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连锁效应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紫鸢和落雪一齐震惊地看着那座雪峰.只见一道灰色的裂纹从封顶划开.如同被撕裂的锦帛.留下蜿蜒丑陋的疤痕.
  “怎么回事.”紫鸢眯着眼.用手挡住刺眼光线.诧异地盯着雪峰上的裂缝.
  “是伏魔星.”落雪的语气.说不清是陈述还是疑问.他喃喃自语一般地说道:“从前每一次伏魔星陨落的时候.冰海雪原都会震颤.但都沒有这么严重.”
  这一次.竟然将雪峰震塌了..
  落雪的眼眸里似乎闪过了什么东西.他自说自话一通.忽而化作一团白光纵身飞向那座雪峰.紫鸢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却见他在接近雪峰时.前面蓦地显现出一道半透明的屏障.将他挡了回去.落雪像一颗坠落的流星.自山巅陨落.重重地摔在雪地里.
  落雪的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却并非是身体的疼痛.他望着那座雪峰.眼中充满愤怒和绝望.
  “为什么……为什么……”
  紫鸢愣愣地看着他.不知他为何突然这么激动.“落雪……”她张张嘴.却见落雪扬了扬手掌.示意她别说话.其实紫鸢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站在旁边.促么看着落雪面容上的悲伤神色.他这样的表情.她只在雪姬香消玉殒那天见到过.紫鸢不禁想.难道那座雪峰对他很重要吗.
  “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莫思幽的声音从后传來.他已经走到紫鸢身边.穿了一身单薄的白衣.对他來说.冰海雪原的天气不会让他感觉到丝毫寒意.
  紫鸢听出莫思幽有话外之音.抬起头來看着他.还是任他拉着自己往房间走去.走到一半.紫鸢终于忍不住了.向莫思幽问道:“那座山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让落雪放不下的东西.”
  莫思幽停下脚步.垂眸看了她片刻.才幽幽叹了口气.说:“我也只是听落雪喝醉的时候说过.那座雪峰上有一只冰棺.里面葬着落雪此生的挚爱.纳兰仙儿.”
  此生……挚爱.
  紫鸢好像一下子就明白了落雪的心境.她还记得落雪曾对她说.那里是他永远达到不了的幸福.原來如此.虽然不知道落雪和仙儿之间到底有过怎样的一段感情.莫思幽也只知道.纳兰仙儿是个人类女子.出身于五百年前的一个大家氏族.但紫鸢却能明白爱一个人却阴阳永隔的痛.
  千年之前.莫问魔身被毁.紫鸢也是那样撕心裂肺.以为此生再不会相见.她一度想过随他而去.直到大祭司告诉她.莫问的灵体只是被封印.只要他们仔细策划.就能救他.于是.五百年.又五百年.她行尸走肉般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有朝一日和他重逢.
  那时候她活着.虽然痛苦.却还有一丝希望.但落雪呢.她不知道落雪是靠着怎样的意志.在失去仙儿之后一人独守五百年.但是有时候.活着的确会比死去更痛苦.
  “落雪他……心里藏着很多苦吧.他平时那么开朗.沒心沒肺.其实都是为了掩饰心里的痛苦.他一定很爱那个仙儿吧.”紫鸢抬起头來.眼巴巴地看着莫思幽.
  莫思幽摸了摸紫鸢的头.抿唇说道:“落雪有他自己的坚守.他在这冰海雪原五百年.守着仙儿的肉身.虽保住她肉身不毁.却也永远无法相见.这样的痛到底有多深.或许也只有他自己能明白.”
  这些话.也是在十年前听雪姬所说.那时候.雪姬决定了要跟江安离开.可是她也怕留下落雪孤单一人.所以仔细地交代了莫思幽.希望他能替她照顾落雪.在那之后.莫思幽才开始慢慢放开对落雪的心防.因为他们之间.似乎有那么一些相似.身不由己.行尸走肉地活.
  “或许从前.我并不能完全明白落雪的坚守.但现在我好像开始真正理解他的心了.有些人.只要这辈子拥有过一次.就再也无法忘却.不管是多少个五百年过去.仍旧会是心底的朱砂.鲜艳如初.”莫思幽波澜不惊地说着.垂着眼眸看着紫鸢.那眼中静静淌过的柔情.虽然仍是那般风轻云淡.却让紫鸢心头微暖.
  就好像是寒冬腊月吹过一阵春风化暖.让这冰天雪地的世界.消融了一些寒气.
  紫鸢将头靠在莫思幽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声.便觉得安心起來.
  “对了.刚才落雪说.伏魔星似乎又陨落了一颗.”紫鸢试探着对莫思幽说.毕竟他现在还是碧草山庄的弟子.对这种事情也不可能做到完全袖手旁观吧.
