比找到水玲珑更重要。
  所以落雪还是说出了五百年前,由水玲珑引起的那场人界浩劫。
  自女娲大神将水玲珑赐予人界,就一直将其供奉在受女娲灵力保护的娲神大殿之中。谁知五百年前,被奉若至宝的水玲珑忽然爆发出一股奇怪而巨大的力量,然后开始源源不断地吸取人界水脉之力,导致人界大量水源枯竭,情况堪忧。
  “后来是女娲后人拼尽全力与水玲珑的力量抗衡,强行用它修复人间水脉。但从此之后,娲神大殿和水玲珑便都下落不明。”落雪缓缓说道。
  莫思幽心里“咯噔”一下,急道:“下落不明?此话当真?”
  他眼中急切的光色让落雪心口微微收紧。十多年来,落雪很少见到莫思幽这么不镇定,不由猜测他们取水玲珑究竟是为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于是落雪斜睨了一眼金菱,说:“是否属实,问她不是最清楚了吗?本该世代守护娲神大殿的女娲后人,难道知道的还不如我来得多么?还是,不愿意告诉我们呢?”
  他的眼神说不上善与不善,却是真切地泛着嘲弄的意味。
  金菱不想起争执,只是闷闷地答道:“他说得没错。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失去了娲神大殿的消息,更别说水玲珑了。这次和乾清派道长们商议出来寻找水玲珑,也是万般无奈之下尽力一试。我们女娲族的血脉与娲神大殿的神力能够相互感应,只要它在附近,我便能感觉得到。”
  落雪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风轻云淡地说:“就算如此,你们找到了娲神大殿,也未必能找到水玲珑。有传闻说,早在五百年前那场浩劫之中,女娲后人就与水玲珑同归于尽了。”
  他本是想嘲弄金菱一番,谁知却换来莫思幽一声断喝。
  “不可能!”
  落雪愣了愣,颇有些诧异地看着莫思幽,越发觉得他今日表现得有些反常。很少有一件事情能够让莫思幽表现得这么挂心,甚至到了关心则乱的地步。
  这句话,连身为女娲后人的金菱也不敢断言。毕竟,先祖的确没有给她们留下什么信息,让她们确定水玲珑还在。那么对外人来说,就更不可能知道得更多了。
  “你怎么能确定?”金菱便忍不住问道。
  莫思幽眼底风起云涌,片刻才平静下来。他紧握手中玉笛,面无表情地答道:“我不确定。但我知道,我需要它,哪怕只有一点希望,也不会放弃。”
  说罢,莫思幽就沿着偏西的方向朝竹林深处走去。他记得金菱说过,娲神大殿应该就在小镇偏西的某处,他就算掘地三尺,也一定要把它找出来!
  金菱静静看着他冷峻的背影在漫天翻飞的竹叶之中穿梭,仿若风中的一只孤鸿。她叹了口气,忽然觉得她和他其实也有那么一点相似。
  老乞丐说,女娲后人一生都在为别人而活,为了守护这整个人界而活,却从来没有为自己而活。那么莫思幽作为碧草山庄的弟子,武林盟主之家的出身,又笼罩着最优秀弟子的光环,别人只看得到他的荣耀,却看不到这荣耀背后的一丝无奈。他这二十年,又何尝不是因为柳渊给了他一条生路,而一直在为别人而活呢?
  金菱好像能够看到他肩上的担子,那么沉,甚至想起了临行前柳渊拍着他的肩意味深长的嘱咐。如今水玲珑是人界致胜的最大希望,莫思幽着急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他说得对。不管怎样,我们都要去娲神大殿看看。只要有一丝希望,也绝不能放弃。”
  金菱深吸了一口气,打定主意,便跟着莫思幽走去。
  落雪见这两人如此执着,只好耸了耸肩。他转过头,看见紫鸢还站在原地。她一身淡紫色的纱衣被风吹着,像蝴蝶一样翩跹,那张素净的面庞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忧虑神情,左手蜷起来,抓着袖口。
  “你不跟他去?”
  落雪见状,凑到紫鸢耳边问道,嘴角若有若无的笑容,像山谷中的一朵幽兰般绽开。如果这丫头点头,他才会觉得是这天下最大的玩笑。
  紫鸢现在是没心情跟他开玩笑。她只是在想,莫思幽这么急于找到水玲珑,究竟是为了完成柳渊的任务,为了拯救整个人界,还是为了……
  落雪这一打岔,紫鸢也不想再想这些无谓的事情。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他们走到了这里,目的是什么并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能够陪着他走这一路的时光。
  就算没有水玲珑,就算她真的只能再活三个月,能在他怀里死去,也是这天下最幸福的事情。
  “当然要去。”想着,紫鸢的嘴角翘起了笑容,那抹淡粉色的光泽像花瓣上的露珠一样亮晶晶的,颇为诱人。落雪怔怔地看着,她微笑的神情,真的好像……
  仙儿……
  紫鸢并未发现落雪的异样神情,仍旧微笑着说道:“他去哪里,我就去哪里。这一世,只要我活着,便是再不愿与他分开的了。”
  天光从竹林的缝隙斜斜地洒下,正好在紫鸢脸上摇曳。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底流动的那团光芒,也是这般,清透、纯澈。像一滴露珠,满满的却都是莫思幽一人的身影。
  落雪的喉结滑动了一下,用幽怨的眼神看着紫鸢,说:“臭丫头真是偏心。你心里就没有人家的一点位置么?”
  紫鸢吐了吐舌头,故意打趣他说:“你那么大一团,塞到我心里,还不得都占满了啊?才不要!”
  落雪一听就不乐意了,追着她嚷嚷,“那莫思幽不也这么大一团?你就能塞下他!”
  “那怎么能一样呢?他是我心里的光啊……”紫鸢面上的笑容,洋溢着幸福和满足。
  他是她的光,填满她的心房,也照亮她的整个世界。在这暮色四合的时刻,只有他的背影,能成为她眼中不可磨灭的风景。
  落雪的脸上,几不可察地闪过一丝苦笑的神情。很快,他的脸上又重新带着那勾魂摄魄的笑容,抓起紫鸢的手腕,说道:“别花痴了,快走吧!再耽误下去,你就要见不到你的光啦~”
  紫鸢一愣,跟着他在林间奔跑起来。风夹带着落雪身上的梅花香气,穿过了竹林,穿过她的长发,穿过冗长时光,萦绕在很久以后,紫鸢的一袭幽梦之中,湿了她的眼角。
  此时触碰着紫鸢冰凉的胳膊,落雪的眉眼之间却是淡淡的无奈和疼惜。这丫头,永远都带着别人温不热的凉啊……
  等他们一行走到了竹林边缘,看见荒凉的河堤在眼前延展开来,便有些拿不定主意了。接下来该沿着河堤走,还是渡过河岸去呢?
  “天色已晚,我们还是先在这里休息一夜,顺便查探一下周围的情况。”莫思幽建议说。
  这么落了主意之后,紫鸢就自告奋勇留下来生火,另外三个人分头去打探路途。本来莫思幽是不愿留下紫鸢一人,不过也不想将她当成琉璃娃娃一样,只好由着她。
  可是没过多久紫鸢自己就后悔了。因为这里的气氛,似乎隐藏着一种说不出的古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