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幽影飘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河对岸是一座小岛,同样是一望无际的竹林,笼在夜色之中,幽碧一片。
  风呜咽着吹动竹林,将夜晚降下的雾气推向河岸。竹叶细微的响动,像桑园里的蚕在啃噬着桑叶,前面的小河就在这窸窸窣窣的声音中,发出水波荡漾的响动,仿佛冷不丁就会有一条小船,撞开薄雾自未知的的远方驶来。
  而那层飘渺的雾气就在这轻轻浅浅的水声中,渐渐地浓了。
  隔着这层雾霭,紫鸢隐约看到对岸好像有什么东西。趁着风将浓雾吹开一道缝隙,她才仔细地看到,对岸立着一块古香古色的木质牌坊,边角翘起,像卷着的流岚。上面的匾额写着什么字,却被雾气给遮住了,看不真切。
  紫鸢皱起眉头想着,难道自己这么健忘,先前在这里坐了这么久,竟是不记得对岸有这样一座牌匾?
  还不等她有点头绪,那雾气之中却是接着出现了一个曼妙的身影。
  那似乎是一名女子,着了一身薄纱长裙,被风吹得衣角翻飞。她手中提着一盏红色的灯笼,缓步从竹林中走出来,走向堤岸的牌坊,然后将灯笼取下,挂在匾额之下。然后她就那么转过身来,面对着紫鸢,静静地看着水波流动的河面。
  风继续吹着,将那一团红色的光吹入紫鸢的眼眸。她竟是不禁打了个寒颤。对于别的危险,紫鸢是不会有畏惧之心的,即便她如今的身子还未完全复原,倒也不会怕了那些趁人之危的鼠辈。但唯有一个种类,是她的死穴。
  她至今都还记得,小时候有一次贪玩,在山上迷了路,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茫茫的夜色之中,一望无际的参天古木,白色的影子绕着她发出凄厉的笑声。风也是这样吹着,从山谷下顺势而上,徜徉着发出呜咽声。她身上一点力都使不出,只能抱着头尖叫。
  而下一刻,她惊惧的瞳眸中,却已然映出那一抹披着重紫华袍的身影。
  他像一颗坠落的紫微星,划破夜色来到她身边,将她拥在怀中,告诉她,别怕。
  他是这世上最残忍的魔,弹指之间让数十性命灰飞烟灭,也不会皱一下眉头。他也是这世上最善良的魔,将那无依无靠的孤儿养成娉婷的少女,许她百年岁月静好。
  便是在那时候,她知道了自己和别人不一样的体质,也知道了这个被她叫做师傅的男子,有她永生想要依赖的怀抱。
  后来,她总是仰着小脸,站在他的身后,痴痴地想:师傅啊,你总说,莫问生何处,莫问死何归,莫问前世因,莫问后世果。但可不可以问一问,你的心里可曾有这小小的丫头?
  即便是现在,想到他的时候,紫鸢的心总还是会有些疼的。她不得不深吸了一口气,将思绪拉回到眼前诡异的画面上来。她记得早些时候金菱就说要去对岸查看,会不会是她?
  虽然知道这样的自我安慰有点牵强,不过紫鸢还是壮着胆子喊了一声金菱的名字。
  对岸的女子仍旧静静地站着,目光眺着河面,像是在盼望着渡船归来。黑夜中她的面容忽隐忽现,黑色的长发也随风飘扬,掩映其中的小脸竟是那样的苍白如纸。
  紫鸢的脊背莫名地发凉,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却被结实的臂膀拥住。她抬起头,对上莫思幽那双星辉熠熠的眼眸,心下安定了一些。
  “幽哥哥。”
  莫思幽仍是环着她的腰,低声问道:“在想什么?”
  紫鸢想到刚才愣愣地看着河对岸所见的那一幕,便转过头去,谁知那袅袅飘散的雾气之后,却是空荡荡的堤岸。前一刻还在她眼前存在的牌坊和女子,现下都已消失不见了!
  “啊?人呢?”紫鸢打了个寒颤,傻傻地盯着对岸。
  “什么人?”莫思幽眉头微皱,顺着她看的方向看过去,对着那荒芜的河岸露出不解的神色。
  “那里……刚才明明有个女人啊!”紫鸢硬着头皮说着,她很想听到莫思幽也这么说,说他也看到了对岸的牌坊和女子。这样,她心里不断涌起的恐惧,或许会减少许多!
  但莫思幽只是摇了摇头说:“对岸是一片荒芜的竹林,没有人啊。你是不是看花眼了?”