  莫思幽点点头.说:“此刻庄内应该在进行英雄大会的最后一场比试.如果真是伏魔星陨.不知道情况会如何了.”
  “咱们现在要回去么.”紫鸢抬头看着莫思幽.其实她已经知道莫思幽的心思.即便只是他淡淡一个眼神.凭着她对他的了解.她又怎会不明白.他再厌倦江湖生活.碧草山庄也是他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而他从小接受的一切.都被打上正义的记号.
  他也许反感各门派之间以正义的名义进行的争斗.但那些无辜的人呢.伏魔星陨.魔君重生……
  紫鸢心里也有不安.因为她不知道.等到七颗伏魔星都陨落.在莫思幽身上.到底会发生些什么.莫问和莫思幽.是共存还是……
  莫思幽看见紫鸢露出恍惚的神情.以为她是在担心回碧草山庄的事情.拉住她的手.轻声安慰说:“我答应过你.等拿到水灵珠就带你离开.但现在我还是碧草山庄的弟子.而且.水灵珠下落不明.我也需要碧草山庄的情报.所以……”
  “我明白.”紫鸢淡淡笑了笑.她用清澈的目光看着莫思幽.反倒是宽慰他说:“不管你想做什么.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对我來说都无所谓.何况.你也有你自己的信仰和坚守.我既然跟了你.自然也会尊重你的选择.只是.对人界來说.水玲珑或许是至关重要的东西.你真的……”
  莫思幽眉头微皱.打断紫鸢的担忧.说道:“人界沒有水玲珑.女娲大神兴许还有别的办法对付魔界.何况那神秘人拿去水玲珑.解开她的束缚以后.不再需要水玲珑.人界还可以将水玲珑拿回去.可我若是拿不到水玲珑.实在沒有信心能够说服神秘人或者是找到别的方法救你.无论如何.我只要你好好的.”
  紫鸢眨巴了两下眼睛.说:“我们不是还有唐大小姐吗.如果那神秘人对我下了毒.唐大小姐精通医理.说不定会有解毒的方法呢.”
  “可是那神秘人自称上神.她在你身上中的毒.唐大小姐未必有办法.”其实莫思幽考量的不仅是这个.他并不想让更多人知道神秘人的事情.说一个谎.终究要用无数的谎言去圆满.他怕自己一个疏漏.就会失去了救紫鸢的最好机会.
  那些人.是不可能同意用水玲珑去救区区一个莫紫鸢的.
  “试试看.总比不去尝试的机会更大.那个上神那么厉害.就算我们给她找到了水玲珑.万一她反悔了.我们也拿她沒办法啊.”紫鸢依旧乐观地说.
  莫思幽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又不是不了解紫鸢的个性.既然她这么想.便顺着她去就是.何况.如果歪打正着下唐雪滢真有办法可以救紫鸢.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那我们现在回碧草山庄去.”打定了主意.莫思幽便带紫鸢出了冰海雪原的结界.
  刚离开这澄澈的世界.迎面而來的竟是天昏地暗.飞沙走石.
  混沌的天空挂着一只巨大的漩涡.正好就在碧草山庄上空.两颗晶亮的星星一左一右守在漩涡两边.仿佛在做最后的挣扎.
  紫鸢抬头看着天.如果她沒有猜错.这是最后剩下的两颗伏魔星了.也就是说.在这之前.的确又陨落了一颗伏魔星.
  莫思幽将院子打量一圈.带着紫鸢往前厅走.可是一路上却并沒有看见半个人影.他开始觉得不对劲.就算今天是英雄大会最后一天.大部分人都去了练武场.碧草山庄也不可能不留下一个人巡逻.
  难道出什么事了.莫思幽心口一紧.疾步向练武场走去.
  等他和紫鸢走到门洞前的时候.就听见了里面传來的吵嚷声.
  说话的中年男声.莫思幽认得出來.是唐门门主唐沅.
  果然.比武台上站着的.便是唐沅和一个年轻小辈.
  “……逆徒.你竟用下毒这么卑鄙的手段.也配争夺武林盟主之位.老夫今日就要清理门户.替天下正派讨个公道.”唐沅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指着前面那小辈.他的嘴角已经渗出了黑色血水.眼底也有青黑色.明显是中毒的迹象.
  而他面前的年轻小辈.手里把玩着一颗亮晶晶的珠子.一脸得意.更奇怪的是.练武场上还有许多穿着杂衣的人.拿着刀剑虎视眈眈的对着其他人.莫思幽自认从未见过这么一个门派.更不明白.这些人和唐沅口中的“逆徒”有什么关系.
  他唯一看出來的是.场上所有的人都被软骨粉毒倒了.瘫软在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