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托梦的魂魄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为什么,偏偏是自己能够看见那东西?紫鸢这样问自己,轻轻咬住下唇,脸色煞白一片,毫无血色。
  她的脑海中正再一次回放着那一刻的场景,越想越觉得后怕。尤其是在那之后,如果莫思幽没有赶回来,她是否能对付那么多水鬼?
  莫思幽看见紫鸢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一把将她拉到怀中,低声喝道:“不许再想了!”
  紫鸢低垂着眼眸,平复了一下心跳,才低低地答应说:“幽哥哥,我没事。”她抬起头来,对他眨巴了两下眼睛,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见他还是担忧地皱着眉头,她便拽着他的胳膊撒娇说:“我才没有那么脆弱呢!反正有你在,我不怕。”
  “我不会让任何东西伤害你。”莫思幽看着她逞强的笑容,仿若是作出了郑重的承诺一般喃喃地说道。
  “啧啧,你们这么卿卿我我的,可是存心让人家这孤家寡人妒忌呢~”落雪在旁撅着小嘴,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他眼眸里如同星辉一般的光彩,几乎要将这世间最美的风景都比下去。
  紫鸢便对他吐了吐舌头,毫不避讳地流露出得意神情,和先前心存恐惧的可怜模样简直是判若两人。
  落雪哀叹,女人变脸果然是比变天还快!
  金菱听到落雪的话,心里“咯噔”一下,颇有些紧张地看着莫思幽和紫鸢二人。他们,不是师徒么?落雪却用“卿卿我我”这样的词来形容……
  她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想太多。不管他们俩人是什么关系,都跟自己没关系,不是吗?金菱这样对自己说了,便转过去向春儿问道:“圣姑的灵魂,为何会一直徘徊在娲神大殿,没有进入冥府呢?”
  春儿叹了口气,说:“皆因执念而起。当年娲神大殿供奉着水玲珑,一些不轨之人产生觊觎之心,前来盗宝。圣姑本该和神女一同守护水玲珑,可她却动了私心,与盗宝的贼人相恋,并企图助纣为虐,盗走水玲珑。恰逢那时水玲珑发生异变,灵力不受控制,圣姑因此受了重伤而死,自那之后,她的魂灵便在娲神大殿徘徊不灭。我们虽然看不见她,却能感觉到她身上残留的灵气。没想到这位姑娘……”
  说着,深深地看了紫鸢一眼。
  “那前面的大火,又是怎么回事?”金菱不解地问。
  “那大火中的,就是娲神大殿。”冬儿答道。
  “啊?”金菱惊诧地睁大了眼睛,呆呆地看向那熊熊燃烧着的火焰。那是……娲神大殿?堂堂的娲神大殿,怎会陷在大火之中?这火又是什么时候烧起来的?为什么?
  好多的疑问塞在她的胸口。还不等她问出口,春儿已经了然她的心思,便慢慢向他们解释。
  “这场大火,还要追溯到一千多年前……”
  这个数字,让紫鸢的心蓦然一紧。
  一千多年前,女娲后人利用水玲珑打败了魔君莫问,身为蚩尤血脉的莫问,本身就是炎火之灵,在强弩之末的境地里,周身的力量化作了倾盆洒下的炎火,让娲神大殿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
  因此女娲后人将水玲珑供奉在娲神大殿中,压制住了炎火的灵力。然而五百年前,水玲珑失踪,炎火不受控制,重新爆发出来,娲神大殿瞬间成为人间地狱。这附近之所以有如此多的幽冥鬼怪,也是因为娲神大殿神力遭到破坏,炎火中煞气冲天。
  这四只符灵利用自身神力结出了竹林屏障,才稍微遏制住了煞气蔓延。若非如此,整个苗疆恐怕都会被煞气吞噬。
  众人听后,在感叹之余,不免对那个传闻中的魔君又多了几分认识。
  不过是最后的一丝力量,竟也能让受女娲神力庇护的娲神大殿陷入这样狼狈的境地,难怪千年以来,人界对这个魔君都如此畏惧。想来,千年之前那场恶战,人界定然付出了无比惨痛的代价。若是没有女娲后人和水玲珑相助,人类如何能够打败如此强悍的对手?
  紫鸢对他们的惊讶表现出一丝不屑,但这也只是在心里。莫问有多厉害,她没办法形容,但在她心中,他便是这世上只能够仰望的存在。所以她有时候也会想,她想尽办法去接近他,是不是有些不自量力。可是到最后,她仍是没办法说服自己放弃,哪怕他的眉目间永远是风轻云淡,仿若将世事都看穿,不为任何人事所动,她也不甘心。
  当他轻轻揉着她的发髻,唤她“丫头”的时候,那眼中不是一样会有温柔么?
