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约定的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紫鸢心里“咯噔”一下.往后退了两步.跌进莫思幽的臂弯里.
  莫思幽显然也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不速之客.那从骨子里透出來的阴冷气息.让他立马明白这并非人类.而是游荡在人间的一律亡魂.
  莫思幽在这棵树旁边住了这么多年.却从未发现这幽魂的存在.不禁觉得有点诧异.
  “你是谁.”虽然心底几乎有了答案.他还是问了一句.
  幽魂冷笑了一声.很有些不屑地说:“不是你们叫我出來的吗.难道还不知道我是谁.刚才.你们叫我的名字了.不是么.”
  说着.他忽的往前一瓢.卷走了紫鸢手中的玉佩.
  “这东西.你是从哪里來的.”
  他的喉咙口有点发紧.说出來的话颇为迫切.让他的声音听上去微带颤抖.
  紫鸢抿了抿唇.硬着头皮说:“娲神大殿的圣姑莲心.托梦让我拿这块玉佩來找一个和她约定的人.你……就是那个人么.”
  幽魂眼眶发红.这让他惨白的脸看上去更加可怖.但仔细瞧上去.他的五官却是轮廓分明.还很有些儒雅的气质.这面相.倒是很配得莲心那秀雅的模样.
  “莲心……”
  他带着回忆的口吻呓语着.那双雾蒙蒙的双眼仿佛还看着当年的画面.
  水玲珑动乱.湖心岛蓝光大盛.娲神大殿煞气蔓延.恐惧充斥在所有生灵眼中.纳兰玦身在竹林里.同样不能幸免.加上闯入娲神大殿.本就受伤.身体极为虚弱.
  是莲心搀着他一路飞奔.用掌力托着他受伤的身子.将他送到了河对岸.
  隔着那浅浅的河湾.他们用这一块羊脂白玉.彼此约定.
  “等我拿到水玲珑就來找你.到碧草山庄的老树下等我.”
  他至今都还记得.他最后看她那一眼.那一刻风正吹着她乌黑秀发.她白皙的面庞掩映在乌发之中.看不真切.却就是这么隐约的一眼.竟成诀别.
  “五百年前一别.本以为今生无论如何.还会有再见之日.她……她现在……还好吗.”纳兰玦颤抖着问.虽然心下已有了答案.却还是挣扎着不想承认.
  紫鸢深吸了一口气.眼眸清亮.反问道:“你认为呢.在你心中.她是那般薄情寡信之人吗.”
  若纳兰玦当真如此认为.那莲心这五百年的守候.岂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但紫鸢又不想看到纳兰玦的神情.她甚至宁愿将他当成薄情之人.也好过看到两个相爱的人.却终生无法相守.
  五百年啊.她知道这样的等待意味着什么……
  “我宁愿.她是因为失约.才沒有來见我.我宁愿.这五百年的等候.只是我一个人的一厢情愿.我宁愿.她将圣姑身份的责任看得重过于我.也许这样.她就不会有事.她会活得好好的.享受她千万年的性命.她……”纳兰玦强忍的悲痛.如同惊涛拍岸.那么明显.
  他身上流淌的阴气.也让此刻的风吹得更加绵长阴森.拍打在窗户上.让原本就沒有紧闭的窗户來回摇晃.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纳兰玦空寂的声音就在咯吱声的來回碰撞之中.一字一句击打着紫鸢的心.
  “那又如何呢.”她接着他的话反问了一句.衣袂被风吹起.却是比纳兰玦看上去还要像这天地间的一缕幽魂.她方才还满布惊恐的面上.如今只剩下无比平静的表情.她说完这句话.便皱起眉头看着纳兰玦.仿佛他脸上悲伤的表情.正勾动着她心里的伤疤.
  纳兰玦不明不白地看着紫鸢.她的问句让他觉得不解.他想要莲心活下去.难道不对吗.
  “是我连累了她.她本该有更好的生活.她不该遇到我.更不该……爱上我.”他直视着紫鸢的视线.说到后來.又移开了.看向了虚无的角落.
  “若是如此.沒有你.沒有你们经历的那一段.即便再让她活上千年万年.又到底有什么意义呢.不过是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活着.每一天的喜怒哀乐.只有你自己会明白.直到有一天.你连自己的存在都会忘了.唯有那么一个人.像针尖儿在心口挑出的一枚朱砂.铭记着你的存在.难道这不才是我们活着的意义吗.”
  紫鸢的尾音多了一丝叹惋.但更多的是坚定.
  她想到了自己这千年以來.日复一日的守望.对莲心和纳兰玦來说.至少他们还能够肯定.彼此是相爱的.而她不过是一个人的执念.悠悠千年.每当想起那在杨花落尽处决然如尘的背影.江山染血.战马嘶鸣.她不过只是他冗长岁月中的一缕浮光.他离开时.不取分毫.甚至连那一句.“等我回來”.也变成了可笑的谎言.
