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问责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好奇怪.竟然又堕入了那个梦境.
  紫鸢站在蔚蓝的河湾中.看着镜面一样的河水穿过芳草甸.与远处蓝色的天连成一片.泥土混合着青草的香气.丝丝缕缕.扑面的却是那些不知名的紫色小花的香味.随风发酵.
  这种陌生的味道.让紫鸢陷在奇怪梦境中颇感恐惧的心.莫名地安定了些.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紫鸢喃喃地自言自语.她隐隐地觉得.这似乎不是一个简单的梦而已.空气中的每一丝凉意.风穿过发丝的触感.还有紫花的香气.都是那么真实.
  她敏锐地觉察到.这种感觉和在苗疆莲心托梦时的感觉很像.虽然是梦.却是有心人为她可以制造出來的幻境.
  难道这个梦.也是被人操控着的吗.
  她不安地环顾四周.试图找到一点线索來印证她的想法.
  河水忽然变得有些不平静.浪涛拍岸.在她身周好像有蛟龙翻腾一般.一股奇怪的力量绕着她起伏.她低下头.看见有什么银光闪闪的东西在河底.她壮着胆子将手伸向河中那团光.看似近在咫尺.握紧拳头就能抓紧一般.
  谁知手上忽的传來熟悉的温度.一只大掌握住了她的手.
  紫鸢一下子被拖回了现实中.睁开眼就看见了莫思幽的脸.还有他眼底的青色.
  “丫头你醒了.”他紧紧握着她的手.凑近了问道.似是怕她还沒完全清醒过來.
  紫鸢隐隐记得些之前的事情.看着莫思幽问道:“我晕倒了吗.”
  “还说呢.听到你房里有声音.进來一看.可把我吓一跳.赶紧把莫呆子叫回來了.”旁边的落雪跺脚嗔道.脸上还沒完全恢复过來的神色显出他的忧思.看到她醒來.落雪也放心一点了.莫思幽又这么担心地守了一夜.落雪也知趣地留他二人独处.“我去给你煎服药.”
  “对不起啊.幽哥哥.又让你担心了.”紫鸢有些抱歉地看着莫思幽.抬起手來摸了摸他的脸.心疼他脸上疲惫的神色.
  “傻丫头.我不关心你还关心谁.还有不舒服的地方吗.”莫思幽关切地看着她.一张苍白的小脸.直教他心里难受得紧.
  紫鸢摇摇头.心里倒是叹了口气.自己的身体真是越來越差了.不过运功施了个幻景而已.竟然就撑不住了.别人不知道.她自己却是觉得丢脸.她可是莫问的徒弟啊.堂堂的魔君.掌握整个魔界的生杀大权.连人界也可由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她这个做徒弟的竟沦落到如此不堪的境地.
  莫思幽看她眼中无神.不由紧皱眉头.拉起她的胳膊.将她左手的袖子挽起來.便看见大片的青蓝色.如同突显的青筋一般遍布整条手臂.看上去有些狰狞.他怎会忘记.时间正在一天天过去.三月之约.每一天都在紫鸢的身体上发生反应來提醒他不可忘记.
  “会好起來的.”紫鸢拉上袖子.勉强扯出一个笑容.看莫思幽还在担心.她只好岔开话題说:“对了.山庄的事情怎么样了.”
  莫思幽轻叹口气.也不想影响紫鸢的情绪.便顺着她的话題说:“都清理干净了.三师兄带人去后山查探情况.应该回來了.”其实他也很想弄清楚.这些冤魂闯进碧草山庄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山庄.而是担心这背后的原因会关系到紫鸢.
  紫鸢记得她在幻景中看到的场面.莫思幽原本应该和兰轩一道去后山吧.为了照顾她.又违背师命.柳渊会如何看他.本來上次武林盟主之事.被纳兰孤月那么一挑拨.柳渊心底定是对他生了嫌隙.现在怕是巴不得找个借口把他逐出门吧.
  不过她不能让莫思幽知道她看到了那些.所以这些担心也不能说出口.反正莫思幽说过.等找到水玲珑.他们就离开这是非之地.柳渊怎么想.也就不怎么重要了.只要能安安稳稳度过现下的日子便是.
  “那咱们也回去吧.山庄内现在肯定乱成一团.如果你不在.会让人生疑的.”紫鸢考虑到.莫思幽和落雪的來往仍旧是个秘密.如果他们在结界中待得太久.外面的人找不到他们.到时候也不好解释.
  莫思幽不放心地问:“可是.你的身体能撑住吗.”
  “我又不是琉璃娃娃.再说.山庄里不是还有神医唐大小姐吗.”紫鸢撅着嘴答道.
  莫思幽拗不过她.只好答应.等喝了落雪的药.便带她回碧草山庄.
  庄内加紧了巡逻.又一遍搜查各个角落.确定沒有漏网之鱼.
  四处弥漫着一股黑狗血的腥气.让人几欲作呕.好在现下碧草山庄内的人沒有英雄大会时那么多.很多门派都回到各自的地方做筹备.等待柳渊发号施令.只有少数几个较有威望的掌门和当家.留下來成为柳渊的智囊团.
