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章 被怀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确认了武林盟主之后.这几日名门正派各掌门都聚在一起商议接下來要做的应对之策.平时大厅不让人靠近.
  在一片议论声中.忽的传出了前所未有的言论.
  “……据说当年魔君身边曾有天地双煞两名魔将.以一当百.战无不胜.但大战之后.却沒有了这两名魔将的消息.若是魔君重出人界.会不会将这两名魔将也引出來.到时候.恐怕……”
  紫鸢倚在老树下.闭眼倾听着前院大厅里的谈话.纳兰孤月说这句话时.紫鸢的眉头轻轻皱了起來.心中暗想.纳兰孤月怎么会知道这件事.不过想來她身为纳兰世家的当家.祖上典籍中有关于此事的记载.倒也不足为怪.
  倒是柳渊的回答更让紫鸢感兴趣.
  原來柳渊一早就看过柳家典籍.上面有相关记载.千年之前.这天地双煞曾助魔君攻入人界.后被娲神之力降服.至于如何降服.是否永绝后患.未來如何.典籍上并未记载完全.也就不得而知.
  果然.天地双煞并不在柳家地牢中.紫鸢不知这是否只是柳渊敷衍外人的说法.但上次陆离攻入地牢.按理说是释放了所有的妖魔.并未见得有天地双煞两位魔将的踪影.也就是说.柳渊未必是在撒谎.他可能对天地双煞的行踪并不知情.
  “在想什么.”莫思幽从房中走出來.看见紫鸢闭目皱眉.不知在纠结何事.
  紫鸢睁开眼.对莫思幽吐了吐舌头.说:“沒有啦.不过先前还以为回到山庄之后.可以找到唐大小姐.让她帮我看看身体里的毒.沒想到她却出诊了几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來.”
  “别怕.”莫思幽摸了摸紫鸢的头.以为紫鸢真是在担心她自己的身体.还轻声安慰.“只是去邻镇而已.应该过两日就回來了.别担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顿了顿.莫思幽犹豫着说:“其实.我们可以让唐门主看看.或许他会有办法.唐大小姐的医术也是……”
  “不行.你觉得唐沅那老狐狸会轻易帮我们吗.现在你身边的是非已经够多了.我不要你再跟这些人牵扯在一起.我们会有别的办法的.”紫鸢笃定地说.
  莫思幽看紫鸢一脸严肃.伸手揉了揉她的眉心.应道:“那也不许你皱眉.”
  紫鸢对他“噗哧”一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还不是跟你学的.”
  “所以说.伤脑筋的事情都让我去想.你就每天开开心心地生活.”莫思幽看着她.认真地说.就好像在嘱咐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
  紫鸢撒娇地将额头抵在他胸膛前.轻声说:“只要跟你在一起.我就会很开心了.”
  莫思幽搂着她.叹了口气说:“其实我沒有你想象的那么好.我也会自私.会胆怯……到底喜欢我什么呢.早晚有一天.你会看到真实的我.会让你失望的.”
  紫鸢听着莫思幽喃喃的问话.就突然感觉到他从未表现过的不安.让她觉得很惊诧.他竟然会担心害怕.她的爱只是昙花一现.迟早会消失.他还怕.她爱的.只是表面的他.
  “我喜欢的从來都不是想象中的你.哪怕是在我的梦里.你的一颦一笑都是那么真实.可以触摸.我熟悉你的气息.你的孤独.你的热烈.我通通都能感觉得到.不管何时何地.我都能清楚地感觉到.你在我身边.”
  莫思幽抿了抿唇.因着紫鸢的一番话.他低垂的眼眸流淌出温柔的光彩.连纤长的睫毛映在如玉面颊上的灰影.也有些许激动地摇晃.
  他握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让她凉凉的掌心紧密地贴着他的肌肤.她的存在就变得愈加清晰.让他偶尔涌上來的不安平复下來.
  紫鸢见他的嘴角带了笑容.便钻到他怀里窝起來.这种温暖的感觉是她向來眷恋不舍的.
  她环在他腰上的手臂.裸露出一小截肌肤.自那枚朱砂蔓延开的红珊瑚一般的纹路.在她的袖口间若隐若现.一抹淡蓝的光笼着那红色的纹路.让她冰冷的身子也觉出更多的寒意.她便想.还好是在他怀中.她真的舍不得放开.
  但她能感觉到.从朱砂中涌出的力量在她的身子里扩散.神秘人的毒正在侵蚀她的身体……
  三个月……三个月之后会发生什么呢.
  只有在他怀中.他看不见的时候.她的脸上才会露出一些恐惧的神情.她只怕.不能再陪他走得更远.这好不容易得來的幸福.为何却伴着不能长久的担忧……她只能扯了扯袖子.努力遮住胳膊上的印记.再抱紧他.來自欺欺人.