  “我……”紫鸢睁大眼睛看着莫思幽,他认真的眼色并不像是在跟她开玩笑。也就是说,对岸真的不曾有过什么人!她咬住下唇,脸色顿时苍白起来。
  “你太累了,所以看错了吧?”莫思幽试着解释。
  紫鸢脸上慌张的神色,映在莫思幽清透的眼眸中,透着几丝诡异的气息。她眨巴了两下眼睛,想着或许是像莫思幽说的那样,刚才看见的不过是自己的幻觉而已。她抱住莫思幽,让自己冷静下来。还好有他在身边,她也不想去纠结太多。
  莫思幽像哄孩子一样轻轻地拍着她的背,让她慌乱的心跳渐渐平静。
  “没事,有我在。”他在她耳边轻声说着,清冷的气息撩过她的耳根,钻进脖子里,竟是让紫鸢忍不住一颤。
  这感觉……
  不等紫鸢细想,莫思幽就拉住她的手,说道:“别想太多了。来,带你去一个地方。”
  他那双泛着清辉的眼眸,就像水中的漩涡一样将人卷住,紫鸢根本没有抵抗力,便被他牵着呆呆地跟着他走。不过一会儿,紫鸢的脑海里就浮现出了疑惑的念头。
  莫思幽不是去上游查看情况了吗,为何却拉着她往下游走?而且,他也不过才到这个地方,能带她去哪儿?
  紫鸢越是这样想着,手心就越是沁出细密的冷汗,就连握着她的莫思幽的手掌,此刻也是冰冷的。在紫鸢的印象中,莫思幽的身体总是带着暖意。他体内的炎火,根本不可能让他的身体冰凉至此,甚至比紫鸢的体温还要低!
  不,不对!这个“莫思幽”,他身上的凉是那种彻骨的感觉,带着一点幽森气息,就像……
  紫鸢打了个寒颤,停下脚步来。
  “莫思幽”察觉到异样,回过头来看着她,蹙眉问道:“怎么了?”
  “啊?”紫鸢只觉脊背一凉,脸上的汗毛都快竖起来了,一双眼怔怔地望着眼前的人。他那无波无澜的面容,分明就是莫思幽的轮廓,但紫鸢看在眼里,却还是觉得陌生。此刻她心下也不敢确定什么,正好硬着头皮说:“那个,幽哥哥,我有点累了。我们回去吧。”
  现在他们还未走远,背后营地的火焰还嗞嗞地烧着。那火苗被风吹得东倒西歪,好像夜色也跟着摇晃起来。竹林深处沙沙的声响,由远及近,又由近到远,循环往复。只是紫鸢每听得那声音流转一轮,心里的寒意也就多一分。她紧紧盯着眼前的“莫思幽”,不敢有丝毫懈怠。
  “跟我待在一起不好么?只有我们两个人,别的什么都不管,永远在一起。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么?”莫思幽往前走了一步,靠近紫鸢,伸手抚摸她细嫩的小脸。他的指尖凉凉的,在她的脸颊上游走。
  “幽哥哥……”紫鸢看着这张脸,听着他喃喃的话语,有些失神。
  莫思幽握着她的手腕,用魅惑的语调说道:“紫鸢,跟我走。”
  紫鸢愣了片刻,点了点头。
  莫思幽这才嘴角微翘,露出一个难得的笑容,但只是这么恬淡的一点笑,却像是落在那湖面的一滴水珠,激起了紫鸢心口的涟漪。她愣神看着莫思幽,不管此刻眼前的人是真是假,这笑容却真真实实的在这张她深爱的脸上,在她的眼眸里。
  “来——”莫思幽看着呆呆的紫鸢,拉起她的手,继续往前走去。
  就在这个当口,紫鸢眼中那呆萌之色一扫而光,反是光芒清亮,掌心也随之黑气大盛,便朝着前面的人劈了过去。
  等到前面人反应过来的时候,紫鸢那一掌已经击中他的胸口。
  “莫思幽”面色一白,刹那间面孔就变成了一个紫鸢不认识的男子。男人整个人都向后飞了出去,口中并没有鲜.血喷出来,身体本是该掉在水中“噗通”一声,但落入那迷雾之中却是不见了踪影。
  紫鸢对莫思幽太熟悉了,即便那个人有着和他一样的面孔,却只是一点细微的不同,都能让她看出破绽。何况,她熟悉莫思幽身上的味道,纵然那人面上伪装得再像,那种味道也是模仿不来的。
  紫鸢的眼中杀气升腾,本想立马追过去,谁知刚一动,底下便传来水流声。她一低头,发现自己竟然是半截腰没入了水中!她吃了一惊,抬起头环顾四周,静悄悄的一片,只有岸上那团火光,越来越微弱,却仍是毕毕剥剥地烧着。
  刚才那东西,对她使了蛊惑之术,若非她及时反应过来,怕是要就这样被拉进水底了!不过说起来,那个男人究竟是……
  “丫头!你在水中做什么?”莫思幽的一声惊呼,将紫鸢的思绪拉回来。她看向岸上,映入眼帘的那张脸,让她的心莫名安定下来。
  只是这么看一眼,她就知道,这个才是她的莫思幽。她身上的戾气一下子消散殆尽,对着莫思幽露出一个笑容。
  “幽哥哥!”
  话音刚落,紫鸢只觉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脚踝,将她狠狠地一拽。
  “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