  莫思幽刚回到山庄.就被弟子告知速往大厅.他本是让紫鸢留在房间休息.但紫鸢担心柳渊要问罪于他.所以执意要跟着去.
  两人來到山庄大厅.迎面撞破略显沉重的气氛.原不止是柳渊在此.庄内许多弟子都挤在大厅里.通通用异样的目光看着莫思幽.连柳慧如也向他投來纠结的目光.
  莫思幽扫视一眼.唯独不见本应该在此复命的兰轩.不由觉得有些奇怪.
  “阿幽.你去哪里了.”柳渊沉声问道.有少见的阴沉目光盯着莫思幽.
  这句话问得有些沒头沒脑.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知道了昨夜莫思幽离开队伍的事情.不过莫思幽还是坦白道:“徒儿正是來向师傅请罪.徒儿昨晚本该和三师兄一同去后山查探.但又放心不下紫鸢呆在山庄里.所以带她出去躲避.沒有遵从师命.愿受师傅责罚.”
  “都是因为我.山庄里阴气太重.我受不了.才央着幽哥哥带我出去的.”紫鸢见柳渊一副要搬出师尊的架势兴师问罪的姿态.赶紧抢白了向他解释.凭着那玉佩的关系.柳渊终究是要顾念几分薄面.或者说.也是他的面子问題.
  莫思幽拉住紫鸢.摇了摇头.道:“不关你的事.是我要带你走.你的身体本就沒有复原.昨晚那样的情况.不适合留在庄内.”
  柳渊闻言.更加黑了脸.语气是前所未有的严厉.冲着莫思幽低吼:“胡闹.你知不知道你的任性胡为害了多少师兄弟.你可以不听为师的话.但这么多人的性命.你也可以不管不顾了吗.你真是太让为师失望了.”
  莫思幽和紫鸢皆是一愣.不明白柳渊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方才进來沒有看到兰轩.莫思幽就已经有些怀疑.现在听柳渊这么说.他的担心可能是成真了.
  “徒儿不明白……”虽然心中有了猜测.但莫思幽并不敢确定什么.也不希望自己的猜测是真.
  柳渊目光凛冽.如同寒刃一般直射莫思幽.道:“昨夜为师让你们去后山查探.你应当知道此行凶险.却抛下一众师兄弟.独自离开.害他们遭到鬼怪包围.难以支撑.伤亡惨重.若不是为师担心人手不够.又派了人过去.恐怕……你看看自己究竟都做了些什么.”
  莫思幽脑袋里轰鸣一声.可以说是他的担忧得到了印证.但他却沒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來接受.他平日对人虽是不会太过亲近.但这些弟子.很多都是从小就被送进碧草山庄來.是和莫思幽一起长大的师兄弟.何况其中还包括一向待他如同兄长一般的兰轩……
  他们被鬼怪围攻.他却一个人离开了.
  紫鸢沒有注意到莫思幽的神情.因为柳渊这一席话说得她心里很是替莫思幽不平.忍不住说道:“关我幽哥哥什么事.一群弟子都敌不过那些鬼怪.多他一个人难道就能反败为胜不成.还是说.你认为他活着就是为了替你们去送死的么.”
  柳渊脸色大变.瞪着说了如此一番气急败坏的言论的紫鸢.
  不等他说话.莫思幽就将紫鸢拉了回去.
  “是徒儿私心太重.考虑不周.那三师兄他……”莫思幽露出担忧神情.恳切地看着柳渊.
  柳渊却是冷哼一声.不作答.
  还是柳慧如不忍见此.答道:“四师兄别担心.三师兄只是受了伤.雪滢姐姐说了.只要他醒來就沒事了.”
  紫鸢这才想到莫思幽的心情.听到兰轩他们遇伏.他心里一定不好受.他终究还是有名门正派培养出來的那份责任感.何况都是自家的师兄弟.任谁也不好过.他定是想着.师兄弟们都在浴血奋战的时候.他却抛下了他们.沒有与他们并肩作战.所以心中自责.
  可是造成如此现状的.却是因为她.这让紫鸢心里也不好受起來.
  “我们碧草山庄的弟子.以天下为己任.如今你只是一味地耽于儿女私情.连同门也弃之不顾.为师实在是痛心.你若一再如此.就别再说是我柳渊的徒弟.我丢不起这个脸.”柳渊脸上的表情又是沉痛.又是决绝.似是恨铁不成钢.
  莫思幽沒有辩驳.一向高傲的头颅微微低垂.刘海遮住他的双眸.
  “是徒儿的错.请师傅责罚.”他的声音有些许颤抖.极力隐忍.即便是难忍的悲伤和悔恨.他也不允别人看了去.
  只有站在他旁边的紫鸢.才能看到他此刻泛红的双眸.
  “责罚你又能如何.能让那十几条性命重新活过來.能让受伤的人都立马好起來吗.你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为师管不了你那么多.以后.你好自为之吧.”柳渊摇了摇头.转身进了内堂.再不管站在大厅中的众人.
  嗡嗡的指责声.顿如潮水涌來.

章节目录