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章 紫鸢被掳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莫思幽虽是想到了这一点.但已经來不及.若不是柳慧如一把扶住.他已经摔倒在地.
  “你想做什么.”他对柳慧如本是沒有丝毫戒心.可如今就是她站在面前.手中拿着根竹管..正是从竹管里吹出來的迷烟让他失去了反抗之力.
  药性如此之强.莫思幽自然明白了柳慧如是有备而來.对他下毒.却想不通为什么.
  “我要让你看清楚那个女人的真面目.”柳慧如声音不大地回答.却掷地有声.抬头用一双埋怨的眼睛盯着紫鸢.
  “幽哥哥.”紫鸢见到柳慧如的所作所为.不知她又想做什么坏事.疾步走过去.欲将莫思幽夺回來.
  然另一个身影旋即闪了进來.挡在紫鸢面前.并毫不犹豫地对她出手.
  紫鸢反应过來是朱隐.连退了几步.跟他在房里打起來.不过她不知这俩人的目的.手下沒有过真招.朱隐却是毫不留情.看起來她便是落了下风.
  莫思幽见状.甩开柳慧如搀扶他的手.想要上去帮忙.但他走出几步.就踉跄跌倒.
  那迷烟的药效确实厉害无比.以莫思幽的功力.强行逼毒却一点好转都沒有.反而觉得体内气血翻涌.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朱隐将紫鸢逼到退无可退的地步.
  “别碰她.”莫思幽低吼一声.身上竟是泛起了红光.
  紫鸢惊诧地一瞥.害怕莫思幽勉强出手帮忙.对待朱隐便不敢再怠慢.掌心带起淡蓝灵力.回击朱隐手中未出鞘的弯刀.朱隐冷不防竟是被击退数步远.差点沒站稳.
  上次在比武台上.与紫鸢一同对付陆离和朴卿.莫思幽就察觉到紫鸢的功夫并非平日表现的那么弱.那时他就断定.紫鸢和他一样在刻意隐瞒自己的功夫.
  此刻朱隐被打急了.招式竟是越发狠毒起來.带了浓郁的戾气.
  待他将紫鸢逼到门前.背后的柳慧如忽然出手.将一张符贴在紫鸢背上.
  紫鸢忽觉一股力提不上來.仿若身体受了重击一般.对朱隐呼啸而來的立掌亦沒有半点闪避之力.
  莫思幽咬了咬牙.鬓角渗出冷汗.终于是提起一掌迎击上去.和朱隐双掌相对.爆发出一个巨大力量.让两人都飞出数米.倒在一片狼藉之中.
  “幽哥哥.”紫鸢撕掉那张符.踉跄着往前走了两步.被柳慧如跳出來阻断.
  “魔女.别接近我四师兄.”
  莫思幽从地上爬起來.勉强地撑着桌子.紧皱眉头向柳慧如问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四师兄.你看清楚.这丫头她根本就不是人类.她接近你是有目的的.”柳慧如恨铁不成钢地说.实在是沒想到他自己都这个样子了.还护着那个莫紫鸢.她气愤地上前抓起紫鸢的胳膊.将袖子挽起來.让莫思幽看紫鸢胳膊上的红色纹路.
  “这个东西是魔族的印记.这丫头有魔族血统.她是奸细呀.你还要护她吗.”柳慧如的一通话.让莫思幽的眼神瞬间寒彻骨髓.
  他盯着紫鸢挣扎的胳膊.苍白的脸上显出半分怒容.喝道:“你身上的毒扩散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紫鸢心虚地别开眼.伸手拉了拉衣袖.企图盖住胳膊上狰狞的红色纹路.它们像树藤一样.沿着她纤细白皙的胳膊肆无忌惮地攀爬.
  “我沒事.幽哥哥……别担心我.”
  她怕莫思幽担心她的身体.会作出什么傻事來.他身边的人.一个个都如狼似虎地盯着他.她不能让他为了自己受到钳制.
  柳慧如本以为莫思幽看到这红色印记就会明白.莫紫鸢的身份是敌人.但他却是说出了这么些不着边际的话.让柳慧如越听越混乱.
  “四师兄.你还不明白吗.这个女人她……”柳慧如话音未落.忽有一道人影破门而入.如同疾风一般将受伤的紫鸢一卷.便夺门而出.从房顶逃窜了出去.
  柳慧如一愣.还沒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就听到莫思幽嘶哑地喊了一声.
  “丫头.”他无力地追了两步.却是眼睁睁看着紫鸢的身影消失在了夜色中.他忽的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他这一睡就是大半日.再醒來的时候.床边已经受了一大群人.
  “四师弟.四师弟醒了.”兰轩第一个叫起來.
  柳渊、柳清玄、伯夷等人一起涌过來.还有昨夜刚好回庄的唐雪滢.本是在收拾桌上的银针.也向他投來目光.金菱在桌边帮忙.看到他醒过來.似是松了一口气.又与众人询问他感觉如何.
  莫思幽却一句多余的话都沒听进去.只是急急地问道:“紫鸢……紫鸢呢.”
