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记忆幻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紫鸢躺在床上大口地喘气,侧脸冷汗涔涔,一滴斗大的汗珠滚落下去,湿了鬓角。她张大眼睛,卧房里漆黑宁静,没有迷雾,没有牌坊,也没有女鬼。
  她长长地呼了一口气,下意识地安危自己,只是个梦而已。
  也许是听了春夏秋冬的话,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才会见到梦里的莲心。也许,一切都只是个巧合罢了。
  但想到这些,紫鸢还是觉得心口烦闷,越发觉得口干舌燥不已,便翻身下床去喝水。谁知她的手往床单上一撑,便摸到一块**的东西,从指尖传来的凉意如同一道电流瞬间击中了她的心脏。
  那一枚安静躺在床板上的羊脂玉佩,是这小房间里最光亮的物什。
  紫鸢觉得脊背发凉,将玉佩抓在手里抬头四处张望。
  “不是梦……”她喃喃地说。虽然现在看不到莲心的鬼魂,也感觉不到阴气,但这块玉佩足以说明刚才的一切,都是真的。
  莲心靠着自身的灵气维持魂魄不散,可见她当年受伤多重。那水玲珑失控爆发的力量,该是有多强大?紫鸢一下子想到,山洞神秘人让他们寻回水玲珑,万一刚好碰到它失控,那莫思幽他……
  “师傅……”紫鸢紧握玉佩,下了床,披上衣服走出屋,到莫思幽房间敲了敲门。她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但大抵可以猜到,是在莲心托梦之前。有莫思幽在身边,莲心的阴魂不可能那么轻易进得了她的梦。
  但莫思幽也没回自己的房间。紫鸢敲了一会儿门,没有得到回答。她知道莫思幽是睡得极浅的人,对外界总是保持着警惕心,不会听不到这么明显的敲门声。紫鸢犹豫了一下,推门进去。床上果然没人。
  空荡荡的房间,安静得像一潭死水。
  紫鸢站在屋里,觉得好像闷在了棺材里一般。她呆得久一点,便感觉好像要沉入水底一般,心口闷得慌。这种心慌的感觉又倏忽扩大成了恐慌的情绪。
  他不在房里,会去哪儿了呢?在这么个不熟悉的地方……
  紫鸢似是想到了什么,以她对莫思幽的了解,倒也不难猜出,心中立马涌起了不安的情绪,疾步向娲神大殿的方向走去。
  那团冲天的火光,在竹林屏障后看不见,进来之后却是能真切地感觉到那份灼热感。除了用神力勉强维护住的竹林和这小院,其他地方都已是焦灼毁损,即便没被炎火点燃,也都被炙烤得焦黑。方圆几里之内,已是寸草不生,一片衰颓光景。
  娲神大殿就在岛中央,从小院往西走不多久,就能看见那气势恢宏的大殿外景。虽然是被炎火包围,娲神大殿却保持着整洁,只是不容人靠近。内外都是大火熊熊燃烧着,似乎永远不会熄灭。
  这团火跳动在莫思幽深黑的瞳孔中,将他的眼眸染成了橘黄色。
  这颜色,竟让他觉得如此熟悉。
  他的脑海里竟恍恍惚惚地浮现出一些奇怪的景象来,是曾经出现在梦里的场景。
  那陡峭的山崖之巅,长风灌满襟袖,男人的银发像漫天飞舞的流星雨一般,又笼罩在一抹橘黄的光晕中。
  这橘黄的光色便是来自山崖之下熊熊燃烧的火焰。火焰之中,是一片衰败景色的城池,没有一场雨能让它得到缓解,没有任何一种江河湖海之水能浇灭它身上疯狂肆虐的炎火。
  冲天的火光将夜色染得半边通红透亮,像一只熟透的柿子。
  莫思幽能感觉到那种灼烧感,却无法分清自己在这场景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他也好像是站在山巅,在紫袍男人的身后,俯瞰着脚下受灾的城池。
  这个银发紫袍的背影,莫思幽是不觉得陌生的。因为他一直都记得,梦中那一段奇怪的话。
  ……她在等你,一直都在等你……
  ……你答应过她会回去的……
  莫思幽至今也不知道那个“她”是谁。是男是女,什么身份,为何要等他?还有,眼前这个用背影对着他的男人,又是谁?
