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章 守约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莫思幽和紫鸢当着众人的面放走了马霜霜口中的小妖.自是会成为众矢之的.
  柳渊在众人前头.眉头皱成一个深深的沟壑.有些疑惑又有些气恼地瞪着莫思幽.喝问道:“阿幽.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紫鸢知道.刚才莫思幽之所以会出手.就是要向众人表明他是怎样的人.如果让一个对妖魔存有妇人之仁的人成为武林盟主.这并不是人界的幸事.不过现在柳渊问话.莫思幽也会回答得太过鲁莽.
  “徒儿一时情急.忤逆师傅.还请师傅责罚.”莫思幽并不争辩.颔首说道.
  他一日是碧草山庄的弟子.就一日代表着山庄的荣誉.堂而皇之帮助妖魔.必然会令碧草山庄的清誉蒙尘.他虽不介意别人对他的看法.却不能不顾及山庄的荣誉.毕竟这是给过他“家”的地方.所以.他不能表现得太过离经叛道.
  “不分青红皂白放走妖魔.你真是糊涂.”柳渊有些无奈又有些失望.甩了甩袖子.别过脸不去看他.
  “呵..”纳兰孤月在后冷冷一笑.幽幽说道:“碧草山庄的弟子光明正大与妖魔为伍.这可真是稀罕事了.”
  “胡说八道.四师弟他只是沒看清楚状况而已.这些年.碧草山庄地牢里的妖魔多数都是四师弟擒回.他怎么可能与妖魔为伍.”兰轩对惟恐天下不乱的纳兰孤月大声驳斥.
  擒回.马霜霜闻言.斜眸看了一眼莫思幽.却未动声色.
  “哦.你是这么认为的吗.我还以为你们碧草山庄会和我想得一样.然后为了保住山庄的声誉.不得不将莫少侠逐出碧草山庄呢.”纳兰孤月挑眉笑道.刻意加重了“不得不”三个字的声道.
  如今紫鸢听到他们又将莫思幽拉进这场权势相争的漩涡之中.心中就涌起烦躁的感觉.尤其是说这个话的人.还是纳兰家的当家.现在三大名门之中.沒有比纳兰家更让她讨厌的了.
  “纳兰当家对我幽哥哥这么上心.我可要怀疑你的用心了.”紫鸢不冷不热地讽刺说.
  纳兰孤月掩唇笑道:“呵.差点忘了莫少侠如今也是有夫之妇了.小妹可不要多心.我纳兰家也是惜才而已.莫少侠这么优秀的青年才俊.若是碧草山庄不要.我纳兰家可是敞开大门欢迎.当然.连家眷也一起欢迎~”
  说罢.她的视线正好与柳渊不能不算是阴鹜的眼神对上.
  纳兰家摆出这句话來.是什么意思.莫思幽如今.可是盟主之位的有力竞争者.
  连紫鸢也有些不明白.纳兰家为何一定要将莫思幽拉入这趟浑水之中.逼得柳渊与莫思幽师徒反目.或是让莫思幽离开碧草山庄.对纳兰家到底有什么好处.
  “我柳渊几时说过要逐人这样的话了.柳家的家事.还轮不到外人來指手画脚.”柳渊终于是拿出了一丝高高在上的威严.毕竟换届之举一日未竟.他就还是武林盟主.即便有一日碧草山庄不再是武林盟主之家.凭着它多年在江湖上打下的基础.其地位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撼动.
  柳渊这么说了.其他人自然也不敢怎么过多言语.纳兰孤月也沒有再相逼.
  “清玄.阿轩.先带阿幽回山庄.沒有我的吩咐.不准踏出房门半步.”柳渊随即对弟子吩咐.这样便也堵住了其他人的嘴.
  紫鸢上前拉着莫思幽的手.他去哪儿.她就去哪儿.
  柳清玄看见她这样的眼神.脸上划过一丝落寞的神情.一路都静默不言.视线却是离不开他们紧握的手掌.如今看來.真是自己痴心妄想了.柳清玄离开房间时.还有些自嘲地笑.
  “大师兄.你怎么了.”兰轩看得一愣.柳清玄这种笑.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柳清玄回过神來.摇了摇头.顿了片刻却又忍不住说道:“四师弟.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吧.他对紫鸢.应该会很好.”
  兰轩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对柳清玄的话.他还是点点头表示赞同.
  “四师弟虽然一向冷冰冰的.但是他心内自有一片净土.怕是很多人都及不上.他对小紫鸢的确很不一样.紫鸢这丫头.本身就有种……唔.说不出來的感觉.总之让人觉得挺舒心.四师弟也是百炼钢成绕指柔啊.哈哈.”兰轩禁不住大笑.
  “……可他们.毕竟是师徒.”柳清玄皱着眉头.他也不知道自己这句话是为他们担心.还是仍抱有一丝希望.如果他们的关系不被武林认可.他们会怎么做.会放弃么.
  “我看师傅也不是那么迂腐的人.四师弟和紫鸢名义上是师徒.实际上年岁也差不了太多.做夫妻也沒什么不好嘛.难得有一个人能让四师弟动心.我还以为.他得打一辈子光棍儿呢.大师兄就不要担心了.”兰轩以为柳清玄是怕柳渊一怒之下真会将莫思幽逐出家门.所以这样安慰.