  众人沉寂片刻.才听兰轩弱弱地回答:“已经派人去找了……”
  “四师兄……”
  听到这怯怯的声音.莫思幽才看到站在人群后绞着十指的柳慧如.他拨开众人冲上去.一把抓住柳慧如的双肩.喝问道:“紫鸢在哪里.你把她带到哪里去了.”
  柳慧如脸色煞白.满脸懊丧和惊慌地摇头说:“我不知道……我只是想让你看清楚她身上那红色的纹路.我……我沒想把她怎么样.我真的沒有让人劫走她……”
  莫思幽的手蓦然收紧.捏得柳慧如的肩胛骨像是要被捏碎了一样疼.柳慧如的答案.更让他胆战心惊.
  “不是你是谁.不是你还能是谁.”
  还有谁.会带走紫鸢.还有谁.会对她心怀不轨.
  柳清玄等人看到莫思幽情绪失控.赶紧上來拉开他.免得真出什么事.
  “莫师兄.你冷静一点.你昨晚强行催动真气.差点筋脉逆行.已经伤得不轻.你再这样折腾.你的身子会吃不消的.”唐雪滢劝告说.
  莫思幽却根本听不进去这些话.蹒跚着脚步就要往外走.
  “我要去找她……”
  柳渊一手拦住他.语重心长地说:“你在房里好好休养.为师已经拍了山庄的弟子满城搜索.一旦有消息.会立马回报.你要是乱跑.反而会误事.慧如闯下的祸.为师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交代.”莫思幽的眼眶有些泛红.抬起头狠狠地瞪着柳慧如.他从未用如此憎愤交加的眼神看一个人.简直是利器一般.扎进李慧如的心口.让她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莫思幽咬了咬牙说:“如果紫鸢有任何闪失.我发誓.我一定会杀了你的.一定会.”
  柳慧如浑身一颤.眼里的泪止不住滚了出來.她不敢相信莫思幽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也突然很害怕.怕紫鸢真的会出什么事.
  “莫师兄你别急.我倒是发现了一点线索.不知道这碧草山庄附近.有沒有什么地方开着蓝色的牡丹花.”
  “蓝色牡丹花.”柳渊一愣.不知她为何这样问.又觉得奇怪.牡丹花可有蓝色.
  不止是柳渊疑惑.其他人也都不解.唐雪滢便解释说:“我方才检查过那道符.符上被抹了寒毒.这种毒是用生长在阴冷潮湿之地的变种蓝色牡丹为引.配上妖血入药.对平常人无害.但对阴性体质的人……”
  唐雪滢沒有说下去.怕是会刺激到莫思幽.
  “寒、寒毒.”柳慧如愣了愣.似是明白过來自己被人利用了.她被嫉妒冲昏的头脑.使她根本沒想过去查实这张符的真伪.就……
  “说起來.我倒是在城郊见过一种蓝色的花.但沒有细看品种.那地方是乱葬岗背后的一个幽谷.平时人迹罕至.也的确是阴冷潮湿……”
  兰轩话还未说话.柳慧如就心急火燎地转身跑了出去.
  “我去找.”
  其他人见状.也跟了几个上去.柳清玄自是立马跟在柳慧如后面.伯夷和金菱也去了.只有兰轩留下來打点山庄.四大弟子.不能只有朱隐一个人撑着局面.而且兰轩也怕莫思幽会冲动行事.要留下來看着他.
  莫思幽的确是想去.奈何身上提不起力气.只能耐着性子.盘腿坐下來调理真气.昨日强行冲开被迷烟封住的穴位.调动真气.的确让他元气大伤.若不是他功力深厚.和朱隐硬碰硬的那一掌.即便不是要了他的性命去.也足以诊断一个普通人的七筋八脉.从此成为废人.
  莫思幽苍白的脸上渗出了汗水.他感觉到体内真气胡乱游走.企图将其归于一处.渐渐地.他身周被红光笼罩起來.看得唐雪滢和兰轩两人惊诧不已.
  约摸过了一个时辰.莫思幽脸上的血色就开始慢慢恢复.而他脑海中.却是不断回想着和紫鸢相遇來的点点滴滴.
  她为他闯乱葬岗.被一群冤鬼吓得浑身哆嗦.孤独无助……
  她被他罚抄门规.在纸上写下了那样的诗句.开头藏着他的名字……
  她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叫他“师傅”.叫他“幽哥哥”.在他身边……
  她在天机阁中差点丧命.还拼着最后的力气替他挨了一掌……
  如果这次她出了什么事.他该怎么办.他忽然很慌乱.情不自禁地想.若是这世界上.再沒有她.他要怎么去面对.
  莫思幽觉得胸腔中往上翻涌的气血有些压制不住.一股甜腥气味直冲喉头.他喷出一口鲜.血.睁开双眼的刹那.却是想起在天机阁中眼看着月娘坠楼的一幕.
  “牡丹……”莫思幽擦了一把唇上的血迹.脸上流露出一丝惊惶神色.
  难道是她..
  唐雪滢和兰轩对视一眼.还沒从惊诧中回过神來.就见莫思幽已是夺门而出.不见了踪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