  纵然只是一个背影,但那笼着光晕的如瀑银发,华贵精致的重紫长袍,无一不散发着贵胄霸道的气息。狂风呼啸,拉扯着他浑身上下自然流露出的狂傲之气。
  他那么静静地站了许久,然后缓缓地回转身来。
  莫思幽第一次看到了那张脸,却又不是第一次看见。因为这张脸,在他面对铜镜的时候,总会清晰倒映在眼眸里。
  莫思幽狠狠一颤,四肢百骸如有电流穿过,身子麻痹地不能动弹。他只是睁大眼,惊骇地看着眼前与自己长着一模一样的面孔的男人。只是在男人的眉心中间,有一枚鲜艳的火焰花纹,将他白皙的肤色衬得更加明显,以至于冲天的火光映在他脸上,也被调成了淡淡的橘黄色。
  “你是谁?”
  莫思幽好像站在了紫袍男人对面,与他淡然的眼眸直视着,原本平静的心悲搅得天翻地覆。
  紫袍男人的面容依旧精致如画,不带半点多余情绪的痕迹。
  “我就是你。”他薄薄的唇瓣中不紧不慢地迸出四个字。他的眼神变得越发幽深,看着莫思幽布满疑惑的脸。他的嘴角似有淡淡笑意,带着半分邪肆,又说道:“你也就是我。”
  ……我就是你……
  ……你也就是我……
  莫思幽的脑海中轰鸣一声,紧接着空空如也,只反复地回响着,这么两句话。还是用的,和他自己一样的嗓音。
  晚风拂起了他的发梢和蓝色衣袍。他一动不动地站着,像是陷入了某种不可自拔的境地。
  金菱就在他身后不远处站着,看着保持着静立姿态的莫思幽,她也没有动弹。她不知道他面对着娲神大殿和大火在想些什么,却是暗暗地猜测,大概是如今这局面多少让人有点失望。在这情形下,他们怕是想进娲神大殿一次也难。她就这么看着他,不自觉地呆了半个多时辰,脑海中又一次回放出他们第一次的“拥抱”。
  她虽是女娲后人,却从未见过神仙,但那一刻她却觉得,他像个真正的天神。不仅仅是因为那样风华绝代的惊艳面容,好似只有仙人才会拥有,更因为那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从容恬淡的气度和内敛着的霸道桀骜,仿若这天下根本不在他眼里。
  她忽然无比地想念,那一刻,他拥着她,眼中只有她的倒影。
  这样一个男人,会为她这样一个女人,停驻目光么?
  金菱的思绪陷入了不容人抵抗的漩涡之中,让她心底涌现出一丝难堪。她是女娲后人啊,肩负着天下重任,怎么可以轻易地动了私情?她竟是不由得想到了莲心,身为保护娲神大殿的圣姑,却为了私情监守自盗,最后又落得了怎样的下场?像她们这样的人,是不该对爱情期望太多的吧?
  她这么想着的时候,紫鸢在后面放慢了脚步。
  紫鸢是远远的就看见了金菱的身影。她本是不怀疑在这里能够找到莫思幽,却没想到还会多见到一个人。只是看这样子,金菱也只是一个人静默地站在这里而已。但紫鸢是何等敏感之人,就这么平静的一幕,她看在眼里,心中却是起了波澜。
  不是因为别的,而是金菱这样的姿态,与曾经的她一模一样。
  千年之前,那个青涩内敛的丫头,也是这样站在他的身后,静静地看着他的背影。那时他常常是那般散漫地倚在小溪边,任杨花落满了他紫色的衣袍,一个人静静地不知在想着什么。所以有时候,紫鸢在那里一站就是一整天,好似变成了一尊专属他的雕塑。
  因为失去过,因为努力想要挽回,所以紫鸢发誓,她再也不要做守望的那个人。一千年前,他化作炎火飞散的那一刻,她就告诉自己,如果再相见,她一定会主动地握他的手,一定会告诉他,她有多么在乎他。可是,她还是再一次失去了,痛彻心扉的感觉,或许就是她无助地靠在温泉池水里,眼睁睁地看着他消失在那金色的光圈之中。
  他说过,他看过了她的身子,就会对她负责。
  他说过,他在这里等她,在未来等她。
  如今,她来到了约定的时间和地点,就不会再放手,即便真是要逆天改命,再多的痛,也在所不惜。她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正要向莫思幽走过去。
  这时,莫思幽恍恍惚惚地抬起手臂来,伸向前面吞噬一切的炎火。他脑中并没有别的什么念头,也没有思考什么后果,只是有一种遏制不住的冲动,催他去触碰这颜色熟悉的火焰。
  他能够感觉得到,身体里那股炎火蠢蠢欲动,即便他尚存的理智提醒着他,不该去碰这炎火,但他恍然好像看到了那个银发紫袍的男人,就站在炎火之中,静静地看着他。
  他就是自己……
  灼热的炎火瞬间在他指尖点燃,如同一道闪电穿过了身体,让他狠狠地一颤,身子便再也不受控制地抽搐起来,一团暗红的如同火焰一般的光芒将他全身上下团团裹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