  可是这奇怪的印记还是被站在门洞口的柳慧如瞧见.她本是要來找莫思幽.却看见他俩在树下卿卿我我.她一下子來了气.满目阴沉地站着.直到看见紫鸢环在莫思幽腰上的胳膊不安地晃动.她才注意到了那红色的纹路.
  那是什么.
  柳慧如一路若有所思地走着.沒有看路.便一头撞上了刚从转角走过來的朱隐.
  “哎唷.”感觉到额头的疼痛.柳慧如才叫了一声.收回思绪.抬起头來看着面前跟堵墙似的朱隐.
  “大小姐.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朱隐好笑地问.
  柳慧如撅着嘴.本还在抱怨朱隐撞了她.但转念又想到旁的事.便抬起头來望着朱隐..问:“二师兄.你记不记得那夜闯进山庄來的那群妖魔.他们身上有一些红色的奇怪的东西……”
  “你是说魔纹.”朱隐觉得柳慧如的问題有点意思.看她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又进一步解释.“那是魔族血统的象征.那日闯进山庄的是些半魔人.所以带有这样的印记.据说.真正的魔也会有这种花纹.”至于纯正血统的魔究竟是什么样.朱隐沒见过.也说不清楚.
  不过单单是那一句“魔族血统”就让柳慧如脑子里轰鸣一声.她想起那日在街头.江湖术士对她说的话.
  “妖魔作乱.蛊惑人心.危险啊.危险.”
  柳慧如此刻似是有了对号入座的人选.倒吸一口冷气.沒有理会一脸疑惑等待答案的朱隐.就急匆匆地往自己屋子的方向跑去.那东西应该还在……
  天色隐约地黑了下來.冬天的天黑总是來得特别快.二月初的天幕是深灰色中透着浅蓝.偶尔有几颗稀疏的星子.淡淡的天光从窗户照进屋子里.落在莫思幽被烛光照亮的脸上.
  他正看着书.很老旧的文字.是从更早的文献上一代代誊抄传承下來的.却似乎还带着千年前的尘埃.诉说着那些已经快要被遗忘的故事.
  紫鸢本还想提醒莫思幽.山庄的书库里可能会有关于水玲珑的资料.谁知他已经提前一步想到.将书库里有可能提及水玲珑的文献都翻找了出來.搬回房间.现在他唯一知道.水玲珑出现过的两个时间..千年前的人魔大战.和五百年前的水玲珑动乱.
  哪怕有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线索.于他现在毫无头绪的情况來说都是一大步进展.
  但摆在书库里的东西.都是些很浅显粗略的记载.平日在江湖流传中也能听到几分.与柳渊等人讲述过的并无多大区别.因为他们讲的.也基本都是从这些典籍上看來.莫思幽看了好几卷.也沒有得到什么新鲜的东西.不由有些头疼.
  紫鸢却是津津有味地翻找着与天地双煞有关的记载.
  千年之前.魔君率领天地双煞.以十万魔界大军攻入人界.创立映月教.酝酿夺取人界的大阴谋.后女娲大神的灵力显现.用水玲珑封印魔君灵体.又用千年灵符制服天地双煞……
  人类的记载上面.对魔族自是不会用什么好词.但紫鸢连鄙夷的功夫都沒有.视线全然落在一个词上面.
  “灵符.”她喃喃地重复.似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具体是什么地方.她又说不上來.这女娲会如何用灵符镇压这二将.是她一直想不透的问題.
  大祭司说过.天地双煞并沒有被女娲之力消灭.而是被镇压起來.先前一直以为会是在碧草山庄的地牢里.但现在看來……
  紫鸢想着这些.不由幽幽叹了口气.只怪千年前.她沒有和他们一起出征.只能呆在映月教.用幻境看着那一切……
  莫思幽侧脸看到紫鸢这么认真的样子.不由弯起嘴角來.好似看着一朵在夜里绽放的鸢尾花.他凑上去吻了吻她的嘴角.
  紫鸢刚回过神來.就听到有人敲门.
  “谁.”莫思幽应了一声.似有些不耐.这些天.他倒是很享受沒有人來打扰的生活.今天这么晚了.会有什么事.
  “四师兄.是我.”柳慧如的声音传來.
  莫思幽闻言.心里暗暗松了口气.但立马又犹豫起來.不过他还是去开了门.刚看到柳慧如的脸.还沒來得及问她有什么事.忽然一股青烟喷在他脸上.
  他眼前一花.顿觉身上失了力气.险些沒站稳.只听得紫鸢唤他的声音也变得很远很轻似的.不那么真切……
  蚀筋软骨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