  可千年之前.若是沒有遇到他.沒有莫问.沒有那个银发如瀑寂寞绵长的男子.她又该如何去度过.这数不清的日日夜夜.
  想來.莲心也不曾后悔过.因为遇到了他.是她漫长的生命中的一朵昙花绽放.虽然短暂.却惊鸿一瞥.温暖一生.比起那空洞的冗长的生命來说.要浓烈得多.
  “活着的意义……”纳兰玦失神呢喃.
  “两个人相爱并沒有错.错的只是.命运总如此刁难捉弄.”莫思幽沉声说道.眼眸里泛着一缕幽光.
  紫鸢抬起头來看他.不自觉地拉住了他的手.她不知道他为何会突然生出这样的感慨來.
  莫思幽垂眸看了看紫鸢.摇了摇头.示意不要想太多.他反手用温暖的大掌将她冰凉的小手包裹着.紧紧握住.只是这样一个动作便让紫鸢明白他的答案.
  即便是这世间有再多的天意弄人.他也会一直握着她的手.
  纳兰玦苍白的面容泛着一丝清冷光芒.目光幽幽地看着他俩.说道:“你们岂会明白.我所受的一切都是自作孽.但莲心她是无辜的.她本该在我盗取水灵珠时.结果我的性命.可是.她太善良了……如果、如果当初我沒有那么自以为是.撮合仙儿进宫为妃.仙儿就不会死.我也不必闯入娲神大殿.更不会连累莲心……”
  他的神色越发显出浓烈的自责.就好像在黑暗中盛放的一朵花.用尽了生命.开至惨败.
  “仙儿.”莫思幽忽的眉梢一扬.本只是纳兰玦呓语般的言语.他却一下子想起了落雪酒醉呢喃.口口声声.都是那个叫“仙儿”的女子.而雪姬曾说过.落雪的仙儿.便是复姓纳兰.五百年前也是个大家小姐.难道……
  “纳兰仙儿.”他这么试着问.便引來纳兰玦眼神一凛.
  “你知道仙儿.”纳兰玦颇有些警惕地问.从莫思幽的口气中不难听出.他似是知道这个名字.而不单单只是随意猜测.
  “纳兰仙儿.”紫鸢也不解地看着莫思幽.半晌才反应过來.她对落雪的事情知道得不多.关于仙儿的事情.也是白日莫思幽断断续续说的一些.但听到莫思幽这么一说.她还是想了起來.“难道.是那个仙儿.”
  纳兰玦沉声道:“沒想到过去了五百年.这三大名门中竟然还有人记得‘纳兰仙儿’这个名字.呵呵..哈哈哈……仙儿……”
  他忽然大笑.又忽然悲伤.仿若完全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
  “你果然是纳兰世家五百年前的传人.”莫思幽打断纳兰玦的自言自语.两个男人对视一眼.竟是有一股硝烟弥漫的味道.莫思幽的眼神的确有些不善.紧盯着纳兰玦.闷声说道:“就是你让你妹妹入宫.成为皇妃.却害得她不堪**自尽而亡……”
  莫思幽话音未落.却闻纳兰玦一声低吼:“你怎会知道这些.”
  “纳兰家为了攀附权贵.将氏族之女加入天家.此事在五百年前一时传为‘佳话’.典籍尚有记载.我如何不知.”莫思幽的眼神中挑起一抹轻蔑.
  “狗屁.”纳兰玦双手握拳.厉声辩驳莫思幽的话.
  顿了片刻.纳兰玦似是忍受不了莫思幽嘲弄的神色.或者是他心中早有一腔憋屈的情绪想要倾泻.便一股脑地说道:“当年我撮合仙儿入宫.是因为她被妖物缠身.我找了法力高强的道长來收妖.却让那东西侥幸逃脱.无奈之下.我只能建议将仙儿送进宫.这样……”
  “这样.真龙天子庇护下的皇城.就会隔绝妖物纠缠.”紫鸢竟是将话接下來.但她的眼中.明显有一种恍然大悟却又不太愿意相信自己的神色.她转过去看着莫思幽.犹豫着问道:“那妖物.就是落雪.对吗.”
  莫思幽眼眸一黯.答案已是显而易见.不必他再多说什么.他的脑子里.想起雪姬所讲.
  仙儿被圣旨召入宫中.却不肯屈服于皇帝.那色.欲熏心的皇帝.便强行夺取仙儿清白之身.仙儿不堪**.将残破身躯投下了高耸城楼……
  十年前.雪姬对莫思幽讲这个故事的时候.莫思幽并不懂得这其中包含的是怎样的痴情和绝望.据说仙儿入宫那一夜.落雪在宫墙之外大开杀戒.却终究进不了那一道被真龙之气庇护的皇宫大门.却是眼睁睁地看着.远处那熟悉的身影.变成一只断翅的蝴蝶.永恒坠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