  紫鸢想到那银发紫袍的身影,心中泛起了点点温暖和点点酸涩。
  夜已经很深了,春夏秋冬将紫鸢他们三人带到娲神大殿旁被一小股神力勉强维护下来的庭院中休息。
  莫思幽坐在床边陪到紫鸢睡着,才开门走出去。他不知此刻的紫鸢,正走入了梦中那片迷雾之中。
  密密麻麻的竹树,在迷雾之中无边无际地延伸向远方,一座古旧的牌匾就在前方,上面挂着一只红色的灯笼。风吹得灯笼一晃一晃的,里面的烛火也跟着晃荡,让站在底下的女子的面庞忽明忽暗。
  借着这点红色的光晕,紫鸢总算看清楚那女子清秀的面容。一张苍白的小脸,尖尖的下巴略显憔悴,脸上的五官却是非常精致的,虽不是大气磅礴的美,却也小家碧玉甜美婉转。
  紫鸢立时想到了春儿所说的圣姑。她本以为在女娲后人身边辅佐之人,就算是女子,也该是大气如同男人一般的人,就像……那个人一样。然眼前这弱质女子,让人看了竟是生出了一分怜爱。
  所以就算知道这个圣姑出现在这里有问题,紫鸢仍是壮着胆子往前走了几步。
  “你、你是什么人?”
  紫鸢好像知道自己是在梦中,所以并没有之前那么害怕。既然是梦,只要醒来就好了,这让她心里有了些底气,勉强能够说出几句话来。
  女子也正看着她,眼眸里流转着一丝期盼的光辉,好像就是在等着紫鸢与她对话。闻言,她嘴角露出一抹善意的笑容,说:“我是娲神大殿的圣姑莲心。我是鬼,因为你是玄阴之体,才能够看到我。”
  果然不出所料……
  紫鸢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往后退了两步,瞪着莲心说:“你是故意到我梦里来的么?”
  莲心也很坦白地点点头,“我的灵力所剩无几了,要到你的幻觉里和梦中,都费了好大一番功夫呢。”
  幻境?紫鸢心口堵了一下,想到先前在河岸看到的一幕,原来是莲心故意营造出来的幻境!从一开始,莲心就刻意在接近自己!
  “你想做什么?”紫鸢知道自己的玄阴之体被许多幽冥觊觎,一下子警惕起来。但是这女人若是想要自己这躯体,这么明目张胆出现在自己面前,不是太蠢了吗?
  看着紫鸢充满疑虑的眼神,莲心一动不动,仍旧淡淡地笑着,答道:“我想请你帮忙。”
  “帮忙?”紫鸢的心跳加快起来。这句话也可以理解为,想要借用她的身体!紫鸢的意识不自觉的往这方面跑,便更往后退了退。
  莲心看出紫鸢警惕的神色,微微皱起眉头,面色有些难过地问:“你怕我?你不肯帮我吗?”
  说话间,她已经飘到了紫鸢跟前。
  真的是飘!
  紫鸢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往后一退,背却抵在了墙上。她怔了怔,才想到,这是莲心营造的梦境,一切都是按照莲心的布置来,即便刚才还畅通无阻的后路,下一刻变成坚硬的墙壁也不是没有可能。
  紫鸢退无可退,看着近在眼前的莲心,只好硬着头皮回答她的话。
  “你、你想要我帮你做什么?”
  莲心苍白的小脸难掩哀伤的神色,紧盯着紫鸢,生怕她会跑掉似的,顿了片刻,说道:“我想请你帮我去找一个人。你是五百年来,我唯一能够见到的人,我只能拜托你。求你了!”
  “找人?”对于莲心提出这样的要求,紫鸢显示有点吃惊,而后才反应过来,睁着那双乌黑晶亮的眼不解地看着莲心。她到自己梦中来,就是为了拜托这种事情?不是想要自己这具玄阴之体?半晌,她才继续问道:“你要我帮你找什么人?”
  莲心瘦削的面庞流露出一抹戚容,喃喃说道:“五百年前,他到这里来寻水玲珑,我答应要将水玲珑带去给他。可是……我丧命于此,无法完成约定,又不能离开,不知他是否在约好的地方一直等我。”
  “都五百年了,怎么可能还……”紫鸢深吸一口气,剩下的话却止住了。她看见月光下那张流淌着凄楚的面容,一双含着清泪却兀自不肯让泪滴淌下的横波目,双唇紧紧抿着弧度。
  这样一副倔强的模样,让紫鸢骤然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曾几何时,看着他清冷淡漠的背影,为了等他回头,她可以站在他背后一整天。
  曾几何时,面对着幻境中,他化作炎火飞散的那一幕,她死死地咬着牙,不让眼泪流下。
  曾几何时,知道他在人界重生,她发誓天涯海角,定要找回他。
  曾几何时,……
  紫鸢忍着泛红眼眶中的酸涩,沉声问道:“我要怎么帮你?”
  莲心见紫鸢松口,从怀中掏出一块羊脂玉佩来,递给紫鸢,用恳求的语气说:“拿着这块玉佩,到碧草山庄的古树下找他。若他未离开,一定会出来见你的。”
  指尖传来玉佩上的凉意,紫鸢不由浑身一颤。碧草山庄?她睁大眼,蓦地从梦中醒了过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