  柳清玄勉强笑了笑.心内却是幽幽一叹……
  夜色清冽如水地洒下.笼罩静谧的大地.
  众人商讨大半日.终究还是支持柳渊的一派占了上风.柳渊得以连任武林盟主之位.这消息传來.莫思幽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早知道回碧草山庄会发生这么多麻烦事.还不如就待在冰海雪原……”紫鸢感叹着.一下子止住了话头.
  冰海雪原……落雪……
  她深吸了一口气.把不好的记忆压下去.看了看旁边的莫思幽.
  他坐在她旁边.老树粗壮的枝干.即便是在冬天.仍旧枝繁叶茂.更是稳稳地拖住他二人.千百只纸鹤就在他们脚下.被风吹着.轻轻飘动.
  “早晚有一天.我会带你离开这些是非的.”
  他的语气淡然得好似与不惊的夜色融为一体.却字字笃定.
  紫鸢靠在他肩头.喃喃地说:“我相信.”若是平日.莫思幽不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出手帮一只不相干的小妖.但是今天他公然出手.就是料定了这会让那群意图用武林盟主之位将他推到风口浪尖上的人失算.他已有心与所谓江湖划清界限.只是不愿做得太明显.即便是要离开.也不是以罪人的姿态.
  “困吗.”莫思幽轻声问道.
  紫鸢摇了摇头.觉得他话里有话.“怎么了.”
  “带你去一个地方.”莫思幽说着.握住她的手.飞身跃起.他的轻功带上紫鸢也仍旧是身轻如燕.不过一会儿功夫.就过了几条街.來到一座院落上方.
  莫思幽就在这院子的一间房房顶上站定.
  紫鸢向下看去.宅院里挂着白绫.一片萧条肃杀之景.前厅之中有一点烛光.闪烁不定.如同淹沒在茫茫大海之中的一只扁舟.随着浪涛起伏.
  “这里是……”
  紫鸢不解地看着莫思幽.他却盘腿坐下.拿着玉笛吹奏起來.紫鸢先是一愣.继而流露出惊诧的神情.即便只听了开头一小段曲调.她已能分辨出莫思幽吹出的笛音.
  这一曲.仿若是穿越了千年而來.带着千年不尽的相思.
  莫道千年离恨苦.问天红颜香消处.思君如饮千百杯.幽冥梦中曾相逢.
  《醉相思》啊.她在心头喃喃地吟诵.坐在他身边.静静地看着他的侧脸.那张脸上熟悉的眉眼.流淌着不变的恬淡.让她的心一点点地变得无比安宁.
  片刻之后.大厅里走出來一个清瘦的身影.
  书生一身疲惫.披麻戴孝.扬起憔悴的脸望着屋顶.耳边的笛声让他消瘦的脸上终于是展开了一丝久违的笑容.莫思幽沒有失约.他刘树生也对得起列代祖宗了.
  紫鸢看到刘书生的瞬间有一些怔愣.但她沒有发声.也终究沒有多说只字片语.
  此刻唯有《醉相思》的笛音纷飞.任是世间的何种情意.都缱绻在了袅袅笛音之中……
  远远的房顶之上.站着另一个身影.
  男人一身宽袍.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偎在莫思幽身边的娇小身影.像是入了定.脑中清晰地回放着相遇的点点滴滴.那时若不是在碧草山庄内遇到了她.他何尝有命活到现在.但若沒有遇到她.如今他又何尝会觉得心内备受煎熬.
  “你不该和他在一起.人类配不上你.配不上我们的血统.”
  陆离兀自呢喃.咬牙启齿.宽袖一挥.旋即闪身到了碧草山庄背后的一条小巷弄里.
  披着斗篷的女子已经站在这里等候多时.
  “总算來了.”
  陆离听到女子略带抱怨的声音.冷冷一笑.说道:“怎么.纳兰当家着急了.”
  “少废话.东西给我.”纳兰孤月伸出手.面上带着隐忍神情.
  陆离斜睨她一眼.道:“纳兰当家做得可真够敷衍.我看那莫思幽如今.还是过得逍遥得很.我是不是要考虑一下.这次的药该不该给你.”
  “姓陆的.我们说好了.我只负责挑拨他与柳渊的关系而已.至于柳渊会如何待他.可不在我们约定的范围之内.你想出尔反尔.”纳兰孤月厉声责问道.
  “呵呵.”陆离低低一笑.“纳兰当家息怒.咱们如今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可不要为了些口角伤了和气.”
  “呸.邪魔歪道.我纳兰家不屑与尔等为伍.若不是阿星的命握在你手里……卑鄙小人.”纳兰孤月狠狠地咬牙说道.
  “不管你承不承认.自你对碧草山庄投毒.助我破除地牢封印开始.你就已经沒有回头路了.你该不会天真地以为那群人类会体谅你对弟弟的关心.原谅你的背叛吧.”陆离讥讽地问道.一边将一只小药瓶递到纳兰孤月手中.
  纳兰孤月拿到药.转身便走.
  “别忘了.还有最后一件事.我和孤星少爷.可都在静待纳兰当家的好消息.”陆离说罢.就消失在夜色中.
  纳兰孤月脚步一顿.被清光笼罩的面庞.露出一丝戚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